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年伴夏 - 看多彩故事,品百味人生!

日喀则的头花儿(像个孩子)

发布时间:2014年8月9日 / 分类:格言故事 / 1,596 次围观 /

日喀则的头花儿(像个孩子)

文/大冰(节选《他们最幸福》)

千辛万苦,走去日喀则。

我们从羊湖开始拦车,边走边拦。汉族司机看到我们是两个没背行李的徒步者,根本就不停车。快走死了才拦到一辆藏族人的车,开了没多久就把我们撂在一个莫名其妙的小岔路边。继续接着走,人走得热气腾腾大汗淋漓,被风一吹立马冷得想蜕皮。我把手鼓扛着,甩着手臂走,她缩着肩膀走。

这姑娘有个不好的习惯,喜欢踢东西,她经常一边踢着路边石头子一边走,像个皮孩子。

途中,我们在路旁的藏族村子里借宿过一晚。她摘下包头的帽子后,女主人很稀罕的摸着她的锡纸烫,很惊喜的说:“哎呀,羊毛一样……”,又拍拍我的手鼓,很开心的说,“哎呀……响的呦。”

大姐,手鼓不响还叫手鼓吗?

她和女主人拉姆睡在一起,我和男主人才让丹喝了一晚上酒。才让丹喝高了以后张嘴说的全是藏语,一边说话一边大巴掌拍我后背。我会的藏语单词实在有限,只能一个劲儿应和:“欧呀!……欧呀!”(是的)我心里面琢磨,这伙计怎么和我们胶东老家的大老爷们儿一个德行,喝完了酒就爱拍人。但我们老家人不拍人后背,只拍大腿。

早知道那是我们一路上住得最舒服的一个夜晚,我就该讨点热水洗洗脸、烫烫脚了。后来的一路上,我一直很后悔没这么做。

才让丹第二天非要送我们一程。他把我和她挤在一辆老摩托的后座上,一直送出我们很远去。才让丹走的时候留给我们一小塑料袋油炸的果子。头天晚上喝酒的时候,才让丹表示很喜欢我的爱立信大鲨鱼手机。他小孩子一样翻来覆去把玩了很久,但什么也没说。我拎着果子琢磨要不干脆把大鲨鱼送给他得了……后来还是没舍得。所以,果子我没太好意思吃,都留给她吃了。

*

天快黑了的时候,我们才走到日喀则城边。

那个季节的日喀则比想象中人要多点儿,街上一辆一辆的全是4500。后来听说是因为那几天扎什伦布寺有个什么活动。我们走到扎什伦布寺前的时候已经饿成马了,站在扎什伦布寺前看了一会儿,我和她讲了讲世界上最高的强巴佛镀金铜像,高22米和一座楼房似的……然后,我们往前走,路过一个个小饭店儿,各种香香的味道,连藏餐馆飘出来的味道都那么香。我心里面这叫一个难受啊……我开玩笑说不行咱们就找个包子铺儿什么的,你掩护,我去抢个包子给你吃吃……

她当了真,拦着说:“要不咱看看有什么能卖的吧。”

好象没什么能卖的……

那个爱立信大鲨鱼是我唯一的家用电器,舍不得呀舍不得。

后来,我不止在一个地方看到这样一幕:一身冲锋衣的背包客举着一张白纸,要不然写着“求路费”要不然写着“求饭钱”,旁边还放着登山杖和登山大包。其中有些是骗子,有些是为了好玩儿,应该也有些是真缺钱的吧。这种事情我从来没干过。真山穷水尽了把冲锋衣卖了不行么?把大包里的零碎儿卖点儿不行吗?把手机卖了不行么?

也许有人会问:那你那爱立信大鲨鱼手机怎么当时在日喀则的时候没卖?

我不是还背着手鼓么,我不是还有手艺在身上吗,我不是个已经背着手鼓在川藏滇藏线上一路卖唱走过好几个来回的流浪歌手么我?

我和她说:你给我点儿力量,咱们来唱会儿歌挣点儿饭钱。

她给我一飞吻。

我们在扎什伦布寺旁边的马路边坐下,帽子摘下来摆在前面。我记得很清楚很清楚:晚上九点半的时候,我们开始卖唱挣饭钱。

我一直很喜欢那些一边摆摊一边行走天涯的孩子,就像我一直很喜欢我那些一边卖唱,一边流浪江湖的兄弟。他们是些有骨气有廉耻相信自力更生的孩子。

人可以向往流浪,实践流浪,但流浪是个多么美好的词汇哦,无需和落魄挂钩,也不应该和乞讨划等号,他本应跟你自身的能力和魅力合二为一。穷游这个词儿没错,但穷游的精髓不是一分钱不带白吃白喝,真正的穷游者皆为能挣多少钱走多远的路,有多广的人脉行多远的天涯。偶尔厚着脸皮蹭车是可以的,但每时每刻都琢磨着靠占着陌生人的便宜往前走,那还不如回家坐电脑前学习痴汉电车东京热来的崇高。

……

我们坐在日喀则街头自力更生唱着歌,打算买点儿包子吃。夜色渐深,街上人不多,但每一个路过的人都带着微笑走到我们面前,微笑着听一会儿,然后放下一点零钱。

藏民永远是乐善好施的,不论经济社会的辐射力怎么浸渍洗礼,都改变不了藏地文化基因里“布施”这一传统。这一点,是我对藏文化至今为止始终为之着迷的重要原因之一。大部分时间他们只是一毛一块的给散票子,但钱再少也是心意,善意的心意。

不一会儿人品爆发帽子里有了大约几十块钱。饭钱肯定够了,我想看看能不能再多挣包烟钱,就没停。

又唱了四五首歌的时候,来了几个拣垃圾的小孩子,背着蛇皮袋子,吵吵闹闹的围着我们。 他们听不懂汉语,但很起劲的和着手鼓打拍子。我给他们唱红星闪闪、唱花仙子唱多拉A梦,唱我会的所有的儿歌,实在没得唱了就开始唱崔健和许巍。

其实唱什么都一样,这帮孩子未必就听过我唱的儿歌,未必人家不把崔健大歌儿当儿歌听。他们不会说汉话,应该是群周边农区来的没上过学的孩子,叽叽喳喳的后藏方言,和拉萨口音差别极大。

*

我一边唱歌一边看着这帮孩子们乐,好像这边的孩子们有个习惯,就是不抠鼻子。每个人都是鼻孔眼上糊着一块黑黒黄黄的鼻屎牛牛……加上黑一道白一道的花脸,那脸真不知道是多久没洗了,上面汗水冲出来的泥沟一条条儿的清晰可见。衣服就更不用说了,我酒吧里的拖把也比他们的裤子能干净点儿。我让她帮忙拍了个照,那帮孩子推来推去的谁也不肯好好和我合影。

我唱歌的间隙和她说:“接下来当是义务演出吧,反正挣的钱也够吃大包子了。”

她身旁坐着一个脏脏的小女孩儿,应该是其中年龄最小的。那小姑娘估计也就五岁的光景,一直吃着手指盯着她锡纸烫的头发看。

她摘下帽子,说:“来,你可以摸摸呀……”

我说:“你别整那些没用的,这小丫头根本听不懂你在说什么。”

没想到那个孩子听懂了,小姑娘冲着她的方向,犹犹豫豫的伸出一只脏乎乎的小爪子。她把孩子的手抓住,一下子摁在自己头发上。

小姑娘“咯”的一声笑了出来,所有的孩子都叽叽嘎嘎的笑了起来,然后挨个来摸她的头发。这会儿轮到她笑了,一边笑一边说:“哎呦哎呦别揪别揪……”。

玩儿了有好一会儿,又唱歌几首歌。我累了,热乎乎的大包子在前方召唤我。我起身拍着屁股上的土,跟她说:“收工走喽。”

那群流浪儿中有个年龄稍大的孩子,自始至终手一直插在口袋里。他盯着我起身的动作,忽然走了过来……

*

不论正在看这段文字的人是谁,我都想告诉你我打这段文字时双手有多么的颤抖,呼吸有多么的急促和粗重。

整整八年过去了,我已从一个单纯莽撞青年变成了个圆滑世故的中年人,我早已失去了我的西藏我的拉萨。可八年前的那一幕,一直在灸刺着我,一直在提醒着我我这一辈子该去坚持哪些放弃哪些,该如何走接下来的路,到死之前该成长为一个怎样的人。

*

那个孩子掏出了薄薄的一叠毛票,橡皮筋扎着,大约有七八张。又黑又脏的手,抽出里面最新的一张,递到我面前,放在我手里。

他对我说:“吐金纳(谢谢)。”

每一个孩子都学着他的样子掏口袋,往我们手心里一毛一毛的放钱。

他们对我们说:“吐金纳(谢谢)。”

他们要拣多少垃圾才能换回这么一点点钱……我在拉萨见过一群和他们一样的小孩子,在街头跟着游客走出去好条街只为了等一个可乐罐。他们拣起空罐子,你挣我夺的放在嘴边舔上半天。他们要捡几蛇皮袋垃圾才能换来一毛钱,他们要挣多少个一毛钱才能挣够一罐可乐……

可他们听我唱完歌后给了我一毛钱,还对我说谢谢。

我嗓子发干眼眶生疼,心口和胃里火烧火燎。我看看站在我左前方的她,她低着头在掉眼泪,手捂在嘴上,又在不出声的哭。

贡觉松,若我来世复为人身,护持我,让我远离心魔永远是个善良的人。

让我永远作个像孩子一样的人吧。

……

孩子慢慢都变的安静,他们围在她左右,有的蹲在她脚边抬头看她。

我和那群孩子一起,看着她哽咽到上气不接下气。

我沉默的看着她,孩子们奇怪的看着她。简易路灯的黄色光晕铺洒下来,我们站在一副中古的油画里,画外是海拔四千多米的蓝色日喀则,以及满天神佛海会诸菩萨。

我们离开的时候,她手里多了一个带花的头绳。是那个小小的小女孩子递给她的,应该是从垃圾里捡到的。她噙着眼泪边走边戴,后来一直戴着一直一直带到了珠峰,从她那天晚上戴上起我就没见她摘下来过。

……

八年了,那个头花你现在还留着吗? (完)

流年伴夏微信:liunianbanxia,微信名称:流年伴夏

上一篇 : 爱情的世界里没有坏人 下一篇 : 等一场花开,等一个你来
~

推荐栏目
热门文章
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