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年伴夏 - 看多彩故事,品百味人生!

时光终于泄了密

发布时间:2014年8月31日 / 分类:青春风铃 / 1,944 次围观 /

时光终于泄了密

文/李鲁华

初三

冬天的时候午休是不回宿舍的,要睡觉的同学就趴在教室的课桌上眯会。我从来没有睡午觉的习惯,所以趁别人睡觉的时候我就捣乱。

把人家的鞋带解开绑在课桌上是我最爱捉弄人的伎俩。屡试不爽,却单单后桌例外。年少总会不甘心,发誓终要成功一次。所以每天他一睡着我就偷偷蹲下来小心翼翼地解他鞋带,还要时不时悄悄瞄一眼看他有没有惊醒,可惜每每快要大功告成正洋洋得意的时候,脑袋就会挨一巴掌——他醒了。

奇怪,某一天居然顺利打上了最后一个结,完美。在我强忍着心中的窃喜收工时,发现他正趴在桌上忽闪着两只大眼睛看我。我的脸一下就从喜悦变成呆掉。出乎意料,他居然对我的杰作没有发表任何评论。用胳膊支起身子来,不紧不忙地说:“喂,去给我买包纸巾。”

初三面临着一个重要选择,中考。上课的时候他拿笔戳我,“你要报哪里?”“一中,你呢?”“六中吧。”然后我转过身,便不再说话。过会我又转过身,“去一中吧。都一块多好。”“我怕我考不上。”他半垂着眼有点沮丧。再过几天,他又说:“你可不可以去六中啊?”“不可以。”“你为什么要去一中?”“因为我想去一中啊。”“你看不上六中哦。”我便又不说话。

这是一座小城,用我一个老师的话说,一块石头从城南能扔到城北,即便如此,初中毕业后,我们的大多数人也没再遇到,除却聚会。

高二

高中的时候我们会在假期聚一下,我手上戴了个黑色指环,他看到说:“戴戒指了哦。”“指环而已,玩的。”他又很鄙视地看了我一眼,“小小孩子还学人家戴指环。”走的时候他塞给我一包东西。“什么?”“不是你要的?”“哦。”我边打开边说:“你还真记得啊,谢啦。”“连我妹都没给,偷偷带出来的,家里就这么些,全给了你。”心里满是欢喜,嘴上也只是大笑说“好哥们”。

有一阵子不知道怎么了,他常常会陷入沉默。有时候会抬头看看我,然后又低下头一声不吭地吃饭。再见的时候他的小指上多了枚尾戒,他笑笑,没有解释,我也不问,然后就沉默了。可怕的沉默。

大学

终于要去不同的城市了。

想念的时候就打个电话,天南地北地瞎扯大半个钟头然后放下电话继续忙。和不同的人走路、吃饭、上课,听不同的歌,各看各的电影,各看各的风景。

很久以来我们很默契地不提及关于年少时的小心思,却在大二光棍节宿舍聚餐后忍不住给他打电话。聊了很久,他嘻嘻哈哈毫不在意的样子甚至让我怀疑当初对我那么好的那个人是不是同一个。如果是,为什么在他身上看不到痕迹?如果不是,为什么当年他会喜欢别人?但其实,在别人眼里我又何尝不是这样。嘻嘻哈哈,不痛不痒。

“你要什么时候找男朋友?”“不知道,大概很久很久以后吧。”“哦。” “我该不该找女朋友?”“找呗。干吗要问我。”“我们系有个女生,我不知道怎么拒绝。”“哈哈,你魅力好大。倒追哦。”“你会不会倒追男孩子?”“会。”“什么时候?”“碰到喜欢的人的时候。”“哦。” “那你碰到过吗?”“没有哎。”“哦。”

很久以后的某天,我上完网关掉电脑准备睡觉时收到了一条短信。

“你总是在逃避,因为害怕失去就不敢开始。我总想着对你好对你更好,有一天你就会明白,却发现你用壁垒把自己包起来把别人拒绝在外面……你一直以为我爱的是被别人爱的感觉,却始终不相信我爱的人是你。”

我拿着手机突然不知道该说什么,张着嘴眼泪就掉下来,咸咸的。我使劲仰起头,努着嘴想要忍住,却怎么也控制不了。

最后,时光终于泄了密,那就是:全世界我只想你来爱我。却已经知道来不及了。

流年伴夏微信:liunianbanxia,微信名称:流年伴夏

上一篇 : 爱,要懂得才完美 下一篇 : 若我白发苍苍,容颜迟暮,你会不会依旧如此,牵我双手,倾世温柔
~

推荐栏目
热门文章
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