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是这个世界写给我的情书

分类:青春爱情 / 睡前故事

你是这个世界写给我的情书

文/小新

那一年,

顾一昂6岁。

1

拍婚纱照,这是一件多么庄重的事情,陈雪居然在5岁的时候就做过了。

陈雪嘟着嘴巴,穿了一件粉红色的百褶裙,上面还绣着白色的蝴蝶结,真的很像一个淘气的小公主。

而在陈雪旁边的小胖子,是顾一昂。

顾一昂,故意昂着头,看上去才跟陈雪的身高差不多。

那一年,顾一昂6岁。

两个人被拉到了一起,先是拍了一张婚纱照,之后,又被带到了婚礼的现场,当了花童。

婚礼司仪深情款款地说:“接下来,让我们有请一对新人入场……”

新娘和新郎,缓缓踏上T台。

身后跟着5岁的陈雪和6岁的顾一昂,手牵着手。

可能陈雪有一点紧张,差点绊住了。

顾一昂用手臂紧紧地拉住了陈雪,避免了一次婚礼意外。

到了主舞台,才发现长得有点像宋小宝的婚礼司仪真的很欠。

他一把拉过来陈雪和顾一昂,色眯眯地看着他们俩——“二十年后,叔叔也来主持你们的婚礼好不好呀?”

陈雪回答:“好。”

顾一昂看了陈雪一眼,也回答:“好。”

台下一众大人,鼓掌,哈哈大笑。

顾一昂牵起了陈雪的手,两个小朋友颤颤悠悠地走下了台。

2

陈雪和顾一昂是邻居,也算是一块长起来的小伙伴,每天上学放学都混在一起,狗皮粘着膏药一样。

你以为我要给你讲一个青梅竹马两小无猜的爱情故事吗?

NO。

人,真的是有长残的那一刻的。

童年时代的顾一昂走的是可爱路线,跟个小弥勒佛一样,圆不溜丢粉嘟嘟的,谁见了都恨不能捏他一把,或者把他放在墙上当年画。

可是,顾一昂已经是一个初中生了,小弥勒佛没有当年那么受青睐了。

顾一昂被封了很多的外号:“蛋蛋”“胖球”“死胖子”,最狠的是“成了精的肉丸子”。

顾一昂自己也懊恼万分,但是他既闭不上嘴,也迈不开腿。

某一个天有异象的傍晚,陈雪指着正在往嘴里塞大鸡腿的顾一昂,大喊了一句:“顾一昂,你再吃,尿尿的时候就看不到自己的小鸡鸡了。”

错愕之间,大鸡腿掉在了地上。

顾一昂认为,这是他13年来,最屈辱的一天。

鸡腿放在嘴边,却没有吃成。

而且,一个女孩子,居然说到了自己的小鸡鸡。

他再也不想理陈雪了。

不过陈雪的名字,倒是经常被迫听到。什么小学霸呀,什么大队长呀,什么班花呀。

那又怎样?

圈子不同,不必相容

圈子不同,不必相容。

陈雪在她万众瞩目的道路上一路狂奔,顾一昂也在胖到更胖的道路上阔步前行。

正所谓——小鸡不尿尿,各走各的道。

嗯,不想再说小鸡!不想再说尿尿!

可是,陈雪就像小朋友喜欢的那颗糖,顾一昂怎么舍得随随便便就丢掉那颗糖呢。

顾一昂忍了一周,到了放学的点,又跟往常一样,守在了学校的大门口。

见到了故作淡定的顾一昂,陈雪耸了耸肩,塞他手里一个蛋黄派。

“饿了吧?”

顾一昂点了点头,撕开包装袋,把蛋黄派塞到了嘴巴里。

陈雪无奈地摇了摇头。

3

在陈雪内心深处,顾一昂的妈妈是让人羡慕的。

顾妈妈是一名医生。

陈雪还记得小时候去医院打吊针,看到穿着白大褂的顾妈妈,腿马上就软了,完全是人为刀俎我为鱼肉的架势。

顾妈妈的声音很小,声线略微有点低,弯下腰来说话,就如同蔡琴在耳边唱了一首《你的眼神》。

顾妈妈刮了一下陈雪的鼻子,透进鼻腔里的是特别好闻的润肤露的味道。

“小雪放心,阿姨打针一点都不疼……”

陈雪果然被催眠了。

陈雪后来才搞明白,一个人眼神里的温柔,才是百分之百的麻醉剂。

有时候,杀死人的,并非刀剑,而是那一抹温柔。

生活不是童话,

代价不能太大

顾一昂也延续了顾妈妈眼神里的温柔。

上学路上,顾一昂突然捂住了陈雪的眼睛。

过去了之后,顾一昂跟陈雪说,刚才有一个要饭的人,头上长了好大一个包,怕你害怕。

你看,成年后的我们听过或者见过太多的情话:

“我爱你一生一世”;

“其实,我一直都在你身后,就差你一个回头”;

“我们要做的,就是彼此拉着手走到最后,其他的交给命运”;

“我爱你,胜过爱自己”

……

可是,“怕你害怕”,就是这简简单单的四个字,却那么温润动人呢。

顾一昂的妈妈,会给顾一昂做特别好吃的早餐,还会给他准备课间的零食,每天会送顾一昂出门,挥一挥手,笑意盈盈的。

陈雪想:“如果顾一昂的妈妈是我的妈妈,那就好了。”

不过,转念又想,不行不行,那我就会被顾一昂的妈妈养得很胖了。

生活不是童话,代价不能太大。

那天,贪吃的顾一昂迟到了。

陈雪一直在路口等他,顾一昂径直走到了陈雪面前:“这是我妈妈做的,让我带给你尝尝。”

那是几块陈雪之前从来没有见过的鳕鱼。按照顾一昂的说法,这种做法叫“红酒柠香银鳕鱼”。

陈雪囫囵吞枣地把鳕鱼吞进肚子里,像蜜蜂吃到了蜜一样心满意足。

只可惜,顾一昂和陈雪之间的好,只停留在友情阶段。

没办法,本质里,每个女孩子都是一个涩女郎吧。

她们的渴望是——身边睡着的人,是金城武;陪着聊天的人,是杨洋;相约逛街的人,是李易峰;一起做饭的人,是谢霆锋。

虽然总有人说,帅哥越看越腻,长得不好看的人,看着看着就会习惯的。

陈雪想,顾一昂的确很好,他脾气好,他人缘好,他对我很好。

可是一想到自己的未来要跟一个个子很高的大胖子在一起,就觉得那画面实在有些辣眼睛。

4

上了大学之后,顾一昂和陈雪真的分开了。

顾一昂去了昆明,陈雪去了长春。

陈雪收到的第一封信,居然是顾一昂写来的。

“陈年老酒一样友情的小伙伴,大学的感觉怎么样?”

“陈年老酒”,请问这是什么比喻?顾一昂搞什么名堂?不好好说话。

“我现在昆明,昆明是春城,四季长春,你又在长春,你看我们多么有缘分呀。”

顾一昂什么时候变成这样了?酸酸的一壶陈年老醋。

冬天结束,春暖花开。

陈雪很快收到了一位师兄无比热烈的表白。

也许是寂寞,也许是兴奋,总之,陈雪几乎都没有思考,脑袋一热,便进入了恋爱模式。

其实,陈雪是用眼睛思考过的。

女孩子内心都充满了对爱情的幻想,一旦遇见一个温情的男人对她稍微温柔一些,就很容易深陷其中,无法自拔。

喜剧的内核,

一定是悲剧。

师兄是文艺部的副部长,会弹着吉他对着陈雪唱宋冬野的《董小姐》,不抽烟不喝酒不烫头,腿几乎占了身体的三分之二。

这些硕大的优点,很难让一个大一的妹子不心动。

陈雪给顾一昂打电话,身上的每一个细胞都在唱着情歌。

“顾一昂顾一昂,我有男朋友咯。他的体重,可是你的一半呀……”

“不错呀小雪,看来他的身材很标准嘛……”

喜剧的内核,一定是悲剧。

半年之后,陈雪就发现了师兄的大长腿横跨了好几条船。

陈雪慌了,怎么办?分手,还是不分手?

陈雪享受师兄带着她出去应酬时,众人艳羡的目光,仿佛自己就是东宫之首,等着一拨嫔妃跪拜。

可是就在陈雪迷茫的时候,师兄却跟她告别了。

陈雪拨通了顾一昂的电话。

不知道为什么,当顾一昂叫了一声“小雪”的时候,陈雪的眼泪就夺眶而出了,哭长城的孟姜女都不一定能敌得过她。

我们的生命里都会遇到这样一个人:

想到他的每时每刻,就像喝到了一小锅鸭血粉丝汤,嘴上、心上、胃里,都是暖暖的。

有那么一刻,陈雪觉得,顾一昂就是属于她的那一小锅鸭血粉丝汤,哦,错了,是一大锅鸭血粉丝汤。

5

那是顾一昂第一次去长春,2500公里的距离。

和顾一昂见面的时候,陈雪成了睁眼瞎。

只见到一个高高瘦瘦的男生,冲着她张开双臂,可是,怎么也看不出来,那是顾一昂呀。

“蛋蛋”“胖球”“死胖子”“成了精的肉丸子”,没一个跟眼前的这个男生沾边的。

肉丸子没成精,而是吃了瘦肉精。

和当年相比,差了整整一个银河系。

陈雪终于相信,型男彭于晏曾经是一个人见人笑的大胖子。

陈雪终于相信,黑人陈建州曾经是一个怕自己找不到老婆的大胖子。

每个胖子都是潜力股呀。

陈雪和顾一昂紧紧地抱在了一起。

顾一昂说,减肥的最初,恨不能都要告别人间了。

健身教练帮他制定了每天固定的活动顺序:

头部——肩关节——三角肌——肱三头肌——手臂前侧——侧腹——小腿肌肉——大腿后侧肌肉——大腿前侧肌肉——背部。

无氧运动和有氧运动。

过午不食。

特别是到了晚上不敢吃饭,饥饿感像厉鬼一样死死地纠缠,顾一昂的选择有两种:第一种是立马向饥饿投降,不再“折磨”自己;另一种是为了告别肥肉死磕到底。

笨办法,永远都是最忠实的。

几个月的时间,顾一昂减了60斤。

真爱,就是两个人,

都愿意陪伴彼此。

这是一个爱情泛滥的时代,或者说,是一个表白泛滥的时代。

我们天天在说爱,但是对于爱,我们真的足够了解吗?

当你觉得自己在爱的时候,有多少是真的爱了呢?

真爱,就是两个人,都愿意陪伴彼此,成为更好的对方和更好的自己。

真爱,就仿佛你忍住的那个嗝,你用手罩住自己的口鼻,进行3~5次深呼吸;你用纱布垫在舌头上,用手指捏住舌头向外拉;你闭气,一口气喝下浓浓的食盐水……

你试过了所有的方法,可是,嗝,却以更大的力量冲出了体外。

而陈雪,就是顾一昂的真爱。

6

这个世界上,表白比爱情多,明星比“粉丝”多,作家比读者多,骗子比傻子多。

所以,能找到一个爱你的人,一直爱你的人,真的比登天都难。

每个女孩子,都在等这一天。

只是,异地恋的生活,真的无比辛苦,煲电话粥,微信视频,都用上了。

没过多久,陈雪收到了顾一昂写来的第二封信,这可真是一个老土的沟通方式。

“雪花飘落的那一刻,我怕你穿少了。东北那么冷。”

顾一昂不会是加入了什么文学协会吧,怎么这么酸?

那一年的寒假,是完全属于陈雪和顾一昂的。

顾一昂从昆明飞到了长春,跟陈雪会合。

长春刚好下了一场大雪,两个人毫无顾忌,像孩子一样打起了雪仗。

陈雪戴了一条红色的围巾,顾一昂穿了一件黑色的呢子大衣,像一幅画。

不知道怎么回事,两个人突然撞在了一起,陈雪趴在了顾一昂的身上。

顾一昂愣了一下:“你想干吗?”

顾一昂的耳朵红得像两颗西红柿。

陈雪捂住他的耳朵,狠狠地亲了他一下。

顾一昂呢喃着:“我的初吻没有了,我的初吻被夺走了……”

陈雪回答:“初吻给了你,余生都是你。”

从长春回到了两个人最熟悉的故乡和最熟悉的家。

陈雪这才发现,自己家里一直都有顾一昂的印记:

几本顾一昂喜欢看的金庸武侠小说。

一只身高一米六的淘宝爆款毛绒熊,这是顾一昂送给她的18岁生日礼物,顾一昂说:“看到这只熊,你就会想起我了。”陈雪说:“身材是很像呀……”

还有顾一昂陪陈雪逛街的时候,陈雪非逼着他买的指甲油,可是由于过敏,陈雪用过一次,就再也没有用了。

两个十年之前,5岁的陈雪和6岁的顾一昂,手牵着手,走在婚礼的T台上;

二十年之后,顾一昂呢喃着:“我的初吻没有了,我的初吻被夺走了……”陈雪回答:“初吻给了你,余生都是你。”

我们太喜欢用“十年”来定义我们的生活了。

十年前,一群恨不能在身上纹龙画虎的青年人,边看边感慨其实并没有完全理解的《大话西游》,那会儿看的是网上的免费资源,后来,当《西游2》上映的时候,哥儿几个重新约起来,补上当年欠下周星驰的电影票。

十年后,天后王菲开了场演唱会,全世界的人都可以通过网络直播听到看到。

十年,是念。

顾一昂等到陈雪,用了一个十年,再加一个十年。

十年,是念。

7

你也能发现,顾一昂写给陈雪信里的秘密吗?

“陈年老酒一样友情的小伙伴,大学的感觉怎么样?”

“雪花飘落的那一刻,我怕你穿少了。东北那么冷。”

“我们有很长时间没有见面了吧,小雪?”

“结束了,又是一年结束了。”

“昏沉沉的午后,又在看金庸。《道德经》里有一句‘大盈若冲,其用不穷’,你看,令狐冲和任盈盈就是天生一对嘛。”

这几封信的开头第一个字连起来就是——陈雪,我们结婚。

陈雪才想明白了一句诗:

我每天穿得花花绿绿,在你面前晃来晃去。

你却长了一双狗的眼睛,只看得见黑白。

陈雪把这几封信摆在面前,盯着顾一昂的腹肌,略显忸怩地说:“顾一昂,这算你写给我的情书吗?”

顾一昂说:“怎么能说算呢?这就是情书呀。”

陈雪低下头:“可惜,我都没有给你写过情书。”

顾一昂拍了拍陈雪的头:“小雪,傻丫头,你是这世界写给我的情书呀!”

两个人能不能走到最后,真的讨论起来,问题还是很多的。

比如,两个人终究要毕业的,长春和昆明,到底应该选在哪个城市?谁更应该迁就谁?

如今最好,别说来日方长,

时光难留,只有一去不返。

陈雪想,我应该去昆明,那是顾一昂所在的城市,那个四季如春的城市,那是一个我去了就能找到爱的城市。

毕竟,这么多年,一直都是对方在付出。

8

如今最好,别说来日方长,时光难留,只有一去不返。

陈雪和顾一昂,终于在一起了。

地理坐标:四季如春的地方。

刚住在一起,有一天,陈雪肚子疼。

晚上,去洗手间回来再躺下的时候,顾一昂翻身把她搂在怀里,帮她揉着肚子。

可是,白天,他们刚刚吵完架。

陈雪想,嗯,就是这个人了,再也不改了,哪怕他以后又成了“成了精的肉丸子”“蛋蛋”“胖球”或者“死胖子”。

我们都曾经这样肆无忌惮地幻想过未来:

我记得你曾经牵过我的手,我记得你身上的体温总是比我高;

在寒冷日子里,牵起对方温暖的手,踏实向前走的感觉;

你脚踏七彩祥云,成为盖世英雄,我依然是你的紫霞仙子,你记得我,我记得你;

世界并不会对你温柔相待,上帝也不会对你特殊照顾,但我会。

对喜欢的人,我们总会忍不住去找他。

有的情感专家说,要矜持一下呀,要懂得技巧呀,要学会含蓄呀。

屁咧。

我才不想在互相错过后,灰溜溜地回忆说,其实,当初我是喜欢你的。

鱼刺卡过喉咙,你却还是喜欢吃鱼。

你们相隔千里,可是你为了那一次相遇,不惜走遍千山万水。

是的,你喜欢,就甘愿。

你是这世界写给我的情书。

我在春天等你。

睡前小故事

分享

特色栏目 - 读者意林花火飞言情飞魔幻故事会

睡前故事:栏目大全

睡前故事:标签大全

睡前故事大全热门

睡前小故事大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