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年伴夏 - 看多彩故事,品百味人生!

青春如死

发布时间:2015年11月25日 / 分类:雾里看花 / 1,480 次围观 /

 青春如死

文/王大根

晚上九点,陈欣悦看完了一部青春片,心潮澎湃。给大学好友发微信:你高中的时候谈过恋爱吗?

握着手机等了几秒,收到一串省略号。

又问:那有没有关系比较好的男同学?

白色气泡:有是有,都很丑。

删掉了输入框里的“长得帅的那种”。

聂玲问:怎么了?

回复:我们的青春,唉。

打开朋友圈,刷新了一下,蹦出来一张熟脸。周佳丽!陈欣悦忽然明白了刚才电影里的女主角为什么看起来如此眼熟,太像周佳丽了!那时她也是短发大眼镜,整天穿着肥肥的牛仔裤。如今的自拍中,她烫着精致卷发,化着认真妆容,一条艳丽的连衣裙被风吹起,在埃菲尔铁塔下绽开灿烂笑容。配的文字是Pray for Paris。

一小张照片看了大概有一分钟,终于点开了她的头像,按了绿色按钮,弹出的对话框里一片空白。换了手机以后就一直没有聊过天,说起来,手机也是去年换的了。

输入:今天看了一部电影,里面女主角长得特别像你。手指悬在发送键上停顿了片刻,想了想,还是一点点删掉了,然后点了左上角退出。

又不是说她像范冰冰,听到这种话,并不会感到高兴吧。

锁上手机,地铁里灯光明亮,让漆黑的屏幕变成了一面镜子,清晰映出脸上凹凸。青春早已逝去,青春痘却迟迟未走,稍吃些能让人快乐的食物,立刻层层叠叠冒出。

高中的时候,可不是这样的。

高中的时候,女生们常常围过来:“陈欣悦你皮肤真好!”尤其是刘敏敏,常常会捏起陈欣悦两边脸颊:“哇!陈欣悦你怎么能这么可爱!”刘敏敏最喜欢说别人可爱,可爱也是一个非常善良的词,长得特别矮的女生很可爱,胖到肉一颤一颤的当然更可爱,有且只有一副大眼睛的超可爱,因为理发师的失误剪了一个糟糕的刘海,那简直可爱到爆啦!

刘敏敏身高一米七五,两条腿细长笔直,从来不和大家一样穿以纯和美特斯邦威,她漂亮并且化着班主任不会发现的妆,公然违反校规烫了梨花头,还早早戴上了美瞳。按刘敏敏自己的标准,她一点都不可爱。

陈欣悦从刘敏敏的手中挣扎出来,看向后桌的周佳丽,周佳丽向她撇撇嘴。她们都不喜欢刘敏敏。刘敏敏坐教室后排靠窗的位置,前后左右坐满篮球少年。而陈欣悦和周佳丽坐讲台正中的第一第二排,边上的男生都亟待发育。

在日剧和少女漫画里,坐在第一第二排的女生,她们只会在上课时扶一扶眼镜,下课后被堵到角落里欺凌,陈欣悦和周佳丽并不想出演这样的故事。

十七岁的时候,每个女生都相信自己是少女漫画或花火杂志的主角。在食堂打饭的时候,饭菜一定会泼到全校最好看的男生身上,“对不起对不起,请把衣服交给我让我带回家洗吧!”

体育课的时候,高大挺拔的阳光少年的篮球一定会不小心砸到自己身上,“啊同学!实在抱歉,我送你去医务室吧!”“伤得还挺重的,那最近一个月就只能由我骑车送你上学放学了!”

到天台去吃面包当午饭,英俊的坏学生一定会躺在那里,“喂,吵到我睡觉了啊!你要怎么补偿啊?”

走到学校僻静角落,一定会看到笑容邪气的美少年在那里抽烟,“嘘!把这里当成我们的秘密基地吧!”

晚自习下课回家的路上,一定会救起因为跟小混混打架而受伤的帅气不良少年;帮好朋友给耀眼的学长递情书,学长的注意力一定会不知不觉落到自己的身上……

十七岁的时候,尽管我们坚定地只看向英俊少年们,却毫无逻辑地同样坚定地认为,英俊少年们一定也会把目光投向我们这些平凡的少女。他们不应该有审美,他们不应该有对青春的憧憬,他们应该看穿我们这些平凡女生的美好内心,成为我们青春里最动人的风景……

“陈欣悦,你上来做一下这题。”数学老师的声音划破青春的长空,“这一道……傅文斌。”教室里立刻响起一片嘘声。

数学老师笑笑:“怎么了?”

陈欣悦叹口气,从同桌身后挤过,走上讲台解题。傅文斌是她所谓的爱慕者。本校是寄宿制,男生宿舍晚上卧谈,给班里女生打分排名,据说傅文斌把她排在了第一。消息从篮球少年那里传给刘敏敏,毫无争议地当选了第一名的刘敏敏,把这件事当成笑话一样讲了出来。从此陈欣悦与傅文斌常被捆在一起开这样的玩笑,早读时,坐傅文斌附近的男生会集体大声朗诵古文,读到“欣悦”两个字,喷着唾沫星子地加重读音。两人在过道里相遇,会有男生故意撞一撞傅文斌,好让他们两个碰到一处,然后就可以起哄,怪叫。

陈欣悦一句话也不跟傅文斌说,一个正眼也不向傅文斌看,她没有感到害羞,只有巨大的难堪。因为傅文斌蓄着自发育起就没有刮过的胡子,很小的眼睛,个子不高,体育课的时候打的是乒乓球而不是篮球,穿的是鸿星尔克而不是耐克,长长的尼龙袜包住整条小腿。

长大以后,陈欣悦常常看到各种怀念青春的微博,什么那时的恋爱,不是因为你有车有房,只是因为你当时穿白衬衫的样子很好看——实在好笑。高中时期最受欢迎的男生,一定是家境优渥的类型,只有他们才会穿新款的名牌运动鞋,烫台湾男星同款的发型而不是推成平头,早早学会刮胡子喷香水,冬天穿帅气的大衣而不是羽绒服,也因此才能成为人群中耀眼的存在。女生议论起他们时也满怀憧憬:“他家里很有钱哦!”家里有钱的话,成绩差也没关系,毕业以后尽可以送到英国美国澳大利亚;而普通家庭的少年,如果高中时比起读书更在乎白衬衫和啫哩水,多半是读一所偏远的九流大学,打完四年的LOL,父母竭尽全力在本地安排一份低薪而稳定的工作,相亲结婚,身材发福,过早地变成中年人。

不知道傅文斌现在在做什么,当然,陈欣悦也并不关心。被傅文斌这样的人喜欢过,并不是青春里美好的回忆,甚至完全可以说是青春里的污点。陈欣悦抬起头,地铁车窗里浮现出她的脸,——那么我,又是谁青春里的污点呢?

“陈欣悦陈欣悦!”周佳丽拿胳膊肘撞她。陈欣悦回过神,叶驰端着餐盘从她边上走过,留下一阵好闻的香水味。

陈欣悦和周佳丽对视一眼,急急跟上去,抢到了叶驰旁边的一张桌子。学校食堂分三层,每层不同口味,她们俩喜欢吃三层,但叶驰只去二层,而且永远坐在最后一排。陈欣悦和周佳丽决定为爱情更换口味,每天中午一下课,男生们会集体向食堂狂奔,整栋楼发出咚咚咚的脚步声,仿佛一群角马。陈欣悦和周佳丽为了抢到与叶驰邻桌的位置,不得不加入角马的迁徙,并且放弃了三层无比美味的东坡肉,而这一切只是为了在吃饭的时候能够看上叶驰一眼。

那时候的叶驰确实比东坡肉更下饭。她们俩甚至连续一个月没有吃鸡腿,因为并不想让叶驰看到自己叼着鸡腿的不雅画面。

叶驰比陈欣悦高一届,在学校里广受注目。学校里出挑的男生拢共就这么几个,却消受着上千颗炙热的少女心。日剧里,毕业时女生可以向心仪的男生讨要制服上的第二颗纽扣,即使这风俗西渡,叶驰校服上的拉链头,也绝对排不到陈欣悦的手里。

陈欣悦有回在食堂终于鼓起勇气戳了戳叶驰的后背,叶驰回过头,目光平直地转了一圈,又转回了头去。陈欣悦的身高,在他的目光以下。

对于叶驰来说,陈欣悦并不值得被注意。

“我有他校内。”刘敏敏说,“你不知道他有校内吗?”那时候人人网还叫校内网,我们爱死了这个网站,并不知道不出几年,它就会变成一片墓地。陈欣悦很快搜索添加了叶驰,保存了他上传的所有照片,晚上会躲在被窝里,拿着mp4偷偷地看。

学校当时严厉没收手机,但当然还是会有一些人偷偷携带。这些人穿着入时,上课时偷偷发着短信,每天都会收到来自各个班的、折成各种形状的纸条,元旦晚会的时候他们会跳街舞,并且经常在堆着旧书桌、画满涂鸦的社团教室里聚会。他们毕业以后都很喜欢回学校看望老师,说起被责罚的事情而一起哈哈大笑。他们就好像是真正的青春剧主角一样,陈欣悦好讨厌他们,但是偶尔为他们传递一下纸条,心里又会有一点高兴,仿佛自己也成了他们中的一份子,仿佛自己也有了他们那样漂亮的青春。

像陈欣悦、周佳丽这样的女孩,父母都还没开明到允许她们携带手机,而自己的零花钱也绝对攒不出一部手机来。大家都以要练习英语听力为名,偷偷磨来了一部mp3或mp4,上课的时候一手支着头偷偷听歌,或在桌膛里阅读言情小说。一只装满韩剧的mp4被互相传递,每天晚上,不同的少女为着同一个男主角,咬着被角闷声尖叫,第二天黑着眼圈,和邻座讨论着剧中的吻戏。

高中生已经不太会看花火之类的言情杂志,更喜欢两块钱一份的《上海壹周》和《伊周》,跟着《小时代》认识了许多名牌,想象着自己未来的模样:精致妆容,修身套装,在高层公寓的落地窗前,喝着咖啡,俯视着全上海的纸醉金迷。

出了地铁,两边挤满了电动三轮车,对着司机师傅招揽的手,陈欣悦一面摇头一面走出去,接着是各种小吃车:鸡蛋灌饼、糖炒栗子、山东煎饼、烤红薯、铁板鱿鱼、公安锅盔、烤冷面……摊主们在冷风中缩着手。

这才是未来的模样。

电视剧中常常演出重逢桥段,高中或大学里抱有遗憾的男女,多年以后,偶然在街头相遇。陈欣悦想象着叶驰自这条尘土飞扬的马路对面走来,看见这样一个她,这样一个穿着臃肿羽绒服,两天没洗头,手上还拎着份山东大煎饼的她。

叶驰不会认得她。因为叶驰从来没有认识过她。

陈欣悦也不会叫出叶驰的名字。她可能会回到久未访问的人人网,在好友列表里找到叶驰,给他发送一条“今天好像看见你了”,然后永远不会被收到。或者干脆,叶驰早已注销了自己的人人账号。

叶驰当然读了一所并不好的大学。为了他曾经牺牲了一个月鸡腿的陈欣悦和周佳丽,都没有想过要为了他少做几道大题,和他考进同一所学校。那时候大家都相信,到了大学,我们会遇到更多更好的男孩,展开更自由更灿烂的恋爱。但我们不知道,我们也可能会在寝室里做四年的死宅,每天睡到十二点起,吃室友从食堂打包的盖饭,看一整天的电视剧,打一整天的游戏。原来社团并不会都很有趣,更没有什么浪漫的联谊,同系的同学可能四年下来连名字也叫不出,原来高中时没有活得像青春小说一样的人,大学时也演不了青春剧。

上了大学以后,陈欣悦和周佳丽逐渐疏远。刚开始,还会互相介绍彼此的情况,某某室友是哪里人啦,系里有没有好看的男生啦,所在的城市如何如何啦。随着和室友们熟识,高中朋友之间聊天的次数也越来越少,生活中的趣事已经无法分享给生活外的人知道。彼此间的话题,只剩下了高中同学和一点乏善可陈的回忆。傅文斌读了什么大学?并不想知道。刘敏敏谈了男朋友?挺丑,挺好。还记不记得我们一起给叶驰送奶茶?那种难堪的回忆,真的不想再想起。

高中同学的微信群里,只剩下满屏的代购广告,最大的亲密,是逢年过年时争抢的几个小额红包。同学会去的人越来越少,去了也只有一杯杯不停的敬酒,和KTV里一首接一首的周杰伦的歌。每当青春片上映,还是能看到高中同学在朋友圈里表示感动,对于他们的青春知根知底的我们,很想上去回复:你的初恋,根本只是王后雄吧。

晚上十点了,陈欣悦回到家,打开电脑。广告的方案被推翻了很多次,陈欣悦给同事发消息:“女主角这种反应根本不正常嘛!你想一下,我们要遇到这种情况,我们哪里会有这种反应?”

同事回:“我们这样的人,根本没办法成为女主角的嘛。”

陈欣悦愣了一下,回复:是啊,我们当然不会成为女主角。

当然不会。

流年伴夏微信:liunianbanxia,微信名称:流年伴夏

上一篇 : 用两年的时间,练习为一个人写一封信 下一篇 : 重来一遍,我还是不会装模作样
~

推荐栏目
热门文章
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