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年伴夏 - 看多彩故事,品百味人生!

不是每个女孩都能成为沈佳宜

发布时间:2013年8月14日 / 分类:青春风铃 / 109,313 次围观 /

不是每个女孩都能成为沈佳宜

1)

我15岁这年, 喝优酸乳吃五彩斑斓的棉花糖,看杂志和漫画书,热衷于明星们的新闻八卦,幻想着某一天穿上闪亮的水晶鞋,灰姑娘褪去灰扑扑的外衣,变成优雅美丽的公主。自习课的时候插着两只耳机摇头晃脑地听音乐,和任何一个初二女生并没有什么不一样。

可是我早已告别了初中的校园,这一年,我读高一。身形单薄,身高只有1米55的我在一群长胳膊长腿的男生中显得那样格格不入。可是我的书桌里总是被塞满了爱吃的零食和杂志,我看上的东西只要一说喜欢就会有男生立刻乖乖地送到手上来。能让这么多男生一呼百应趋之若鹜的人自然不会是像没长开的豆芽菜一样的我,他们喜欢的,是顾熹微。

顾熹微长我两岁,住在我家隔壁。记得小时候我总是拉着她的裙角,满心欢喜地叫着,熹微姐姐,熹微姐姐。直到有一天,她背起书包进了学校,便再没有时间陪我玩耍。我滚在地上指着顾熹微家阳台上的校服哭闹,我也要去上学!我要和熹微姐姐一起去上学!父母拗不过我,又因生意繁忙无暇照料,便只好托了人把我送进了学校。

我终于如愿以偿地和熹微姐姐手拉着手去上学。大概从那个时候开始,顾熹微的聪慧就已经显露了出来,她成绩优异,能歌善舞,还报了班学习小提琴。我不一样,我做事总是三分钟热度,成绩也是时好时坏,有时甚至接近于惨不忍睹。父母每每看到我的成绩单总是无奈地摇头,早知道,当初就不该那么早送你去学校。

就这样,我在顾熹微耀眼的光芒下一路跌跌撞撞地进入了高中。那些男生对我的讨好也无非是想从我嘴里套出关于她的事情。我总是把棉花糖抛得老高,用嘴去接,接不到就一脸懊恼,接到了就满心欢喜地把棉花糖嚼的吧嗒吧嗒响。

顾熹微拍着我的头,笑的一脸明媚,这么好啊,又有糖吃!我举着三根手指头对着顾熹微一脸正经地发誓,你放心,糖衣炮弹收买不了我,我是不会背叛你的!顾熹微笑的更欢了,你是我从小一起长大的好妹妹,我当然相信你啊。我是担心啊,你糖吃多了牙会坏掉。顾熹微把我当妹妹,而我说出的也无非是她喜欢的颜色是紫色,想要上的大学是清华这类无关痛痒的小事。

可是就是这些无关痛痒的小事,也让探听者甘之如饴。一群人蜜蜂一样围着我追问顾熹微家地址的时候,我正低着头费尽心力地解一个九连环,我最近迷上了这类健脑益智的游戏。被问的烦了,我把手中的九连环一挥,呐,谁能在下节课之前把它解开,我就告诉他。

九连环被传了一大圈,再传回我手里的时候已经完全被解开了,我惊得目瞪口呆,有人告诉我,解开它的人,是洛塘。

2)

那个高高瘦瘦不爱讲话的洛塘,那个数学成绩好的一塌糊涂英语却糟糕透顶的洛塘,他也喜欢顾熹微?

放学的铃声响过,洛塘背着书包大步流星地走出了教室,他的腿那样长,以至于我要小跑着才能追上他。洛塘,我叫住他,你是不是也喜欢顾熹微?

夕阳微微斜照着,照在他身上,一层淡淡的光辉。洛塘没有转身,只是微微侧过头,声音清淡,不是。

我不由分说地走上前,抓过他的手,写下顾熹微家的地址,伊水路26号。喜欢就是喜欢,有什么不好意思讲出来的,喜欢顾熹微的人那么多,也不在乎多你一个。我童佳瑶是个言而有信的人,既然你解开了我的九连环,我就一定要告诉你。

洛塘看着我在他手上写下的地址,一脸的欲言又止。我抬起头冲他笑笑,转过身蹦蹦跳跳地离开。

在我抓过他手的那一刻,我看到,他手心的纹路细细碎碎,凌乱如麻。杂志上说,有这样纹路的人,定不会爱的果敢。我不知道自己为什么非要追上洛塘并且固执地把地址写给他。若是别人,我定会百般抵赖死不认账。许是这个眼神清澈的男孩,有些许和别的男生不一样的感觉。

顾熹微抱着厚厚的英语书拉着迷迷糊糊睁不开眼的我一路狂奔,赶公交车上学。若是没有我,顾熹微也一定不会像现在这样,匆忙慌张,担心上课会迟到。上了车,我靠在玻璃窗上继续睡。有广播到站的声音,我微微睁开眼,被顾熹微牵着下了车。顾熹微转过头,一脸惊讶地看着我,佳瑶,你出门没有带书包吗?我带了啊……边说边把手往肩上摸。啊!我恍然大悟后朝着公交车跑回去,没跑出几步就撞在了一个人身上,我揉着额头顺着视线望过去就看到了他手里的我的书包,我刚想骂你怎么偷我书包啊?抬起头就看到了洛塘,他把书包递给我,脸上没有一丝表情,呐,拿好了,这也能丢。

我看着洛塘的背影暗自偷笑,到底还是跟来了,还说不喜欢顾熹微,口是心非的家伙!

3)

这以后每一天的清晨,我都能在上学的公交车上看到洛塘,他坐在最后一排的位置,眼神专注地望向窗外。我坐在顾熹微身旁,有时候睡觉,有时候给洛塘传简讯逗他开心,怎么样,要不要我和你换位置啊?你坐那么远怎么能行呢,近水楼台先得月懂不懂?然后回过头就看到洛塘望着手机羞红了脸。

多数情况下,因为我赖床的缘故,赶上公交车的时候已经没有座位了。而这时,洛塘就会站起来,把座位让出来。顾熹微推我坐下,和洛塘一起并肩站着,车身的摇晃会带着顾熹微一起摇晃,偶尔碰到洛塘的身体。洛塘就会惊的一脸的手足无措。

而我对着手机堆了很久的俄罗斯方块会在我望向他们怔忡的一刻突然死掉。窗外阳光明媚,公交车驶过,一树一树的花开。

时光静静流淌而过,依然有大把的男生写情书送礼物给顾熹微,追她的人可以排好几条街。可是她把礼物统统送了回去,甚至还把男生写给她的情书中的语法错误一一改过。一向成绩优良的顾熹微人生唯一的信条就是努力学习考清华,断不会允许爱情的干扰。可是这依旧不能阻止众多男生前仆后继地冲上去。的确,顾熹微人生的漂亮,与生俱来一种独特的气质,学习成绩又好,秉性温和,待每个人都很好。我想,若是我是男生,定是也会喜欢上这样的女孩。

第一次萌生这样的想法,是在六月高考庆功晚会上。各班参报节目时,顾熹微的小提琴独奏理所当然地成了大家的期待。因为正值小礼堂翻修,晚会便定在了室外举行。设备灯光都是临时调配的,可这一切并不能妨碍顾熹微的华丽出场。她着一身紫色的小礼服,头微微侧着,长发垂落,手轻轻一动,灵动美妙的音乐便自弦间倾泻而出。

现场一片寂静,鸦雀无声。没有人比我更了解顾熹微,她自七岁开始学习小提琴,付出的汗水远比想象的要多,手臂常常酸麻地放不下来。每天晚上,我都是听着顾熹微家阳台上飘来的小提琴声入眠。有一次睡不着,趴在窗边偷偷看她,顾熹微穿米白色的宽襟毛衣,头微微地侧着,头发束成高高的马尾,轻轻地晃,她年轻生动的眼睛里落满了月光,温柔的夜色,动听的旋律,美好的女子,一切都是这么细腻温良。

所以我从来不曾怀疑过有一天,顾熹微能够这样万众瞩目地站在舞台上,优雅而骄傲,万千宠爱集于一身。

4)

我依旧在每天清晨睡眼惺忪地跑上公交车,依旧在座位上不厌其烦地堆着俄罗斯方块。除了道路上那些树由绿变黄,一切似乎跟以往没什么不一样。可是又有什么东西在暗自变化着,夏天过去了,我们由高一升到了高二。嗜睡和对甜品的偏爱让我疯狂地生长,长到和顾熹微一般高,可是我依然瘦,似乎一阵风就能吹走。顾熹微和洛塘在长久的并肩站立中,似乎形成了某种默契。他们低声交谈着,顾熹微带着温婉的笑,风吹起她耳畔的发丝,宁静而美好。

是从什么时候开始,他们变得这般亲密无间的呢?

是从那场大雨开始的吧。六月的天气是如此的善变,当所有人都沉浸在顾熹微美妙的音乐中时,天空有大片的乌云压过,轰隆隆地下起了暴雨。人潮瞬间变得混乱。我在混乱中挣扎着向舞台走去,看到舞台上的顾熹微在拥挤的抢搬设备的人群中,抱紧了手中的小提琴,像只受伤的小鹿。我疯狂摇晃着自己的手臂,顾熹微,我在这!她惊喜地抬头看我,然后我就看到洛塘像是一阵风,一个箭步跨上舞台,脱下了自己的衣服,披在顾熹微身上,然后护着她下了舞台。

那是混乱中的一幕,并没有人在意,可是我却看的清楚分明。突然想起,以前曾经问洛塘,为什么喜欢而又不去追,难道不怕顾熹微被别人追走吗?沉默良久,洛塘才说,有些事,你不懂。

我是不懂,为何你们都这般要好了,你却还是迟迟不肯向顾熹微告白?

直到那个清晨的来临。

我们像往常一样走进教室,黑板前密密麻麻地围了一堆人,拨开人群,看到上面赫然贴着一张照片。照片里,是顾熹微安静美好的侧脸,她眼睛明亮,嘴角含笑。我在她旁边靠着窗睡的正甜。照片下还有一行粉笔字,洛塘爱顾熹微。

哦,原来迟迟不肯告白,是想用这种与众不同的方式向全世界宣布他爱她吗?

可是,洛塘却满是愤怒地冲上了讲台,用力地撕扯下照片,冲出了教室。我扭过头去看顾熹微,她并没有生气,神色里满是关切和担忧。

后来我才知道,是洛塘不慎把手机丢失,捡到手机的好事者便把里面的照片翻了出来,大作文章。

5)

是夜,我偷了爸爸珍藏的葡萄酒,塞在衣服里,躲过顾爸爸顾妈妈的眼,进了顾熹微的房间。我把酒从衣服里拿出来,朝她晃晃,怎么样?要不要来一点?顾熹微慌忙摇头,我晃着她的胳膊,喝一点没关系的,我爸说这是葡萄酒,不会醉人的,就当你陪我。顾熹微终于点头了,去楼下偷拿了两支高脚杯上来。

酒杯相碰,发出清脆的响声,顾熹微把手放在唇边,做了一个嘘的手势。我内心忐忑而又欣喜,像是做着一件多么胆大而叛逆的事。

那夜,我好像喝了很多酒,一直喋喋不休地在讲话,讲我们的小时候,讲这些年我努力追随着顾熹微成长的时光,讲不停追求她的各色各样的男生……

我躺在床上,脸颊微红,声音微醉,我说,我头有些疼,想睡一会。顾熹微,你给我拉首曲子好不好,我只有听着你的小提琴声,才能睡得着。

顾熹微说,好。便起身去拿琴。她把小提琴放在肩头上,微微侧对着我,悠扬的声音便在如水的夜色中响起。她拉得那样认真而专注,似乎完全融入到了音乐的世界里。以至于我说些什么她似乎都没有听到。

我的声音近似呢喃,我说,顾熹微,这么多年追你的男生这么多,你有没有喜欢过谁,哪怕是,一丁点儿的喜欢,有没有?

大概是顾熹微还扰乱在白天的照片风波中,她并没有察觉我细微的变化,甚至没有问我为什么想要喝酒?

我为什么想要喝酒呢,因为这天晚饭的时候,爸爸对我说希望我下学习转学到昆明,那里聚集了他的生意,年后全家就要搬过去,而且那里的教学质量比这里好很多。他说,如果你不愿意也可以留下来,只是你一个人爸爸妈妈会不放心。

我要留下来吗?为什么而留?又是为谁而留?

顾熹微,如果已经没有明天了,就让我们今朝有酒今朝醉吧。

6)

整个城市进入十二月,大家都进入了紧张的期末冲刺。我把顾熹微从厚厚的习题书中拉出来,软磨硬泡地让她陪我去电影院看最新的电影。

是九把刀执导的《那些年,我们一起追的女孩》。里面的柯景腾和沈佳宜把我们看的泪流满面。片中说,每个男孩心中,都有一个沈佳宜。那么,于洛塘而言,顾熹微就是他的沈佳宜。

我在满怀爆米花甜腻的味道中给洛塘发短信,自从那次的照片事件后,他就再也没有和我们坐过同一班公交车,也许他是怕这件事给顾熹微带来更大的困扰。而且他的手机丢掉了,我甚至不确定他能不能看到这条短信。可是,我只是单纯的,想到发给他。

我说,刚看了一部电影,里面的男主角和你很像。可是人家比你帅很多。你一定要像柯景腾喜欢沈佳宜那样一直喜欢顾熹微。

从电影院出来的时候,街上很冷,呵出的白气成雾,恍惚了整个冬天。手机响起,洛塘久违的声音便传了过来。

他说,童佳瑶,有件事,我一直想要告诉你,我从来没有喜欢过顾熹微。这从一开始就是一个误会,所有人都以为我喜欢的是她,可是不是,我喜欢的人是你,是那个天真单纯又迷糊的可爱的你。他说,我是看到你整天对着九连环愁眉不展才去解开它的,我的初衷并不是要什么顾熹微的地址。我是为了你才每天走两站地和你搭同一班公车,想要占最好的位子给你。甚至那张照片,我只是想要拍下靠着窗睡的一脸满足而安然的你。他说,我补了卡号,是不想断了和你的联系。好几次想把这一切向你说明,可是终究是没有勇气,你终于来信息了,可是你却说,你要一直喜欢顾熹微。你知不知道,我喜欢的那个人,一直都是你……

我对着手机大声地喊,喂!喂!你说什么呀?这里信号不好,听不到啊!然后轻轻地按了挂断键。我的毛线帽子上那两个深粉色的小球一直在我胸前晃啊晃,一同晃落的,还有我再也忍不住的眼泪。

7)

三月,昆明。我在父母的安排下,进了新的学校,并且留了级。这是一个四季如春的城市,阳光慵懒而暧昧,很是适合回忆,我闭上眼,那些过往便铺天盖地纷至沓来。

缠绕的九连环,写在手掌上的地址,遗落的书包,并肩站立的两个人,优雅的小提琴,瓢泼的大雨,黑板上的照片,艳红的葡萄酒。

以及,那个喝醉酒的夜晚,我问,顾熹微,这么多年追你的男生这么多,你有没有喜欢过谁?良久,顾熹微放下了小提琴,她坐到我身旁,拂去我耳畔凌乱的发丝,她以为我睡着了,便自顾自地呢喃,是啊,这么多年追我的男生这么多,可是我从没有想过自己会喜欢甚至爱上一个人。可是洛塘的出现,是个意外。你知道,我从小活在别人的赞赏中,从不允许自己的人生有半点失误。可是那场毕业晚会,是我一生中最窘迫的时光。那天下了一场大雨,我抱着小提琴不知所措,慌乱中,不知什么东西弄掉了我礼服后背上的拉链,后背便一下子挣开了,是洛塘,在最危急的时刻冲了上来,把他的外套披在我身上。真不敢去想象如果那些事情真的发生了,我是不是还会有勇气活下去。我那时候就想,洛塘应该就是上天派下来拯救我的吧。我想,我是真的爱上他了……

我书桌上的九连环在阳光的照耀下闪着柔和美好的光芒。洛塘,我一定不曾告诉过你,你是第一个解开我的九连环的男生,也是第一个走进我心里的男生。我也一定不曾告诉过你,当年我写在你手心里的伊水路26号是我家的地址,顾熹微的是27号。这些都是藏在我心里不曾向你言表的小秘密,既然不曾言表,那就让秘密埋于时光之下,成为永远的秘密吧。有些事情错过就是错过,我们再也回不到当初。

后来,我接到顾熹微的一通电话,她在电话那头哭泣,不停地说着,对不起,对不起……聪慧如她,定是知晓了这一切。我在这边安静地听,目光落在人群穿梭的窗外,偶有时光倒流的错觉。我的声音异常的平静,没有什么对不起,那本来就是属于你的爱情,是的,本来。我说给她听,更像是说服自己。

沉默良久,我换成一副轻松的语调:“顾熹微,你还记得去年冬天我们一起看的那个电影吗?”

“ 记得,是九把刀的《那些年,我们一起追的女孩》。我还记得,当时我们都看哭了。”

“不是每个女孩都能成为沈佳宜。顾熹微,有那么多的男孩追你,你就是他们心中的沈佳宜,所以,也请你,坚定地,勇敢地,去爱吧。”

挂了电话,我看着手心里那个闪亮的九连环,轻轻一动,它就把阳光反射到了我的脸上。我的嘴角不自觉地上扬,眼里有泪光闪烁。

顾熹微,请你,坚定地,勇敢地,去爱吧。

连同我的那份,一起去爱。(文/叶微凉)

流年伴夏微信:liunianbanxia,微信名称:流年伴夏

上一篇 : 喜欢≠爱:错过的,就当是路过 下一篇 : 秋语问情,爱染流年
~

推荐栏目
热门文章
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