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料喜欢,却陷深情

分类:耽美甜文 / 睡前故事

未料喜欢,却陷深情

文/三心草Flora

世界是一个巨大的夹娃娃机,我隔着玻璃,只想得到你。

1

我喜欢从这个角度,看那个男人的眼睛。

入夜,游乐城里旖旎的灯光渐次熄灭。旋转木马似一团沉睡的火,收起了白日光彩。摩天轮也停止了旋转,转角处黏在石块上的口香糖纸,在风中隐约发出窸窸窣窣的声响。

只有一盏白炽灯,为他亮着。

他俊秀的眉眼舒展,在灯光映照下得格外清晰。玻璃上总是模模糊糊的,像是沾染了擦不净的烟火。他轻叹了一口气,又露出笑靥,躬起身子,身体像一弯月牙。

门,打开了。

一只、两只、三只……橱窗中所有的玩偶,依次被取出。他拿出灰白色的帕子在玻璃上来回擦拭,我安静地依偎在他脚边。这是我最喜欢他的时刻,也是桃乐镇最美的时刻。

生活在桃乐镇上的有三种人:玩偶修理师、玩偶管理员和玩偶。

阿良是整个游乐城中,长相最好的玩偶管理员。我还记得第一次被他带进这个光怪陆离的场所,是在一个周日下午。斑驳的阳光洒在身上,热闹的场景教人眼花缭乱。仓库旁,阿良用温柔的手指轻点我鼻尖:“好啦,以后这里就是你的家。可不要轻易被人夹走了……”

他浅淡的笑容,触动了我的心弦。紧接着,我便被他放进了这只庞大而透明的夹娃娃机中。

没错,我是一只熊,一只体形不那么大,还不够资格做少女枕边宠物,只能被放进夹娃娃机里的玩具熊。

我眼睛都快被面前这对小情侣身上的荧光外套闪瞎。只见那女孩咬一口手中快要融化的冰淇淋,左右摆动身肢:“人家就是喜欢这只熊嘛,你夹给人家啦……”

我耳边响起钱币被塞进机器的叮咚声,而我对这种声音有一种恐惧。

待在罅隙里算是比较安全。我暗自庆幸。霓虹灯发出五颜六色的光,不一会儿,那男孩的额上便渗出了细密的汗珠。男孩说:“喂,我说,那只米菲兔也不错啊,为什么一定要熊啦……”

“我不管,人家就要熊,就要熊……”

冰凉的铁钳束缚着我,让我趋向那深不见底的黑洞。女孩雀跃地尖叫,在男孩颊上狠狠亲了一口。急速的坠落和翻滚,令我头晕目眩。我一落定,便被男孩粗暴地拽走。

“哪,这个送你。”

我的身体被扯得生疼。女孩一只手抱起我,一只手挽起男孩的手臂,笑容像热巧克力,融化开来。石凳上,他们卿卿我我、嬉笑一番,然后把我遗忘在角落。

又是一夜,华灯初上。

我大抵还是感到失落。对于人前的热闹,我不过锦上添花,从来算不了什么。雨点淅沥落下,繁华亦似被洗净。空无一人的游乐城,曲终人散,无处话凄凉。

“哟,你怎么在这儿?”

低沉的嗓音割破暗夜的幽静,鹅黄的雨衣下露出一双焦灼不安的眼睛。若能流泪便好了,觉得委屈,哭一哭,也算搭配这如梦似幻的意境,可是我不能。

我只能静静地看着他一边用纸巾替我擦拭绒毛上的雨珠,一边喃喃自语:“都怪我没有照顾好你,下次一定不会再发生这样的事情了……”

这大概就是我爱上阿良的时刻。

流星跌进他的眼里。雾气在灯下的光晕中散开。阿良轻轻地把我放进了夹娃娃机右边那个最隐蔽的角落。他说:“这样就不会有人把你夹走了。”

然后他笑了笑。

他的笑容穿过无数被晚风织成密网的雨丝,直戳我的心。这是我第一次心甘情愿坠入其中,失去一个玩偶的宿运,我知道自己从此会一直陪在这个男人身边,不管其他玩偶怎样嘲笑,我亦知自己心中的坚定。

我喜欢他,桃乐镇上最善良的玩偶管理员,阿良。

2

但是,阿良的眉眼间,总写着不快乐。

被游客夹走后的玩偶又回到夹娃娃机中,多少有些不光彩。虽然有阿良每天精心地清洁与整理,但我还是被其他虎虎生风的同伴挤得体无完肤,左眼的线头已经松了,右腿的海绵也变了形。阿良伸出手,轻抱起我,微微叹了口气:“不如,你跟我回家吧。”

阿良的家,在桃乐镇阳光充裕的最东边。

他租了一间单身公寓,空间不大,却收拾得清爽、整齐。他将我放在床头,转身拿出针线盒:“对不起,我不是专业的玩偶修理师,只能把你修理成我喜欢的样子……”

桃乐镇上的玩偶修理师修理玩偶,费用相当高。

阿良支付不起,便只能用自己蹩脚的手艺,帮我加固眼睛,安装四肢。房间中,尽是甜蜜的气息。他的鼻息拂到我脸上,我的心跳个不停。噢,就让时间停止吧,就让我这样天真地躺在他的怀里,永生永世不要离开他。

“如果她在就好了。”阿良忽然停下手里活计,自顾自说,“她会用最精巧的技术、最缜密的针脚,把你修理成桃乐镇上最漂亮的一只熊……”

她?

是谁呢?

那个让阿良终日眉头紧锁、阴云笼罩的人。我大概猜到,被他谨慎地放在书桌上的照片中的女孩,是他的恋人,也是他心中一根久久无法拔去的刺。

阿良曾经爱过桃乐镇上最美丽的玩偶修理师,阿音。

他们第一次见面时,他独自一人抱着游乐城里一只残破的玩具熊,排在阿音修理店门口长长的队伍中间,怀里只揣着早上刚向主管借来的几百元钱,因他听说修理师十分挑剔,甚至还不确定她会否受理自己的订单。

“你……确定要修这只熊?”阿音愣了一下,取下口罩,露出光洁、白皙的脸颊。

阿良点点头。

阿音有些诧异地抬了抬小熊的脑袋,又摸了摸它的屁股:“这只熊,很难修了。我建议你还是重新买一只。旧的不去,新的不来嘛……”

但阿良就这样执拗地站在阿音面前,没有离开:“这只熊是别人捐献给游乐城的。我想,捐献它的人,不希望它受到伤害……”

阿音的嘴角不为人知地动了动:“修理费很贵的。”

“我有!”阿良握了握拳。

“值得吗?为了一只别人不要的熊……”阿音眨了眨眼,露出两个浅浅的梨窝,“你三天后来取吧。”

而那个时候,阿良还不知道,阿音早在他对她动心之前,先对他动了心。

三天后,阿音邀请阿良去她家里。

那是阿良第一次见到那么富丽堂皇的两层洋房。阿音告诉他,她家从爷爷那一辈开始,便是桃乐镇顶级的玩偶修理师了。她还说,其实那只阿良要她修理的熊,就是她送去游乐城的,因为它真的太老、太旧,也太不合时宜。

“是不是很失望?它的捐赠者远没有你想的那么高尚……”阿音红着脸,低着头,长长的头发迎着风,打着旋儿,贴在阿良身上。

午后的阳光清甜。

阿良听不清阿音讲话,只是情不自禁地握住了她的手:“大概,它的出现,就是为了让我遇见你。”

那一天,阿音并没有把修好的玩具熊还给阿良。

阿良把熊送给了阿音。阿音把熊摆在粉红色的床头,仿佛是两个人相爱的见证。

阿音的父亲却大发雷霆。

在桃乐镇,千百年来的规矩便是,修理师必须和修理师结婚。他早已为女儿相中了自己世交的儿子—高级玩偶修理师阿诚,甚至许诺重金,让阿良离开阿音。

可阿良做不到。

他忘不了她,那个逆着光,被他欢喜抱起的女孩;那个在池塘边,泼了他一身水的女孩。他去她家楼下找她,却被管家拦下。他给她写信,可信根本递不到她手里。她就像一只断了线的风筝,被风刮出了他的生命。

阿良抱着我。

我感受到他手心的温度和不可名状的忧伤。末了,他把头深埋进我身体,一抹暖热气息随之传来。针尖儿刺破了他的手指,鲜血渗涌出,似花在我脚底绽放。

3

最近有一个天大的好消息,阿良恋爱了。在阿音离开他的第五个年头,他爱上了另一个女孩,女孩的名字叫阿夏。

自从被阿良带回家以后,我便再也没回过游乐城。

我就这样看着他,看着他的眼角眉梢逐渐散发出沉醉的味道。我的心里是喜悦的,但同时也有深深的嫉妒。

她长什么模样?

比阿音更美?还是,比我对阿良更忠诚?

街景隔着玻璃窗显得迷离,看着阿良英挺的侧脸,我恍惚间觉得这仍旧是当年那个在游乐城中谨小慎微的少年。但一切都不同了,爱情让他惶恐,也令他放肆。他开始对生活有所期待,也开始对未来无比向往。

阿良把我摆在他腿上,隐隐有着担忧:“这个周末,我要同阿夏一道去游乐城。你说,如果她不是玩偶管理员,我该怎么办?”

我也不知道。

我只是一只熊,一只任人摆布的玩偶。我连自己的爱情尚说不出口,哪里知道怎么解决他的问题。

“不管怎样,我都会尽力的。”阿良的眸中闪出笃定的光,“到时候,我会把你送给她,由你替我陪在她身边,就当作我们爱情的信物。”

什么?

我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原来,在阿良心中,我真的只是一只实在的熊,虽然长着蓬松的毛、漆黑的眼和胖乎乎的爪子,可爱至极,却只能用来取悦别人,不配拥有自己的感情。

去阿夏家也挺好的。至少可以时常见到阿良。我这样安慰自己。

远远地,我见到了摩天轮下款款走来的妙龄少女。她身穿米白色的长裙,棕栗色的卷发恣意披散在两肩,一双红色高跟鞋如同秋日里的焰火烧得阿良的胸口灼灼发烫。

只不过,她的五官,都像极了阿音。

已故去五年的阿音。

我心里一惊,身体被阿良箍得紧紧的。他屈身上前,抓住阿夏的手,脸上泛起浅浅的红霞:“你来了……”

阿夏亦羞赧地点头。

所有的声响仿佛在他们周围凝固成彩虹,而我,就似一个累赘,横贯在阿良和阿夏之间。他们不知,我心痛。

“这只玩偶,送你。”阿良的声音轻轻的。

“哇,好可爱的熊……”阿夏欢喜。

她怎能不欢喜。

阿良穷极心思用来讨好阿夏的,大概不只是我的躯体,还有我的真心。一路上,我随他们从冒险岛走到香榭大街,从幻想湾走到明日花园。游乐城里的小孩那么多,阿良还给阿夏买了棉花糖。

我知道,就是那一团甜甜的、软软的糖,彻底融化了阿夏的心。

那个问题,阿良问不出口。

人们总说,良辰美景奈何天,可见这世间之事,终逃不过命定二字。阿良大概也明白,所以才用这一片刻饮鸩止渴,来治愈心底成河的悲伤。

阿良第一次送阿夏回家。

临别时,阿良就着别墅外模糊的灯光,给了阿夏一个吻。我看着他渐行渐远的背影,充满绝望。而阿夏呢,嗫嚅着嘴唇,终究没有吐出任何一个字。

夜,深了。

阿夏转身抱起我,走进了房门。

4

我对阿诚这个人,充满了深深的不友好。

这不仅因为他在过去无耻地夺走了阿音,更因为现在,他几乎每天风雨无阻地出现在阿夏家中。我猜他大概同阿良还有什么别的血海深仇,所以才总是以这样的方式来报复。但令人失望的是阿夏,她一方面持续接受阿良对她的好,一方面又跟阿诚纠缠不清。

晚上八九点钟的时候,我竖起耳朵听他们在书房中谈话。

坦白讲,阿诚的长相还是不错的,高大而健壮的身躯,头发是浓密的黑色。与阿良的斯文、俊雅相比,阿诚给人一种霸道和不可一世之感。

“他爱上你了,对吗?”阿诚问阿夏。

“也许……我还不确定……”

“我见过他看你的眼神,你做得很好。”阿诚鼓励道。

“那……她呢?”阿夏的声音透着一丝怯懦。

“放心,有我呢。你只要按我说的去做就是了。”有什么东西与桌脚相撞,发出沉闷的音响。“有我在,你不会受到伤害。”

他或许给了阿夏一个吻,比阿良的吻更深切、更热情,也更野心勃勃。阿夏两颊绯红,站在露台旁,掀起厚天鹅绒制成的欧式窗帘,目送阿诚的红色跑车在月色中绝尘而去,然后她转过头来,幽幽地看着我:“对不起,阿良,我需要阿诚的帮助。”

阿良与阿诚之间的终极对决,是一件不可避免的事。

那一日,天色晴好。阿良抱着一簇刚被清晨雨珠洗涤过的野玫瑰,站在花园外等待阿夏,口袋里反复摩挲的,是他当年本打算送给阿音的一枚钻石戒指。戒指的成色不是最好,却是彼时,他用全部积蓄买下的。

阿夏冲着他笑。

阳光从她的酒窝之中荡漾开去,发出迷人的光。若是没有阿诚的乱入,这该是阿诚此生最幸福的时刻。

阿诚从别墅里走出来的时候,阿良整张脸都绿了。他双手不由自主地颤抖,问:“阿夏,他……为什么会在这里?”

阿诚挑一挑眉,哈哈大笑:“为什么?这一栋别墅都是我的,我为什么不能在这儿?”

阿良扔掉花朵,径直跑到阿夏身边:“他说的,是真的?”

阿夏并没有抬眼看阿良,只轻轻点了点头。

一瞬间,过往所有恩怨,悉数涌上心头,阿良再也抑制不住心中的怨愤:“为什么要这样对我?!你们……为什么要这样对我……”

他知道,这一场力量悬殊的战争,自己从一开始就输了。

从阿音到阿夏,让他输的,从来不是爱情。

而是阿诚。

阿诚高贵、帅气,再多的质疑,在这样的对手面前,都是多余。天长地久对一个贫困潦倒的玩偶管理员来说,终究只是童话。眼泪不要流下来,才会令这场闹剧落幕得更加漂亮。阿良揉了揉眼,瞥见阳光从指缝间照射过来。恍惚中,他竟分不清,面前的女孩,到底是阿音,还是阿夏。

阿良低着头,摇摇晃晃地走到大门口。

末了,他听见阿诚冷静的声音响起:“够了,你难道真的没感觉到,阿夏只是我制作出来的玩偶?而叮嘱我一定要为你制作玩偶的人,是阿音。”

5

其实我一直都想告诉阿良,阿夏是一只玩偶。自那日从游乐城约会回来后,她抱着我的手掌没有流过一滴汗,我便知道,她不是人,只是一只玩偶。

我不知道她接近阿良的目的。

房间里所有的灯都被打开,阿良拉住阿夏的手,仔仔细细端详,不错,是与阿音别无二致的眉眼,可她的胸膛里没有心跳,只有一枚植入式智能芯片。

那是程序。

她爱不了阿良。

“在桃乐镇,除了我和阿音,没人能做出如此惟妙惟肖的玩偶。”阿诚端起面前茶杯,缓缓说道,“芯片的能量只能维持二十四小时,所以我必须每天晚上到这里来为阿夏更换、维修……你看,明明我和阿音那么般配,可她心里喜欢的偏偏是你……”

与阿良分手后,阿音的父亲很快为阿音和阿诚定下婚期。

他们大婚那日,花团锦簇、宾客盈门。盛装的新郎在众目睽睽之下并没有等来心仪的新娘,等来的只有一纸由惊慌的佣人送来的书信和一只玩具熊。

阿音义无反顾地逃了婚。

“那时候,我真恨透了你。”阿诚说,“你总以为是我横刀夺爱,毁了你和阿音的幸福,却不知,彼时的你不仅让我们诚、音两家颜面扫地,还令我永生都活在被人抛弃的阴影下,成为桃乐镇的笑柄……”

但阿诚是真的喜欢阿音,于是一一做了她信上所嘱咐的事情。

第一件,便是把玩具熊送到游乐城。

他知道,这只熊,是阿音与阿良缘分的开端,因此,把它送回,亦是最好的选择。可他怎甘心阿良就此黯然神伤,捧着这份念想,安然地过一辈子。于是,他把它偷偷放在了玩偶庞杂的夹娃娃机中。只有这样,阿诚的心才能平衡,才自觉对得起阿音,对得起自己,同时也惩罚了阿良。

“这就是我的私心。”阿诚道,“你留给了我一个没有心的阿音,我便还你一种没有爱的人生。”

阿诚替阿音撒了一个弥天大谎。

婚礼那天,阿音其实并没有真的出逃。她把那一出戏演到尽人皆知,无非是给父辈们一个警告。她在阿诚的帮助下,隐姓埋名住进了桃乐镇西边的公寓。而对于这一荒谬行动,阿诚欣然接受,也无非因为他真的太爱她。

于是,他只有在阿良那里找一个发泄口。

“阿音……原来并没有死……”阿良噙泪。不错,为了掩盖阿音逃婚的丑闻,诚、音两家不得不一致对外宣称,新娘在奔赴礼堂的路上,不幸发生车祸,香消玉殒。除却与会众人,桃乐镇的百姓大概就在这样一种令人扼腕的结局中,渐渐将这件往事尘封。

只是阿良在日复一日的相思中,愈陷愈深。阿音心里不忍,于是委托阿诚办了她当年信上所写的第二件事。

她早知阿良心思纯善,便亲手设计出了一只跟自己一模一样的人形玩偶—阿夏。她与阿诚达成协议,必要时,要用这只玩偶来拯救阿良,代替她陪伴在阿良身边。

阿诚心中翻江倒海,十分嫉妒。

可为了有跟阿音单独相处的机会,他依然答应了她。

阿音承诺,有生之年都不会离开阿诚。这就是他帮她制作阿夏的条件。其实在这一场爱情战役里,没有一个人是赢家,每个人都爱得卑微而谨慎。他知道,这些年来,族中长辈从没放弃任何一个机会寻找她,可他就是甘愿冒天下之大不韪,替她遮掩着,来换取这一份莫须有的幸福。

“我知道,阿音看我的眼神中没有爱,甚至连最起码的感激都没有……”阿诚说,“可我就是心甘情愿地为她奉献所有……这只熊,就是当年阿音送你的那只吧?”他伸手指了指被放在一旁的我,“是不是爱情就是这样一种玄妙的东西,是你的总归是你的,即使兜兜转转,即使隔山隔海,是你的,便是你的……”

我终于明白,为什么自己对阿良有一种天生的好感。

原来,我就是传说中那场唯美的爱情的见证。

“我要见阿音。”阿良的目光急迫。这么多年了,他与她,其实就在桃乐镇的两端,一东一西,遥遥相对,却从不相见。

“我要见阿音!”他的声音铿锵有力,好似要将所有被暗夜所覆盖的时光,凿出一道缝隙。

“我答应你的请求。”阿诚淡然道,“但是也请你做好准备,阿音早已不是当年你认识的阿音了……她,傻了……”

6

当清晨第一缕阳光穿过窗棂洒在阿音身上时,阿良早已穿戴整齐,抱着我站在了她公寓的门口。

阿音依旧是天使般美丽、纯洁的模样,光线在她的身旁投下好看的影子,除了那个空洞的眼神。她抬起来,幽幽地望了阿良一眼。他怎么也想不到,当日伶俐、俏皮的阿音,会变成今天这番颓废的模样。

“我来看你了……”阿良眼中含泪,“你的阿良来看你了……”

但他只得到一个礼貌的微笑。

“自阿夏做好以后,她便如此了……且近来状况尤为不好……这就是我决定把你带来与她相见的原因……”阿诚道,“是我害了她……”

听罢,阿良举起我,单膝跪在阿音面前:“阿音,你还记得吗?这是你当年送给我的玩具熊,这么多年来,我一直留着……”

明媚的阳光,从他们的眉眼间掠过。

就在这一瞬间,我心里突然没由来地一阵抽搐。按理说,这并不是我与阿音的第一次见面,可除却五年前在阿良家里见过的那张照片,我对她根本没有丝毫印象。我见阿音轻瞥我的那一眼中,似乎也含着一道光。

“好可爱的玩偶。”她叹道,可随即又沉默下去。

“我就知道有用。”阿诚惊喜,“这么久了,她就仿佛一副被人掏去了灵魂的躯壳,除了行尸走肉的生活,对其他任何事物都没有热情……这还是她第一次对什么东西产生兴趣……”

阿音站起身来,双手从阿良手中将我接过,怔怔地抚摸我的头。那指尖温度,似一股暖流,席卷我全身。忽然,她开始疯狂撕扯我的身体,还不待我有所反应,那从四面八方传来的噬心剧痛,令我几乎快要窒息。阿良和阿诚一惊,纷纷冲上前去,安抚已然失控的阿音。

拉扯间,我的身体被撕裂。

一封字迹已有些模糊的书信,从肚子里面隐藏的口袋里掉落出来。阿良迅速将它拾起,只见上面娟秀的字迹,句句都是阿音的肺腑之音。

泪,终于流下来。

阿音知道自己此生无法与阿良长相厮守,于是在让阿诚把玩具熊送回游乐城的同时,把自己对阿良的全部相思缝进了玩具熊的心里。

她是桃乐镇顶级的玩偶修理师。

也正是因为有了阿音炙热的爱,所以我有了爱上阿良的机会,才在再次被送回阿良身边的时候有了生命,不再只是一只普普通通的玩偶。

当然,或许我就是她吧。

阿音想着,能用我来静默地替她延续对阿良的爱,便是最好。因为不到万不得已,谁会甘心用另一个全新的自己来替代原本的自己。

阿诚并没有如约亲手把我送到阿良手上。而阿音的设计,能够令我在阿良最悲伤时将信笺捧出。而显示熊仔真相的机关,在彼时阿良粗糙的缝补中被破坏了。她怀着破釜沉舟的决心,以这样一种任性的方式祭奠爱情,却反把阿良和阿诚都推入了无尽的深渊。

我不知阿音是怀着怎样的一种心情,一针一线做出了阿夏。

那个与自己一模一样的玩偶,她既希望阿良能够炽热地爱上,好令他的生活重新充满生机;又害怕他爱上,忘了她。

而后来,阿良爱上阿夏,阿音留在阿诚身边。这结局,看似完美无缺,可又因为我,横生枝节。

我对阿良的爱意日渐浓烈,而阿音的神志也日渐模糊。

可不是吗,一份完整的感情本就只有一杯水的容量。阿音把所有对阿良的心意都给了我,那么于她,自然再也留不下什么。

她开始变得无欲无求。

“我以为,阿音是因为你和阿夏的事情,心生嫉妒。”阿诚说,“谁知,她竟是为你做出如此牺牲……你太幸福,其实阿音一直与你在一起,而我什么也不是……”

阿良低头看了看手中的我:“那么毁掉这只熊,是不是可以让阿音好起来?”

我大概也猜到了自己的命运。

因为在阿良眼中,同阿音相比,我跟阿诚一样,真的什么也不是。

只是他不知道,在暗恋他的光阴中,我心里涌动的,除了阿音对他的情感,还有另外一份属于我的。这一刻,我真的无比痛恨自己是一只熊,哪怕像阿夏也好,起码可以给他一个拥抱,给他一句情真意切的“我爱你”。

我不会哭,只呆望着阿良,平静地等待生命的终结。只见他抱起我,在我额上轻轻一吻。我的心跳得好快。而这,也是我最后一次为他心动。

7

再一次感到游乐城中灯火的照耀,是在一个月后。

睁开眼,我发现自己安稳地睡在阿音怀中。她身旁阿良的笑容,依然清澈。这一刻,我恍若隔世,眉头一皱,竟然也感到困惑。

“终于把你修好了。”阿音笑道,俯身摸了摸我的手,“都怪我太自私,只一心想要报复家族,没有考虑你的感受……”

原来,彼时,在修理我的过程中,阿诚发现了我对阿良的爱。他没有毁掉我,而是把这份感情存储在智能芯片中,一点一滴将我的爱与阿音的爱分开,并决定在阿音痊愈的同时,把我修好。

“我很庆幸阿诚选择这样做。”阿良说。

只不过这样一来,阿音治疗的时间也将更加漫长,可是他们毫无怨言。

经过这一番波折,阿良与阿音的爱,终于得到了家族的认可,他们将于半月后成婚。这或许是桃乐镇有史以来第一个玩偶修理师与玩偶管理员的婚礼。

我由衷地祝福。

阿夏则继续留在阿诚身边。

“你父亲当年宣布你的死讯,无非为你制造一个困境,希望你在孤独无助的情形下,走投无路,会向他妥协。”阿诚说,“可是他错了,我也错了。我们都在用自以为是的方式爱你,我们,其实都不如阿良……”

婚礼那天,我去了。

阿音虔诚地把我捧在手上,替代了捧花。我发现,经过这一次修理,阿诚在我的身上注入了全新的人格。我不再是从前那只只有简单思维并且依附于阿音的玩偶。除了爱,我还可以笑,可以哭,可以忧愁,可以愤怒。

我感谢他们所有人带给我的一切。

阳光下,白色礼服加身的阿良与阿音,笑靥若花。那个我曾深爱过的男人,终于得到了他梦寐以求的幸福。

只不过,很多时候,我更愿意安静地斜靠在他们新房顶楼那一个种满香草的花园中,做从前那只空心熊。

能爱,固然很好。

若不能爱,我还可以看他们爱,不是吗?

睡前小故事

分享

特色栏目 - 读者意林花火飞言情飞魔幻故事会

睡前故事:栏目大全

睡前故事:标签大全

睡前故事大全热门

睡前小故事大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