秘密花园

分类:青春风铃 / 睡前故事

秘密花园

文/甜开

01
饭桌上的腌萝卜碧荧透亮,橙黄可爱,合着米饭香甜可口,伴着清酒美妙无比。

“这是我吃过的最好吃的酱菜!”我毫不吝啬赞美。

对面的佐藤健露出羞涩的微笑说道:“喜欢可以多吃些。”

我看着他浅淡的笑容,一时间忘了该怎么动作。该怎么形容面前这个男人呢?他长得非常漂亮,像是壁画中模糊了性别的美少年。

午饭过后,我央求他能不能将制作酱菜的方法告诉我,我夹起一块腌萝卜丢进嘴里道:“我妈妈很喜欢吃酱菜,我想做给她吃。”

佐藤健露出洁白整齐的牙齿:“当然可以。”

会心剑是一座古老的剑道馆,筑在高山之间,厅廊之间曲折蜿蜒,饭厅和库房离得并不算远,可真走起来,却要跨越几百级青灰色的台阶。佐藤健穿着烟灰色浴衣,黑色的短发在铅灰色的日光下闪着光,像是一块质拙而可爱的色块。

封藏腌萝卜的是一个土黄色的木桶,佐藤健很有耐心,打开木桶的桶盖为我一一介绍。怎么配给食盐和水的比例,木桶放在什么样的温度下,腌制到萝卜呈现怎样的光泽时,口感最佳。

“最好可以选用前一年冬天收集的雪,来年用来腌制,效果最好不过了。”他直起腰说。

片刻后,他脸上的表情发生了变化,我循着佐藤健的目光望过去,看到了我的姐姐石原莉。

她坐在走廊旁的栏杆上,头靠着朱红色的廊柱,身后是被浓雾笼罩的漫山幽碧。山风料峭,她用一条彩色丝巾包裹住头发,丝巾随着山风飘荡,像是一朵摇曳的姜花。

房屋参差,廊檐交错,她看不到我和佐藤健。

我凑到佐藤健身边问他:“佐藤君,你还爱着我的姐姐?”我说话时语速很慢。

我在中国长大,所以日语说得不太好,一年前才跟着大哥石原晚来到日本。

佐藤健愣了愣,随后看着我道:“既然你母亲爱吃,那你走的时候可以带上一些。”

他迈步离开,我追上去,不依不饶:“如果你不爱姐姐,为什么答应让会心剑为石原药业代言?会心剑在日本民众间口碑这样好,数千年来从未染指商业。他们都说是你愧对姐姐,所以宁可冒大不韪也要帮姐姐这个忙。”我张开双臂,拦在他的面前,“佐藤君,我在祖国时,就听说过你和姐姐的故事。既然事情已经过去那么多年,说出口又有什么不可以呢?”

“不好意思。”他只笑笑便离开了。

无论我怎么死缠烂打,他都不愿意将他和大姐石原莉的故事告诉我。

我和大哥石原晚是一母所出,生在中国长在中国,我们的父亲是日本石原药业的董事长。姐姐石原莉和我们同父异母,父亲与她母亲离婚后到中国认识了我的母亲。他终生性情淡泊,寄情于山水,直到去世前才将往事前尘告诉我们,并将公司百分之二十八的股权赠予我和大哥。

一年后,大哥来到石原药业,成为企业股权的最大持有者。按照所有传统企业规则,大哥石原晚顺理成章出任石原药业的CEO。

可董事会不同意,他们认为已经拥有多年经验的石原莉比大哥更有资格。经过商议后,他们决定以公司两款销售额低迷的保健药物为题,谁能够增长药品的销售额,谁就在比赛中胜出并出任石原药业的CEO。

大哥不知从哪儿得知石原莉会请会心剑为药物代言,急得如同热锅上的蚂蚁,求我一定要帮帮他。我心想,会心剑尚武,主张强健身体,倒是和保健药品的主题十分吻合。他希望我帮他想办法阻挠石原莉,我则劝他做好自己的本职工作就好。

他急得团团转,说是我不明白会心剑到底在日本有多大的影响力,让我一定要帮帮他。

我很早便听说过会心剑,其旨在帮助成员强身健体、磨练心智,存在历史相当久远。最早的会心剑修身养性,替百姓辟邪去晦。在所有传统都浸入商业的今天,会心剑是难得依旧保持青灯古佛状态的传统组织。

我对此心存敬仰,得知佐藤健愿意为了石原莉让会心剑出世代言更是奇怪,能成为执剑者的人必然冷静自持。我实在是想知道,到底有多深的爱,才会让佐藤健那样的人愿意为了她辞楼下殿,走下神坛。

02
之后我和大姐石原莉在会心剑住下,为了满足自己的好奇心,我常常去找佐藤健。

某个黄昏我找到他时,他正在拍摄广告片头。广告商为了增加噱头,蒙住他的眼睛,让他躲避四面八方的网球投射机射出的网球。我在一旁几乎看傻了眼,如同绝妙的武术电影,蒙住眼的佐藤健一个不差地躲开了那些凌乱而快速穿梭的网球。

网球划过空气,发出“嗖嗖”的声响,佐藤健动作流畅迅速,如同一只优雅敏捷的豹子。

结束之后,大家都被吓傻了,许久后才响起一阵掌声。

佐藤健擦完汗,见到我时十分头疼,转身欲走却被我拖住。他最后无奈求饶,终于答应将故事告诉我:“我和我弟弟佐藤武……”

已经是数十年前的事情了,可佐藤健娓娓道来,我似乎能身临其境。

对于石原莉,他是未见其人先闻其声。他从小练习武艺,听力非同常人。夏日炎炎,佐藤健和他的弟弟佐藤武躲在后山摘桃子,一阵阵燥热的山风中裹挟着舞剑的簌簌声响。

佐藤武咬了一口桃子,倒挂在树上:“哥,听见了吗,这舞剑的力道似乎不错。来了一批学生,个个羸弱,就数这个还过得去。”

“嗯,的确不错,力道够,动作也准确,是这批学生里的翘楚。”

两人满心欢喜,以为自己能够收获一个旗鼓相当的武艺对手。从后山一路冲到前堂,没成想映入眼帘的是个明眸皓齿的小姑娘。

十六岁的石原莉,留齐耳短发,黑亮的眼睛炯炯有神,眼波流转如同湖底清澈的黑色鹅卵石。

俏生生的小姑娘着白色道服,将一把长剑舞得俊逸洒脱,让一旁的佐藤健和佐藤武看呆了。佐藤武扔掉手中的桃子,撞了撞佐藤健的肩膀道:“哥,我觉得我喜欢上她了。”

少年人的爱恋又简单又纯粹,他喜欢上了石原莉,不用讲一点儿道理。

佐藤武率性可爱,自那日之后,他嘴上便时时念叨着石原莉的名字。味道可口的桃子带给石原莉,形状可爱的石头留给石原莉,华丽娇俏的俄罗斯娃娃也好好收藏了准备送给石原莉。

佐藤健见了弟弟收集那些物件的开心模样,于是在夜色中瞥见石原莉将弟弟宝贝极了的物件扔掉时,难得地发了火。

“我为什么不可以扔掉,我不喜欢这些东西。”她将那块色泽漂亮的鹅卵石拿起扔进湍急的河流中央。

石原莉瞪圆了眼睛,与佐藤健对峙着。她原本只是不满他刚刚责怪的语气,想要逼他向自己道歉。可见了佐藤健紧蹙眉毛的样子,却起了逗弄他一番的心思。

“这是别人送你的,你怎么可以就这样随便扔掉?”

石原莉黑亮的眼珠骨碌碌地转,凑近他道:“送我的就是我的了,为什么不能扔?”

“你!”他气得说不出话来,只好拔腿转身就走。

石原莉想逗他玩耍,于是急忙跟了上去,拽着他的衣袖问他怎么突然要走。

会心剑学员一律着道服,衣衫宽大,被石原莉这么一拽,全都顺着肩膀滑落。月亮的清辉下,摇曳的树影在他的肌肤处投下形状精巧的阴影。

几秒钟后,石原莉才捂着眼睛跳起来,大喊:“流氓、登徒子,太可恶了!”

可耳边只有风吹树木发出的簌簌声,石原莉移开手掌,见佐藤健早已疾步离开。她心里很不是滋味,龇牙咧嘴又要冲上去,胸口却猛地一窒。等到佐藤健奇怪身后叫叫嚷嚷的声音怎么突然消失不见回头望去时,石原莉已经倒在地上浑身抽搐了。

会心剑中之前有过患有癫痫的学员,佐藤健明白当务之急是不能让石原莉咬到自己的舌头。

病症来得快去得也快,石原莉再次灵台清明时,第一眼看见的便是佐藤健清秀俊逸的脸庞。

“吓到你了?”她声音哑得厉害。

“你回去好好休息,我先走了。”佐藤健不善言辞,转身欲走却听到身后女孩的抽泣声。她泪眼滂沱,自顾自地向佐藤健诉苦。生病不是她的错,母亲严肃刻板,从小将她送去武道场,说是为了强健身体、疗养天生患有的癫痫病。自己小小年纪,练习武艺不知吃了多少苦。

“我讨厌会心剑,讨厌剑术,讨厌你们所有人!”石原莉声泪俱下地控诉。

那天的后来,疏淡的月光笼罩着两人,佐藤健背着石原莉走在曲折的廊间。

山风乍起,廊间挂着的风铃“丁零零”地响着,睡得迷迷糊糊的石原莉伸手去捞晃动的铃铛,然后又被席卷而来的困意击中,倒在了佐藤健的肩头。

“佐藤健……”山风将她的声音吹散。

背着她的少年轻声回答:“我在这里。”

少年人的乍见之欢、叮铃作响的廊间风铃、带着针叶植物气味的山风,都合着那浓郁的夜色,封存在会心剑的历史长卷之中。

03
“青山秀水之间,连心动都显得格外动人,我好羡慕佐藤君和我姐姐啊。”我托着腮笑道。

佐藤健站起来,风将他的道服吹起来,让他看起来像一只灰色的鸟。许久之后,我才听到他的喃喃自语:“可是,她可能再也不会原谅我了。”

夕阳懒迟而黏稠,将佐藤健的身影渐渐吞噬。我坐在石阶上看着他离去的背影,似乎有些明白他心中的苦涩。

有人说,爱是这个世上难以言尽的无常,她有诸般化身,交织着谎言,交织着怨恨。这话用在石原莉和佐藤健身上再合适不过了。

昔年两人有多相爱,如今我姐姐石原莉就有多恨他,不然也不会逼他背弃会心剑的传统。我记得石原莉是用怎样凄楚决绝的眼神望向他,她说:“佐藤健,这是你欠我的。”

我不知道当年两人之间到底发生了什么,可我能从石原莉的愤恨和佐藤健的无措退让中读懂一点过往。

大哥让我帮他一把,试图让我从中作梗,可这两人一个愿打一个愿挨,我想要使绊子都找不到机会。

不久后,有夏日烟火祭,我求了佐藤健多次,他仍然不肯与我同去。我只好和会心剑一众人一起下山参加烟火祭。我年龄小,一群人拿我打趣,伙房大叔心直口快,又喝多了酒,挤挤眼睛问我:“小织,你整天缠着佐藤健,不会是喜欢上他了吧?”

我怕他越说越离谱,找了个借口自己溜了出去,却没想到会碰见佐藤健。我提着一袋子小金鱼转身的时候,便见到了站在我身后的佐藤健。

他笑吟吟地看着我:“小织,你挺会玩数字游戏的。”

我心虚,明白佐藤健已经看穿了我的把戏。我刚刚买金鱼时,先是给了摊主500日元,然后借口钱包太鼓,用5张100元换回他手中的500元。紧接着又将500日元递给他,请他换一张1000元的给我。

所以一番周折后,我得到了一袋小金鱼,还额外挣了500日元。

类似于这样的游戏我常常拿出来实践,很少有人能当场识破,可佐藤健的眼神让我无处遁形。我辩解:“我刚刚心情不太好。”

他微微一笑:“你别老折腾那一家摊子就好,他挣钱也不容易。”

他慢悠悠地走在人群中,我追上去拽了拽他的衣袖,问他为什么原本不来,这会子却来了。

佐藤健没说话,我借着灯火看见他脖颈上坠着一个生了铜绿的方形物件,上面镂刻着蒲叶纹,有点像欧洲十九世纪的贵族们为了防止疟疾而随身携带的小药瓶。

我问他这是什么,他没有回答,只是自顾自地往前走,木屐踏在青灰色石砖上发出“哒哒”的声音。我拎着一袋子小金鱼,笑眯眯地跟在他身后。

我住在会心剑的第二个礼拜,发现后山几百米处有一片水洼。佐藤健告诉我,附近的居民称这里为天空湖。因为这里水势低浅,水源清澈,映出一整片蔚蓝的天空。

我便是在这里发现了那个秘密花园,藏在密密层层的晚樱树后,不像是天然生成,植物郁郁葱葱,花朵莹莹可爱,一定是有人特意打理。

我问佐藤健打理这座秘密花园的人是不是他,他笑着回答:“我只是想要记住一些事情。”

04
当那座秘密花园还是一片荒芜之地的时候,佐藤健在那里教石原莉一种名为“水之舞”的古老剑法。

自从那次深夜,石原莉的病被佐藤健发现之后,她便常常去找佐藤健。洒满金色阳光的走廊上,赤着脚的石原莉叼着狗尾巴草拦住他,威胁他:“那件事……你不准说出去。”

佐藤健先是愣了愣,反应过来后点了点头:“我不会说的。”

虽然他给了承诺,可石原莉似乎并不满意。她在他房间外撒上一层黄豆,让他重重地摔倒在地,自己则在一旁笑得前仰后合。

佐藤健的身子埋在草丛间除草时,她就坐在树上用弹弓瞄准他。小石子打在佐藤健的后脑勺上,他蹙着眉去摸痛处,看见石原莉倒挂在树干上冲他龇牙咧嘴。

静谧沉默的佐藤健让石原莉有着莫大的兴趣,她从小患病,父母离异,母亲对她十分严厉,最该无忧的童年和少女时代都是在武道场度过的。她最初拼命练习,每次与母亲的短暂相处都会为母亲表演最漂亮的剑法。可无论她做得多好,母亲都从未说过要将她留在身边。到了时间,她又被送回武道场。

年幼的石原莉声嘶力竭地质问母亲为什么不能让自己留在她的身边,为什么自己不能跟其他孩子一样,和母亲一起生活。

母亲一巴掌落在她的脸颊上:“为什么?因为你,因为你的病,我才失去了你的爸爸。无论我怎么求他,他都要离开我!”

母亲片刻后察觉到自己的失态,想去扶起跌倒在地的女儿,却被石原莉狠狠地挥开。从那以后,她再也没有求母亲不要将自己送走。她渐渐明白母亲的冷漠决绝,也读懂了他人得知自己的病情后,脸上那恐惧与嫌恶的表情。

她因为这无法痊愈的病而陷入了严丝合缝的孤独之中。

可是佐藤健出现后,一切都不一样了。她在他的面前发病,可醒来时,对方脸上没有半点恐惧嫌弃的表情。他一贯淡漠的眉眼,却让石原莉密不透风的孤独外壳裂开了一丝缝隙。

她忍不住靠近他,忍不住想要知道他眼中的自己到底是什么模样的。

于是她总是找他的麻烦,也在看见他舞出一套十分新颖的剑法时,缠着佐藤健将那套剑法教给自己。

剑法轻盈跌宕,没有半点剑术该有的凌厉和狠绝,反而像是一曲舞蹈。

“的确是舞蹈,父亲说这套剑法就是由舞蹈改编而来,还说这套剑法只适合在黑暗中练习使用。”

后来两人结伴练习,在会心剑后山处的那一片空地上。剑法舒畅幽幻,舞剑之人似乎在执剑画一幅写意的水墨画。

佐藤健在银灿的月光下静静看着石原莉跳跃、探刺,如同一只初出俗世的美丽精灵,一颦一笑皆能够睥睨凡尘。

要到许久之后,久到两颗心渐行渐远时,佐藤健才明白,这套名叫“水之舞”的剑法,只适合在黑暗中舞的真正缘由。

05
我后来问过大姐石原莉恨不恨她的母亲,又恨不恨父亲。

她将飘散的发丝绾至脑后道:“父亲追求自己想要的,没有做错什么。至于我的母亲,她失去了我的父亲,一辈子都过得不开心,看到我总会想起父亲,仿佛又一次提醒她那段失败的感情。以至于最后精神状态很差,她是个可怜的人。”

“那大姐你为什么还恨着佐藤健呢?”

她没有回答我,只是舒展身体躺在石阶上。

似乎为了错开话题,她问我知不知道大哥又闹出了丑闻,让公司的公关很难做。我不知该如何回答。大哥不是个聪明人,甚至还有一点蠢。

他没有雄才大略,面对竞争无法像石原莉一样坦然自若,于是求我从中作梗;面对财富他也无法经受诱惑,做出让人耻笑的丑事。

我转过头去看石原莉,碎金子一般的阳光下,她的肌肤好似半透明。我注意到她的脖颈上挂着生了铜绿锈迹的方形挂件,和几天前在佐藤健那里看到的十分相似。我之前的猜测得到验证,石原莉告诉我,这的确是个小药瓶。

几天后,她脖子上的小药瓶便不翼而飞了。她对这个小物件十分紧张,几乎将会心剑所有人召集齐了,问有没有人看到或者捡到。

阳光过于刺眼,我伸手覆在眼睛上,心里却十分诧异,会心剑上上下下加在一起居然只有四十余人。

难怪在我住下来的这些天里,很少见到其他人。我本以为学员们操练和读书都另有其他僻静之处,却没想到这里已经这么荒凉。飞速发展的互联网时代,谁又能想到曾经出过功夫巨星,被日本民众无比重视的会心剑会这么萧条冷寂。

“那东西对我很重要,如果你们看见了,还请告知一句。”石原莉朝着人群鞠了一躬。

我半掩着眼睛,看见人群里有个扎着马尾的小女孩踉跄着后退几步,她黑色的眼睛正好与我的对上。

我们在会心剑住了一月有余,原本条约签订和广告片的拍摄已经快要接近尾声。众人都准备收拾行囊离开,偏偏我在这个时候生了一场病。

并不严重,可是有传染性。我成天躺在房间里,佐藤健负责照顾我。

人一旦生了病,便感觉头脑昏沉,常常睡觉。我有一天睡得迷迷糊糊醒过来,见佐藤健正坐在书桌旁翻看我书桌上的笔记本。我心头一震,慌忙下床从他的手中夺过来。有落单的纸页从笔记本的夹缝中飘落,我急得不行,一脚踩住,再快速拾起。

等到所有动作完成,我的脸已经涨得通红,余光里的佐藤健没有任何动作。我将夺过来的笔记本抱在怀中,一时没了主意。

那天的最后,佐藤健离开时低声说道:“小织,对不起。”他似乎还说了句什么话,可我们离得远,又因为我生病头脑昏沉,便没有听清他说的话。

他清瘦的身影在夜色中渐渐消失,我趴在窗户上偷偷看他,心里有着几不可闻的叹息声。

一波未平一波又起,我的病还没有好透,石原莉又出了事。她从高处跌落,顺着几百级石阶滚落下去,伤势严重,需要立即手术。我赶到医院时,佐藤健已经在手术同意书上签了字。

因我走得太急,和那位迎面走来的护士撞了个满怀,她手中的同意书散落一地。我蹲下身帮她拾起。抬眼就看见双目赤红的佐藤健站在一旁,俨然一只脆弱而防备的兽。

那张签有佐藤健名字的同意书被我紧紧攥在手中,藏到身后。我的嘴角不自觉地上扬。

这些天的暗潮汹涌,我终于还是最后的胜利者。

其实石原莉受的伤并没有那么严重,也不需要动手术。佐藤健签上自己名字的文件也不是手术同意书,而是将会心剑永久私有化并且转赠给大哥的同意书。

是我让人将石原莉推下台阶的,并嘱咐只是做个样子,一定不能让石原莉受重伤。那个行色匆匆催促佐藤健快些签署同意书的护士也是我安排的。

离间两人的感情,让他们自己放弃这次广告代言几乎不可能,我只能用有些卑鄙的方法。

将会心剑私有化并归属在大哥的名下,会心剑的代言权也将由大哥主宰,我便也达到了最初来到会心剑的最大目的,挫败石原莉的这次行为。

可我没想到的是,这一切都是我的自以为是。

不久,我去医院看望石原莉,告诉她我要提前离开。佐藤健正在帮她收拾餐具,我注意到桌上摆着一小碟腌萝卜。临别前,石原莉轻轻搂了搂我,在我耳边说:“小妹,走之前为什么不看看那份藏在你身上的同意书呢?”

我一阵战栗,与她拉开距离,看向她的目光里全是震惊。我双手颤抖着找到同意书,发现签名处只有一行流畅的英语,写着“GAME OVER”的字样。

一抬头我就看见了石原莉脸上得意的笑容,她拍了拍我的肩膀道:“你那么聪明,怎么就没看出来我和佐藤健早已不耽于那段感情了呢?”

我原先以为决定胜负的同意书,原来不过是几张废纸而已。我笃定佐藤健在石原莉受伤那种情况下,不会去细看同意书上的内容,骗他签下自己的名字。却从未想过,其实佐藤健早已看破我的小伎俩。我颓丧地站在原地,原来我自以为十分精妙的一切都只是一个天大的笑话。

帮我做事的护士紧张到没有看清佐藤健签下的并非自己的名字,我也沉浸在自以为是的喜悦中,却从未想过,我一心算计他人,而这一切佐藤健早已看在眼里。

06
我败北而归,却没想到佐藤健会找到我。

他站在我家门外按着门铃,我紧紧握住门把手。许久后,那边才传来他的声音:“小织,我答应将自己的故事讲给你听,我还没有讲完。”

我第一次见到没穿道服的他,他穿着一件深蓝色的连帽衫,脚踩一双毛毛躁躁的平底鞋,看上去像个青葱大男孩。

他对着我笑道:“做事有始有终,才是好习惯。”

2010年冬天下了一场大雪,伴随着大雪来临的还有佐藤武来势汹涌而猛烈的病情。

最后的那段日子,是佐藤健一直陪在他的身边。弟弟忍受不了治疗的痛苦,在病床上翻转嘶吼;他害怕死亡,在深夜里痛哭,不甘心就这么结束自己的一生。

“哥,我觉得自己好衰啊。”佐藤武苦笑着说。

佐藤健没有说话,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努力削着手中的苹果。泪水模糊了视线,他拼命憋回去。他第一次品尝即将失去亲人的滋味,离开他的还是从小到大最亲的弟弟。

“哥,自我生病以来,总是拒绝见她。你能不能帮我告诉她,其实我是害怕吓到她,不想让她看到我这副样子。”

佐藤健知道他指的人是石原莉,滚烫的泪水顺着脸颊滚落,除了点头什么话也说不出来。

佐藤武的声音断断续续:“哥,我是个自私的人,可我是真心实意地喜欢她。你能不能答应我,永远都不要告诉她你喜欢她。”

佐藤武看起来大大咧咧,实则敏感,他早已洞察大哥心中那份暗涌的情感。

答应弟弟离开年少时喜欢的人并没有那么难,一边是自己朝夕相处十七年的弟弟,一边是相识不过短短几个月的女孩,他很轻松便做出了决定。

人不必耽于这些无谓的感情,还有许多事情可以做,他这样告诉自己。

可那时的佐藤健不知道自己对石原莉的这份感情会随着年岁越大,逐渐发酵。离开她越久,他就越是爱她。

他永远记得石原莉最后来跟他告别时,哭着问他为什么突然像变了一个人似的,为什么不理睬自己。他的沉默最终激怒了她,她用他教自己的“水之舞”刺向他,可偏偏每次都剑走偏锋,触及他的躯体时便会自动调转角度。

石原莉最后丢掉手中的剑,踉跄着离开了。跟她浓烈的爱恨比起来,佐藤健疏寥冷寂得不像话。

要到许久后,他才会明白,年少时那段轻易放手的感情对自己有多么重要。他在梦里日复一日地见到她,难以自制地想念她。

后来过了许多年,他问父亲为什么“水之舞”只能在黑暗中练习。

“我也不清楚,但听你爷爷说,似乎开发这套剑法的是一位很厉害的女性。据说是因为爱人离开了自己,在痛心疾首时创作出来的。所以使用这套剑法时,总是在流泪,流了泪却不愿让对方知道,于是便说只能在黑暗中使用。”父亲顿了顿,又说,“这只是一种说法,不知是真是假。”

佐藤健想起多年前那个丢下剑踉跄着离开的石原莉,眼眶蓦地酸涩起来。

07
“小织,”佐藤健偏过头来对我微笑,“其实你是知道的吧。”

是啊,我什么都知道,尽管他们将彼此的爱意藏得那么深。他还是会做她爱吃的爽脆的腌萝卜,为她打理着那座秘密花园,在人潮拥挤的烟火祭时默默跟在她的身后。

“所以,你骗我签同意书,其实不是为了扰乱石原莉这次的广告代言,而是为了拿到日后同石原莉博弈的砝码?”

见石原莉丢了小药瓶那么焦急,我确定她对佐藤健的感情十分深。我明白大哥性格懦弱,才能也欠缺,绝对不适合做一个企业的领导人。石原药业内部关系错杂,几股势力盘根错节,为了保证他日后不被踢出公司,我需要帮大哥拿到一点砝码。

来到会心剑,发现石原莉对佐藤健的感情后,我最终明白过来,只要手中掌握着关乎佐藤健、关乎会心剑存亡的势力,便是对石原莉最大的制衡。

“你最后反过来将了我一军,你是什么时候发现我来会心剑其实不是单纯的观光,而是另有目的的?”

佐藤健笑了笑,道:“你最开始和金鱼摊老板玩数字游戏时我觉得你似乎机灵得过了头,后来有学员告诉我,看见你偷偷拿了石原莉的小药瓶。最后在你的房间看见你笔记本里的内容,我才最终确认你有问题。”

我猛地想起,那日石原莉召集会心剑所有的人,人群中有个扎马尾的小女孩看我的目光十分奇怪。我一直没有放在心上,却没想到正是那个女孩看到我偷拿了石原莉的小药瓶,并将事情告诉了佐藤健。

“放心吧,小织,你大哥的那件事,我不会说出去的。”

我脑子里好似闪过惊雷,想起那天佐藤健离开房间转身关上门时说的话。他说:“小织,对不起,我必须要保护她。”

原来他一早就明白我的企图,也一早就打算让我扑个空。因为他要保护石原莉。哪怕他心里再清楚不过,我并不会伤害石原莉。可他还是要为她清除所有障碍,让她没有一点烦忧与为难。

我一直有在笔记本里记下当天行程的习惯,那天被佐藤健翻看的笔记本里记录了我这些天同石原药业几大股东见面的时间和地点,还有同意他们适当地稀释我和大哥所持股份的协议书。大哥性子倔强,我明白这次比赛他就算是输给了石原莉也不会善罢甘休。想要让他彻底死心,就必须对股权进行适当稀释。

“小织,你把事情看得很透彻,我很佩服你。”

“大哥不是个聪明人,那样大的企业,波谲云诡也不是他能驾驭得了的,我只是害怕他受到伤害。退居二线,至少不会有人虎视眈眈,他也就不会有危险。”我说完,从口袋里掏出那个偷来的小药瓶,递给佐藤健,请他还给石原莉。

他接过来:“这个小药瓶是我送她的,她一直很喜欢。”他顿了顿,又问我,“如果你没有借着小药瓶发现其中的端倪……”我明白他是想问我是如何看出石原莉其实并不恨他,以及他们两人之间实则依旧爱着彼此的事实。

“会心剑代言药品的确会有很大的新鲜度,也会刺激消费,但会心剑并不是石原药业唯一的选择。会心剑如今凋零落魄,上上下下不过四十余人,与早前已无法比拟。其实,是石原莉在帮助你对吧?”

她帮会心剑重新走进公众的视野,让延续了几千年的会心剑能够继续维持下去,不至于在他的手中彻底终结。

其实当年那个哭喊着说恨他的小女孩早已长大,明白再浓烈的爱恨摆在面前或许最终也是徒劳。她依旧爱着多年前的恋人,愿意对他伸出援手,愿意在人生路上和他相互扶持。

他们的爱就像一粒小小的种子,彼此离开时,种子才刚刚萌芽。可分开后,这份感情没有枯竭败坏,随着年岁逝去反而越加茂盛。

因为有了彼此,他们才会成长,才慢慢领悟这些得之不易的道理。虽然他们不能在一起,可这并不妨碍他们始终爱着对方。

送别佐藤健时,我抱了抱他,道:“我很羡慕你,能遇见一个这样的爱人。”

他笑着离开,告诉我:“你的一生还长,不用提早惆怅。”

我望着他的背影叹气,努力挤出一个微笑。我明白其实每个人都是一座被遗忘的秘密花园,可有人无比幸运,收获无尽的爱,让枯萎灰败的花园重新焕发生机。可我知道这样的爱稀少难得,哪怕岁月再长,可能我也不会遇到了。

睡前故事分享

特色栏目 - 读者意林花火飞言情飞魔幻故事会

上一篇 : 云中谁寄锦书来
下一篇 : 有凤慕归

睡前故事:栏目大全

标签大全

睡前故事大全随机

睡前故事大全热门

睡前故事大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