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岁,原谅寂寞

分类:青春风铃 / 睡前故事

17岁,原谅寂寞

01

 “林帆你怎么又把人家给气跑了!”晚上加班至十点才回来的老妈,拖鞋都还来不及换上就朝我大吼。

我不以为意,窝在沙发上继续嗑瓜子,眼睛始终盯着电视屏幕。

事情是这样的,我刚刚辞退了来给我上课的家教,对方是一个准大四的女孩子,没料到这么沉不住气,估计前脚踏出我家门后脚就电话向我妈汇报了。其实也怪不得老妈如此生气,这已经是暑假开始两个星期来我赶跑的第三个家教了。

“把电视关掉,温习课本去。改天我再给你找新的老师。”她不知何时已走到我身边来,倚在沙发边上恢复了平静的语调说。

“我不喜欢回到家里还上课。”我坐着一动不动。

“我告诉你爸去!”她有点气急败坏。

“你告诉他呀,给他打电话去呀,我怕什么!”我的声音高起来。

我知道她也只是说说而已,她从来都不敢主动给他打电话,我讨厌她的懦弱,我讨厌她在老爸离开的时候不做任何的挽留。没有人知道,老爸不在家,我心里的寂寞比那雨后的春笋还要疯长。老妈总是埋怨我对她说话时声音太高,她不知道我大声说话,只是想赶跑那些嚣张的寂寞。

“林帆,”她的语气忽然就柔软下来,“你爸不在家,我一个人带着你有时候感觉真的累,你就体谅一下妈妈,行吗?”

说这些话的时候她已经滑坐到沙发里,我看见她闭上眼睛去用双手揉自己的太阳穴,一副疲惫的样子。我心里微微的颤动了一下,终于按掉电视,回了房间。

我坐在床沿上,瞪着镜子里的自己,自嘲地想:林帆你还是在乎的吧,要不然怎么轻易就红了眼眶?

02

老妈领着新家教回来的时候,我大吃了一惊。这个笑起来露出一口整齐白牙的男生,不就是隔壁班的叶天皓吗,老妈怎么给我请了一个高中生回来!

却没料到老妈介绍时说他是本市X大的一年级新生。

“别看人家年纪和你差不多,可是拿过很多大奖的,你给我好好学。”老妈说。

男生笑得有点不好意思,我决定按兵不动,于是我很乖地点了点头。

老妈一走,我便瞅着我的新家教:“育才中学高二(3)班的叶天皓,哼!”

我以为这位说谎者会吓得转身逃跑,却没想他只是露出意外的神情,然后淡定地从包里拿出学习资料。叶天皓把书本摊在桌上,一脸诚恳:“希望你不要告诉你妈妈,虽然我和你同级,但是我有信心能把你辅导好。”

我若有所思地点头。

其实我根本不在乎给我当家教的是谁,我也不在乎对方是不是真能帮助我,但是对这个叶天皓,我忽然挺有兴趣的。

大概是因为我17岁的青春实在太寂寞了。

我这位新家教的认真劲,可真不能小瞧,他给我制定的暑期学习计划写了整整两大页,而且每次过来前都会给我准备一大堆的题目,看得我眼花缭乱做得我眼冒金星恨得我牙齿痒。有时候遇到我一时懂不了的问题,他就是多上几个小时也要倒腾到我懂为止。奇怪的是,我对此居然不发飙。

虽然遇上叶天皓这样的家庭老师,让我感觉挺郁闷的,但比较重要的是,我都能听懂他讲了些什么,这样的话我就不会像以往那么抗拒上课,而我老妈的钱也没算白花。

混得熟了,偶尔我也会在课间休息时和他开玩笑。

我一直无法得知作为一名准高三生,他为什么要把宝贵的时间拿出来做家教,所以我会开玩笑地问他:“你是因为暗恋我,才千方百计来当我的家教吗?”

往往这种时候叶天皓就会抓起课本敲我的脑袋,说我想得美。

我承认,在这些日子里,因为叶天皓的存在,我忘记了和老妈之间的不愉快,甚至也忘记了对老爸的不满与怨恨。

03

我又和老妈吵架了。

原因是她看到我手机草稿箱里一条没有发出去的短信:“在这个寂寞的夏夜里,我忽然有点想念你。”她咬定我是要发给男生的,然后骂我不要脸。

我自然是不甘被骂,于是一场舌战无可避免的上演了。

其实老妈也没猜错,那个短信是我写给叶天皓的,只是没有按下发送键。

我知道自己越来越依恋某个人了,这是不对的,可我好像有些管不住自己,也有些不想管住自己。

和老妈吵完后,当天夜里我翻来覆去睡不着觉,满脑子想的都是叶天皓,我才发现自己陷进一种小情绪里很久了。

因为没睡好,第二天叶天皓来给我上课时,我状态很糟糕。

我老老实实地告诉他说我今天不想学习不想听课不想看书也不想做题目。

“那你想干什么?”他问我。

我摇了摇头:“我要知道我还在这里干吗?”

“不知道的话就乖乖给我做题目。”叶天皓把习题册往我面前一推,塞给我一支笔。

他这态度让我忽然就来了劲,我伸手一扫,桌面上的参考书试卷铅笔尺子什么的立马哗啦啦撒了一地。叶天皓的脸沉了下去,他说林帆你到底想怎么样。

“我想抽烟喝酒想杀人放火想死行不行!”我有一种豁出去的痛快。

叶天皓盯着我的脸,过了很久才说:“你给我都捡起来!”

“我不捡,我就不捡!”

他不说话,我又说:“我爸都不管我了,你一个外人凭什么管我,你不过是我妈花钱雇来的家教,你凭什么管我!”

叶天皓还是没有说话,但他转身就走了。

他走到门口时回了一次头,他说大人也有大人的无奈,你不要用自己的痛苦去折磨自己折磨他们。

我抓起沙发上的抱枕朝他扔过去,你给我滚!

04

我把叶天皓骂跑了。再没有人逼我学习,我觉得很轻松。

但是我妈拔掉网线没收我的手机,还把电视机顶盒给藏了。她让我把叶天皓请回来,我说有他没有我,再让他来我就离家出走。

对于我的执拗我妈是了解的,所以她只能继续跑家教市场或者打电话求人。她的这些行为,我看在眼里烦在心上,就像有根刺,不拔掉不痛快,于是我爆发了。我夺下她的话筒,说别瞎折腾了,谁来我都不要,如果你非要找,那么来一个我就赶一个。

老妈一副痛心的样子:“你是怎么回事,翅膀硬了,会飞了是吧!”说着她把右手扬了起来。

“你打啊,妈妈打女儿不知算不算犯法!”我冷冷地回敬。

“你简直就是个流氓!你这个样子你爸爸知道了该有多失望!”她的手停在空中半刻,终是无力地放了下来。

她不提我爸还好,一提我心里有股无名火就窜起来了。但真那么巧,正当我要竭斯底里时我爸打电话回来了。老妈让我接,可是我不愿意,我老早就不接他的电话了。有时候他会在QQ上申请和我视频聊天,我就把摄像头弄坏了一个又一个。他给我寄回节日礼物,我转身就送给了小表妹。我讨厌他那些假惺惺的关心。老妈端着电话问:“你真的不和你爸爸说吗?”我摇摇头。

说了又怎么样,说了还不是隔着千山万水,说了他也不会回来,陪在我身边。

我转身默默向自己房间走去,内心挫败得像斗输了的公鸡。我忽然想念起叶天皓,其实把他骂跑后我一直想念他,只是我在等他主动给我打电话,可是他没有。三天过去了,五天过去了,一周过去了,他消失得很彻底,就像从来没有出现过一样。

会不会有一天,老爸也像叶天皓那样,彻底消失在我的生活里,就像从来没有出现过。

这个想法让我觉得既恐惧又悲哀。

    05

老妈不再嚷着给我找新家教,她在我面前变得沉默起来。有时候,我会偷偷地躲在角落里张望,深夜里她坐在沙发上的身影很落寞。

后来我终于想,也许我真做错了,我不应该这样。我决定把叶天皓请回来。

躺到床上,我从枕头底下摸出一部崭新的手机,按下那串早已烂熟在心的数字 。

“喂,您哪位?”男生熟悉的声线让我有点措手不及。

“叶天皓你在干什么?”我问。

“林帆呀,我在上家教课呢。”我有点安慰,他还听得出我的声音。

“噢,男孩还是女孩?”我下意识就问出了这么一句。

“一个要升初三的小妹妹,比你听话多了!”他掩饰不住的得意。

“再见。”我挂断了电话。

我忽然有点想哭。不是有点,是非常,于是我真的哭了。我想起叶天皓和我说过的那些话,他说要帮我把成绩提上去,然后我们报考同一个大学,放假了就可以一起坐火车回家。我想,原来那些不过是谎言,原来我这些天里那些没出息的想念,只不过是场独角戏。

对啊,其实这世上哪有什么爱情呢,你们看看我那懦弱的妈妈自私的爸爸,看看我那没有半点温暖的家,我不应该相信这些东西的,真不应该。

我知道,从此,我所有的寂寞又要长回来了。

    06

等到暑假快要结束的时候,我已经把自己关在家里足足一个月了。

我觉得很难受,所以我决定出去走走。结果我碰见了叶天皓,他穿着蓝色的旧T恤,正在往书店里搬东西。他肩上的纸箱很大很沉,压得瘦削的他微微驼了背。

叶天皓把纸箱卸下后看见了我,他冲我微笑,说:“嗨,林帆,你好吗?”

“你在做什么?”我问他。

叶天皓轻松地耸肩笑笑:“打工赚钱啊,快要开学了,学费还没赚够呢!”

“……”

“呵呵,”见我不说话,他又开口,“不是所有人都像你那么好运的,我爸爸早年不在了,妈妈一个人抚养我长大,她很不容易。”

“怎么你从来没有跟我说过……”

“我挺好的,倒是你,身在福中不知福。你一定不知道吧,上次你妈妈到家教市场替你找家教的时候,太阳比今天还要烈,她险些中暑晕倒,是我给她递了一瓶水。”叶天皓指指天上的太阳,顿了顿又说,“她真的很爱你。”

我咬紧嘴唇,胸腔里生起清晰的疼痛。

我想了一下,朝男生点点头:“你愿不愿意辞了这份兼职,再来当我的家教?我让我妈给你五十块每个小时。”

“当然愿意!不用涨价,还是四十就行!”他笑得很开心。

我转身飞奔离开。

回到家里,因为重感冒而请假在家的老妈刚好午睡醒来,我拿了药,倒了一杯水端到她面前。看着她双眼泛红地吃了药,我说妈妈能不能答应我两个要求?她说你说说看。我说第一是再请叶天皓给我当家教,第二是还我网线吧。

“前者没问题,后者嘛,我考虑一下。”

“我是想要晚上跟爸爸开视频!”我飞快地向她解释。

“原谅你爸了?”老妈不相信地问我。

“嗯。”

“也不生妈妈气了?”老妈一脸期待。

我点头,使劲地点头,我在心里说,亲爱的妈妈,也请你原谅我那17岁里不懂事的寂寞吧!

睡前故事分享

特色栏目 - 读者意林花火飞言情飞魔幻故事会

上一篇 : 我和老邓的诗意人生
下一篇 : 有谁看见爱情的忧伤

睡前故事:栏目大全

标签大全

睡前故事大全随机

睡前故事大全热门

睡前故事大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