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年伴夏 - 看多彩故事,品百味人生!

你来过,小乖

发布时间:2014年9月11日 / 分类:格言故事 / 1,681 次围观 /

你来过,小乖

文/黄磊

所有善良的生命都有着自己的天堂,在那里他们幸福平安地生活着。我们的乖乖现在就住在小狗的天堂里,它长着一双美丽的翅膀,从此可以自由的飞翔。

经过了72个小时,我和妻还是不能相信这是真的,我们真的失去了它,就在2008年的最后一天里。

乖乖,是一只小土狗。2002年的冬天,我和妻等一个朋友来家中坐客,朋友一进门竟然怀抱着一只小狗。她说在路边看到一个人在卖狗,小狗被放在一个纸巾盒中,冻得浑身颤抖,她觉得这小狗怪可怜的,就花了一百块钱买了下来,可是她家已经有了只狗,加上元旦快到来了,她想送给我们当新年礼物。听完她的话,我和妻都有些不知所措,我们从未想过养狗,而且妻还有些怕狗,可是朋友一番美意,又实难拒绝。就这样小狗被留在了我们家中。朋友走后,我们俩坐在沙发上看电视,一直心神不宁,因为那只无助的小狗就蹲在电视机前看着我们。

“先放在这儿,明天看看找个人送走它,真逗,哪有没事儿送人家狗的。”

我看着小狗看着我的眼睛顺嘴说道,心中还有几分不安。

“行,先给它洗洗吧,看它脏的。”妻建议。

“对,洗洗,再弄点儿吃的给它。”我从沙发上站起身走向它,它没有躲闪,只是等在那儿,望着我。

从那一刻起,它就成为了我们家的一员,我和妻开始一天一天爱上了它。我们给它起了个最常规的狗名——乖乖。它真的很乖,甚至是顺从,似乎是怕我们再把它送走,要尽量表现好才能留下来。今天回想其实不是,它和我们是注定要生活在一起的,是爱,是缘。

有一度我一直想找出它的血统,并且不可免俗地期待它系出名门,流落民间。在翻阅了各种画册咨询了各方狗客排除了种种可能并眼看它一点点长大后,我们开始不得不接受事实——它是一只土狗,甚至不是一只纯种土狗。于是我们不可救药地给它编造了一个血统——中华田园犬,多好听!

我们的乖乖个头很小,毛色黑白相间,眼睛不算黑,有些深蓝色,头顶正中间有个逗趣的小黑点。它是一只谨慎的小狗,很内向,极少与外人亲昵,甚至对我们都是有节制地表达,它最多只是用头顶着你的手掌心,如果你将手移开一点,它就挪动几步再用小头顶来拱开你的手。偶尔它也会跳到你的身上,一般都是特殊情况,比如窗外打雷或者过年放鞭炮时,它就会哼哼唧唧地凑过来,然后望着你,趁你不备就窜到你腿上,用脸紧紧贴着你的脸。它同别的小狗一样喜欢户外活动,每次遛它时它都会快乐地跑在你的前面,可它每次跑出几十米就会停下来,再回过头确定你在跟着它,生怕把你弄丢了,好像是它在领着我出门散步,要时刻保护我。

有一次,我们不在家,妻母带它下楼,结果它一高兴就与妻母走散了,妻母到处都找不到它,过了两个小时保安来敲门说你们家的狗在地下车库你们的车边上蹲了好久了,想给你们送回来,可谁叫它都不走,一靠近就跑开,转个圈又回到车边。那次吓坏了我们,它倒像个“没事儿狗”。

还有一次,我们已经搬到了个有院子的房子,因为要出差两天,就将它放到院中,备好了充足的水和狗粮。那两天我们一直都很不安,心中口中总是惦记它。两天后一回到家,赶紧看它,它竟然将两只小爪子挠出了血,大门上尽是划痕,只喝了些水,狗粮一口也没吃。看着它的白爪子被血染成了淡粉色,我心里疼极了。我明白它一定以为我们不要它了,一心只想着回到房子里等我们。

它从未意识到自己是一只小狗,它把我们认真地当成了爸爸妈妈,我们也从来都相信它就是我们的另一个小孩。

还有太多的画面不断浮现脑海,现在写下的每一个字都如同一把不够锋利的刀,不断用力割扯着我想念它的心。

2008年的12月31日,这个复杂的一年的最后一天,我一如往常地起床,给女儿做了早饭,陪她吃完,然后给她穿上衣服。这时乖乖已经急不可待,它的欢乐时光到了。我领着女儿跟着乖乖向着它熟悉的园区走去……

那一天,天蓝的出奇,一丝云都没有。虽然是严冬,可阳光下还是有几分暖。树已经凋零,枯木显趁出北方特有的景致,在这冬日的阳光下我们开心地向前走着……

我和女儿手牵着手,说着只有我们才懂的话,乖乖欢快地跑在前面,不时回过头停下脚步望向我们,一如往常……

一切都在几十秒钟就改变了。两只大型的凶恶的卡斯洛猎犬竟然无人牵拉地站在路口,我第一反应就是抱起女儿,两只猎犬向着我们冲来,我叫喊着乖乖快跑,它跑了几步又停下来望着我们,两只猎犬跑近它,它们撕扯在一起……几十秒,乖乖用它瘦小的身体保护着我们。

我把女儿交到赶上来的遛狗人怀中,拿过那人手中的木棍疯了一般打走了那两只恶犬时,我的乖乖已经躺在了地上……

我和妻哭了一整天……

我和妻哭了一整年……

我们哭不动了……

当一切结束时,我最爱的小乖乖就躺在冰冷的水泥地面上,它用尽最后一口气望着我,一如往常的顺从和温柔。我将女儿的脸按在怀中,不敢让她看见,它是她的小伙伴。我摸着它的头对它说没事儿了,我马上送你去医院时,它只是轻轻地呼吸和颤抖,如此的平静。它望向我的深蓝色的眼睛渐渐变成了淡蓝色,就像我头上的天。

它看到的是天堂的颜色。

我搂着女儿跑回家时,女儿问我乖乖怎么不回家?我回答不出来,她就自问自答道:“我们从这边回家,乖乖从那边回家。”我无声地恸哭。

经过73个小时,我坐在这里,还是无法相信,更不敢回忆,甚至不敢望向地面,生怕它会在那里,像当年那样望向我。

朋友们来电话陪着哭,我说乖乖一定去了小狗的天堂,或者转世成为了另外一个善良快乐的生命。朋友问它还会认得我们吗?我们会认得它吗?它会提醒我们认得它吗?我说不知道,可从此以后我会相信我遇见的每一样生命中都会有它勇敢善良的灵魂,我会珍惜善待并且感恩这一切,这是乖乖给我的新年礼物,人生礼物。

尤金·奥尼尔在《一只狗的遗嘱》里写道——“我的悲伤来自于即将离开自己所爱的人,而非死亡,狗并不像人一样惧怕死亡,我们接受死亡为生命的一部分,并非认为那是一种毁掉生命的恐怖灵异。有谁能够知道死亡之后会是什么呢?我宁愿相信那里是天堂。在那里,每个人都青春永驻,美食饱腹。那里每天都有精彩和有趣的事情发生。我们在任何时刻都可以享受到美味的食物。在每个漫长的夜晚,都有永不熄灭的壁炉,那些燃烧的木柴一根根卷曲起来,闪烁着火焰的光芒,我们倦怠地打着盹,进入甜美的梦乡。梦中会再现我们在人世间的英勇时光,以及对男主人和女主人的无限爱恋。对我们来说,要预知死亡的日期,的确是一件很困难的事情,但是死之前的平静和安详却一定是有的。给予衰老疲倦的身体一个安详而长久的休憩之所,让我在人世间得以长眠。我已享受到充裕得爱,这里,将是我最完美得归宿。”

写到这里,我心中的无以名状得痛还在,可隐约感觉得到渐渐地消退,因为我似乎懂了,懂了一些有关于生命和爱的道理。

我们的小乖乖住在了小狗的天堂里,它将是永远快乐的。我们也将会在这个不全令人接受的世界里勇敢并且快乐地继续下去。(完)

流年伴夏微信:liunianbanxia,微信名称:流年伴夏

上一篇 : 太懂事的姑娘,大多没有什么好结果 下一篇 : 一笺心语,对秋吟
~

推荐栏目
热门文章
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