许多年以后

分类:故事人生 / 睡前故事

许多年以后

文/吴明灿

许多年以后……为何总是许多年以后?后来才明白,答案就藏在许多年以后。

听故事时,总喜欢问后来,却不知道讲故事的人也不晓得后来会怎样,因为后来需要“后来”。

年少轻狂时,做过很多疯狂的事。上幼儿园的时候,班里有个小胖子叫王琦,可能因为姓王,在班里也是像王一样的存在,没人敢惹他,他却总是欺负我。

那时在校园不时能捉到磕头虫,至今,我也不知道它的学名。把这种虫子捏在手里,它的头和胸能做叩头状,所以,我们就一直把它叫作“磕头虫”。把它反过来放在地上,它会弹起来很高,很好玩。课间,很多同学都会去扒磕头虫来玩。这种虫子很稀有,能捉到一个会让人兴奋大半天。

有一天,我很幸运,捉到一只磕头虫,小伙伴们都围着我看。王琦也来凑热闹,并且霸道地把我的磕头虫抢走了。

我很生气,但由于实力悬殊,我选择忍一时。

但“忍一时”不代表“忍一世”。午休时,我睡不着,又不能出去,老师就让我趴在桌上玩。正值炎夏,热得要死,趴桌上睡觉的同学无不汗流浃背。

我开始不消停地胡思乱想,偷偷从王琦桌子里拿出一个小盒子。我知道盒里装的是磕头虫。

刚开始,我打算把虫子放走,既然自己留不住,不如谁都别要。

我打算先玩一会儿就放它走,但看到王琦是侧身趴着睡觉的,突发奇想:如果把这个磕头虫放进他的耳朵里会怎样?

我不但这样想了,还这样做了。

一开始,磕头虫死活不肯进去,后来我急了,直接把它塞了进去。我当时幼稚地认为两个耳朵是相通的,虫子从这个耳朵进去,就会打那个耳朵里爬出来。

事实却不是如此。我刚把虫子放进去,就后悔了,打算给薅出来,可它已经爬进去了。

这时候,王琦醒了,我匆忙说:“你别动!磕头虫进你耳朵里了。”

王琦一听,立马吓得想哭,却又不敢哭。看他那副窘迫的样子,我简直要笑出声来。

这么一折腾,周围的同学陆续醒过来,知道事情的始末后都过来出谋划策,却都不能把虫子弄出来。

王琦急得号啕大哭,引来了老师。老师知道后,立马带着他去了医院,而我被叫到了老师办公室门口。

老师找来王琦的家长和我爸。王琦的家长先到,老师和他们反复训斥我,我一声不吭孤零零地站在门口。下课了,周围围满了同学。

我爸骑着自行车急匆匆地赶到。见到我爸的那一刻,我就像风雨飘摇中的一叶小舟终于靠了岸,所有负担全部消失,情不自禁地咧开了嘴。

我爸为了维护我,和老师还有王琦的妈妈展开了激烈的争论。

王琦妈指着我说:“这么小的年纪,怎么这么恶毒?”

我爸说:“您这样说就有点过分了。孩子本来都就有点调皮,只不过,这次犯的错有点大,好好教育一下,让他知道厉害,不就行了?”

老师插了句嘴:“王琦没事最好,要是聋了,你们是要赔偿的!”

我爸一皱眉,说:“您是不知道吗?耳朵里面有鼓膜保护,不会有什么事的。”

我也不知道我爸说得到底对不对,却认准只有这个人能把我从泥潭中拽出来。我当时什么也听不进去,只傻笑地盯着我爸,体会着从未有过的安全感。我爸当时在我心里就是无所不知、无所不能的盖世英雄。

他们争论了很久,具体说了些什么我都记不得了,当时心里一直在默念:“吓死我了!吓死我了……”

所幸,王琦没事,大夫用镊子把虫子给夹出来了。

我爸用自行车驮着我回家。快到家的时候有一段上坡路,他推着车,我坐在前面的大杠上。

我内疚了一路,我爸也一直没说话。上坡的时候,我低声说:“爸,对不起!”

我爸说:“这有什么好道歉的!”

我嗫嚅道:“刚才让你丢脸了。其实是他经常欺负我,我才往他耳朵里放虫子的。”

我爸问:“那你刚才为什么不说?”

我不好意思地挠挠头,说:“刚才蒙了。”

我爸笑着说:“这样是不对的。这次过去就过去了,不能再有下次了,听到了吗?”

我有些胆怯地小声问:“到家我妈会不会打我?”

我爸悄声说:“我们不告诉她,不就好了?”

我高兴地回应:“嗯!”

第二天早晨,我跟着我姐去上学。在学校门口的小摊买零食时,摊主给我们讲:“哎,你们知道吗?你们学校有个小孩把这么长的一条虫子放到别人耳朵里了。”他比量的大概有十多厘米的样子。

我姐憋着笑,一指我,说:“嗯,就是他放的。”

摊主大惊,看着我问:“小孩,你怎么能干出这么吓人的事呢?”

我说:“谁让他每天欺负我来着!还有,没你比画的这么长,也就一节手指这么长吧!”

一时间,我成了焦点人物。这件事也到处流传,以讹传讹,竟然流出好几个版本。有的说被塞虫子的孩子聋了,有的说被塞虫子的孩子在北京某某医院住院了,说的还有鼻子有眼的。更有甚者,说被塞虫子的孩子死了。关于我的结局也是千奇百怪,比如说我当天就被警察抓走了,王琦家长把我暴打一顿也住院了,他们气不过,也往我耳朵里塞了一条虫子……好吧,也算是扯平了。

还有些不认识我的人大老远跑来专门看我,然后撂下一句“就是这个孩子这么狠毒”,然后就走了。

那段时间,我在学校像恐怖分子似的,所有人都不敢靠近我。当时,我说得最有分量的话就是:“别惹我啊!惹我,我就往你耳朵里放虫子!”经过此事后,我竟然成了班里的王。

后来,王琦转学走了。

前段时间,有朋友突然告诉我,王琦要结婚了。我惊叹,原来结婚真的能把很多年不联系的人聚在一起。

多年不见,王琦又长胖了。婚礼那天,王琦笑得很灿烂。

他看到我兴奋地说:“嘿!你小子我可一直记着呢!小的时候,被你下过一次黑手,我是终生难忘啊!”

我羞愧地笑着,说了几句祝贺的话。王琦约我们过几天再聚一起好好聊聊,然后就忙着敬酒去了。

王琦刚结完婚没几天就要请大家喝酒。喝酒的时候,大伙儿感慨很多,从过去到现在,不知怎么聊着聊着就聊到王琦的老婆。

王琦感慨道:“这辈子能遇到小晴,我已经知足了。”

第一次见小晴是在公交车站。那天,我下班,她也下班。当时,公交车站就我和她两个人。等了很长时间,结果发现我们要坐的是同一班车。

从那之后,我们每天都在同一个车站等同一班车,时间长了,我就慢慢注意到了她。

有一次坐公交车,她没找到零钱,我替她投了币,然后我们就坐在一起聊起天来。那是我第一次和她说话,还加了她的微信。我坐过了一站,为了能和她一起多坐一会儿。

后来,我每次都故意多坐一站,再步行回去。

有一天,我在公交车站等了好久她都没来。我一直等着,直到末班车都过去了,她还没来。我很担心,到家后一直给她发微信,她也没回。那晚,我一夜没睡,直到第二天她才回了信息。

她说她生病了,一直没玩手机。

我知道她生病后,就请了一天假去看她。当时,她一个人在家里,躺在沙发上忽然问我是不是喜欢她。

这一问搞得我有些猝不及防,稀里糊涂地说:“喜欢!”我想总不能让一个女孩子主动吧!于是,我趁机对她说:“我喜欢你!我们可以在一起吗?”

她美滋滋地笑道:“好!那以后我就跟着你这个小胖子了。”

好像很不可思议!当时,我也是这么觉得的。她这么好的一个女孩怎么会看上我呢?

我们就这样相处着。每天,我先把她送回家,然后再自己回家。但事有不顺,我当时开的那个小公司破产了,其实,之前一直都处于亏损的状态。

我突然感觉自己一无所有,不好意思再去见小晴。她给我发微信,我不敢回;她给我打电话,我也不敢接;她向朋友打听到我家的地址,她在门口敲门,我却不敢开。

我不想耽误她,给她回了微信,提出分手。她很生气,不知从哪找来一个人,把我家的锁给撬开了。

见到她,我一直沉默。她一直在旁边劝导鼓励我:“公司没了无所谓,无非就是少赚点钱。钱是永远赚不完的,赚多了也花不了。没了钱无所谓,你不是还有我吗?”

从那一刻起,我决定,我的世界只有小晴,她就是我的一切。我一定要给眼前这个女人幸福。

那天,王琦喝多了,嚷着要回家,要找小晴。

爱情是一种无法形容的感情,很奇妙,妙不可言。

我坐在泸沽湖边一个人发呆,一个人憔悴。蓝天、白云、绿水、青山,一个人孤独地坐在一块破木板上,盛着红酒的高脚杯拿在手里与这景色格格不入。

嘿!那个拍照爱伸剪刀手的女孩,我在这里,你在哪?

睡前小故事

分享

特色栏目 - 读者意林花火飞言情飞魔幻故事会

睡前故事:栏目大全

睡前故事:标签大全

睡前故事大全热门

睡前小故事大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