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年伴夏 - 看多彩故事,品百味人生!

嫁给我好吗

发布时间:2014年8月11日 / 分类:青春风铃 / 2,622 次围观 /

嫁给我好吗

文/孙开元(翻译)

第一次请求她嫁给我时,还是我们六岁的时候。

“我当丈夫,”我说,“你可以当我媳妇。”

“不行,”她只回答了这两个字。

“行,”我说。

“不行,”她又说了一遍,然后就跑开了。

几分钟后,我也跑了出去,独自在屋里玩挺没意思的。

第二次请求她嫁给我时,我们十四岁。学校里要举行年度演出,我是她的舞伴,我在等她走出更衣室。我穿着一身黑色服装,系着蝴蝶结。她走出更衣室时,身上穿着一件长及膝盖的粉红色裙子,我深吸了一口气。她看上去象个刚从天堂步入凡间的天使。在等候老师示意我们上台时,我注视着她,想说些什么。她瞅着我,微笑着问:“你在看什么啊?”

“嫁给我好吗?”我脱口而出。

她的微笑绽放成了露齿而笑,随即大笑起来。我没在意,我能看到她的眼里晶莹的光。她拉着我走上舞台时还在笑着。

第三次请求她嫁给我时,是在她十六岁生日那天。我们和几个朋友一起进行野餐,我和她单独坐在一棵树下,别人在谈论着怎么玩下一个节目。听着远处人的说话,她笑出了声,我听到她声音象清脆的银铃。我从身旁采下一朵雏菊递给她,对她说:“做我的妻子好吗?”

她看着这朵花,脸红了,然后又笑了起来。她接过花,加入了其余的几个人里。我跟了过去。

第四次是我们十八岁时。我俩坐在大学的自助餐厅里,她一边喝着杯橙汁,一边跟我说她最近读的一首诗有多美。说了几分钟后,她停了下来,问:“怎么了?你怎么不说话?”

我看着她的眼睛:“我的后半生想和你度过。嫁给我好吗?”

和以前一样,她又笑了起来,说:“你还不到结婚的年纪。”然后她就说起了另一首诗。

第五次请求她嫁给我时,是在我们毕业的那天。我们都是二十一岁。我单膝跪地,手里握着一支玫瑰花,对她说:“现在告诉我,接受我作你的丈夫吗?”

她依旧笑着,说:“你总是那么心急。你还要考研究生呢,是吗?”

我耸了耸肩,从地上站了起来,和她一起走出了毕业礼堂。

四年后,我完成了研究生学业,在一家跨国公司找到了工作。我们坐在一家冰淇淋店,这时,她打破了沉默。“你四年没让我嫁给你了,”她说。“出什么事了?你变主意了?”她灿烂地微笑着。

“你认为呢?”我揶揄地问她。

“我想你是怕我再次拒绝你。”

“到目前为止,你没有一次是真的拒绝我,”我回忆着。“你从没真正地对我说过‘不’。”

“我在六岁时是当真的。”她反驳着。

“她还记得,”我暗想,同时笑着回忆着儿时的事。

我舀了一勺冰淇淋让她尝,并说:“好吧,你拒绝过我一次。”

“然后呢?”她边品着冰淇淋边问。

“没然后,”我回答。

她转了转眼珠,沉默了,她不再笑了。

“怎么?”我问。“你认为我改主意了?”

她皱着眉说:“我不知道。”她蹙起眉头时看上去更美。

我看了她一会儿,说:“你今天怎么不让我向你求婚?”

“我?”她惊讶地睁大了眼睛问。

“为什么?”我问。“出什么事了?”

她的脸红了,“不,”她说。

“你这次又拒绝了我?”我问。

“不,不!”她赶紧说。

“那你这次想说‘行’?”

她意识到我想做什么,朝我伸了伸舌头,坐回去继续吃冰淇淋。

“嗨,”我拉过她的手,“嫁给我吧。”

她抽了抽鼻子,答道:“你是当真的?”

我在六岁时就是当真的。“是的,”我说。

她没说话,只是微笑着点了点头。

流年伴夏微信:liunianbanxia,微信名称:流年伴夏

上一篇 : 研一池素墨,煮一壶浊酒,话一世桑麻 下一篇 : 这世间并没有分离与衰老的命运,只有肯爱与不肯去爱的心
~

推荐栏目
热门文章
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