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年伴夏 - 看多彩故事,品百味人生!

限时爱你5小时

发布时间:2014年9月14日 / 分类:格言故事 / 1,440 次围观 /

限时爱你5小时

文/岑桑

1

立扬花了两天时间,夜以继日地读完了公司的重点案例。他从格子间里站起来的时候,有一点眼冒金星。这是上班之后,海茹交给他的第一个任务,他终于胜利完成了。

海茹是立扬的上司,精明强干,做事雷厉风行。不过,要是把她想成灭绝师太一样的“男人婆”,那就大错特错了。她爱美,爱名牌,赚钱和花钱一样精通。

立扬捧着总结报告去海茹办公室交作业的这天,满心期待。这回可以做些正经事了吧。可是海茹用手指,示意他把门关上,用眼神示意他把文件放下,然后一本正经地说:“我有些私事找你办,行吗?”

领导有事,立扬当然义不容辞。他满口应承说:“行。”

海茹从钱包拿出一张信用卡和一张入场券,说:“平时看你穿衣服品位挺好的,去帮我挑几件衣服吧。”

两天之后,某国际名牌举行特卖会。尽管特卖,也有门槛,只有会员才能拿到入场券。海茹刚好要出差,所以只能找个有眼光的买手代劳。

立扬接过海茹手里的卡和券说:“那……买不好。你可别怪我哦。”

海茹却挑了挑眉毛说:“别学生范儿了成吗?凡事要敢做,错了大不了三个字。”

什么?

对不起咯。

海茹靠在椅子上微微地笑了。立扬一瞬被她凌厉的气场秒杀了。虽然只是买几件衣服的小事,但海茹举手投足都蕴藏着骨子里的自信和洒脱。立扬还是第一次遇见这样的女人,说不上仰慕还是喜欢。总之他看着门上海茹的名字,心里就会敲响一串密集的鼓。

2

嘉伟说,高兴什么呢?让你买几件衣服就把你美成这样。

嘉伟是立扬的同居好友,坐在沙发上和他聊海茹。嘉伟说:“如果海茹真像你看起来那样欣欣向荣,那她就不会让你买衣服了。”

为什么啊?

立扬觉得自己上班之后,都成十万个为什么了,对什么好像都失去了判断力。嘉伟坐在一旁给他讲重点。你想啊。一个女人,连帮她买衣服的闺密都没有。她再怎么洒脱都是装的。夜深人静的晚上,她会不寂寞吗?会不孤独吗?你以为月薪一万,就可以搂着工资条睡得很甜蜜吗?她让你买,是因为你是新人不会笑她。你问海茹,她敢让老员工去办这事吗?哼哼……第二天她肯定被添油加醋成孤独到变态的独孤求败了。

立扬听完,确实有些恍然大悟的感觉。他说:“嘉伟,你不会常干添油加醋的事吧?”嘉伟当即给了他一拳,说:“秘笈都传给你了,请饭啊。”

立扬隐约觉得自己可能是有些喜欢海茹了。因为他听着海茹抱着工资条睡觉的玩笑,非但笑不出来,反倒有一点心疼。

特卖会的那天,立扬早早地就去了。他仔仔细细地挑款式,挑颜色,不要体面严整的上班装,他要一种性情里的随意和安然。因为立扬希望自己买给海茹的衣服,能在她一个人的夜晚,带来一份柔和的温暖与慰藉。

3

海茹出差回来的那天,就给立扬打电话,让他把衣服送到家里去。那是周二的午后,阳光安澜,立扬提着大袋的衣服,站在海茹的家门前。只是,海茹打开房门的时候,他吓了一跳。海茹只穿了件睡衣,刚洗过澡的样子,素面清新。终日盘起的长发,柔软地垂在肩上,女强人便有了别样风情。

立扬怔了一下,把衣服递过去说:“我……走了。”眼睛上下左右转了一圈,不知道在哪里落脚。海茹却不在意地说:“公司没什么事这么急吧,进来坐会儿好了。”

这一天,立扬成了海茹唯一的观众。海茹在卧室换好了一件,就到客厅里给立扬展示一番。海茹的身材,很架衣服,每一件都能穿出味道。海茹说,看来我是找对人了,眼光真的不错。

立扬看着她眼角的笑意,庆幸自己的用心没白费。这时,海茹已经穿着最后一件出来了。是条湖蓝色的,低胸雪纺裙子,合体的剪裁衬托着海茹柔软的曲线。立扬看得有点脸红。

海茹坐到他身边,戏谑地说:看来,是这件最漂亮了。立扬嗅到海茹鲜甜的香气,心里霎时涌起无数蠢蠢欲动的小念头。他慌乱站起身,说:“我……先走了。”海茹却一把拉他坐下,吻了他。

海茹的唇是裸着的,没有任何唇膏的味道。那些细致而真实的气息,释放了立扬紧锁在心里的欲望。那一天,他们缠绵了整整一个下午。直到天色渐渐暗下来的时候,海茹推了推床上的立扬说:“走吧。”

什么意思?

我累了,你走吧。

立扬从海茹家里出来的时候,是17点25分。路灯亮了,街上起了北风。立扬抱着空袋子,站在路口默默地想,是我占到便宜了吧。可是心里怎么这么堵呢。

4

立扬再见到海茹,是在第二天的办公室。她是上司,他是下属,两个人公事公办,说话都要打官腔。那一个下午的旖旎风光,仿佛变成了一场不真实的梦。

立扬在一个月后,顺利转正。从人事部办完手续之后,就被海茹叫进了办公室。

海茹把信用卡推到他面前,说:“梅陇镇有打折呢。我没时间去,帮我去买吧。”

立扬拿起卡片的时候,仿佛嗅到了某种信号。依旧是午后,依旧是17点之前,立扬再次穿戴整齐,满面春光走出海茹的家。之后的几个月,海茹都会有几天让立扬去代买衣服,于是立扬把它当成一种秘密幽会的信号。

有关这件事,立扬只讲给了嘉伟。他说,你帮忙分析分析,海茹什么心态。可是嘉伟却惊呼一声:“哥儿们,你不是陷进去了吧。这种关系怎么能认真呢。女人也有生理需求的,只有电影里的女主角,才可以光靠爱情活的傻幸福。”

那她为什么不让我过夜呢?

“这个……我回答不了。”嘉伟同情地拍了拍他的肩说,“每个人都会有点怪癖,但是,你遇上了个极品。我劝你还是别太叫真了。”

然而有些东西,一旦萌发,就不可收拾。立扬仔细地算过,从中午12点,到下午17点,整整5小时。

好吧。那他就和海茹认真地谈5个小时的恋爱。有时,他会做一顿下午茶。有时,他会帮海茹打扫家。天气好的时候,他还会在阳台放一张躺椅,吃刚煮好毛豆和配白葡萄酒。

海茹亲昵地凑过来说:“时间宝贵,不要浪费。”

立扬说:“对啊,时间宝贵,我们不能都浪费在床上。”

5

转眼就是一年多的时光,海茹在立扬身上,再也看不到当初稚嫩的学生范儿了。他飞快地蜕变为一个真正的男人,有了扎实的气息,和挺阔的肩膀。只是立扬依旧和她秘密地谈着5小时的恋爱,在夜晚到来之前,安然退场。

那是初夏微醺的午后,立扬来的有点迟了,手里提着超市的大号塑料袋。他吻了海茹,然后开始打扫房间,脏衣服扔进了洗衣机。海茹挽起袖子,系了围裙,给他帮忙。两个人嘻嘻哈哈地忙完屋子,又开始忙着做饭。只是时间过的真快,四菜一汤摆上桌子的时候,已经是17点了。

立扬放好碗筷说:“我要走了。”

现在夏天了,天还没黑呢。

立扬穿起衣服,说:“我是说,我真的要走了。有朋友在海南开公司请我帮忙。我准备辞职了。其实一个男人跟一个女人要名分,挺傻的。但是我真的很想有一定正式的头衔,和你正经八百地谈恋爱。这样糊里糊涂地在一起,我不知道自己算什么。”

说完,立扬走了。海茹一言不发地坐着,没有告别,没有挽留。直到房门发出咔地一声,她才惊跳地站起来。

其实她很想告诉立扬,自己的爱情也走过不愿回首的弯路。她被男人骗光全部积蓄的夜晚,曾经无数遍地发誓言,决不再被爱情羁绊,决不让男人留宿。她如此坚持着只谈性不谈爱,不过是怕心里会滋长出小女人的依赖。那她将要就此失去拒绝爱情的勇气。

窗外17时的天空,还是明蓝的,新洗的衣服搭在夕阳里,有淡淡的金色。桌上的饭菜散着香气。最后一天的立扬,没浪费一分钟时间在床上,和她谈了5小时,他一直向往的爱情。

6

立扬办理离职手续的那天,海茹没来。办公室的门一直紧紧地闭着,窗口落着百叶窗。立扬抱着一纸箱的杂物,走出公司的门,神情潜藏着黯然与落寞。忽然,有人拦在他面前。说:“这就走了吗?”

是海茹,穿了条湖蓝的低胸雪纺裙子,柔软的长发垂在肩头。她紧紧地抱住立扬,在他耳边说:“嗨,有正宗头衔的男朋友,为我留下来吧。好吗?”

流年伴夏微信:liunianbanxia,微信名称:流年伴夏

上一篇 : 我只希望身边有一个你,可以温暖我的空气 下一篇 : 年轻的路
~

推荐栏目
热门文章
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