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年伴夏 - 看多彩故事,品百味人生!

谁的长亭外,没有古道边

发布时间:2013年9月29日 / 分类:青春风铃 / 3,830 次围观 /

题记:思念被时间的巨掌抛散,落在一杯清茶中,就着月光映出满目青葱。你若回头,破茧成蝶

谁的长亭外,没有古道边

文/桥边红药

【1】你从前总是很小心,问我借半块橡皮。 ——老狼《同桌的你》 

直到现在,常未央也是被念念不忘的。有时候很难说清楚是因为一个人我们更怀念一段时光,还是借助于一段时光我们才记住了一个人。但共同的特征是你想念他,有刻骨铭心的疼。 

而柴轩更清楚,此后人生,不断回忆,疼痛不减,遗憾的时光里是年少的微凉。 

那是一段集体害羞的年龄。整间教室,女生和男生齐刷刷被分成两部分,按身高排列,女生的最后一排和男生的第一排也是泾渭分明,仿佛老死不相往来。 

常未央长得真高啊,她坐在女生的最后一排,细长的胳膊在举手时轻而易举地被老师看到并叫起回答问题。她稳稳地站立,校服裙摆下的脚踝,瘦瘦的直直的;长长的马尾自然下垂,说到动情处她的马尾会轻轻地扬起又落下;她的答案总是正确的,解释得有条有理,你牢牢抓住她的声音,听她说为什么不是一而是二。 

所有的男生都是那么喜欢常未央,他们像列队的士兵坐在以常未央为基准线后的凳子上,笔直的向她看齐。但没有人鼓足勇气和她讲话,不止一次有人看到,周末常未央回家的时候是黑色的轿车接送,为她开车的人西装革履,举手投足间是恭敬的爱护。即使全班同学每一天都穿着校服,可恰恰好把衣服穿得服帖又干净的人,从来都只有常未央。她白净的皮肤,纤细的手指,走路时一步一步都是与众不同的昂首挺胸,那样的落落大方让成长中的男孩子们也低着头,不能直视。 

男生们抱怨说,为什么我不长得矮一点,恰好坐在常未央的身后呢?他们抱怨的同时就怂恿柴轩,你一定要勇敢地向她借半块橡皮。柴轩摇摇头,干脆利落地说不。他长得太瘦小,坐在男生组的第一排,每每前排的常未央站起来回答问题时就彻彻底底挡住了他,柴轩很生气很生气。 

当常未央转过身客气又小心地说:“柴轩,借我半块橡皮好吗?” 

柴轩想都没想就摇了头:“常未央,你是缺橡皮的人吗?” 

是啊,常未央是缺橡皮的人吗? 

【2】矛盾像首尾互接的鱼,在这个世界中长久地存活着。 ——落落《年华是无效信》 

总有一本漫画,丰盈了我们的年少时光,从始至终让人恋恋不舍,永远猜不到下一集的离奇,又总是期待不会大结局。但无论是从时间上还是物质上,漫画总是被打上“奢侈品”的标签,让我们可望而不可即。 

对男孩子们来说,某种程度上,物质的限制更让漫画奢侈。他们可以悄悄躲在桌子下看一本又一本的《灌篮高手》,却不能饿着肚子沉迷在流川枫的潇洒中。即使漫画作为精神食粮可以帮助逃避临时的伙食问题,但醒过来后的男生们更是饿得有气无力。 

那实在是长身体又大量用脑的时候,肚子像填不满的黑洞,《灌篮高手》只能你买一本我买一本,大家一起勒紧裤腰带,断断续续地看一点再看一点。有什么好看的呢?樱木花道的直率,赤木晴子的美丽还有流川枫的球技,就是没理由的好看。 

柴轩趴在桌子上悄悄问同桌,他的同桌是一个戴眼镜的很斯文的男生,大家喜欢叫他眼镜男。 

“听说你有全套的《灌篮高手》,借我看看吧!” 

“可以,但是要等到周末放假我再回来的时候才能拿给你。” 

眼镜男推推眼镜说得慢条斯理,柴轩不无沮丧地摇摇头,他看见前桌的常未央,写字的右手好久都没动。 

那是周三,常未央破天荒的请假回了一趟家。放学的走廊上同学们都看到了那辆熟悉的轿车,常未央慌慌张张地刚钻进车子里,车子就发动引擎一溜烟跑开了,比以往的速度都要快。下午快要上课时,常未央才跑进来,她抱了一整套的《灌篮高手》在怀里,书脊是崭新的带着塑料薄膜的。她无比开心又认真地说,“我请大家看漫画。”一本又一本的漫画从常未央的手中跳出来,从女生组跳到男生组,又从男生组跳到了女生组。女生们和男生们因为这一本本漫画,再也不可能老死不相往来。 

常未央带着漫画书转啊转,她在柴轩身边转了几圈呢,连眼镜男都抓着柴轩的手要高高举起,柴轩还是坚持放下手不说一句话。他绷着脸低着头拿出数学书,做起数学题。是被常未央听见借书的秘密而惭愧吗,可那算是秘密吗,用得着惭愧吗?数学题像是要飞起来,呼啦啦地飘在柴轩的眼前。 

放学的时候同学们都自觉地将书还给常未央,眼睛男推推埋头做题的柴轩,“为什么本该开心的常未央却那么落寞呢?”柴轩没有说话也没有抬头,明明是渴望站起来跟常未央借书的,却为什么不开口也一动不动呢? 

【3】青春是一场大雨,即使感冒了,还想再淋一次。 ——九把刀《那些年我们一起追的女孩》 

学校要举行运动会,在秋高气爽的十月。作为体育委员的柴轩要安排好所有项目的选手,这本不是一个难题。可是和人高马大,擅长体育的隔壁班成为初赛对决组后,不少同学都打了退堂鼓。 

不是不敢竞争,也不是怕输,重点是输了怎么办。在脸比天大,自尊心作祟的少年时代,面子才是最重要的。女子组4×100米的比赛,没有人跑第一棒:太明显了,整个团队的失败可能会归罪于第一棒落下的距离,一开始就被对手甩下那么远,后来怎么可能赶得上呢? 

所有的能跑第一棒的女生都对柴轩摆摆手,她们摇着头抿起嘴唇,对着柴轩近乎苦口婆心的哀求,还是没开口应下。这期间常未央一直冷眼旁观,柴轩站在女孩子们面前多想有谁能站出来解围。他深知解围的人最不可能是常未央,没有借给她橡皮,也没有簇拥着向她借漫画,还酷酷地板着脸质问她“你是缺橡皮的人吗”,装模作样的低头做数学题……女孩子要有怎样的心胸和气量才会摆摆手不计前嫌地站出来? 

柴轩的耐心磨到极致,弃权的想法就要脱口而出时,常未央走到面前,“我跑第一棒吧!”像一颗石子投入深谷的幽湖,噗通的声响打破沉寂,回声不断扩大一遍又一遍。所有的同学开始鼓掌,他们说是啊是啊,常未央个子高腿又长一定能跑下第一棒。柴轩看着高高瘦瘦的常未央松了一口气,第一棒的烫手山芋滚来滚去终于逃出自己手里,可柴轩点点头后发现自己无比难过。他打心眼里不希望常未央承担下第一棒的责任,即使所有的女孩子跑第一棒输掉都没有关系,他不在乎。可常未央你为什么要主动接下这难为情的第一棒呢?   柴轩想不明白也来不及想明白。比赛的当天上午,常未央忽然变卦,她低着头细声细语。 

“对不起,我可能跑不了。” 

“什么?” 

“真的对不起!” 

“你为什么不早点说?现在说来得及吗?” 

年少的男孩子啊,总是习惯第一时间质问,他对这临时变卦没有任何准备,连之前的担心都显得矫情。他没有看到常未央细密的汗一滴一滴落下来,也没有看到她咬着发白的嘴唇。为什么不早点说呢?谁又会想到会这样呢? 

此后很长一段时间,常未央坐在柴轩的前面,几次想要开口解释却什么都没说。每一次柴轩都骄傲地别过脸去,他幼稚地坚持:不守信用是没有理由可以解释的。 

所有的矛盾由量变积累到质变,短暂的爆发过后是长久的沉默,男生女生的心思永远猜不透。我们都残忍地缄默于一生中最好的年华,置之不理,看韶光轻掷再也回不去。 

【4】我把我唱给你听,把你纯真无邪的笑容给我吧。 ——老狼《想把我唱给你听》 

每一个男生在日后都会成为顶天立地的男子汉,他们心胸宽广,有勇有谋,不计较不小气,能担家庭扛事业。他们从翩翩少年洗礼成茁壮的男子,让人称赞让人青睐。可在此之前,他们像长不大的顽童,给同龄的女生频频出难题。不理解女孩子们示好性的提问,不明白她们此地无银三百两的小计谋,也不能想象她们近乎偏执的承担。 

你当她真缺那半块橡皮,你以为她的书是借给所有人,你相信她愿意临时变卦杀你个措手不及?但每个月总有出其不意的几天,让女孩子们咬紧嘴唇安稳坐下,她们藏着痛苦,一点一点长大。在单薄的羞涩的青春,这理由不能解释也没法解释。 

直到毕业的那一天,常未央也没有转过身,跟柴轩说一句话。小男生总是绷着脸,一脸的质疑和骄傲。他就坐在她的身后,和她,和全班同学一起唱《送别》,“长亭外,古道边,夕阳山外山……”那些字从他嘴里飘出来的同时也从她嘴里飘出来,曾经一起勒紧裤腰带看漫画的他们,站在毕业的门槛上,不肯踏出来。 

常未央是哭了吗?她的肩膀不停抖动,马尾轻轻地晃来晃去,她细长的胳膊弯起在前面擦来擦去。柴轩想起她笑起时眯着的眼睛,细长,眨巴眨巴,仿佛闪着五月细碎的阳光。他忽然想跑上前去替她擦掉温热的泪水,说没关系一切都过去了我们扯平了和好吧。 

可是来不及了,毕业了。 

毕业很多年后,当初的男生才慢慢领悟年少时期女孩子的好。但再也不会有一个人,坐在你前面小心翼翼地哭泣,唱着长亭外,古道边。(出自格言)

流年伴夏微信:liunianbanxia,微信名称:流年伴夏

上一篇 : 做一个追风的女子 下一篇 : [青春语录]人生很多事,不是不懂,只是无奈
~

-->
推荐栏目
热门文章
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