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年伴夏 - 看多彩故事,品百味人生!

年轻的路

发布时间:2014年9月14日 / 分类:海纳百川 / 1,026 次围观 /

年轻的路

文/烟波浩渺

我的父亲出生在晋西北的一个小村子,村庄在汾河上游。父亲的母亲在四十多岁的时候去世,没有留下照片。父亲和他的父亲以及两个弟弟一起度过了六、七十年代,后来他离开小村子,到城市工作安家,之后我在八十年代出生。

父亲说,他的母亲因为饥饿和疾病,导致身体十分虚弱。有一年母亲病重,要送去二三十里外找赤脚医生治疗。那个时候自家连驴子也没有,父亲和他的父亲把瘦弱的母亲放在竹编的筐子里,两人用一根木棍抬着她走了半夜。父亲的母亲死掉的那一年,是个冬天的晚上。家里贫穷,没钱置办棺木。有长辈把自己的寿材借了出来,这才能够下葬。父亲借了邻家的驴子,套上木板车,自己一个人上路去几十里地外的亲戚家取寿材。很多年以后他重复提起这些经历,不动声色。

父亲说,晚上走路的时候,速度要比白天慢很多。村里的路当时布满黄土和石块,如果不熟悉地势,一不小心就会滚下深沟。父亲和两个弟弟每日天不亮就要起来,那时候鸡还没有叫,星星就告诉你,该出门赶路了,镇上的学校需要提早出发才能到达。我的父亲独自一个人赶着驴车走过山岗,心里只想着一件事:早些把母亲的棺木带回来。那个时候他还很年轻,学习是众人里拔尖的。我曾经看到他中学毕业证上的评语:该生品学兼优,只是思想比较沉闷。我想这大概和他母亲的早逝有关。

父亲说,他高中毕业,考进全县头几名,但是赶上了高考取消,无处可去,在村里当小工。因为家庭成分不好,被划成地主,一直遭人白眼,并且受到村里贫农的欺凌。直到恢复高考之后,考上了师范学校,生活的处境才开始改变。父亲说从前的路都是黑漆漆,走在空无一人的土路上,月亮和星星都发着黯淡的微光,那时候的生活不容你去想太多,你只能看到眼前的事情,眼前的事情已足够耗尽你的心力。

父亲说,他和已经不再年轻的同学们,第一次乘上开往城里的汽车,去参加高考的体检。那是一辆解放牌的绿色大卡车,人们站在卡车的货仓上,被山风吹着,激动的心情溢于言表。他们一起唱着那个年代流行的歌曲:“世界是你们的,也是我们的,但是归根结底是你们的,但是归根结底是你们的。你们青年人朝气蓬勃,正在兴旺时期,好像早晨八九点钟的太阳。希望寄托在你们身上。”

那时候从父亲读书的县城到市里,只有一条狭窄崎岖的山路,连续的下坡弯道使很多卡车掉下山谷。如今的公路,回乡只需两个小时,但在那时需要半天时间。对于首次离开县城的父亲来说,这是一条曾经遥不可及但正在展开的光明之路。这之后,父亲的路,变的通顺了。

我已经二十七岁,我没有机会去走更多的路,我只去过山西的南部,出省到过两次首都。我有很多朋友,他们在这个国家的四面八方。有的朋友离开家乡不再回来,从此失去音讯。我居住的城市不大,花上一天就能从城市的这头走到那头,它正在经历一场改造,企图变得更大。父亲说过在他年轻的时候,家里的房子被别人分走了。他和自己的父亲花了三天时间,挖出了三间窑洞。他只想着有一天能够离开这个黄土弥漫的地方。如今他逐渐变老,却常常惦记已经倒塌破败、被荒草覆盖的破土窑。父亲一直希望在那里重建一座规整的宅院。

曾看过一条电影《逍遥骑士》的影评:那时年轻人不断思考,却什么答案也得不到,于是他们去流浪,今天年轻人不去思考,无数答案和观点就已将我们包围,于是我们去旅游。

父亲不喜欢旅游,那一年我们走过长安大街,在故宫门前停留,父亲疲惫地在路边蹲下了。大概是因为他已经走了足够远的路,风景浅薄,不足以勾动他的心情。那些光怪陆离,气势磅礴的自然及人造物,于他来说,全无一丝触动,它们的份量太轻。

我走过的路不远,只是不断地重复,出门去,在路上,回来。我常常乘坐火车和小型客车,走过国道也上过高速公路。当一个人在路上的时候,又没人可以交谈,想念也无处落脚,思绪很快就会被清一色的风景缠绕。那些在路边不知站了多久的树,碎裂在岩壁下的石块,混凝土浇灌而成的电线杆,巨大的广告牌,远处的山麓,柔柔摇动的云彩。身边那些陌生的旅客,有的处于酣眠之中,有的吃着茶叶蛋,有的在玩手机,他们和那些风景一样,同为自然的造物,没有什么本质上的不同。有些时候他们会闯入我的生活,但是就像水面的波纹,旋即归于平静。

一但上路之后,不能做太久的停留,尤其是高速公路。我们缩在一个个互不相通的壳子里,各自去各自的方向。我曾经想过去那些很远的地方去找些什么东西,但是后来我知道那些东西已经永远的失去了,但是这并不足以影响我继续走下去,况且,我是无法停步的。父亲走了那么远的路,虽然走的很慢,可是至今也不能停下来。一旦停下来我会发现自己无处可去,因此要给自己找一个方向,然后上路。我不知道这条路通向何方,也不知道它与我预想的目的地能否连通,上路以后我无数次地试图根据一些参照物矫正自己的方向,但是它们依然是如此地难以捉摸。对于那些难以接受的事情,我曾做出各种各样的反应。我怀疑过自己和否定自己的人,痛恨过那些爱着我的人,也同情过那些被我厌弃的。我知道自己太过复杂,我并不能让这个世界多一点什么或者少一点什么,世界就是那样,人们就是那样。就让它们各自按照各自的安排吧,那些安排,必定有它的道理。

曾经有见字泪流的时候,心理上的触动激起身体器官的波澜。文字和影像都是容易诱捕心灵的器具,即使它们不十分完美。至今我听到奇妙的声响仍会侧目,就像我在路上望见一颗低低的树,它也是那样静悄悄地立在那里,但是总有一种气场能够吸引你,使你知道它是你的同类。抛开那些多余的点缀,我们本身都是一样的,只是我们生在了不同的地方,走了不同的路。可能很久以前我们曾经遇见过,交臂非故,也许我们今后,都不会再见面了。

告别的时候,是用力一点还是轻轻说声再见?我不知道,可我喜欢不告而别。人生茫茫啊我的朋友,分别是转瞬即至的事情,也许我们还会在下一个颠簸的小路上相逢,也许南辕北辙、分道扬镳从此不再交会,那又有什么呢?我的父亲已经七十岁了,我知道他正在准备离开我,并且带走一样很重要的东西,我必须为之做好准备。同样的,我们之间也该有一次告别,我也会带走一样你最为重要之物,可你别一直怪我。丢掉它,并不会影响你之后的道路。无论是后会有期还是后会无期,从此以后,你的路,要靠你自己。

流年伴夏微信:liunianbanxia,微信名称:流年伴夏

上一篇 : 限时爱你5小时 下一篇 : 18岁的沉重
~

推荐栏目
热门文章
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