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年伴夏 - 看多彩故事,品百味人生!

图书馆之恋

发布时间:2015年12月9日 / 分类:格言故事 / 9,331 次围观 /

图书馆之恋

文/北沐

我和她是在国家图书馆偶然认识的。

那是今年3月中旬的时候,我作为大四找工作的毕业生的一员,每天都奔波于各种招聘会之间,一有空闲就会去图书馆看书,一则为各种笔试面试知识“充电”,二则也是疏散一下平日里紧张焦虑的情绪。

我选的位置是图书馆中文图书区的最东北角,靠近窗户,阳光很好,桌旁还有一个巨大的地球仪,但是不知道为什么这里的人总是很少,那时我发现坐在我对面的是一位女生,很白净的侧脸,留着同龄中并不多见的中分刘海,一条过肩的梳得很顺的马尾辫,半趴在桌子前忙忙碌碌一会用铅笔一会直尺一会橡皮。美丽的姑娘总是很让人喜欢,何况是美丽又专注的姑娘。想着突然我的手机短信声响了两下(忘了设置静音了)。她抬起头望了我一眼,一双很漂亮的黑眼睛,我冲她歉然一笑,她微扬了下嘴角表示还礼。

我一直有一个观念,虽然这个观念不只一次被现实否定,但是我始终认为,漂亮的姑娘一般会有美好的心灵。性格的好坏,自然会由内而生一种气质,或狭促、或暴戾、或腼腆、或温柔,外化到眉眼之间,会影响到面相。而漂亮的外貌通常接触到的也都是别人积极的回应,久而久之也会作用于心灵。我也曾经在国图忘了手机静音,但是对面一个瓜子脸大眼睛面容精致的女青年,狠狠地瞪了我一眼,嘴里发出“啧啧”的声音,相比眼前那位嫣然一笑的姑娘,美貌却是远远不及了。

我依然保持着自己的习惯,一有空闲会在下午1点左右去国图东北角的位置看书,每回拿3本书,不多不少,看到5点回来,一来二去就和国图对面那女孩有些熟了,其实也谈不上熟,彼此并不了解,只是偶尔找位子的时候目光遇上了,她会礼节性的微笑,我便点点头。绝大多数的时候我们都不说话,看书一看一个下午,当看书累了的时候我常会抬头扫一眼她,我看到的更多的是她斜20度前倾的侧脸,有时她也会仰起头来,嘴里嘀咕着什么,若有所思。她和我是一类人,典型的理科生,有着对某些习惯的近乎偏执的坚守。只是她更为严重一些,甚至琐碎到水杯的位置,书与桌面形成的角度,几种颜色铅笔的顺序……

她的手很秀气,一般的女生虽然不像男生那样手上血管明晰,但是会有密密细细的小红点,而她的手凝脂一样白,手指也很长,葱管一般。和悠闲的我不一样,她的笔从来没有离开过指尖,一刻不停的算。我很好奇,总觉得她学得是很高深的学问,隔桌看看她的线环式笔记本上密密麻麻的写满了小字、图形和公式。有天我趁她出去接水的时候偷偷过去翻开了她的笔记,她叫“林茜冉”,很好听的名字,而笔记中扑入眼帘的是很娟秀整齐的字,几个类似梯形和等高线圈圈的图案,下面密密麻麻的写满了各种我看不懂的算术符号和公式。每页的页尾上还标注上了日期。而再往下翻,我愣住了,后面依然是各种题目与算式,只是在每一页的页尾反复留下了一句话:“对面的男孩,你叫什么名字?”而日期,正是我来国图的日子!

等我回过神来,那女孩已经站在我的身边了,双手托着一个水杯,羞红着脸……

自那以后我在国图看书换到了西南角……西南角很闷,背后和右手边都是高高的书架,上面放着各种医学辞典,园林艺术大全等,对面有时是穿着西装的一脸严肃的大叔,有时是胖胖的对着电脑不停笑的女学生,有时是托着老花镜猫着腰的老爷爷,走马灯般的换,沉闷的3月末便这样过去了。

4月1号的那一天国图我去得比以往早,不知道为什么转着转着就转到了东北角的位置,还没有人来这里。空空的座位寂寞一如那没人拨弄的地球仪。可是我仿佛看见一个忙碌的身影,微趴着在那里写写算算,两侧长长的刘海微垂下来……我无奈的苦笑了一下,快速的在桌上留下了一张纸条;“林茜冉,你好吗?我叫……”

……

……

“对不起,这里有人了~”林茜冉今天穿的是红黄绿白四色的毛衣,给人一种很温暖的感觉,马尾上扎了一朵蓝色的蝴蝶花,活泼可爱,好看的桃形脸抬也不抬的轻声嘟囔到。

“对不……”林茜冉的一对黑眼睛里忽闪忽闪,映出了我的影子。

“我知道,我会回来的,最大的幸福就是,无论我走到哪里,这里永远有一个只属于我的位子。”

流年伴夏微信:liunianbanxia,微信名称:流年伴夏

上一篇 : 如果我爱你,你也爱我 下一篇 : 途经爱情后成为一个更好的自己
~

推荐栏目
热门文章
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