就当风没吹过,你没来过

发布时间:2015年11月17日 / 分类:青春风铃 / 4,605 次围观 / 哄女朋友的睡前故事

就当风没吹过,你没来过

文/调调

楔子 

有一首歌,苏近再也听不了,每次前奏一出,气管就被堵住,一张嘴就是一句哽咽。

那首歌叫作《值得》。

1.“关于你好的坏的,都已经听说,愿意深陷的是我。” 

苏近见证的,发生在郁水水身上的,第一件令人匪夷所思的事,是在大一那年立冬的那天。那天特别特别冷,北风像刀子一样,还和着冰碴。苏近打完饭,把饭盆捂在大衣里,匆匆往宿舍走。天已经黑了,宿舍楼下,郁水水直挺挺地站在那儿,半仰着头看着上面某处,像尊雕塑似的。

苏近和郁水水本来就是同班同学,只是互相不熟,只知道个名字罢了。郁水水是那种随便一晃就很惊艳的女生,但这种女生总会给人难以亲近的第一印象。苏近看了她两眼,从她身边走了过去。走进宿舍楼之后,他回过头,发现郁水水还站在那儿。他皱了皱眉,又转身出去了。他走到郁水水身边,纳闷地问:“你站这儿干什么呢?”

隔了好几秒,郁水水才缓缓低下头来,目光有些呆滞,她轻声说:“等人。”

“等谁啊?怪冷的,给他打个电话啊。”

“打了。不接。”郁水水笑了一下,脸色非常苍白,“没事的,我继续等就好了。”

这年头的女孩子真是不怕冷,苏近看她就穿了件普通的呢子大衣,底下的裤子也是紧得要命,想必也没穿多少层。他只是不想让女孩子这样冻着,再说了,杵在男生宿舍楼下,影响也不好。

“你找谁啊,哪班的,我上去帮你叫他下来。”

郁水水显然没考虑过还有这个选项,眼神终于亮起来。她有些急切地说:“胡宇。住307。”

“行,你等着。”

苏近转头就往楼上跑,三楼应该不是他们一年级住的地方,那个叫胡宇的他也不认识。不过没什么,叫个人而已嘛。他根本没多想,直接闯到307,里面就两个男生在。他问:“谁是胡宇?”

“我是。”一个正在打游戏的男生听到他的声音,扭过头来,“有什么事?”

“楼下有个姑娘找你。”

“我知道,她刚喊了好几声。你不用管她。”胡宇一脸不耐烦。

苏近皱了皱眉:“那你也得告诉她一声啊,哪能让她这么干等着?”

“她愿意等关我什么事啊?”胡宇忽然一笑,“你心疼啊?你心疼你就去告诉她我不在,不就完了。”

真是一朵鲜花插在肥料上了。苏近心里有点气,不过也没发作。他退了出去,随手带上了门。门关上之前,他听见胡宇说了句:“兄弟,别怪我没提醒你,郁水水可是个疯子。”

苏近的脚步顿了一下,但他也仅仅是更讨厌这个男生,并没有理解那男生话里的意思。他又跑下去,看郁水水仍旧维持着刚刚的姿势站在那儿,想了想,走过去说:“我上去找了,他没在,你赶紧回去吧。”

没想到郁水水的脸色一下子就阴沉了起来,她十分哀怨地盯着他的脸,盯得他发毛:“你骗人。我知道他在。”

哎哟,好难办。苏近在心里哀号着。他这才发现,饭早已经凉了。帮人帮到底,送佛送到西,他管都管了,现在再掉头走,也是很尴尬。于是他耐着性子,拍了拍郁水水的手臂:“快回去吧,天这么冷,有什么事回头再说。他肯定要上课啊,你有的是时间堵他。”

“他要是想躲我,怎么都能躲开我。”

“你自己也知道这个道理,那还强求什么呢?”

郁水水没有回答,突然退后了半步,双手在嘴边围成一圈,大喊:“胡宇,你是男人就给我下来!不然,就算你熄了灯,我还会在这儿喊!就算我被开除,我还在这儿喊!”

她的声音很嫩,不是那种真正泼辣女人的声音,因此听上去很违和,就像个小孩子在威胁大人一样。

苏近突然有点明白,胡宇那句“疯子”的意思了。

“行了,别叫了,别叫……”苏近扯着她的胳膊,想把她拉到远一点的地方,可她用全身抵抗着。苏近实在是一点办法都没有:“你这个人怎么……”

就在他俩僵持的时候,胡宇终于跑了下来,飞快地冲到他俩跟前,猛地朝郁水水的肩膀推了一把,看上去是真的用了力气的。他骂骂咧咧:“郁水水,你是不是有病!”

郁水水被推得向后退了好几步,险些摔倒,所幸苏近拽了她一下。苏近挡在他俩之间,面对着胡宇:“不管怎样,别动手。”

“郁水水她就是个疯子,谁和她谈恋爱算是倒了八辈子霉!”胡宇偏过头,看着苏近身后的郁水水,“我再跟你说一次,咱俩分手,之后井水不犯河水。我以后见到你,都会绕着走。你,不要再出现在我眼前。”说完就要回去。

苏近还搞不懂状况,这情形到底是谁对不起谁啊?身后的郁水水突然撞过他的胳膊,冲到胡宇身后,抱住他的胳膊,像小孩一样蹲在地上。

“我知道错了,我改,我以后肯定改……”她哭得毫无遮掩,“你再给我一次机会,求你……”

胡宇看都没看她,使劲儿抽出了自己的胳膊,郁水水便狠狠地跌坐在了地上。苏近弯下腰,问她:“没事吧?”

她摇着头,什么也说不出来,只是哭,哭得肝肠寸断。

哪个男人见到女人哭,而且是漂亮女人哭,不心软啊?苏近也不例外。他蹲在郁水水身边,不知所措。周围有很多人围观他们,他虽然有点烦,不过也没在意,一直守着郁水水。他发现,自己原先的饥肠辘辘,都挨过去了。过了好一会儿,郁水水转头看见他,喃喃地说:“你怎么还在这儿啊?”

苏近哭笑不得:“天太晚了,快回去吧。”

郁水水摇摇晃晃地站起来,拖着脚步走开了。苏近看着她的背影慢慢走远,本想赶紧回宿舍的,可脚仿佛被钉在地上,怎么都动不了。他回了好几次头,看着郁水水的身影快融进黑暗里,还是追了过去。

莫名地,他有点担心郁水水会想不开,虽然他的理智告诉他不太可能,但他最终还是远远跟着她,一直目送她进了女生宿舍楼才终于放下心来。

苏近推门进宿舍,几个室友都围了上来,以一副惊讶得不行的语气问他:“你什么时候和郁水水熟起来了?”

“没多熟。”

“没多熟才怪。”苏近的肩膀被拍了好几下,“你当心点,郁水水长得是很漂亮,但听说她可是难缠得要命。”

苏近眉头拧了拧,重重地把饭盆放在桌子上,什么都没说,转身洗漱去了。

2.“没有确定的以后,没有谁祝福我,反而想要勇敢接受。” 

那之后没多久就是期末考,然后就放假了。一个春节过去,苏近胖了好几斤。开学第一天,他见到郁水水,却发现她暴瘦,两条腿像竹竿一样。

他和她走照面,冲她打了个招呼,她眼神有些茫然,仅仅点了点头,就算回应了。

她该不会还没从失恋里走出来吧。苏近看着她的背影,叹了口气。

这年头还有对感情这么认真的人啊。身边的人分分合合都像儿戏一样,苏近反倒觉得郁水水这样很难得。可这种难得却被人嘲讽,说来也是不公平。

上午第二节课下课,就午休了,苏近追上郁水水,问她:“你去食堂吗?”

“我要先去图书馆借本书。”

“那你总要吃饭的吧?”苏近试探着问。

郁水水终于抬起头,淡淡地说:“嗯。”

“那我在食堂等你哦。”苏近不知为何突然觉得十分愉快,“不要太慢了,不然没饭吃了。”

苏近跑去食堂,等了很久,郁水水还是没有来。他一点点冷静下来,明白郁水水不会来,去图书馆只是个借口,他其实早该知道的。他想叫郁水水来,不过是想看着她吃点东西而已。

这样想着,苏近跑去买了一个面包、一只鸡腿,在上课前二十分钟堵在女生宿舍门口,一直等到郁水水出来。他走上前,把吃的递了过去。郁水水愣了一下,没来得及开口,苏近把袋子塞到她手里,转身就走了。

郁水水没有叫住他,让他多少有点失落。不过他安慰自己,他做这些无非是心疼女孩子,不求什么回报的。

没想到郁水水一路跟着他走到了教室,一屁股坐在了他旁边,还把手里的袋子晃了晃,脸上略微有了些笑容。她说:“你得给我打掩护,我才能吃。”

“想吃东西坐后面去啊。”天知道,他们坐在前五排。

“不要。”

苏近一个头两个大,只好立着笔记本电脑屏,又立着一本书。郁水水就趴在离他非常近的地方,近到他都抬不起胳膊写字。她慢条斯理地吃,还用手把鸡肉一点点撕下来,举在他嘴边,问他吃不吃。苏近当然知道她是故意的,可就是一点都生气不起来。

不只生不了气,他还真的吃了一口。郁水水像是没想到一样扑哧一声笑了出来。她一笑,立刻从高冷美女变成了幼稚小女孩。苏近的心,一下子就乱了。

他知道,他完蛋了,他对郁水水的心思没那么单纯了。

那之后,他们两个的关系近了起来。上课的时候,他俩坐在一起,郁水水听课的注意力只能集中半个多小时,然后她就开始在笔记本上乱画。苏近练出了神手速,可以同时抄两份笔记。

郁水水的心情终于渐渐恢复了,一开始她还会偶尔对着手机发呆,有几次和胡宇遇见,她还是很神伤。但后来,这一切似乎真的过去了,她可以快步从胡宇身旁走过,目不斜视。

苏近很欣慰,走出上一段感情的阴影,是开始下一段感情非常良好的基础。直到他收到郁水水的短信,他才悲哀地意识到,他想得没错,只是她下一段感情的男主角不是他。

郁水水在短信里问他:有个人和我表白,你说我答应吗?

苏近的脑袋忽然就炸了,丝毫不夸张,在那一刻,他有种中了五百万的彩票被人撕了的崩溃感。他当即就想冲到郁水水面前问:是哪个该死的?可最终他还是忍住了,他心塞地回:你别问我。你问你自己喜欢他吗。

“我不知道。”

“这种事情怎么能不知道?你要是不喜欢他,就麻利地和人家说。”

看郁水水的反应,苏近略微安心了一点,他觉得郁水水总归是要想一想的,那他就还有时间。虽然让他说不认识的人的坏话他做不到,但他在郁水水没答应前抢先一步表白总可以吧。这样想着,苏近不顾马上要熄灯了,跑出了学校。大学在郊区,他打车到了市区也找不到开门的商场,只找到了二十四小时便利店。

便利店里能找到的、适合送人的东西不多,他找了半天,看到最底下一层柜台上有一个半条手臂大的Hello Kitty,里面似乎是糖,他买了下来。路过一家关了门的花店时,他突然突发奇想,写了张字条插在门缝里,他要花店明天一早送一束玫瑰到教室。他虽然不确定花店老板会不会理他,但他想试试。

第二天,苏近背着被礼物塞得鼓鼓囊囊的书包去了教室,看见郁水水走进来,赶紧招手。郁水水走到他面前,没有坐下,只是低下头对他说:“我下课再和你说。”说完,郁水水走到后面。苏近看到她在一个男生身旁坐下了。

苏近长长地叹了一口气,他感觉他全身的力量都消失了。他只希望现在能有个好心人给他一棒,让他昏死过去。

下课之后,苏近迅速往外跑。他实在是没办法等着郁水水来跟他说“我恋爱了”。可他一出楼道门,正好撞见一个人抱着一束玫瑰花,站在外面打电话,他心里顿时有种不好的预感,紧接着他的电话响了。

正在这时,郁水水也从后面赶了上来。

“是我。”苏近没好气地走到送花的人面前,把钱付了,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把插在花里的卡片收进了口袋,然后他转手把花递给了郁水水,笑着说,“恭喜你开始新恋爱。”

郁水水愣了愣,似乎觉得有点不可思议,不过她还是接了下来。

苏近再也说不出什么话了,他一路往没人的道上跑,一直到跑不动了,才撑着膝盖停下来,浑身都是汗。他把背后的包扯到前面,掏出里面的Hello Kitty,用力砸在地上,摔一下纹丝不动,又不甘心地摔了好几次,终于裂开一个口,里面花花绿绿的糖散了一地。

苏近蹲在那里,捡起一颗,剥开糖纸,放进嘴里,却根本吃不出甜味来。他苦笑着摇了摇头,把口袋里的卡片揉成团,包进糖纸里,和地上这一堆没送出去的礼物一起丢进了垃圾桶。

卡片上写着——郁水水,要是想谈恋爱,找我。

3.“爱到哪里都会有人犯错,希望错的不是我。” 

郁水水的这段感情坚持了半年不到就开始有了裂痕,起因是什么苏近并不知道。他明白,这种时候,异性朋友总要避点嫌才好,虽然他的室友都觉得他被郁水水坑了。

他确实是被郁水水坑了,但他心甘情愿,怪不着谁。

直到一天在食堂,他看到郁水水一个人打了两份饭,急匆匆地往外走,才感觉出不对劲。其实很可能是郁水水帮室友打饭,可苏近还是跟了上去。他看着郁水水走到操场上,她的男朋友正在打篮球。她跑过去,把饭举到男朋友面前。

可她男朋友显然不打算要她打的饭,把饭盆往一边拨了拨,就继续和大家打篮球了。可郁水水一不放弃,再次追上去。这次男生不耐烦起来,使劲一挥,饭盆就掉在了地上。

苏近险些就冲上去了。可他明白,他冲上去,事情只会更糟。他握着操场外的铁丝网,看着郁水水低声下气地把地上的饭菜收拾干净,丢进一旁的垃圾桶,然后一声不吭地坐在操场边,看着篮球场上自己的男朋友。

苏近就在她的背后,只要她回头就能看到,可是她自始至终都没回过头。

那天之后,没过两天,郁水水和男友好像又和好了。可苏近却发现郁水水的笑容没了,不仅如此,他不止一次看到郁水水啃着饼干或面包当午饭或晚饭。

他终于找了个人少的时候走了过去,俯身问:“你怎么就吃这个啊?”

郁水水抬头看见他,眼神里有诧异,似乎有种恍如隔世的感觉,但随后就笑了:“没什么,减肥。”

“你不用再减肥了。”苏近在她旁边坐下,“生活费花光了?”

郁水水犹豫了一会儿,像是在考虑该不该说。最后她还是小声说:“我当你是朋友,只和你讲哦。没事的,这都是暂时的。顾磊想买块滑板,找我借了点钱。”

苏近皱起了眉头:“他想买自己想办法啊,拿你钱算怎么回事?”

“不要这么说嘛。谈恋爱分这么清干什么?”郁水水不以为意,“你女朋友找你借点钱,你忍心不借吗?”

“我……”

苏近还真想说“我不借”,可他忽然代入了郁水水,倘若郁水水现在张口找他借钱,他发现自己拒绝不了。想到这儿,他就没底气了:“他说什么时候还了吗?”

郁水水含糊地笑了笑,没回答。

从那时开始,苏近才逐渐意识到郁水水在感情方面的“疯”究竟是什么样的。她只要爱上一个人,就完全把自己忘了,只要对方要,只要她有,她就会给。所以当裂痕出现,她就会开始崩溃,开始神经质。

她那个男朋友显然没有还她的钱,不过他们一个愿打,一个愿挨。但是苏近在一旁看着觉得这样不行,他觉得必须得点醒郁水水。所以,当他看到顾磊和其他女生亲昵时,他偷拍了照片,发给了郁水水。

他知道这样残忍,但唯有残忍,才能让陷在爱的迷局里的人醒过来。

让他没想到的是,郁水水收到他的照片,居然一点反应都没有。但没过多久,顾磊就和那个女生出双入对了,他在班上逢人便说他和郁水水已经过去了。

但显然,郁水水看上去完全不像过去了的样子。

下了课,苏近一直跟在郁水水身后。他总有种预感,觉得要发生什么大事。直到他看到郁水水走过了女生宿舍,马上要拐进男生宿舍区域时,他迅速跑上前,一把拉住了她。

“你要干什么?”苏近扯着她的胳膊,生拉硬拽着把她拖到了一排绿化带后面。

“我……”郁水水咬了好久的嘴唇,松开后嘴唇上都出现了一道白线,“没什么。”

“分了就分了,你这样上赶着有什么用?你把自己贬得那么低,他只会把你看得更低。”

他故意把话说得很重,郁水水的眼圈顿时就红了。她蹲下去,抹了一把脸,仰起头,赌气地说:“你不懂!”

“我懂……我……”

苏近险些就脱口而出:我对你还不是这样!可他说了又有什么用?局外人总会评价值与不值,看谁都像傻子,自己一步踏进来才发现,就是不值也甘愿。他换了话题:“他之前找你借的钱,都还了吗?”

郁水水摇了摇头。

“我去帮你要。”

苏近转身就往男生宿舍走,郁水水顿了一下才爬起来追上他,在后面拖着他的胳膊,使劲儿哀求:“别,别去……你去了,我们就真的完了!”

“你以为你们现在就不是完了吗?”

苏近终于忍不住回头吼了一句,郁水水吓得收回了手,有些反应不过来。

苏近几步跑到楼上,找到顾磊,二话不说就将顾磊往外拖。顾磊被他吓了一跳,下意识挣脱。楼道里的人一下子围了上来,以为他们要打架。

“你是想让我在这儿说,还是我们出去说?”

“我知道,”顾磊冷笑一声,“你喜欢郁水水嘛,一直巴不得我们分手。那我们现在分了,你该感谢我啊!”

毫无预兆地,苏近一拳挥了过去。因为太过猝不及防,顾磊一下摔在地上。人群中一片哗然,很多男生围上来,隔开他俩。

“谈恋爱骗女人钱的人渣,你没资格叫郁水水的名字。”

苏近推开所有人,大声地说:“所有人都给我听着,不论以后谁和郁水水在一起,都没关系,但是要是有人敢对她不好,我绝对不会放过他!”

他的话说得认真而严肃,一时间,包括顾磊在内,大家都没有出声。苏近扭头跑出男生宿舍,看到郁水水还站在那里,眼神胆怯,像是在担忧着什么。他从钱包里把所有的整钞掏了出来,只有五百,塞到了郁水水的手上,笑着说:“给,他现在就有这么多,先还你。”

郁水水低着头,盯着手里的钱,眼泪忽然涌了出来:“我觉得他喜欢我,我就该对他好,百分之百对他好……我这样很烦吗……我错了吗?”又一次,她在他面前哭得像个孩子。

又一次,他只能默默陪着她,做什么都多余。

你没错,是他们没福气。被一个肯百分之百付出的人爱上,该有多幸福啊。

是我没福气。苏近在心里偷偷地叹气。

4.“我们的故事,爱就爱到值得,错也错得值得。” 

从学校出来,他们找了个远离学校的小餐馆,点了好多凉菜和冰镇可乐。郁水水一直不停说着过去,苏近觉得好笑,一边听着,一边默默地喝可乐。

“你知道高三毕业以后胡宇是怎么追我的吗?他死缠烂打,把我爸妈都惊动了!”郁水水把可乐罐在桌子上磕得咣咣响,“说什么会一辈子对我好,都是笑话……一开始怎么都好,后来变成随便,再后来直接没空。我记得有一天刮好大的风,他在微信里说他想吃关东煮,我跑了好久才买到那家正宗的,整个人被吹得灰头土脸的,我送到他面前,他却跟我说他吃过饭了,现在吃不下。其实我也明白,是我贱。可你说这事要怎么控制?爱上一个人不就是这样吗?生气的时候恨不得掐死他,可他温柔一点,我就又把之前的事全忘了,拿一百去换一块,还欢天喜地的,这事儿也就只有在爱情里面才会发生了吧。”

夜晚寂静的马路上,风吹得叶子哗哗响。早已过了回宿舍的时间,街上也没有行人。郁水水晃晃悠悠的,苏近只好抓着她的胳膊。两个人都不知道要往哪里去。

天边的云看起来有点糟糕,似乎远方有雨正一点点移过来。苏近本想说“我们还是回去吧”,郁水水却一下子挣脱了他,晃晃悠悠地往前跑了几步,转了个圈,面对他说了一句:“我们唱歌吧。”说完,她又转了回去,在半空挥着两条胳膊,大声地唱,“我们的故事,爱就爱到值得,错也错得值得,爱到翻天覆地也会有结果……”

她唱得有一些轻微地走调,但在这种环境下听起来却刚刚好。苏近觉得有什么东西正从他心底一点点往上爬,最后爬到了喉咙口,痒痒的。他一张嘴,就是一声呜咽,所幸郁水水走得远了点,没有听到。

“我们的故事,爱就爱到值得,错也错得值得……”

苏近追上郁水水,他们在夜色里放声高歌,引得零星路过的人侧目。在歌声里,有细碎的哽咽声,但完全不用管是谁的。

雨点忽然落了下来,很快就密了,苏近拉着郁水水一路狂奔,躲进了一旁的便利店。郁水水不知是酒劲儿大,还是真的高兴,一直在笑。他也笑起来。他们两个轻轻地抱了抱。

是朋友的拥抱。

大三那年有一次做交换生的机会,一年回来就毕业了,又长见识又好玩。整个系里的学生为了抢名额简直打破头。郁水水成绩一般,也无心争,但苏近的成绩绝对是有得一拼的。她怂恿着苏近:“多好的机会啊,你得抓住啊。”

苏近也想要这次机会,可他又很犹豫。犹豫什么呢,无非是放心不下郁水水一个人在这边。

他说不出口,便只好报着有一搭无一搭的心递了申请,却没想到竟然通过了。一切都让他措手不及,他的脑袋简直是一片空白的,糊里糊涂就上了飞机。

一年啊,一年会发生很多事的。在机场,苏近看着郁水水,感到一阵阵心慌。

“好好照顾自己啊。记得和我联系。”郁水水像是全然不知道他想什么一样。

他只好点点头,转过身,往安检口走了几步,深吸一口气,又扭回身。郁水水刚要扭头,发现他又转回来,有些意外地问:“忘了什么吗?”

“我是想和你说,长点心眼,别被人骗了。”

郁水水愣了愣,鼓起了腮帮,装作不高兴,却眉眼含笑地点了点头。

苏近在国外,起初生活一团乱,他和郁水水的联系不得已变少了,后来慢慢地,他们的联系恢复到和当初一样,他能够从郁水水发过来的话里感觉到她心情很好。他出国三个月,收到郁水水的留言:我觉得我这次真的遇到真爱了。

苏近的脑袋和心里同时炸了。他知道,坏事了。

可远水解不了近渴,他没办法立刻回国。他只能佯装镇定地尽力套出郁水水这次恋爱的经过。原来,他离开后没多久,郁水水因为无聊,在网上找学生兼职,去面试时遇见了那个男人。那个男人不是学生,而是那个中介公司的工作人员。

也不知道出于什么原因,郁水水对人家一见钟情了。苏近很清楚,她是爱上就会掏心掏肺的人,之前对那些追她的人尚且如此,现在是她追人家,她一准什么事都做得出来。

苏近夜不安枕,操碎了心,没事就跟郁水水普及恋爱技巧,什么欲擒故纵啦,什么强扭的瓜不甜啦。他觉得自己实打实是个“二十四孝”闺密。

然而仅仅过了一个月,郁水水居然打来国际电话,兴高采烈地对他说:“我成功啦。”

“哦……”苏近开了口,又觉得语气太冷漠,调动起全身的力量,兴奋地说,“恭喜!”

撂下电话,他狠狠地抽了自己一个嘴巴。

在国外的日子真的度日如年,苏近每天的关注点都在郁水水有没有给他发消息。可郁水水的消息越来越少,看上去她恋爱很愉快。苏近想:要是这一次人家就白头偕老了呢?那郁水水在婚礼上估计会跟新郎介绍:这是我的好朋友。

要是真有那天,他还是想办法躲起来不去吧。

所幸的是做交换生的下半年,课程变得很多,活动也很多,苏近总算能从胡思乱想里挣脱出来一点。然而一天夜里,郁水水却突然打来电话。郁水水的电话,什么时候都要接,不管时差,什么都不管。苏近立刻接起来,连瞌睡都尽力压制了下去。可他“喂”了好几声,那边还是没说话,他顿时有点紧张,紧接着他听到了熟悉的哭声。

“怎么了?”苏近瞬间困意全无。

“他要和我分手……”

听到这个,苏近反倒有点安心:“他喜欢上别人了,还是怎样?”他柔声安慰着,“他对不起你,分就分吧。”

“不是的,他是爱我才想和我分手的。”

这是什么鬼理由?苏近一个激灵,知道事情不对劲了。出现这种理由一般要么是偶像剧,要么那个男的就是浑蛋、骗子。

5.“不等你说更美的承诺,我可以对自己承诺。” 

事情倒是出奇地简单,郁水水那个男朋友和朋友遇到骗子,说要帮他们开公司,他们好不容易把钱凑够了,然后那个人拿了钱就不见了。他们报了警,但那骗子肯定用的都是假的信息,要追到他很难。骗子骗走了他们所有的积蓄,还有从他们父母那拿的钱,他大受打击,所以提出跟郁水水分手。

他的说法是,不想让郁水水跟这么没出息、没未来的人在一起。

苏近觉得,要么他就是没出息,要么他就是胡编。

“所以呢?你怎么想?”

“我不想分手。”郁水水说得很坚决,“不就是钱吗?我不在乎。我想给他钱,让他把父母的钱先还上,可我没有积蓄。”

苏近叹了口气,只是他叹气时都把电话拿远了一点,怕被郁水水听到。他轻声说:“没事,我借你。”

“不行,这跟你没关系。”

“你不拿我当朋友吗?”

“我拿你当朋友,就因为这样,所以才……”郁水水的声音越来越小。

“好了,把账号发我。”

苏近不是不知道,这钱给出去,八成是打水漂。可他知道,以郁水水的个性,她是一定要做的。与其她为了钱做出什么傻事来,不如他傻,用他的钱给郁水水买个教训,他觉得挺值得的。

其实他也没什么钱,但他家境还可以,他答应了父母一个要求,之后在国外读硕士研究生。父母也没怎么盘问他,就给了他一笔钱。他把那笔钱给郁水水打了过去。

收到钱之后,苏近一直等着郁水水的回应。他觉得总得发生点什么,和好,或者……但很长一段时间,郁水水像是人间蒸发一般,甚至他主动打电话过去都联系不上。他慌了神,神经质似的一天打几通电话,发了无数条留言。

差不多过了两个月,同样是在夜里,郁水水终于打了电话来,只是不等苏近说话,她便兀自撂下一句:“我真的很对不起你。要是你没遇到我,该多好啊。”电话就这样断了。

苏近整个人都毛了,顾不得很多,当即买了最近的几乎是全价的票飞回了国。明明他在这边的学习到了最关键的时候,他有一篇很重要的论文马上要到交的时间,可他根本就想不了这些了,要是郁水水出事,这些对他来说还有什么意义?

要是没遇到……有时候他也会想,但无论如何,就算再痛苦,他还是觉得遇到她,真好。

因为时差和紧张,苏近简直疲惫到了极限,但他还是一下飞机就拖着箱子直接回了学校。他找到郁水水的室友,询问她谈恋爱的事,却被女生们好一通嘲笑。在她们眼里,苏近显然是走火入魔了。不过被一通嘲讽后,苏近总算大概知道了郁水水最近在做什么。

显然,他猜对了。钱借出去,郁水水和那个人还是分手了,不仅如此,那个人干脆失踪了。郁水水难过了好一阵子,看上去像崩溃了似的,可这几天,她忽然又有了干劲。

难不成他们又和好了?不可能,否则郁水水不会和他说那么奇怪的话。苏近想了想,对郁水水的室友说:“如果她今天晚上回来,别和她说我来过。”

所幸,郁水水晚上回来了。苏近一直躲在能看到女生宿舍的角落,他得让郁水水二十四小时在他视线里。他就在外面待了一夜,直到天亮,看到郁水水一开门就跑了出去,便远远地跟上了。

郁水水坐公交车,他就打车在后面跟,出租车司机还以为他是变态呢。走了很久,他看见郁水水拐进了一个居民区。他没看清她进了哪个门,只好在楼下花坛边上等。

这片楼看上去非常老了,从外表看有点像旧厂房,楼的侧面有一个铁制楼梯,看上去废弃了。门就对着外面,过道旁有及腰高的栏杆。没过一会儿,苏近听见了吵闹声,仅仅是非常小的声音,他还是听出了那是郁水水的声音。他猛地站起来,寻找声音的出处。然后他看到郁水水从四楼的一个门里出来了,她背对着外面,面前站着一个很高大的男人。

苏近三步并作两步往上面跑,刚踏上最后一节楼梯,就听到郁水水带着哭腔的大喊声:“你要把钱还给我!那是我朋友的钱,不是我的!”

他突然蹿出去,拉住郁水水的手腕,把她扯向自己。郁水水见到他,先是完全呆住了,之后突然崩溃了。她冲到那个男人面前,双手攥着他的胳膊,略显癫狂地哀求:“求你了!求你还给我!”

苏近越用力拽她,她就越用力拽着面前的人,使劲地摇头:“求你还我,求你了……”

自始至终,那个男人都是一种冷漠的状态,脸上带着不屑,显然他并不害怕,就算被找到了,他觉得那是恋爱期间郁水水自愿给他的钱,大可以不还。

“你不用求他,听见没!”他把郁水水的手掰开,强迫她看着自己,“跟我走!”

“对不起……对不起……”

郁水水一把推开他,慢慢往后退:“我不能再对不起你了!我如果还不上你的钱,我就没脸再见你了!”

“我不在乎!”

“可我在乎!我从没为你做过什么,我也不知道该为你做什么,我只会留一堆烂摊子让你帮我收拾,我不能再辜负你对我的好了,我……”

就在那一刻,郁水水退到了栏杆边上,而苏近完全陷在郁水水的话里。他们谁都没有注意,那个男人转身回了屋子,反锁了门。

他感觉到了引线,他知道这是他真正的、唯一的机会,所以他毫不迟疑地扑了上去,碰到了郁水水的肩膀:“只要你做我女……”

他的话并没有说完,下一刻,郁水水的身体便从他指尖划过,带着一声急促的尖叫,从栏杆上翻了下去。

苏近的话卡在了喉咙口,他的心随着地面上漫延的血燃烧殆尽了。

他不知道一切是怎么发生的,如果一定要他想起什么,他只记得,似乎他的脚尖曾经撞上过郁水水的脚尖,只是那一秒的感觉不能证明什么。

他也不想证明什么,因为无论是意外,还是郁水水是故意的,都和他有关。

只要你做我女朋友,就不是辜负。这是他想说的话。

6.“用尽所有力气不是为我,那是为你才这么做。” 

谁也不知道苏近心里在想什么。在那天之后,他再也没有开口说过话。他的身体没有任何问题,医生也不能断定这是受刺激引起,还是他不愿意说。

事件被调查了一通,当时有人看到他们争吵,所以苏近有嫌疑。最后居然还是郁水水的那个前男友给他做证明,他没有故意的可能。那个男人最后把钱还给了苏近,他说:“我骗她真的挺不忍心的,因为她根本不在意别人骗她,她是那种觉得骗她也是幸福的人。事后我以为可以很好地躲开她,没想到她会死缠烂打,后来才知道原来她不是为了自己。她这种人,得遇到一个和她一样的人才能幸福。”

苏近什么也没说。他守在郁水水的病房里,像尊雕塑一样。郁水水脑损伤严重,虽然没有立刻毙命,但恢复的可能性几乎为零。在医生和郁水水的父母都已经考虑签署放弃协议时,只有他仍旧日复一日地守在那里。

他的iPad放在桌子上,只放着一首歌。

他的眼前是那晚在大街上,他们拖着调子,放声歌唱的场景。夜雨冰凉,带着别离的味道。

真正的别离在一个月后终于到来了。病房里的音乐还响着,苏近站在心电图机旁边,看着上面的那条直线,第一次尝试张了张嘴。

他听到自己发出了人生中最悲恸的哭声。

特色栏目 - 读者意林花火飞言情飞魔幻爱格故事会

上一篇 : 那个愿意为你做顿饭的人,他一定很爱你
下一篇 : 浮生若梦,浮尘如空,为欢几何,百转千折。因为看轻,所以快乐;因为看淡,所以幸福

睡前故事:推荐栏目

热门标签

睡前故事随机

睡前故事热门

睡前故事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