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年伴夏 - 看多彩故事,品百味人生!

肌不可失

发布时间:2014年8月28日 / 分类:青春风铃 / 2,479 次围观 /

肌不可失

文/王灼灼

宋浮生那个不成器的

三年前我喜欢上隔壁美术系的系草宋浮生,自然是因为他帅。

我上铺的肉肉说,喜欢是一种艺术,更何况你喜欢的还是一个艺术生。当时他爱好玩摄影,成天抱着一单反在校园里拍美女。

那是2008年,我们江湖初见,走了不出十步,宋浮生突然喊了一嗓:“喂,同学。”

我条件反射地回头,“咔嚓”一声,他的镜头定格了这个瞬间。

后来在每个平凡而奔波的日子里,我想起这个瞬间,都会想到海子那首诗:

晨光中他突然发现我

他挑起眼睛

他看得我浑身美丽

……

我成为A大唯一一个被宋浮生拍了照却没有名分的女生,我非常心疼自己。一个月后我收到宋浮生的电子邮件,是我的照片,他说我“天生励志”,不如自弃。

不过他吟诗作赋的才华却已在那时显现端倪,就在我的照片下面,他赠了我一句诗:回眸一笑,樯橹灰飞烟灭。

宋浮生主动来找我,是两个月后的事情,那时候我们体院刚和他们美院的微凉少年们打了一场篮球赛,他们完败之后还兴高采烈地决定办一个庆功宴。

就在我答应宋浮生之后,他窃笑着对我说还可以带一个同伴同去,说时迟那时快,我猛然意识到宋浮生给我挖了一个坑,我还咻地跳了进去。

然后我便开始翘掉各种训练,蹲守在排球馆,第三天,我终于等到了体院的“镇院之宝”。她叫许愿,是我们体院唯一拿得出手的女生,也是宋浮生点名要我带去的人。

宋浮生和许愿在一起后,他们俩请我吃了一顿饭,酒醉微酣,宋浮生豪气万千地拍我的肩膀:“你们体育系的女生就是讲道义啊!我和许愿的事,真是多亏了你!”

那之后我彻底沦为宋浮生和许愿恋爱的调剂品、礼物的传递员、冷战时的传声筒。

许愿年长宋浮生两岁,看事情自然比他通透,没多久就意识到宋浮生心不在焉,毅然把他踹了。

宋浮生从小因为那张脸,被女生惯坏了,第一次有人这么不给他面子,他显然元气大伤。

周末肉肉发了高烧,在床上装娇无力,还学人家千金小姐点菜,一定要吃五公里开外的福记皮蛋瘦肉粥,刚好表哥买了新车来看我,我就跟他借来一用。

就是这样炫酷的我,第一次成功吸引了宋浮生的视线,我停好车,提着粥准备上楼的时候遇见宋浮生,他双眼放光:“你的?”

我见他难得高兴,也没问表哥,就答应把车借宋浮生玩去了。

谁知道当天晚上宋浮生那个不成器的就出事了。

我赶到医院的时候宋浮生并没什么大碍,但是表哥的车已经被撞得连亲妈都不认识。

为了跟表哥有个交代,我便说是我男朋友带我兜风的时候给撞了。表哥一听他虎背熊腰的妹妹终于有男朋友了,立刻擦干心疼的泪水豁达地表示:“没事!我有保险!”

这人怎么叫肉肉啊

那之后的很多天,宋浮生没在画馆出现过,训练的时候肉肉哼哼着对我说:“瞧见没,你喜欢的宋浮生就是一没种的,居然还玩失踪?”

说来也巧,就在肉肉吐槽宋浮生的那天下午,他就给我打了电话,说为了表示歉意要请我吃个饭。

我和宋浮生吃饭的时候肉肉打了无数个骚扰电话。“该死的肉肉。”我嘟囔道。

说完,宋浮生问出了那个至今让人无法释怀的问题:“那她为什么不叫肌肌?”

我把这件事给肉肉讲了之后,肉肉拍案而起:“他才叫肌肌!他全家都叫肌肌!”

这一年,他迎来了有史以来最长的感情空窗期,而我,因为过生日时收到宋浮生的单反相机而爱上了摄影。

宋浮生是我唯一的模特,我答应给他带一个学期的早餐,他答应免费被我拍。

宋浮生第一次承认我是一个姑娘

大三那年宋浮生要去美国进修六个月,我们不得不暂时搁浅了拍摄计划。

那年我出了点意外,在比赛中受伤,也因此与留校任体育老师的机会擦肩而过。这件事我一直让肉肉瞒着没告诉宋浮生。

但是没多久宋浮生就知道了这些事情,当时他联系不上我,打给肉肉和我家里才知道我失去联系好一阵子了。

彼时我在珠穆朗玛峰的拍摄中遭遇雪崩,生死未卜,后来卜了,一睁眼就看到提前赶回来的宋浮生。

宋浮生真的是长大了一点,离开医院之前,他趁别人都走了,才故作正经地叮嘱我:“小姑娘就别总做这么危险的事情,你爱摄影,你就拍一拍小帅哥,你爬那么高干什么啊!”

那天我的眼睛有点红,这是宋浮生第一次承认我是一个姑娘,他还用了“小”这个优美的前缀。

这世上三件事藏不住

有人说这世上三件事藏不住:咳嗽、穷、爱情。在我感冒的那个月末,我在宋浮生面前暴露了前两件事,只是我猜中了这开头,却没猜中这结局,当天晚上,我连最后一件事也暴露了。

可惜我没等到宋浮生的答复。我们两个坐在市区最有人气的小吃铺里,一个四五十岁的男人揪住了宋浮生的领子。

他被那个男人带走了,我也是那时候才知道,宋浮生毕业没多久就答应跟一个女孩子订婚。

这件事是他们两家大人定的娃娃亲,那个女孩子很漂亮,宋浮生没什么异议,但是临近订婚的日子,宋浮生居然跑了,放了两家亲戚的鸽子。

宋浮生高中的时候喜欢画画,上了大学爱玩摄影,现在大学毕业待业在家,他又跟我说其实他想当一个模特。

“所以我不能这么早就结婚。”宋浮生总结道。

后来他也如愿没有结婚,因为不久之后宋浮生的一组照片在豆瓣火了起来,他不再是颓废落魄的待业青年,他是风光无限的平面模特。

而我也再没提及对他长达三年的爱慕。

我想我只是个没有故事的女同学

宋浮生的照片,现在在网络上随处可见,而那些照片右下角都有一个精致的Logo,“若梦”二字,是专属于他的摄影工作室的名字。

有小粉丝追问他怎样才能拍出灵肉合一的照片。他笑着说,把每一位摄影师,当作自己的恋人。那一刻,我看着视频里宋浮生的笑脸,终于不可遏制地难过起来。

那组让他红遍豆瓣的照片,被我装在了一个牛皮纸信封里,有很多张已经皱皱巴巴。

每一个褶皱里,都有宋浮生的声音。

“骆梦,你拍给我的那组照片被人看中了……”

……

那些年轻的承诺,终究随风飘散,宋浮生会发光,他不再需要一个业余的摄影师,他有更好的路,要自己走下去。

那之后我和宋浮生渐渐失去联络。

我喜欢宋浮生三年,但我并不是他记忆里白裙长发的初恋沈佳宜,也不是那个让他挫败又难忘的许愿,兴许多年之后他回忆起我,只会说,有一个很讲道义的体育系女生,她帮过我很多。

他的浮生若梦里没有我,我叫骆梦,谐音落梦,只能遗落的一场梦。

我想我只是个没有故事的女同学。

流年伴夏微信:liunianbanxia,微信名称:流年伴夏

上一篇 : 生活是一种态度,得失是一种心境 下一篇 : 我们最先衰老的从来不是容貌,而是那份不顾一切的闯劲
~

推荐栏目
热门文章
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