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年伴夏 - 看多彩故事,品百味人生!

那个让人想亲吻的女孩子

发布时间:2014年9月19日 / 分类:青春风铃 / 2,702 次围观 /

那个让人想亲吻的女孩子

文/宇小敏

时到如今想起来,小方已经记不得那个雪夜里,隔着肯德基的透明玻璃冲他笑的女孩儿是什么模样了。可他总记得她。

当时大二,小方交了人生中第一个女朋友。初次爱别人,太紧张,都不知道怎么对她好。姑娘随口说想吃烤红薯,下着大雪的沈阳,小方买了烤红薯揣在怀里,打出租车送过去,烤红薯藏在羽绒服里面,毛衣外面,隔着毛衣把小方的胸口烫出一片红。烤红薯送到,小方自己再坐公车回去。可是小方不明白,为什么一颗努力的心,总是捂不暖另一颗。女友总是淡淡的,看着小方从怀里带着期待的表情掏出烤红薯,点点头说句谢谢,把小方瞬间打落成一个送餐小哥。小方一度怀疑她下一步就是从钱包里找一张零钱出来塞给自己。

那天沈阳下了特别大的雪,女友在市区中心一家百货大楼打工,怕天黑路滑,小方八点就等在大楼里的肯德基,接女友下班。小方没有提前发短信给女友,想给她个惊喜。女友九点下班,八点半,已经在肯德基等了半个小时的小方发了条短信给女友。来的时候坐了一辆漏风的公交车,小方的脸都被卷着雪花的风吹的不会动了,一双手半个小时也没捂暖和,总是打错字。小方经常如此,坐着公车来女友的地方,再打着出租车把女友送回学校,自己再从女友家坐公车回宿舍。恋爱谈了半年,小方已经习惯了。

短信发出去很久,快九点了,才收到一条回信。

“你怎么不提前说一声呢。”

小方愣住了。这不是他预想的回复。

隔了一会儿,来了一条短信:“我今天要加班,弄到很晚的,你先走吧,别等了。”

小方回了一条:“没事,我等你,天黑,路不好走。”

女友没再回,小方有点失落地在靠窗的位置上坐下。六块钱一杯的热咖啡才喝了一半就凉了。小方带着一本书,解闷儿的,可他一页都看不进去。他突然意识到,女友在自己面前从来没有大笑过。偶尔会微笑,礼貌、客气,像是对陌生人,一个帮了她小忙的陌生人。小方喜欢爱笑的姑娘。比如刚才在他对面坐下的那个女孩子,笑起来的时候嘴巴开开的,眼睛亮亮的,声音脆脆的,眼睫毛一闪一闪的。可是自己的女友为什么不爱笑呢?小方回过神来发现那个大笑的姑娘正带着惊奇的表情看着他,他才意识到,自己走神了,盯着人家姑娘看了半天。小方有点不好意思,低下头,看了看手里的书。

用余光能看见大笑的姑娘和同伴的胖姑娘交换了个眼色,两个人都意识到了小方痴痴呆呆的眼神。小方尴尬极了,挪了挪屁股,调整坐姿,让自己的脸可以背对着她们。

可是换了座位还是没能静下心来。小方的书彻底看不进去了,他眼睛盯着书,耳朵追着两个姑娘的谈话。脆生生的声音是爱笑的姑娘的,甜甜的声音是那个胖姑娘的。胖姑娘纠结了半天决定点一杯可乐一个薯条,爱笑的姑娘说要一个汉堡套餐加一个紫薯蛋挞。胖姑娘气哼哼地说死瘦子。爱笑的姑娘说,所以才要多吃点陪你一起胖。胖姑娘气哼哼地去点餐,爱笑的姑娘说自己留下占座位。

小方笑了。

那时候已经九点多不到十点,肯德基里已经几乎没有什么人,根本不会有人来抢座位。爱笑的姑娘就坐在小方两米不到的另一个座位上,有一搭无一搭地对着手机摁来摁去,频率不像发短信。小方也掏出手机,显示屏上一片空白,没有来自女友的消息。小方叹口气看看窗外越下越大的雪,意外发现,爱笑姑娘的脸正印在玻璃上,与小方四目相交。小方心里紧了一下,低下了头。可小方的思绪都在印的出倒影的玻璃上。玻璃影子里的姑娘穿着一件红羽绒服,微微凌乱的长发垂在毛茸茸的帽子上,理论上是看不清楚,但是小方总觉得自己看到了她脸上的红晕。那种红晕只有这个年纪害羞的女孩子才有。

书在39页长久地停滞不前。这一页小方看了一个礼拜了。是这本书有问题吗?只要看到这一页,就会被打断,隔两天拿起来看,还是会被打断。小方有点气急败坏地翻过39页去看第40页,还是不对,接不上故事。小方把书翻回了39页。胖姑娘端着餐盘回来了,抱怨服务员只给了两包番茄酱真是小气。爱笑的姑娘说,我不爱吃番茄酱,你吃我那包。

两个姑娘的谈话无非是八卦一下班上的几个同学和几位老师,某某和某某在一起了,是他们班的第一个班对儿,某老师对某学生还真是偏袒。小方一句也听不懂,但是他只要一听到姑娘哈哈大笑的清脆声音,就觉得这对话有意思极了,他们讨论的那几个学生老师,也一定是带着故事的人。小方全情投入地听着他们的谈话,随着姑娘抑扬顿挫的声音起伏,跟着一会儿气愤填膺一会儿又嘻嘻哈哈。年轻姑娘的情绪变化真快啊,这才应该是年轻姑娘不是吗?

小方又掏出手机看看空无来信的手机屏幕,才发现自己已经将近二十分钟,没有想着他总是淡淡的,对什么事儿都不上心的前女友了。小方突然想不起来,自己是怎么爱上前女友的了,好像就是因为她总是不高兴。带着哀愁的女孩子总是惹人怜爱,小方想把所有高兴好玩儿的事儿都带给她。可半年过去了,他们从陌生人变成朋友,又从朋友变成情侣,她还是带着忧愁。小方不得不承认,他读不懂她,她也不喜欢探讨自己的心事。小方总觉得她心事重重,她却总说,没事。

小方抬眼看了看爱笑的姑娘,她正仰着脖子哈哈大笑,手里的汉堡还带着新鲜的牙印,嘴角沾着一小块美乃滋。小方很想亲一亲这张总是不停笑的嘴巴,一定是甜的。小方被自己脑子里的这个念想吓了一跳。

他掏出手机,给女友发了一条短信:“还没结束嘛?”

这条回的很快:“你不会还在等吧。”

小方想了一下,如实回复了。

这一条回的又很快:“赶紧回去吧,再晚没车了。”

小方意兴阑珊地收起手机,他想走了。怎么会一场恋爱谈下来,总觉得自己是多余的呢?他合上书,才发现自己看的这本书叫《了不起的盖茨比》。很多年后他在莱昂纳多主演的同名电影上映之后,才知道这本书讲的是一个痴情的男人为了心爱的女人死在枪口下的故事。虽然很多人说那部电影没有拍出小说十分之一的人文深度。可小方再也不会去读那本小说了。那是一本他只读到,也只能读到三十九页的小说。

听见两个姑娘嘻嘻哈哈的声音,小方下意识地扭头看了她们一眼,才发现两个姑娘都在打量他,他有点害羞地扭回头。那两个姑娘脸对脸笑了。

爱笑的姑娘说,蛋挞分你一半吧。

胖姑娘说,咬一口好了,这东西一小口就一块肉。

小方笑了。小方是故意的。

胖姑娘哼了一声。爱笑姑娘好像有人帮衬,也笑的更大声了。哈哈哈哈。哈哈哈哈。真好听。小方眼睛看着手机屏幕,屏幕是暗的,但是过了一会儿,屏幕上出现了这姑娘的脸,八颗牙整齐地露出来,嘴巴是天生的还是擦了口红,总之红的让人心动,从这张嘴巴里发出了好听的声音,令人愉悦。一块蛋挞很小,吃相豪放的人一口一个。可是爱笑的姑娘吃的很精细,一小口一小口地咬,在嘴里咀嚼半天,咀嚼中的嘴巴发出心满意足的哼哼声。小方觉得,她是故意吃给胖姑娘看的,也是吃给自己看的。

店里有几盏灯灭了,几个服务员开始整理桌椅。小方看看表,到了打样的时间了。他用余光看到两个姑娘开始整理衣服戴帽子,准备离开了。爱笑的姑娘从书旁边的纸袋里掏出一顶红色的毛线帽子,套在脑袋上,胖姑娘把围巾捂了一圈儿又一圈儿。两个人都做好了冲进风雪里的准备。小方突然想问问她们用不用送她们一程,反正他的出租车钱已经备好了,女友看样子是不需要自己了。沈阳就这么大,她们的学校不会远到哪里,这样大的风雪,这样可爱的两个姑娘,送送她们,无妨的。

小方想到这里开始紧张了。他还从来没有和陌生的姑娘搭讪过。他甚至感到手心里微微出了一层细细的汗。他觉得她们不会拒绝的。至少那个爱笑的姑娘不会拒绝,小方感觉到他们有一度四目相交的时候,她是有好感的。

两个姑娘起身了,小方紧张地握紧了拳头。他觉得爱笑的姑娘在看他,说不定她也在等着他开口送她们一程。肯德基开始放一首歌,张震岳的《思念是一种病》,小方觉得气氛太对了,他和她分别后,一定会想念她,不会想的太厉害,但是在以后漫长的一生里,他会偶尔、时不时地,想起来,在他年轻的时候,一个雪夜的肯德基,看见一个戴红帽子穿红羽绒服的姑娘,笑声漂亮。

张震岳反复地唱着“思念是一种病,哦思念是一种病”。小方在余光中看到,两个姑娘推门走了。小方有点失望,也放心了,紧握着的拳头也瞬间松动了。他呆呆地盯着桌面,觉得刚才紧张的手心出汗的自己实在是有些没出息。

小方穿好衣服,拉好拉链,还没站起来,听到有人用拳头在玻璃窗上哐哐地砸了两拳。

小方抬头。姑娘带着红帽子,帽子两侧还垂下来两个毛茸茸的毛线球,雪花飞卷着扑在姑娘的脸上,姑娘咧着嘴吧笑着,那张嘴还是让小方想上去亲一下,一定还带着香甜的紫薯蛋挞味道。姑娘闪亮亮的眼睛像两颗星星似的盯着窗户里的小方。

似乎只过去一秒。似乎已经过去了几年。姑娘挥了挥手,说:拜拜。小方挥挥手,说,拜拜。姑娘挽着同伴的胳膊消失在了风雪里。而小方没有追上去。

那可是他在这么多年里,第一次也是唯一一次那么想亲吻的女孩子。

流年伴夏微信:liunianbanxia,微信名称:流年伴夏

上一篇 : 风雨,浮世清欢 下一篇 : 时光飞逝,岁月如梭,那么多人,你有没有很想,和谁重新认识一次
~

推荐栏目
热门文章
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