借你一簇烟火

分类:青春爱情 / 睡前故事

借你一簇烟火

文│林希声

01

“十号是我的金水牌,就警上发言偏良性来看,警徽流不变双压警下,听完警下发言会改警徽流。一号和四号不放手,那警下我们三张牌打包出局……强势要警徽。”

姚湉耳朵上挂着耳机,手扯耳机线,将话筒放到嘴唇边。她的语速极快,赶着在规定时间的最后一秒结束了发言。

想说的话还有很多,只能匆匆总结。

还好,最重要的都已经说了。

她嘴角上扬,对这个警徽是势在必得了。

不过,总感觉有些什么不对劲。

姚湉缓缓抬眼,整个教室一百多双眼睛都注视着她。

是了,她好像是在上《形势与政策》的课来着……

作为大学公共课老师,周老师早已习惯了学生对这门课的懈怠,只是,敢在课堂上这么明目张胆地玩游戏,声音还大过他的学生,确实是第一次碰到。

教室里弥漫着尴尬,只见他强装镇定道:“同学,小点儿声。”姚湉刚松了一口气,他又轻声补充道,“下课来我办公室写份检讨。”

姚湉低头看了看手机,感觉胸前的那枚警徽,顿时没有那么闪闪发光了……

姚湉是个“狼人杀”重度爱好者。高考结束后,她用了不到一个暑假的时间,就从一个发言磕磕巴巴的小白,成长为滴水不漏的逻辑大神。

只可惜央大没有组织“狼人杀”的社团,她只能在手机软件上跟陌生人组局。

姚湉拿着笔,在空无一人的教师办公室里叹了一口气。从小就是优等生的她,怎么也想不到,有朝一日,她会被抓到教师办公室写检讨。

她一只手撑住脑袋,眼睛斜斜地看着纸上自己写下的寥寥数字,怎么看都与三千字相差甚远。

走廊上传来脚步声,姚湉一个激灵,恢复了规矩模样,端坐在桌前。

随后,门外传来三声有规律的敲门声,姚湉转过身去,刚好和开门的人视线相撞。

“周老师让我来告诉你,检查没写完就不用写了,下次上课不要再玩游戏了。”那人没有进门,就站在门外,语气平淡,言简意赅道。

四目相对,姚湉有些恍神。

上一次见到他已经是很久很久以前的事了。再见面,她也不知道应不应该主动跟他打个招呼。

但眼下这情况,她如果说“好久不见”,反而显得奇怪。

“好的,谢谢你。”几秒之后,她回复道。

丁畅舟眼底闪过一丝失落,微微颔首,转身离去。

姚湉愣愣地坐在那里,久久没有起身。情绪稍稍平静之后,她自言自语道:“果然是不记得我了呢。”

她终于考来了他的学校,学校这么大,没想到,真能再见。

丁畅舟,可能你不太记得我了,但我真的觉得跟你好久不见。

02

此时已是傍晚,眼看着天渐渐暗下去,姚湉才收拾好准备出门。

这是她上大学以来,第一次参加线下“狼人杀”组局,地点是在校外新开的一家名叫“茶余”的桌游吧。

那天她买饭路过,一眼就看到了那花里胡哨的招牌下的信息:新店开张,欢迎各位小狼人来战!

对姚湉来说,光是“小狼人”三个字,就足够有吸引力了。她当机立断,走进了这家店。

又一次推开店门时,和上次白天进店的感觉完全不同。

店内灯光恍惚,放着舒缓又温柔的爵士乐,扎着小辫子的老板见她来了,起身迎接道:“就等你了。”

“我以为来早了呢!”

姚湉跟着他走进了一个房间,一张大圆桌边,其余十一位玩家已经围坐好了,只剩下了一个位子。房间内灯光昏暗,进去之后,姚湉的视线很自然地落在了空位旁正对着门的位子,等看清楚那人的脸庞时,她的笑容立刻凝固了。

丁畅舟一双丹凤眼微微上扬,对她招了招手,示意她坐到他身边这个仅剩的座位上。

姚湉抿了抿唇,屏住呼吸,听着胸腔传来的异于平常的心跳声,走向了他。

刚坐下,就听见一个声音悠悠传入她的耳中:“是你啊。”

姚湉迟疑了一下,好半天才反应过来,这句话也许是对她说的。

“人到齐了就开始吧!预女猎守,四狼,四民,屠边局。”老板围着圆桌走了一圈,一边讲游戏规则,一边给每个玩家分发身份卡。

姚湉十分警惕地用一只手捂住身份卡,埋下脑袋,紧贴着桌面,飞快地看了一眼。

是狼人牌,确认好身份后,她不露声色地抬起了头。

“所有玩家确认身份底牌,好,游戏开始,天黑请闭眼。”老板的话音刚落,房间内响起了嘈杂的音乐,每个人都从桌上拿起面具遮在眼前。

“狼人请睁眼。”

姚湉缓缓放下面具,露出一双眼睛,确认她的“狼队友”。

她刚放下面具,就看见对面两个男生给她打了一个手势,脸上是掩饰不住的笑意。她心领神会,可是看了一圈也没找到最后一个“狼队友”。

对面两个“狼队友”立刻朝她挤眉弄眼,看向她的身旁。她顺着他们的眼神看过去,正对上一脸笑意的丁畅舟……

四人用手势商量好,自刀丁畅舟,派姚湉出来悍跳预言家。

警上一共五个人,警上两狼分别是姚湉和丁畅舟。

随机到姚湉第一个发言,占了发言顺序优势,她直接给丁畅舟发了一张金水牌。

丁畅舟在她之后发言,听完她的发言之后,立刻暗跳了一张神牌为她号票。

两人发完言以后默契地看向对方,相视一笑。

真预言家听了丁畅舟的发言,不敢盘他俩双狼的逻辑,引众人不满。女巫爆了丁畅舟银水,因他阳光的发言,认了他一张铁好人牌,警上末置位强行给姚湉号了一波票,让姚湉以警下一弃五比一的大票型拿到了警徽。猎人自暴身份后,丁畅舟直接跳了一张无法自证身份的守卫。两人默契配合,顺利找出了真守卫,使狼人阵营轻松赢得了这一局胜利。

好人忙着复盘,这边两只“小狼人”因为取得了第一轮的胜利,兴奋击掌。

丁畅舟说:“以前没看出来,你发言挺好啊。”

姚湉得到了他的夸奖,喜不外露:“还是学长配合得好。”她顿了顿,“原来,学长还记得我啊。”

他却答非所问:“以后有机会一起玩儿。”

03

那晚之后,丁畅舟没事就会约姚湉一起玩“狼人杀”。

丁畅舟总是很忙,所以大多数时候,他们都在网杀。

姚湉拿着一张狼人牌刚结束一段慷慨激昂的PK台发言就打开了微信,点开了属于好人阵营的丁畅舟的对话框。她自知刚才的发言有漏洞,于是装模作样地给他发了一条消息:“这剧情的走向就得是推三号出局验八号,八号是金水就有意思了。”

跟熟人网杀就是有一儿点好处:“发言时间不够,场外交流来凑。”

没几秒,就得到了他的回复:“不要场外。”

其实,这局狼人阵营要赢已经很艰难了,反正也赢不了了,她实在是不忍心继续骗他,于是在截止投票前告诉他:其实我是狼。

随后,她很快切回到了游戏界面,在投票结果出来的同一瞬间,手机屏幕上方弹出了他的消息提示:“我知道啊。”

她毫无疑问被大票型投出,连她仅剩的那个“狼队友”都把票挂在了她的头上,丁畅舟却投了对方一票。

那么明显的漏洞,丁畅舟怎么可能听不出来呢?

“你知道还不投我?”

“不忍心。”

姚湉的心里为之一颤。她看不到他此时的表情,却难免去猜测他这句话的含义。隐匿在内心深处的久违的悸动,被这句话一激,似潮水袭来。

高中时,姚湉的身体不是很好,美好的校园时光里,她是个只会埋头读书的安静女孩。

医生交代她,切忌大喜大悲,避免剧烈运动。

当其他人都去上体育课的时候,她就只能站在窗前,看天空大朵大朵的白云连接在一起又分散开来。

每每教室里只剩她一人时,她都会把额头抵在玻璃窗上看着操场。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她的目光开始追随同一个身影。

一周两次的体育课,那个男生所在的班级跟她所在的班级是一起上的。每节体育课前都要热身跑圈,男生跑四圈八百米,女生跑两圈四百米。其他男生跑到第二圈的时候,就开始拖拖拉拉,懒懒散散。可是队伍最前面的那个男生,永远不慌不忙,速度均匀,沉稳得仿佛可以跑到世界末日。

后来她才知道,那个每次跑步时都腰杆笔直,跑在最前头的男生,就是高二年级每次都稳居月榜第一的丁畅舟。

青春期的心动总是难以自抑。

她偷偷注视着他,看着红绿相间的塑胶跑道上,他不慌不忙的背影,羡慕且喜欢。

他是她日记本里永恒的主题,她会喜他之喜,悲他之悲。

像所有暗恋着某一个人的小女生那样,她虽然不会表露出来,但她会想尽办法去了解喜欢的人。

好巧不巧,她的好友范面面跟他还挺熟。从好友的口中,她得知了一线情报:他叫丁畅舟,喜欢玩“狼人杀”,喜欢聪明的女孩子。

她还沉浸在回忆里,他一个电话打了过来:“姚湉。”

“嗯。”

“网杀还是差点儿意思,以后还是见面约杀吧,老地方。”

她掌心黏黏的,手里隐隐发烫:“好,明天见。”

04

丁畅舟也没约具体什么时候,她回的那句“明天见”倒显得有些迫不及待。

她没想过有一天,自己跟丁畅舟竟真的会因为“狼人杀”相熟。直到第二天,他和他那辆拉风的摩托在女生宿舍楼底下等她时,她才相信,这一切都是真的。

他穿着黑色风衣和黑色皮裤,帅气满分。

她有些惊讶地问他:“这是你的摩托吗?”

在她的印象之中,丁畅舟温文儒雅,实在是不像喜爱骑摩托这种狂野活动的人。

姚湉怀着期待坐上了后座,可没多久,她就后悔得想跳车了。

他不断提速,摩托发出轰隆隆的声响,她感觉自己要飞起来一样。她胆战心惊,感受过他的速度与激情以后,便不想坐第二次了。

她总觉得现在的丁畅舟,好像跟她原来认识的那个少年大不相同——会笑,爱玩,出格。

她还记得范面面把她带到丁畅舟面前的那一天。

除夕夜晚,范面面约丁畅舟看烟花。她带上了姚湉,向他介绍:“浪浪,你说我笨我认了,我特意带我最聪明的朋友姚湉给你认识。”

范面面把她推到丁畅舟面前,趁着人多混乱,留下他们两人独处,自己不知道溜到哪里去了。姚湉把脸藏在围巾下,只露出两只忽闪着的大眼睛。她不敢直视他,只怯生生地跟他问了一声好。

好半天也没有得到他的回应,姚湉心中不免有些失落。那时她本就胆小怯懦,他又寡言少语,给人难以靠近的感觉,和她从窗户里远远看见的那个少年判若两人。

几簇烟花急速升空,在漆黑一片的夜空中炸裂开,火星坠落,只留下满地余烬。

她的心随着消失的烟火沉了下去,这时,他用手肘撞了撞她的手臂,递给她一块巧克力华夫:“吃吗?”

最后一丝光影陨灭,原本以为已经结束的烟火表演又重新登场,甚至更加绚烂。

她满脸的惊喜,在绚丽的烟火下展现得一览无余:“谢谢。”

周围有不少年轻情侣原本躲在黑暗中亲吻,却不想又被烟火照亮,他们两人夹在其中,十分尴尬。

姚湉撕开包装纸,咬了一口华夫饼,甜蜜在唇齿间蔓延开。她在烟火结束之前,吃掉了整块华夫饼。

或许他天生与人存有疏离感,可这么看,他并非真的清冷。

线下组局散场,几个经常一起玩的玩家兴奋地在一旁复盘,也不知是谁说了句:“听说,丁老师收到职业赛的邀请了?”

有人接话道:“要是参加,至少得两年吧。”

姚湉微怔,丁畅舟却没有回答,而是一把牵起姚湉的手,领她到了摩托车前。

她皱皱眉,摇了摇头:“大晚上骑摩托车太危险了,也不远,我自己可以回去。”

丁畅舟把自己的头盔递给她,却被她拒绝:“你给我了,你自己怎么办?不用了。”

看她一脸倔强,丁畅舟无奈地叹了口气,熄了火:“真拿你没办法,一起走吧。”

已是深夜,却是这条小巷最热闹的时候。

丁畅舟带她走了另一条小巷,明明只隔了两面墙、一条街,那边灯火通明,这边就万籁俱寂了。

他走在前,她跟在后。

为了打破这份安静,姚湉搭话:“学长,你为什么会喜欢玩‘狼人杀’啊?”

他想了想,回答她:“因为喜欢新鲜感。每一局根据不同的情况使用不同的战略和逻辑,便拥有无数种可能。”

她有些疑惑,想到了丁畅舟的小习惯,便问:“可你拿女巫第一天永远不开药救人啊?”

“那是因为你拿守卫第一天永远空守,开药就没有意义了,永远都会是平安夜。”

姚湉不解:“平安夜不好吗?不过,学长你说的一定有你的道理,可要是我们俩碰上,开局就不利了……”

丁畅舟打断她的话:“你好像跟原来不太一样了。”

姚湉顺势反问:“怎么不一样了?是不好吗?”

他突然停下脚步,转过身,轻轻拂过她耳边的碎发:“现在像个小话痨一样,不过,这样挺好。”

再主动一点儿就更好了。

姚湉被刚才他那一拨拨乱了心跳,想起过去种种。她不敢确定,也不好妄自揣测,生怕自作多情,生怕再次沦陷,只好支支吾吾道:“我觉得学长也不一样了。”

“我以前是什么样的?”

她有很多想说的,最后却笑了笑说:“不过,也是因为我那时不了解你吧。”

月亮跟着他们走了很久,直到他把她送回了宿舍楼下。斟酌了很久,姚湉还是问出了口:“学长,你是因为喜欢面面才故意装成另外一个样子的吧?”

等待的时间过久,她的心越跳越快,还没等到他的回答,她便感觉自己的呼吸变得困难起来,眼前他的模样慢慢模糊,之后她便失去了意识。

05

除夕夜之后,范面面总是找理由把两人约到一起学习。姚湉清楚,如果少了范面面,两个人就是连话都说不上一句的陌生人。

丁畅舟总是一副对她爱答不理的样子,好在她脾气好,也不大介意。

他们鲜少说话,偶有交流,内容大多也围绕着范面面。

喜欢上一个人就会自然而然变得敏感,这在姚湉身上体现得淋漓尽致。

阳光明媚的午后,范面面还没看两分钟书就睡着了。姚湉从洗手间回来,正好看见丁畅舟拿出手机拍了好几张面面睡着的侧脸。阳光倾泻而下,顷刻间,她什么都明白了。

姚湉发现,比起坐在他旁边感受他的薄凉,还是隔着窗户远远偷看他的那段时光更加开心。

这么想想就释然了,之后面面每次约她,说丁畅舟喊她一起,她都会婉言拒绝。不知道之前,心里有再多的怀疑她也可以装傻,既然知道了,她就没理由再去了。

一直到丁畅舟高中毕业,他们都没再见过。

姚湉想象过他们的重逢,却没想过还会对他再次心动。

医生说,切忌大喜大悲。

她不是个能够随便心动的人,她有严重的哮喘,心脏也承受不了大的负荷。

姚湉在医院醒来时并没见到丁畅舟,这次晕倒让她意识到,这些天来自他的亲密举动也许并不是误会。

她说那句话,既是让自己保持清醒,也是在提醒他。

面面是她最好的朋友,即使没有误会,他们之间也不会再有什么瓜葛了。

她拒绝了他所有的电话,只给他留了一条消息:“丁畅舟,医生说我们不能再见面了。”

我们不能再见面了,因为我不要再对你心动,不要因你再喜再悲。

自那之后,丁畅舟再没联络她,他悄无声息地从她的世界里消失了。

姚湉闭上了眼睛,她想,原来“心照不宣”这个词可以用得这么悲伤。

06

“甜甜,你还喜欢丁畅舟吗?”

再听到这个名字,是范面面来接大病初愈的她时。

医生交代她:“可以出院了,但还是要记住,切勿情绪激动,切忌大悲大喜。”

“早就不喜欢了。”她淡淡地答道,“面面,你知道吗?其实我看见过丁畅舟偷怕你。”她以为自己放下了,却被这一句话打回了原形,内心涌动些许波澜。

即使丁畅舟和她最开始以为的样子并不相符,她不得不承认,了解过后,她更加喜欢他了。

对于姚湉而言,丁畅舟不仅是她青春里为她带来光的人,更是让她变成光的人。

为了变成丁畅舟喜欢的类型,她开始去接触外人,锻炼自己的口才,并因此走出了安静的世界。

就凭这些,无论过多久,她永远对他心存感激。

范面面本想说些什么,转念一想后又作罢,拉起她的手问:“想玩‘狼人杀’吗?”

她好久没玩过“狼人杀”了,甚是想念,应声道:“好呀。”

姚湉是只小乌龟,无论怎么变,她仍是遇到事情只喜欢用逃避解决的小乌龟,总以为事情不戳破就会没事,总以为时间会解决一切。

逃避可耻,但的确有用。

两人来到“茶余”,小辫子老板见到姚湉有些激动:“甜甜!你都多久没来了!”又看了一眼范面面,“还带了个漂亮的朋友。”

姚湉礼貌微笑道:“这不就来了?”

“刚好,今晚大家约了个局,给你留位子!”

面面比她还要激动,问老板:“我们可不可以先选位子?”

“当然没问题!”

她拉着姚湉进了那个进过无数次的房间。

姚湉坐到了第一次来时,正对着门口的那个位子,刚入座,回忆便翻涌而至。

“面面。”听到熟悉的声音,她猛地抬头,眼前的男人和记忆中的模样重叠在了一起。

看见丁畅舟和范面面交换眼神,她心虚地别过头。

然而,旁边的椅子被拉开,偏偏他坐到了她的身边。

听着身边两人相聊甚欢,她坐立难安,每一声都令她备受煎熬,只想逃跑。

“我出去一下。”她有些恼火,站起身来往外走。

范面面发觉了她的不对劲,连忙追过去拉住她的手:“甜甜,刚好我有话要跟你说。”

范面面将手机举到她面前:“姚湉女士,你说他偷拍我的照片不会是这张吧?”照片上,范面面张着嘴巴,口水从嘴角流下,一直延伸到了桌面……

“这张照片可是我花了两百块钱从他手上买回来的……我实在是不忍心告诉你丁畅舟是个什么鬼德行的人,怕你幻灭!什么温文儒雅,都是他装出来的!”范面面愤愤地说道,语气渐转温柔,“甜甜,他喜欢的人,是你啊。”

姚湉以为自己幻听,范面面说的话让她难以置信。

老板拿着几盏灯走过来,拍了拍她的肩膀:“怎么站在外面呢?快进来,游戏开始了。”

姚湉的心思还在范面面那句话上,迟迟没有反应过来。老板分发身份卡的时候,走到她的身边提醒她:“甜甜,看牌。”

她这才回了神,悄悄看了一眼牌面,是她最不擅长的守卫牌。

在看到身份的一瞬间她就看向了丁畅舟,没想到刚好撞见他直直地盯着自己。

她一下就慌乱了起来。

他,真的喜欢我吗?

现在的姚湉能够光明正大地喜欢丁畅舟吗?

她没有这个勇气。

也不能。

她只会对他心动,但她不能心动。

正纠结着,游戏开始了。

她最先睁开眼,依旧选择了空守,随后闭上眼睛等待天亮。

当老板念到女巫请睁眼的时候,她明显感觉到丁畅舟这边有所动静。

她的心提到了嗓子眼,心里一惊:完了完了,如果丁畅舟是女巫,他肯定不会开药救人,第一天就少了一个轮次了。

她默想:拜托拜托,如果今天是平安夜,我一定会勇敢地走到他身边。

经过漫长的黑夜后,天亮了。只听见小老板沙哑的嗓音缓缓说道:“天亮了,昨晚,平安夜。”

07

姚湉还是落荒而逃了。

她本就是一只小乌龟,就该躲在壳内安稳过完一生。

偏偏认识了他,让她对外面的世界多了些许期待,也多了些许意外。

姚湉一直躲到范面面约她一起回高中去参加校庆的那天。

虽然一直躲在龟壳内,在这里度过的三年,却是她最快乐的时光。她寻找着自己班的窗户。一抬头,仿佛看见了高中时的自己,躲在那后面偷偷看着她欣赏的男孩。

“面面,你带我来这儿干吗?”

无人回应,转头,范面面早已不见踪影。

“高中的时候,我变得很奇怪。在一个女生面前,我总是装模作样,想要把最美好的一面展现给她。”

丁畅舟突然出现在姚湉身后,把新买的摩托车头盔戴到她的脑袋上,继续说道:“再次相遇,我不知道有多开心,可又害怕她不记得我了……我曾经自信无论如何她都会喜欢我,当我把真实的一面展露在她面前时,她的反应却让我没了底。我怕她喜欢的,不是真的我,我知道自己其实不是她想象中的模样。”

“你跟我说这些干吗?”她的声音很小。

“但我现在不怕她啦,我很确定,她喜欢我。”

听到他这么说,“小乌龟”立刻追问:“为什么不怕我?”

丁畅舟嘴角略带弧度,直视前方,回避着她的眼神:“谁说是你了?”

姚湉发现他在逗自己,气得说不出一句话来。她原地跳了几下,质问他:“你!”

奶凶奶凶的模样,惹得他忍不住抬起手捏了捏她的脸蛋。

姚湉吃痛地瞪着他:“不怕算了,你不怕,多的是人怕。”

他本一副泰然自若的样子,一听这话,咬牙切齿道:“姚湉,你长本事了!”

说完,转过身大步离开。

姚湉慌了,赶紧追上去想解释:“我是说……”

丁畅舟立即停下了脚步,回过头去牵起她的手,小跑起来:“快点儿,要找不到面面了。”

姚湉的小脸绯红,不自觉跟着他跑了起来。他还是很温柔的,配合着她的步伐,放慢了速度。

而且他本意也不是为了追范面面啊……

他就是想牵姚湉的手嘛。

姚湉看着他的侧脸,回想起那些年,总觉得有些不可思议。

她的学长,温柔的丁畅舟,居然有一天会拉着自己的手奔跑在蓝天白云之下。这是她少女时期站在窗口远远看着操场时想都不敢想的事情。

她感触颇多,轻轻唤了他一声:“学长。”

他以为她感觉到了身体不适,停了下来,回过头看着她的眼睛:“嗯?”

多少次隔着窗户远远看着的那个人,终于给出了回应。

“我喜欢你。”这句话她其实放在心里很久了,终于在能从他的瞳孔里看见自己身影的此时,说出了口。

丁畅舟的眼神从震惊变为惊喜。

他的记忆里,姚湉总是安安静静地站在性格张扬的范面面旁边,他实在是好奇,这样的两个人到底是怎么成为朋友的。起初,他还以为她是故意利用范面面接近自己,可相处久了,他才发现这个看起来笨笨的小丫头是真的笨,给她机会接近自己,她都不知道把握住机会。

时间久了,他反而开始着急了。

多少次他都忍不住想问她:“姚湉,你这个傻瓜,你到底什么时候来接近我啊?”他都想好了,如果她开口问关于自己的事情,他一定知无不言。

谁知道,这个傻丫头根本没有开口问的意思,好像对他一点儿也不感兴趣。他开始怀疑,难道自己真的会错意了?当他发觉自己开始着急纠结,并为此上火的时候,他才意识到,自己的目光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停留在她的身上了,她却再也没出现过。

“傻瓜。”

那天在教室里,他正趴在桌子上睡觉,听到那个熟悉的声音时,他迷迷糊糊地睁开眼,顺着所有人的目光,寻到了那个声音的来源。

没想到,会在这样的情境下再次遇见她。更没想到,记忆里那个安静胆怯,说话都是轻声细语的小丫头,竟会变得这样伶牙俐齿,声音大过讲台上的老师。

“我在你不知道的时候,早就对你心动了。”

再次见到她之后,他终于想明白了,她不来找他,那他去找她好了。

玩网杀是为了接近你,约面杀是因为想见你。他以为自己已经足够明显了,没想到她这个小笨蛋还是误会了。

姚湉难以置信地抬头,确定了他的眼神后难掩激动,眼角泛红。她只是觉得好不容易。

好不容易,这段暗恋,终于走到了尽头。

“你才是傻瓜。”

绿叶刚好遮住了冬日暖阳的光芒,连日来的好天气似乎在预告着春日来临,风在追赶着云层,云变换了一个又一个模样。

良久,她压下涌上心头的那股激动,捂住隐隐作痛的胸口,缓缓对他说:“我肯定,肯定比你还早。”

睡前小故事

特色栏目 - 读者意林花火飞言情飞魔幻故事会

睡前故事:栏目大全

睡前故事:标签大全

睡前故事大全热门

睡前小故事大全

// 此处地址改为你的js文件地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