绝对炽热

发布时间:2020年2月13日 / 分类:青春风铃 / 睡前故事

绝对炽热

文/大西瓜皮(来自飞言情

【内容简介】

陈炽曾经以为自己是喜欢江临的,他们青梅竹马,认识多年,可兜兜转转回来,她才意识到,自己喜欢的另有其人。

江临再见到陈炽是在剧组里,她是身穿明烈红衣的骄傲小公主,一步一步踩在青石板上,回身抬眸,娇俏明朗,镜头感十足。

而剧里小公主爱慕的人,此刻正朝她走去,玄衣长发,折扇在指尖辗转,恣意又风流。

镜头里,容珩饰演的角色用扇子轻轻敲了下陈炽的额头,低眸浅笑间,宠爱万分。

导演没忍住说了一句题外话:“这两人荧幕感太强了,戏里戏外都像是天造地设的一对。”

江临没忍住,在镜头后抽了支烟。

他想起一周前,在酒店电梯里撞见陈炽的那一幕。她长发披肩,弯唇对容珩笑着,有着对旁人没有的明媚和娇气。

江临私下曾找过她,彼时,她在酒店的泳池边看剧本,抬眼注意到他,却没有什么反应。

他问了一句自己都觉得可耻的话:“你是不是已经不会再喜欢我了?”

从前她就足够冷静理智,现在更是。许久,她平静地开口:“不会了。”

有些事没有重来的可能,如陈炽与江临。

01.

陈炽和江临是青梅竹马,她有点儿喜欢他,但从未在明面上提过。江临清楚她的感情,也不说破,心安理得地接受她的喜欢与示好。

陈炽想,大概是对方确实不喜欢自己,不想逾越朋友这一层关系。否则如果说开了,他一旦拒绝,对谁都不好。

她很理智,也足够冷静。直到江临把程橙子带进了他们圈内好友的聚会里。

江临是娱乐公司的金牌经纪人,他有地位,有人脉,也有江家的权势,他把自己名下的艺人带进私人聚会,无意是在承认程橙子在他心中的重要地位。在座的人都是圈内的好友,对此心照不宣,以后看在江临的面子上,也会照顾程橙子几分。

彼时,陈炽坐在沙发边上,百无聊赖地想着,她从艺校毕业后也进了娱乐圈,走演员的道路,可从来没有得到过江临的关照。这么想想,她应该不高兴的,可她没有一丝这样的情绪。

包厢里的灯光明朗清透,晃到陈炽的眼,让她有些不舒服。

她离开包厢去透气,没想到会在走廊里撞见正在打电话的容珩。对方是圈内的大明星,出道时就火得一塌糊涂,至今已经拿了不少大奖。

陈炽见他在打电话,不想打扰,转身准备离开,却突然被容珩叫住:“好久不见,陈炽。”

他们其实是认识的。两人是高中校友,高三时还是同桌,只是关系并不是很亲近,再加上两人早已毕业了七年……交集更少了。

但她没想到,容珩会突然说:“你的经纪人跟你提过吴导近期要开拍的电影吗?”他顿了顿,继续道:“我向吴导推荐了你,如果感兴趣,可以去试一下镜。”

陈炽一时之间没有反应过来,下意识问道:“你也参演吗?”

圈内有名又口碑不错的导演并不多,吴导算一个。但一部好的电影,更需要好的演员,如果她能和容珩合作,无疑是一个很好的提升自己的机会。而且只要他在,等同于保证了电影的票房。

饶是在从不缺美人的娱乐圈里待了这么久,陈炽也不得不承认,容珩的长相真的很惊艳,五官精致,气质出众。

容珩“嗯”了一声,应道:“我参演。”

得到他的肯定,陈炽的心跳陡然快了一拍。

离毕业已经过去七年,他从明烈叛逆的少年,已经变成了万众瞩目的大明星。这时候的陈炽还以为,一切会越来越好。

如容珩,也如她。

02.

陈炽顺利通过了试镜,当天吴导就给了她答复,说是一周后就签合同让她准备进组。

就在陈炽准备去签合同的那天,她的经纪人接到剧组那边打来的电话,说她试镜的那个角色另签了程橙子。

“据说是江临推荐的人。”

经纪人的脸色不太好看,江临是业界的金牌没错,可他和陈炽难道不是好友吗?这种行为实在令人有些费解。

经纪人解释完,陈炽的心情更差了。

江临推荐的?

吴导行事向来刚正固执,决定的演员一般不会轻易更换,但陈炽也了解江临,他一旦出手,就一定会拿到自己想要的。也不知道江临在这里面费了多少工夫,才让吴导松了口。

可陈炽想不通的是,江临为什么会突然来抢她的角色?他有可能不知道这个角色已经定了她吗?他不可能不知道!他就这么想捧红程橙子?

陈炽心情沉重,无力的委屈感突然蔓延了上来。这个角色她完全是凭自己的努力获得的,程橙子凭什么?江临又算什么?

陈炽闷闷地对司机说了句:“算了,调头回公司吧。”

司机应下,前方绿灯刚亮起,一辆车突然从马路对面横穿过来,眼见就要撞上陈炽的车。司机连忙操纵方向盘从旁边擦了过去,一个急转弯,因为惯性,陈炽的脑袋“砰”的一声磕上了车窗。

……

好在车祸情况并不严重,陈炽也只是受了一点儿磕伤,在医院诊室里处理完伤口后就可以离开了,然而没想到的是,一出诊室,她就碰见了容珩。

对方戴着黑色的口罩,光洁额头上有着细细的薄汗,像是刚赶过来,眉间蹙着,深结郁气与担忧。

“严不严重?”

在医院清冷的过道上,他低沉沙哑着嗓音,让陈炽不免晃了一下神。摇摇头后,她疑惑地问道:“你……你怎么会在这里?”

下一秒,容珩就给了她答案:“我也是刚刚得知剧组临时更换演员的消息,抱歉,让你……”他的眉头深蹙着,似乎还是在担心她的伤势,话没说完,目光也一直落在她额头的红肿上,没有移开。

他得知她出车祸的消息,便匆匆赶了过来。

陈炽看着一脸紧张的容珩,又想起程橙子和江临,鼻尖有些酸,但用力皱了皱眉头,压下沉沉的酸楚感。

“和你没关系,是我的问题。”

如果这么明目张胆敢跟她抢角色的人不是江临,她早就报复回去了。

陈炽这个人平时很少会流露自己的真实情绪,但这个时候是真的很难过,在容珩面前流露了出来。

走廊上随时都可能会有病患或家属经过,作为正当红的偶像,容珩不应该在这种场合逗留太久,但他好像不在意一样,一直陪着她。

“陈炽,别这样。”容珩的声音低哑冷静,“一切都会好起来的。”

容珩的一句话就把他们拉回了曾经的时光。高三的时候,容珩就是出了名的高冷,对什么事都好像漠不关心,这样的他却帮过陈炽不止一次。

那天,她刚出校门就被校外的人纠缠上,是容珩跟人打了一架,又把她安全送回了家。

两人沉默了一路,到了陈炽家门口,他们之间还是无人开口。容珩顿住脚步,转身就要离开,陈炽连忙叫住了他。

“容珩……”她上前揪住了他的袖口,仰头看向他。他长得好看,即使低眸淡淡看过来一眼,也叫人心动。那时候,陈炽看着他脸上的伤痕,犹豫了很久,明明想说的话很多,到最后却只是干巴巴地说了一句:“谢谢你……我们明天见。”

彼时,容珩看了她一眼,只是淡淡地“嗯”了一声。

日光低低垂落,滑过她的发梢。

在片刻间,陈炽以为她看见了细碎的银河。

其实江临的眉眼……是有一点儿像容珩的。

03.

在医院里,容珩还跟她说了一句话:“我也退出了剧组。”

陈炽的惊讶难以言表,问他为什么。而容珩的解释让她意外又感动,他说:“说好要和你合作,我不能言而无信。”

七年过去太久,他眉眼也已经长开,少了几分年少的桀骜冷漠,变得内敛而沉稳。

陈炽看过他的出道作品,他在电视剧里饰演一个小角色,戏份不多,人物设定也不是纯善的人……但那时候陈炽就觉得,容珩是可遇不可求的人。

可容珩的演艺事业并不是一直一帆风顺,在出道的第二年,他就遇到了瓶颈期。那段时间他的发展似乎不太好,陈炽找了自己的朋友,用了不少人脉关系,偷偷给他介绍了许多很好的资源。

他曾经帮过她,所以陈炽投桃报李。

“最近我要投资一部电影,导演是张元铭,这部电影筹备很久了,只缺一个女主演,和我有很多对手戏。”容珩耐心细致地跟她说明,“你要不要加入?不会再有临时更换角色的情况发生了。”

陈炽不知道这是不是失之东隅,收之桑榆。原先吴导的那部电影,她得到的只是一个配角,而现在突然有人邀请她出演女主角,并且张元铭在圈内的地位远远高于吴导,再加上这部电影还是他的出山之作,多的是大腕团队来争这个名额。

陈炽想试一试,哪怕知道自己凭实力要配上这样的团队会很困难。

陈炽刚点了点头,余光里就见走廊一头的电梯里出来了许多人,有几个人正在往这个方向走过来。她刚刚处理完额头上的伤,也没戴口罩,不免慌了一下,还没想出对策,整个人就被容珩搂进了怀里。

她的身形、样貌被容珩结结实实地遮住,靠在他的胸膛上,陈炽听见了他闷笑的一句:“下次出门,记得戴好口罩和帽子。”

除却她生病发烧的那一次,这是他们第一次这么靠近。

还是在高中时期,那天跑操结束,他是第一个回到教室的,见她满脸红热地趴在桌子上,连忙背起她赶去了医务室。她听见了自己的心跳声,却分不清自己为什么而心动。

在遇见容珩之前,她只当江临是好朋友,或许因为他和江临的长相有几分相似,陈炽对他有种莫名的熟悉感。

她分不清自己的感情,却意外地在和容珩分开之后,对江临有了一点儿喜欢。

浅淡的,并不深刻。

但此时此刻,在容珩的怀里,她心跳如雷。

容珩投资的这部电影是很单纯的校园剧,关于平行时空的故事,叫作《炽热》。

陈炽收到剧本的同时,也接到了江临打来的电话。江临一边给她道歉,一边解释说程橙子刚出道,需要一个好的资源和锻炼的机会。

陈炽冷冷地说道:“跟我有什么关系?现在道歉又有什么意义?”

不提这件事还好,越提越生气,陈炽拒绝了江临的赔礼道歉,更不想听他的说辞,尤其是关于她有陈家做依靠,从不缺好机会的说法更是让她生气。

这就是抢角色的理由?

陈炽觉得江临偏心不说,脑子可能还有点儿不清醒,最让她觉得不可理喻的是,程橙子为此还特意来公司找了她。

陈炽有自己的工作室,江临打电话给她的时候,陈炽才知道程橙子在大厅等了她两个小时。

一见面,程橙子就把所有的错都揽在了自己身上,让她别责怪江临,然而话锋一转,又提到了容珩投资并主演的《炽热》。程橙子为了搭上容珩这条线,没少费工夫,毕竟和容珩合作,给她带来的增益能远远超过一部电影本身的价值。可惜到最后连容珩的面都没见着,直到听说最近陈炽和容珩走得近,她便想来碰碰运气。

“陈炽姐,我才刚出道,很想有个好机会。你能和容珩师兄谈谈吗?或者给我个机会去试镜也行,你也知道,江临哥很希望我……”

“那你应该要找江临,而不是找我。”陈炽打断了她的自说自话,“毕竟我和你没什么交情。”

然而一转头,陈炽就看见了身后不远处的容珩。

陈炽的心紧了一下,下一秒,她就见容珩弯了下嘴角,声音低沉地对她说道:“这才像你。”

爱憎分明,立场坚定。

04.

一周后,陈炽去见了《炽热》的制片人和导演,签完合同准备离开的时候,才知道容珩原来一直在外面等着她。

制片人是跟陈炽一块儿出来的,见状一边笑一边打趣道:“担心我把人拐走了?”

陈炽一愣,下意识地看向容珩,刚好迎上他带笑的目光。但很快他就收回了视线,看向制片人,开口道:“我和陈炽是高中同学,她脸皮薄,您别逗她。”

直到今天,陈炽都记得那时候他看了自己一眼,温柔含笑,仿佛一眼万年。

签完合同后,陈炽还要去拍一个游戏的平面广告。原本经纪人是要陪陈炽去的,但她临时有事,不得不先回公司。临走前,经纪人特地拜托容珩照顾一下陈炽,说完还朝陈炽眨了眨眼,一副别有深意的样子。

陈炽不知道自家经纪人又在打什么鬼主意,刚想和容珩说不用了,他就从她的经纪人那里接过了钥匙,一边向外走,一边跟她说道:“走吧,我送你。”

再自然不过的样子,仿佛他们一直如此,无比熟稔。

到达拍摄场地后,陈炽先去更衣室换了服装。

她身材高挑,穿上齐胸襦裙长袖衫,在长裙红绯渐变的颜色间,像是重瓣海棠,贵气而又绮丽无双。

容珩是除了服装师外,第一个见到她的人。

陈炽不是没穿过汉服,但在容珩面前,她头一回有了紧张的情绪,因为他目不转睛地看着自己。

“发型还没有弄,是不是很奇怪?”

“不会,我只是在确定一件事情。”容珩停顿了一下,仿佛陷于不受控制的无奈里,“……我好像更喜欢你了。”

陈炽的脑子有一瞬间的空白,然后“噌”的一下,她整个人烧了起来。

……

在拍摄海报广告的过程中,陈炽有些心不在焉,不敢看镜头之外的那个人。

因为他的突然到来,场内一时有些混乱,激动的人不在少数,而容珩本人却一直神情淡淡的模样,不知道身边的负责人和他说了些什么,他笑了一下,然后朝陈炽的方向直直地看了过来。

陈炽刚好转过头撞进他的视线里。

“怦怦”,她的心跳声剧烈。

刹那间,陈炽回想起在无人的更衣室外,容珩说完那句话后,时间仿佛静止。不知道过去多久,陈炽心乱如麻的时候,有一个吻轻轻地落在她的额头上,克制而温柔。

容珩声音很低地说道:“原来不是错觉。”

——是真的非常喜欢了。

05.

陈炽承认,自己是喜欢容珩的,而这份感情貌似从很早之前就开始了……她对江临的喜欢,可能也只是爱屋及乌。怪不得她觉得自己喜欢他,却迟迟没有告白,也不想太过亲近他。

但陈炽没有想到,容珩居然是江临的远亲。容家在北方根基极深,容父对容珩的教育极为严苛,所以容珩自小就跟别的富二代不一样。为了锻炼他的独立,在他离开家的那几年,容家都不曾出手帮过他,直到他完全有能力可以独当一面。

就连江临,也是近期才知道容家的未来家主是容珩。

一面,他是万众瞩目的大明星,另一面,他是容家的独子。

江临得知这个消息的同时,还听人提起了容珩和陈炽的关系,在最近的这一段时间,他们貌似走得很近,已经有娱乐杂志开始着手写他们之间的绯闻。

江临蹙紧了眉头,有着说不出来的烦闷,离开公司后,他直接驱车去找了陈炽。

他清楚自己抢角色一事伤害了陈炽,但他只是为了给名下的艺人更好的资源,也是为了借容珩的热度造势,可他没想到,容珩和陈炽会走到一起。

江临想起很早的时候,陈炽刚刚从艺校毕业进入娱乐圈,他的同行看见了,曾经开玩笑地提过:“如果我的女朋友像陈炽这样,花再多钱我也愿意捧她。江临,你和她不是从小一起长大的吗?不想近水楼台先得月?”

他能怎么说?

难道要他说,他感觉陈炽并不喜欢自己吗?她未曾恋爱过,连什么是温情,什么是动心,恐怕都分不清楚。

江临去了陈炽的公司,才知道她已经进了《炽热》剧组。虽然他在这之前也听到过一点儿风声,奈何剧组保密工作做得滴水不漏,在开拍前他并不知道主演都有谁。

他赶去了拍摄地点,却因为不是剧组人员无法进入,打电话给陈炽,提示她的手机已经关机。陈炽拍完戏后才看到手机的消息,赶出来的时候,江临已经等了她数个小时。

陈炽以为他找自己是有急事,但没想到江临开口就是质问般的一句:“你和容珩是怎么回事?”

陈炽有些不悦,她刚拍完戏就急匆匆赶了出来,不是想听他质问自己的。她反问:“和你有什么关系?”

江临愣了一下,意识到自己的态度有些不对,揉了揉太阳穴,缓和语气道:“我有点儿急切……你的事业现在正在上升期,不适合用绯闻营造热度。”

陈炽问道:“如果不是绯闻呢?”

江临僵住,随即深吸了一口气,上前想抓住她的手腕,但被她后退一步避开了。他的情绪不太稳定,但又不想在她面前发脾气:“陈炽!他不适合你,他是容家的人,你以为……”

“我以为什么?”陈炽冷静地打断他的话,“我不是你的艺人,你对我的事业也从来没有过任何帮助。江临,我觉得你没有资格对我或者其他人指手画脚。”

陈炽冷漠起来,是真的不讲情面。

她不是他的艺人,不想承受他的怒火和指责,更不想被他掌控自己的喜欢。

最后,陈炽转头就要离开,可江临一步上前硬生生拽住了她的手腕,声音低到可怕:“你已经偏心向着他了?”

江临清楚,自己的作风可能有些卑鄙,但他还是把话摊开来说了。

“我一直没告诉你,吴导电影选角的那件事,是容珩的经纪人特意透露给我的!否则凭他容家的地位,会决定不了一个角色?会这么轻松被我一个电话就拿到?这件事根本就不简单!”

容珩无非是在设局!无非是在试探他!

陈炽一时没有反应过来,停顿了几秒,但随后还是挣开了江临的手。

06.

见完江临,陈炽就回了片场附近的酒店。剧组人员大部分住在这里,隐私性很好。

她心情有些郁闷,思绪乱成一团。

她确实不知道容珩是北方容家的独子,也不敢去想选角一事是不是与容珩有分不开的关系。

接下来几天,除了拍戏必要的交流,她都避开了容珩。容珩知道陈炽和江临见了面,也大概猜到了她避着自己的原因。

陈炽想的是,自己先理清楚这些事的关系,思考好该怎么做之后,再去找容珩聊一聊。但她的生理期比这一天更早来到,因为前一天喝多了凉水,她在剧组拍戏的时候,就已经疼得冒出了冷汗。

所幸她的戏份不多,很快就拍完了。她痛得太厉害,没力气再回酒店,打算先在休息室的沙发上休息一会儿。

她坐下没一会儿就感觉浑身发冷,小脸惨白,打算让助理帮忙去买止痛药的时候,容珩推开休息室的门走了进来。

“你……”

容珩在她面前半蹲下来,把外套脱下严严实实地盖住了她,蹙着眉看着她:“刚刚拍戏,你的状态就不太对。难受为什么不提出来?”

他看起来像是知道她生理期的事。

大概是经纪人不在,助理被她惨白的脸色吓到,不知道怎么处理,刚好碰见容珩问起,就说明了情况。

“要不要去医院?”

容珩一边问一边找了两个空的矿泉水瓶子,装上热水,贴着她的肚子放进盖在她身上的外套里,一瞬间温热缓解了疼痛。

可他的脸色看起来,简直比她还糟糕。

她抿着唇摇摇头,伸手想拉他起来,说:“蹲着会很累,你去休息吧,我一会儿就好了。”

容珩反握住她的手,蹙眉看着她,半晌后低低地开口道:“江临那天找你,提了我?”

陈炽没说话,算是默认。而容珩也从沙发边起身,抱过陈炽,让她靠在自己怀里,从背后搂着她。

“很多事我都可以解释。”他说,“虽然我的出身很好,但过得也不太容易,在刚刚出道的那一段时间,家里差点儿跟我断绝关系,但我还是坚持了下来……因为有一个人跟我说过,我应该是要光芒万丈的。”

陈炽愣了一下,微微侧过头看向他。

他空出一只手,很轻地蒙住了她的眼睛,不让她看自己。

“所以我要站在最高点,让她能看见我。可我没想到,在我刚出道最困难的那一段时间,她居然拜托自己的朋友,帮了我。

“我想不喜欢她,都很难。

“我想得到她,却也知道她身边有个青梅竹马,我不知道他们之间是怎样的感情,所以用了一点儿手段试探。如果那个人因为旁人而动心,伤害了我喜欢的人,那他就不配出现在她身边。”

陈炽的心跳越来越快,背后就是他的怀抱,带着檀香木的气息,温暖而和煦。但她知道,容珩并不是个温柔或有礼的人,高中的时候,他就桀骜恣意,就算现在收敛了嚣张,骨子里的本性也从未变过。

他好像也只有对她才这么温柔。

她的心跳频率居高不下,最后问出一句:“如果……如果他要是没有为别人动心呢?”如果当初江临并没有偏心程橙子,那个角色不曾是别人的,那他要怎么做?

容珩一时没有开口,许久之后才说道:“没有如果。”

自始至终,他最清楚自己想要的是什么,以为自己最冷静也最克己,可到最后还是为她乱了分寸。

陈炽一怔,然而下一秒,她的下巴被人轻轻托起,他的吻就这么落了下来——

分寸全乱。

07.

小助理买到止痛药和红糖水回来的时候,陈炽靠在容珩怀里,已经沉沉地睡着了。

小助理愣了一下,这才后知后觉地发现原来剧组的一些传闻是真的。那个万众瞩目的大明星真的有喜欢的人,而《炽热》也是源于她的名字。

听到休息室的门被打开的声音,容珩抬头看过去一眼,食指抵在唇间,希望对方别发出大的声响。

小助理心惊,有几秒忘记了反应。

她不明白,得是有多喜欢呢?以至于他看向旁人的目光都好温柔。

……

《炽热》的拍摄有条不紊地进行着,也马上就要到校园部分了。

天气逐渐炎热起来,工作人员买了奶茶分给大家,每个人都有,但陈炽面对那杯奶茶犯了难。

为了保持上镜的最佳视觉效果,她最近都在戒糖、戒高热量食物,连饮料都不敢喝了……可她超级想喝奶茶。

谁能逃过奶茶的诱惑啊?

陈炽陷入了天人交战的斗争里。

正值周末假期,剧组借了某高校的一栋楼来作为拍摄场地,陈炽待在一间空教室里神游天外,没想到容珩会找到这里来。

容珩朝她走过去,停步在离她最近的桌旁,问道:“在想什么?”

“想喝奶茶,但是会长胖。”陈炽有些郁闷,“而且有了第一次,就会有第二次。”

容珩想了想,拿过桌上的那杯奶茶帮她喝了起来。陈炽一下子更想哭了,看他慢悠悠地喝下了小半杯奶茶,咬咬唇,还是没忍住,犹犹豫豫地开口说道:“我喝一点儿没关系的吧?你都不分我一点儿……”

好气啊,他凭什么不怕胖!

闻言,容珩放下了那杯奶茶,似乎在想些什么,而后很认真地问她:“我可以吻你吗?”

陈炽差点儿没反应过来,愣怔地看着他,心跳突然加快。

他刚刚喝过奶茶,唇色殷红湿润,仿佛再靠近一点儿,就能尝到奶茶甜丝丝的味道。

见她不语,容珩沉默了片刻,抿了抿唇,手撑在她面前的桌上,微微俯身看她,声音低沉,沙哑中透着性感:“炽炽。”

陈炽脸上“轰”的一热,整个人像是掉进潮热的奶茶里,带着丝丝甜腻。

他想要她的一个回答,仿佛她不开口,他就会坚定地止步在这里,忍下所有炽热而不受控的感情。

“我……”

陈炽刚开口,就听到教室外有人在喊她的名字,似乎是在找她。她只能仓皇地起身往外走,却在教室门边停了下来。

“我很喜欢你。”她心跳如鼓,也没敢回头看容珩的脸色,很轻地说道,“如果要深究,大概是你出道前,我就有点儿喜欢你了。”

所以会因为江临和他长相相似而爱屋及乌,却不会对江临产生亲近的想法。

所以在知道他遇到困难时,会去求父亲帮忙。

所以……会想要刚才那个未落下来的吻。

……

最后陈炽离开了教室,而容珩一直站在原地,不知道过去多久,他才终于动了一下,扶额轻轻地笑了。

难以自拔的,是他的喜欢。

08.

陈炽是被场务叫出去的,说是导演找她。

下一场戏马上要开拍,导演跟她讲了些剧本里的细节。

这场戏是倒叙的手法,情节回到整个故事的开端,平行时空交错,将时间拉回到了七年前,女主角在教室里重新遇见了男主角。

直到导演跟陈炽讲完戏,她才终于意识到了一点儿不对劲儿。她快要分不清,这到底是剧本的故事,还是七年前她和容珩之间的故事了。

最后导演和她说了一句:“容珩跟我说,这一场戏是你和他的曾经。”

……

陈炽坐在堆满课本与试卷的教室里,风扇转动,窗外的樱花也开了,花瓣垂落如落雪飞扬。

九点一刻,跑操结束,他回到教室,站在教室门口看了她一眼。

一切与七年前他抱她去医务室的那天重合,仿佛什么都没变,又仿佛什么都变了。

嘈杂声传来,他也终于抬步走进了教室,但与七年前不同的是,他走近了她,俯身很轻地碰了碰她的唇。

高高的书把他们的身影挡在后面,陈炽恍惚,抬眸看他,唇边的温热刚刚退去,下一秒就又落了上来。

奶茶味的吻,柔软又甜蜜,藏着他的喜欢——

陈炽,你知不知道我有多喜欢你?

陈炽,不要半途而废。喜欢我这件事,你不要半途而废。

睡前故事分享

特色栏目 - 读者意林花火飞言情飞魔幻爱格故事会

上一篇 : 楚楚,要乖
下一篇 : 夜冢

睡前故事:栏目大全

标签大全

睡前故事大全随机

睡前故事大全热门

睡前故事大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