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年伴夏 - 看多彩故事,品百味人生!

你知道我为什么离开你

发布时间:2014年9月15日 / 分类:青春风铃 / 12,612 次围观 /

你知道我为什么离开你

文/另维

1

车窗外是一片无垠的大海。返回市区的路很长,我坐在副驾驶的位置,偷偷看了你一眼。

你握着方向盘,问:“看我干吗?”“没、没看你啊。”我说。

你笑了,摇摇头,腾出右手抓住我的左手,捏一捏,嘴角的笑意又浓了一些。你似乎没有注意到我内心的起伏与挣扎。

我们是两周前才遇见的,哦不,重逢的。

我休学一年,从西雅图回到祖国,四处实习,为临近毕业的自己找方向。夏天,我暂时安顿在广州,工作日上班,周末自在闲适。

某天,我从光孝寺出来,被门口一个算卦的拦住了。被纠缠的时候,你出现了,帮我解了围。

我们一起走了三条街,我才说出第一句话。我说:“你长得好像一个人。”“你朋友?”“不算朋友。”出于对你仗义解围的回馈,我讲起一段往事。

两年前的冬天,我大一,有微博好友路过西雅图,约我见面。他反复说自己不是坏人,如若我不放心,他再带个朋友,吃饭的时间和地点由我挑。

于是,一个周五下午,我在市中心的螃蟹餐厅见到了这二人。这位被带来的是微博好友阔别十余年的小学同学,碰巧在西雅图面试。他口才好,天南地北海阔天空,我的视线几乎没有移开。我看到他嘴角带笑,目光不时投向我,每一眼都能打乱我的心跳。我仓促移开视线,佯装专心吃螃蟹。

他一面与我说话,一面取下沾满油渍的塑料手套,露出左手无名指上银光闪闪的戒指。

起身时,他问我要联系方式,我摇摇头,轻轻说了句“不用了吧”。第一眼就心动的人,要怎么做朋友,我对自己说,然后见他略微尴尬地收回手机。

起初几天总梦见他,日子一久也渐渐淡了,倒是和微博好友从此熟稔起来,经常互相评论转发,却再未从他那儿获得小学同学的消息……

“你还记得他名字吗?”“当然,Justin Xu。”你缓缓摸出钱包,递给我一张名片:私募基金公司分析员,Justin Xu。

我看了他一会儿,认真说,“这是个意外,我刚刚真的不是在表白。”你“哦”了一声,然后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伸出左手摸摸鼻梁,无名指上空空如也。

生命到底有多少令人惊喜的馈赠,竟让我在茫茫人海中遇见你,再遇见你。

第二个周末,你约我吃晚饭,木屋烧烤。你翻转牛舌,细细地烤好放进我碗里。我叫你也吃,你答应着,依然夹起烤肉放进我碗里。

你左肘撑在桌面,灯光把轮廓勾勒得很柔和,你笑着不说话,我问你笑什么。你说,“有很长一段时间,我这样烤肉时,都会想如果你坐在对面会是怎样。我连你联系方式都没有,所以没想过有成真的一天。”

我反应了一会儿,“你不怕表白过于迅速,影响效果吗?”“好,那我慢点。下周末想吃什么?我带你去。”我摇摇头,下周末计划去海边。“我就当这是邀请了,我跟你一起去。”你忽略我的“我不同意”,烤肉,夹给我,笑,不说话。

夜晚,我想发微信给你,犹豫不决时,你来信了,说:我睡不着。黑暗和寂静里,我一下坐起来,拨通你的电话,描述我的同样心情,眉飞色舞。

好像,当喜欢上一个人,无论多么微不足道的小碰巧,都能被当作是命中注定和灵犀相通。

2

前方不远是收费站,我们慢悠悠前进了一会儿,被卡在了一堆车辆中间。

“在想什么?”声音和表情一样温柔。“我在想,她现在在做什么。”我答。然后,我所有的压抑和担忧都决堤了,我越说越多。“她那边是早上吧,她一定在一边做早餐一边盼你给她打电话,盼你说想她,盼你——”

“这些都不是你该操心的问题,让我去解决。”可昨夜在海边发生的事并不会因此不存在。

月光浮在海面上,我沿着浪跑,没两步就被你捉了回来。你脱下外套裹在我身上。风大,别着凉,你说。

你刘海被风吹起的样子好看极了,我掏出手机要拍你,它却没电了,我伸手向你,“手机拿来,摆个高富帅姿势。”

你手机里存了太多白天的照片,我们一起看日出、一起乘快艇去小岛、一起爬山时的风景与我的表情,照得丑你也坚持说美,都不能删,我一张张看过去。

不远处的你开始叫嚷“再不拍我就笑僵了”,就在我按下快门的一瞬间,电话响了,是个女孩的名字,我跑上前递给你手机。

你看了看屏幕,把手机调了静音,装进口袋。“怎么不接?”你摇摇头,“不重要。”“什么重要?”“这个。”月光洒在你身上,光芒的中心落在你的眼睛里,你用它们深深地看着我,我想移开目光,可你仿佛有磁力,我的一切机能都受到干扰,不听使唤了。耳边全是细浪拍打沙滩的声音。

“你欠我一件事。”我说。你迟疑了一下,问我是什么。“表白啊。”我答。你挠了挠头,张口,没出声,又张口,我在你发出第一个音节的瞬间跑开。

我沿着被白色月光点亮的浪花向前跑,脸有点儿烫。你拉住我时,我乖乖地走到你身侧,同你一起踩着粼粼白月光漫步。你给我讲故事,你的故事。从我们的两年前开始。

两年前你研究生毕业,正在为工作四处面试。离开西雅图一家公司时,你获得了一枚印有公司logo的戒指,便顺手套在了无名指上,去和小学同学吃晚餐时,遇见了我。

你一直忍不住看我,可我的目光却始终不在你处,你说了好多有意思的话都不起作用。你以问联系方式做最后一试,依然遭到拒绝。

你在时不时想起我的过程中告别了过渡期,进入一家不错的私募基金公司,遇见了条件不错的女生,然后公司开设广州办事处派你前往,你的生活在步入正轨的同时变得枯燥。

你申请了微博账号,在上面找到我,每天都看我活力无限地生活着,被我的开心传染。如今你落在芸芸众生里工作、生活,即使你不想回家不想面对妻子不想就这样一天天老去,你依然觉得生活是有希望的……

我反应了好一会儿才说话,“你结婚了?”月光打在你脸上,你回避了我的目光,“……九个月前。

 3

鼻尖酸出了痛感,我的眼眶红了。我迅速打开车窗,撇脸向外。你瞟我一眼,无奈笑笑,继续开车。

道路重新通畅,但天已经全黑了。“照这个进度,估计要到八点以后才能到市区。还想吃木屋烧烤吗?”你问。我没有答话。

周围零星有了灯火,市区似乎不远了。我还在看着快速播放的深色风景,发呆。

我恭喜你新婚,你不答话,接下来的路,我始终与你保持着距离,你也不再靠近,只时不时提醒我裹好外套。

进市区时,天已经全黑了。

路过一家商场时,建筑物上的巨大数字广告牌照亮了我的脸,你问我,怎么哭了?

我没说话也没看你,你握住我的手,轻轻摇一摇。“开慢点。”我答非所问。

我在想我们的未来。我们或许会时常拌嘴,但结局都是你把我抱进怀里,让我心尖颤颤,记不住任何恼怒与不开心。我们会每天把彼此挂在心上,会去各个地方,你为我拍美美的照片。许多个夜晚我看着你睡着,然后在清寂里写下我们去过的地方和经历的事……

我的每一帧幻想里都有你,但全以悲剧结束。情景的最后总会出现一个女孩,亲昵地挽着你,她告诉我,你不是我的,你早已再也不可能属于我。

为什么不在两年前让我知道那只是一枚公司文化纪念品?

你把车停在路边一家餐馆前,转身向我,表情严肃认真,张口掷地有声。“我相信事情都不会平白无故发生;老天安排了我们神奇地再次遇见,就是在暗示我们,是时候弥补一切、修正一切了。这两年我一直活在错误中,但现在不会了,你又出现了,我不会再让你跑掉,因此而起的一切问题我都会处理好……”

我才刚筑起墙,告诫自己接受命运吧,你就一字一句拆了我的心墙。

怎么会有这么多对与错,我不过是喜欢上一个人。可是好端端的,为什么要往没有自己位置的世界里挤呢?我看你一眼,心里冷冷的恨恨的,刚巧对上你的目光,你在路灯的混沌光芒里对我笑,柔柔软软的,我又有哪里融化了。

“我们做朋友好吗?”汽车驶出闹市区,灯光和声嚣渐渐远去了,我突然说。“好,在我解决之前,我们做朋友。”你答。

你会怎么解决问题呢?你会和你的妻子坦白我的存在,会伤透她的心,会惊动你们的父母、朋友,你开始没有心思工作,在竞争激烈的金融行业,被后浪拍死在沙滩上。财产、精力和声望的损失使你却步,或者你发现原来只是生活平静,遮蔽了你对妻子的依赖,你其实离不开她。

你会不忍对那个远在美国天天打电话叮嘱你注意身体的女孩说残忍的话,你会对我的虚假承诺越来越敷衍,有一天我会忽然发现你所说的一切只是谎言。会吗?也许,到那时,我们所有的心动、愉悦都会变质。

“我们还是不联系了吧。”我说,我们之间没有比此刻更好的时刻,前方的路充满麻烦和谎言。

“你听我说——”我塞一颗荔枝在你嘴里,堵住你的话。我哪里用得着听你说,你只是看着我,我就溃败了。“送我回家吧。”“好,我明天接你下班。”

“再见。”下车时我对你说。“明天见。”你温柔地笑。“再见。”我纠正。“嗯,拜。”你回应,似乎没有听出我有细微差异的措辞。

方才,我最后看了你一眼,删除了你的微信、手机号,拉黑了你的微博,彻底放弃了这场迟来两年的缘分。

也许多年后我们将再次偶遇,俏皮地讲起今夜我翻涌的、纠结的、年轻的心。但此时,我必须以消失来抵御你的强大磁力。在生命的某一刻,你或许应该是我的男孩,可那一刻已悄无声息地过去了。你是我的失之交臂。

亲爱的男孩,我下车之后,请你一切安好。(完)

流年伴夏微信:liunianbanxia,微信名称:流年伴夏

上一篇 : 九月,忧伤着谁的忧伤 下一篇 : 你有你的孤独,他有他的孤独,所谓心心相通,都只是一场误会而已
~

推荐栏目
热门文章
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