窗外正是蔚蓝天

分类:耽美甜文 / 睡前故事

窗外正是蔚蓝天

文│罗俭

1、宠大的小孩

沈明鸢在弄堂里倒垃圾的时候,有一户人家在搬家,沙发,桌子,铁桶,电脑……她一眼就瞥见一个洗得发白的旧书包,书包里露出一本书,是她最喜欢的《三毛流浪记》漫画,黑色的底,白色的图,很厚一本。她默默地趁人不注意,就将那本漫画抽了出来。

的确是小时候的老版本,是沈明鸢一直在寻找的版本。她曾经也有过一本,是爸爸买的,但后来不知怎么,给弄丢了。她很难过,因为那是爸爸生前送给她的最后一份生日礼物。

那一年,她十岁,是一个寒冷的大雪夜,病危通知单下来时,妈妈抱着她哭了很久很久。如今爸爸已经走了六年了,她时常想起。如果那本漫画还在,该多好,她小时候看不懂,还依稀记得爸爸给她讲那个可怜的小男孩,每当这时,她眼里就噙满了泪水。

成长,总是以苦难居多。她有时觉得自己就像三毛,心灵上是孤独的,悲戚的,受人欺负的。

因为个子不高,她常常没有什么存在感,学校里很多活动她也不参加,像一个隐形人,成绩一般,交际一般,缩在位子上,小小一团。因此,常有人欺负她,嘲笑她,不光鲜的穿着,不张扬的个性,很容易就被孤立了。

她的世界里,只有书。

学校阅览室里的书都被她借过,一面读,一面寻找《三毛流浪记》。如今,她却在三月的春风里,在一个陌生的书包里,发现了它。

而拥有这本书的主人,正直直地盯着她,她欣喜若狂地翻看,全然忘记周遭。

那个男孩有一张白得像瓷片一般的脸,眼睛大而亮。她抬头,猛然发现他有些不悦的神色。

她不好意思地低下头去,男孩开口说道,你很喜欢看?

她点头。他从她手里拿走书,说,我从不借书给别人的。

一片沉默。弄堂里渐渐蒙起灰尘,男孩的妈妈张罗着清扫门前,厌烦的神色和男孩很像。

男孩转身要走,随后又顿了顿,说,要不,你只能在我面前看,我不借你拿回家。

他可能觉得刚才的话有些硬。沈明鸢摇头,笑了笑说,我回家了。

男孩心里却升起一丝懊恼,爱看不看。

沈明鸢觉得这个男孩太傲气,她转身的时候,看见他撅着的嘴,心想他是宠大的小孩。

2、冷漠的坏小子

后来断断续续还听到他房里传来的钢琴声,初学者,钢琴弹得七零八落。沈明鸢在隔壁班看到这个叫苏俊的男孩时,吓了一跳。早操间,他还代表班级做了简短报告,能有那么好的成绩,长得又书生气,讨女孩喜欢是自然的。

一个学期下来,他居然已经能够上台表演钢琴了。沈明鸢坐在台下,周遭都是女孩们艳羡的眼神,不知怎么,就有人传,苏俊和沈明鸢是邻居。大家顺便将目光投给了她,向她打听苏俊消息的人越来越多。她忽然有一种被重视的感觉,有小小的得意,每当在弄堂口和苏俊碰上的时候,她都忍不住偷偷看他几眼,就是这样一个男孩,莫名其妙地给了她很多隐秘的快乐和骄傲。

当然,他还是那张傲娇的臭脸。沈明鸢看《傲慢与偏见》的时候,脑子里浮现出达西先生的样子,现实里,她觉得就是苏俊那样的脸,沉闷,忧郁,不可靠近。

所以,那些想要了解苏俊的女孩,她们甚至花钱请她帮忙。

其中有一个叫赵琳的姑娘,花了一百块,从沈明鸢那得到各种鸡零狗碎的消息。比如周末几点出去学琴,晚餐喜欢吃什么,这些都是沈明鸢像狗仔队一般挖掘出来的。从她的窗户往外,正对苏俊的卧室,干净整洁,窗帘拉上的时候,她也能凭声响知道他的动静。几点出门,几点回来,几点睡觉。除此,她还会去翻他家的垃圾袋,只是有一次,从来不扔垃圾的苏俊忽然和她迎面走来,她一慌张,定住不动了。

奇怪的是,苏俊倒大大方方和她打了一个招呼。

正是五月,空气里是植物繁盛生长的味道,沈明鸢忽然觉得他也没那么讨厌。当她把消息整理给赵琳时,赵琳说,我要向他表白。

于是,夏天行将开始的时候,学校后门的小树林里,一个女孩无知无畏地告白了。

约苏俊出来的是沈明鸢,她没有拐弯抹角,直接说,有人喜欢你,希望能在那见到你。

但结果是,苏俊去了,并且还被逼到了一个小角落。赵琳把准备好的话说完,苏俊皱了一下眉头说,我小时候被狗咬过。

哈?赵琳一时愣住,接着听到苏俊说,没有打针,也许很快就会死。

狂犬病?!赵琳还没反应过来,躲在一旁的沈明鸢跑了出来,白了苏俊一眼,你真够坏的。

于是她拉着赵琳就走,后来赵琳哭得上气不接下气,抽泣着说,不喜欢我就直说嘛。

沈明鸢安抚她,他有什么好啊?整天臭脸,傲慢无礼,还幼稚,说话拐弯抹角。

这么一个不明朗粘糊糊的男孩,勾不起沈明鸢的喜欢。她默默喜欢的人叫筠子,是隔壁班的同学,不爱说话,喜欢一个人走路,和她很像。

最后,赵琳可怜兮兮地回家了,沈明鸢在弄堂口被苏俊堵住了,也不正视她,只是轻描淡写地说了一句,我没时间去喜欢谁,你关心下自己吧。

沈明鸢觉得心里被钝器击中,原本升腾起的一丝好感灰飞烟灭。

那个可恶的冷漠的坏小子。

3、从什么时候开始

转眼到了高二下学期,某一天,救护车进了弄堂,沈明鸢的妈妈被送去医院的时候,她正在上课。邻居们纷纷议论,苏俊放学回来也听到了,他看到沈明鸢回家拿换洗的衣服直奔医院。她跑得很快,在弄堂口还踉跄了一下。再见到她,是一周以后的教室走廊,她面色疲惫,瘦的跟小猴似的。据说妈妈的病需要花费十万,邻居们都说那是一个可怜的小姑娘。

又见苦难。但对苏俊来说,真陌生。后来,他在一家餐馆见到她,端着盘子的她,还是吓了他一跳。她点餐,上菜,非常熟练,挣钱对她来说很重要。所以她的表情很淡定,没有因为见到同学而感到尴尬,她只是嫌挣的钱太慢太少。

那天晚上,她遇见一个早已辍学的旧同学,从她那寻了一份工作。需要化妆,还需要晚上的时间。第一次化那么浓的妆,她都快不认识自己了。裙子有点短,总是忍不住要往下拽。这份工作就是江湖上流传的“啤酒妹”,在这之前,她只从电视上看到过,老同学说,你放松点儿,客人可不喜欢你板着一张脸。

做了三天,沈明鸢拿到的报酬还不错,她逐渐变得从容,本身五官清秀,化妆显得更亮丽一些,每晚卸妆前,她看着镜中的自己,内心却有些虚无,好像那是另外一个陌生人。

工作前,她会面带微笑,深吸一口气,因为那样光怪陆离的世界,你不知会遇到什么,是客人不安分的手,还是客人的故意刁难?每当这时,她都从心底里觉得恶心,他们扭曲的笑,就像蛆虫一般。小酒吧位于城东,无序,脏乱,赶去上班要一个小时。好几次,她在公交车上困了,趴着就能睡着,直到终点站,一抬头,就见午夜的天边,透着神秘的紫蓝色的光。

每周四次,其他时间狂补功课,还要去照顾母亲,时间好像永远不够用。终于有一天,她累倒在课桌上。睁开眼,已经在医务室,眼前的人正盯着她看。苏俊的眼白上有一颗淡灰色的小痣,这倒是第一次发现。沈明鸢虚弱地靠着墙,隐约听到老师说,要苏俊送她回去。大概全校的人都知道他们住在同一条巷子,除了他也没有别人能送她了。

于是,那天傍晚,苏俊特意打了一个车,搀着那个像牙签一样瘦弱的女孩。临下车前,他们都没有说话,两人之间刻意保持着距离,直到最后下车,沈明鸢才轻轻说了一句谢谢。

苏俊是第一次进她家,简陋的房间,但满满的都是书,床上,书架上,餐桌上,都是书。他一时惊呆了,他很难想象她其实是如同植物一般吸取着养分,阳光,雨水,那些书就是她全部的快乐所在。

不知为何,苏俊忽然很想把那本《三毛流浪记》送给她,因为他一直记得那样的眼神,从欣喜到失望。后来,沈明鸢抚摩着那本书时,还不敢相信,你真的愿意送给我吗?

苏俊点头,他还懂得关切地问一句,你最近好像很忙,有一些晚上还见你出去。

原来他是有注意到她的,那些晚上她独自出门,仍是普通的学生模样,到那才会装扮一下。她知道这弄堂里,闲言碎语是要伤人的。

她撒了一个谎,苏俊半信半疑,是从什么时候开始,他对她的事情这么有兴趣?

4、倔强的女孩

课业越来越紧张,苏俊的钢琴也练得少了,但却增加了一件事,就是给沈明鸢抄笔记。第一回抄两遍的时候,他在心里不断地问自己,我到底在搞什么啊!他觉得自己可怜她,是同情心吧?不然呢?但他也不想让她知道,于是就偷偷将笔记本放到她桌上,趁他们去上体育课,他就借上卫生间溜了出去。

每到周五,一周的笔记就在沈明鸢的桌子上了。她起先以为是班里同学,后来无意中看过苏俊的考试卷,就明白了,那笔字体和笔记本上的一模一样。

她没有揭穿他,那段时间忙于奔波赚钱,仿佛一夜苍老,她更像一家之主,一个能干的不容欺负的强大的女主人,维持和掌控着原本苦难的生活。有一次,她摸着夜色回家,星光相伴,回头看苏俊的房间竟还亮着灯,随后灯灭了,有小红点出现在窗户口。她想,原来优等生苏俊也会瞒着父母干坏事,这个年纪的男生都想尝一口烟的滋味吧。

据说有心事的时候要一根烟来缓解,那样的心事,沈明鸢懒得去懂,她以为那只是他一时心软罢了。

被误以为心软的苏俊纠结了几个晚上,还是决定跟踪沈明鸢出门,他太想知道她究竟在干嘛了。直到那天,他看她进了小酒吧的门,他愣在那没敢进去,徘徊了很久。这时忽然门开了,沈明鸢一脸慌张地奔了出来。电话里说母亲突然病危,有一种不祥的预感侵袭过来。

她没有看见苏俊,那一刻她觉得心脏都漏跳了一拍。人生有很多次分别,但有些分别,不要太早。她的眼泪已经不可抑制地流了满脸,妆全花了。

穿过繁华街道,她看见了筠子。离医院还有一站路的距离,她花着一张脸,穿着超短裙,他们相隔三米,他也看到她了,眼神里有些困惑。他想不起她是谁,因为他根本从来没有认识过她,他的疑惑只是因为她的大花脸。

而她却慌乱了。这样一个难堪的自己,暴露在喜欢的人面前,他还是那样默默地看着她,而她的脚步没有停止,就像一个路人看一个奇怪的女孩走过,仅此而已。

她回头去看他,甚至看到他脸上似笑非笑的表情,那一刻,她忽然想起,我有什么好忧伤的呢?他根本就不认识我啊!

被陌生人取笑,不会伤筋动骨。可是为什么,她觉得仍有一双手狠狠地攫住了她,就像要将她绞出水来。

苏俊一直跟在后面,她跑得可真快啊,他差点都跟不上了。看着她站在病房门口,然后从书包里掏出了校服。从卫生间出来,她依然是那个清丽的女孩。

脸上没有再挂着泪,风清月白的一张脸,让人忍不住想上前去抱抱她。只可惜苏俊没敢跟她打招呼,他只能偷偷在一旁等着,像默默欣赏一株兰花。

清晨天微亮,沈明鸢的母亲总算平稳了一些,尚有一丝气息,便不可放弃。她不能再失去母亲了,无论如何都得强打起精神,同她一起闯过难关。

亲戚们只是偶尔过来,过不了多久,便不再来。人情冷暖在沈明鸢眼里,薄得像一张纸。她实在太累,就在医院走廊的长椅上打了个盹儿,醒来时,发现身旁位子放着一盒早餐,周围没有相熟的人。她心里有小小的温暖,在这个微凉的清晨。

苏俊起了一个大早,就跑到了医院,为她做点什么吧,哪怕只是一份早餐。那夜,他辗转反侧,忽然明白了一个事实,他喜欢上这个倔强的女孩了。

5、哪里还装得下

高三课业繁重到无以复加。沈明鸢母亲的病情也总算有了一些好转,算是欣慰。只是那沉重的欠单每天都压得她喘不过气来,可惜小酒吧的活是不能做了,因为母亲回家休养,知道她每晚还出去打工一定放心不下。她有时在学校还是会遇见筠子,直到有一天,筠子在食堂里朝她走过去,问,你就是那天那个女孩吧?

她心里有小鹿乱撞。原来他想起来了,那短暂的相逢像某种戏剧,喜欢的人看到自己一脸落魄和慌乱,几乎以为不可再辨认的时候,他却认出她来。后来,他便知道她很多故事,对喜欢的人,她没有守口如瓶,那些挫折与苦难全都倒出来,因为她觉得他亲切。这种亲切感是苏俊所没有的,他耀眼,张扬,优越,与她不是一个世界的人。筠子安静,沉闷,和她一样微小。

她以为他是能足够懂得她的。所以,她写了一封信,希望那种亲切感变成亲密感,还特意从邮局走了一趟,到达筠子手上是一个大雪天。

快要过年的时候,寒假补课也刚刚结束,她心里稍稍清闲了一些,但每天仍紧张不安。那封信是一个约定,约好与他考同样的大学,不算直接袒露的表白,甚至有些隐晦,依她的性格断然做不出赵琳那样的举动,她害怕被拒绝,害怕遭遇苏俊那样的冷笑话。一想到这里,她就忍不住看了一眼苏俊的家,他穿着厚重的黄色羽绒服,像一根马来西亚大香蕉。他出门,左拐,径直朝她家来了。

沈明鸢吓了一跳,他果真来敲她家的门。

去吃火锅吧?我请你。

不去。

今天我生日,去呗。

沈明鸢还在等回信呢,电话一直没有响起,过去一周了,平信早就应该到了。她守着电话,哪里都不想去。

苏俊也不死心,非要拉着她去。两人僵持了半天,一声电话铃突然打破了尴尬,她飞快地冲了过去,接起,不是筠子。

瞬间就沮丧了,接完电话出来,苏俊又问她,走,吃火锅去!

被宠惯的自信小孩,总是有点强势的。沈明鸢想了想,行,走吧。

两人在烟雾缭绕的火锅汤底里涮着各种食材,沉默得像两块土豆。大土豆问,你想考什么学校?小土豆不说话,大土豆又问,你吃饱了吗?不够再加。

小土豆点头,接着她想起一件事,说,谢谢你帮我抄的笔记。

苏俊惊讶得掉了一颗鱼丸,他以为她从不知道。他只好摸着后脑勺呵呵傻笑。

沈明鸢倒觉得此刻的苏俊很陌生,他原本不是很傲慢的吗?而现在却忽然很腼腆,她真的有些看不懂他了。

窗外下了一天一地的雪,沈明鸢有些心不在焉,她心里哪里还装得下一个苏俊?未细想,心思全分给了筠子。

6、高高瘦瘦的少年

最后一个寒假,沈明鸢在一家咖啡馆找了一份兼职,台湾老板很赏识她,甚至要她跟着咖啡师学习煮咖啡。某个下午,她正在研磨咖啡豆,就看见筠子走了进来。她又兴奋又紧张,跑去问他想喝什么,他却面露尴尬,因为很快有一个女孩推门进去,她热情地朝他打了一声招呼,随后坐下,还催促沈明鸢快做两杯摩卡过来。

穿着工作服的沈明鸢一句话也没说,她大概是知道了,那封信无论有没有被筠子看到,都已经不重要了。

后来,筠子离开前递了一张小纸条给她,上面写着,晚上九点来江边吧,有事问你。

那天晚上,清冷的月亮挂在半空,沈明鸢提前下班,匆匆赶去江边。因为冬夜,江边人很少,风呼呼地刮着,她忍不住裹紧了棉衣。在渡口看到筠子的时候,她心里有丝丝暖意。那封信就在筠子手上,他倚着栏杆,问她,你想与我考同一个大学是吗?

沈明鸢点头,她不知从何来的勇气,索性对他说,因为我喜欢你。

有些话不清不楚地说,倒不如说个痛快,是死是活也算是有一个结果。沉默了许久,像等待一场宣判,沈明鸢似乎都能听见自己的心跳声。

可惜,筠子没有给出答案,他只说,晚了,早点回去吧。

沈明鸢心里空落落的,她尚不懂爱情,爱情里那些复杂的心思,要多年以后才明白,比如明明很爱对方,却不能和那人在一起,比如明明不喜欢你,却要装作喜欢你。

还有家世,背景,这些想想都让人头疼的问题,在最初的爱情里也有可能出现,谁说十几岁的爱情最单纯?

那天晚上,沈明鸢在江边还遭遇了另一件惊心动魄的事情。有几个小混混拦住了她的去路,彼时的沿江风光带充满了危险,强烈的恐惧感袭遍全身,紧接着脖子后面被人猛烈一击,她吓得晕了过去。月光很冷,就像那个瞬间,绝望的心。

等待沈明鸢的是一场未知的痛苦。

当她在医院醒来时,只看到母亲焦虑的脸。没有受到伤害,只是惊吓过度,她迫不及待问,是什么人救了她。医生说,是一个高高瘦瘦的少年。

沈明鸢心里马上浮现出一个名字,不是筠子还会是谁呢?

只是她不知道,此刻那少年就躺在医院的另一个病房里,小腿被刺伤一刀。是他一瘸一拐将她抱来医院的,忍着剧烈的疼痛,送来时自己都快支撑不住了。

出院那天,她意外地见到了苏俊的母亲,那个总有些厌烦神色的女人,接着她就见到了还躺在病床上的苏俊,左小腿缠绕着绷带,因为失血过多而更显苍白的脸。

7、迎接温暖的爱意

喂,你怎么会在这里?

我不小心摔了一跤,跌伤了腿。

你还要骗我到什么时候?

沈明鸢眼里满是泪。那个一直被误解被忽略的少年,此刻也不知说什么好。是从那次跟踪她去小酒吧开始的,他不放心,就跟着她保护她。这样的举动,当然不能被她发现,不然她会更加讨厌他。如果不是她偶遇他母亲,恐怕她还会继续认为是筠子救了她。

那么筠子呢?他到底喜不喜欢她?她迫切地需要一个答案。

有些话说出口,便血流如注。但不得不说,他不是像苏俊那样拐弯抹角的男孩,他喜欢直来直往。

我不会喜欢一个做过啤酒妹的女孩。

沈明鸢心里一丝冷笑,她记得她只告诉过一个人,是赵琳。当她安慰赵琳的时候,她已经将她当朋友了,做那样的工作难以启齿,她信任赵琳,却怎么也想不到,她会将这件事传播出去。就像一个傻瓜,原来所有人都知道自己的不堪。

她固然骄傲,那天她给了最漂亮的回话,如果别人不喜欢我,我一定不会喜欢他,如果别人喜欢我,我一定加倍喜欢他。

在她的世界里,爱情是骄傲的,直接的,简单的。无关家世背景,也无关曾经做过什么。

十八岁那年,沈明鸢奋力备战高考,因为友情的背叛,爱情的失意,她想明白一件事,唯有学业能公平地对待她,回报她。纵然有些苦闷,但她仍觉得轻松,因为没有了那些猜忌和忧伤,她仍怀念父亲对她说过的话,苦难能使人丰富,使人成长。

她从来不会怨天尤人。只是高考结束后的那个夏天,苏俊又给她出了一个难题,她知道这一次,无论如何都要打开压抑沉闷的心,去迎接温暖的爱意。

苏俊说,真好,我们会在同一个城市。

沈明鸢玩笑道,真好,我们不在同一个学校。

少年故作忧伤地说道,每到下雨天,我的小腿就疼啊,你要对我负责啊!

女孩嘻嘻笑着,她抬头,彼时,窗外正是蔚蓝的天,弄堂上方的天空被电线分割成大小不一的块,像一张明快活泼的画,随性而恣意,透着一种怀旧的浪漫。

父亲还说,品尝过痛苦的人,终究会得到幸福。

其实,沈明鸢更想告诉父亲,原来爱情是让两个人都成长。傲慢无礼的苏俊先生,也有变得谦逊的时候呢,因为他的心从来都是善良的。

睡前小故事

分享

特色栏目 - 读者意林花火飞言情飞魔幻故事会

睡前故事:栏目大全

睡前故事:标签大全

睡前故事大全热门

睡前小故事大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