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年伴夏 - 看多彩故事,品百味人生!

早知这样喜欢你

发布时间:2018年3月31日 / 分类:青春风铃 / 1,699 次围观 /

早知这样喜欢你

文/林桑榆

【四】 

法学社福利没其他好,事儿还特别多,宋海婷却乐得将校内时间花在这里,因为觉得有意思。 

而一般上门寻求法律援助的,大多是学校周边住户,经济状况不好、文化程度不高,抑或是抱着“免费东西,不问白不问心态”的人,借此打发无聊。 

秦鸥虽然并非法学生,闲暇之余却看过许多相关书籍,还用他脑容量惊人的大脑,背完了所有基础法条,并拿来社里其他成员的卷纸测试,案例分析做得有理有据。 

反观宋海婷,仅仅是感兴趣,所以刚开始只能做些端茶倒水的活儿,顺便搭着秦鸥旁听一些案例咨询。 

迄今为止,宋海婷听过最奇葩的开场白,当属一光头强打扮的中年男子。他穿着有些破的夹克,连袖口的地方都有磨白,推门便问,“你们管讨债吗?” 

众人面面相觑,唯独秦鸥迎上去,“先生,您有什么法律上的问题,我们尽量帮忙解决。”他噼里啪啦,大致意思是隔壁老王欠他两万元,过了几年尚未归还。 

秦鸥和他周旋小半天,为他解释什么是在法律允许范围内的行为。中年男子大概觉得太复杂,脱口而出说,“我现在啥也不想,就想把钱要到,不然今晚上又睡不着!”宋海婷在一旁刨根问底,这才得知他想快速将钱要回来的原因,是儿子生病住院,好像挺严重,急需钱花。 

得知来龙去脉,秦鸥的耐心表现得比以往都多,除了例行安慰,还亲自教对方4-7-8呼吸法。发明自哈佛大学毕业的医生韦尔,据说能使人在六十秒内进入睡眠状态。 

如果,曾经的宋海婷对屈居秦鸥之下尚有不甘。那这点不甘心,在这慵懒的午后,已被他每个和颜悦色的表情、侧耳凝神的动作消解。宋海婷近近望着,直到手边沸腾的茶叶水,从白气缭绕到沉淀发凉。 

秦鸥教授的睡眠法应该有用,因为光头强除了去医院照看儿子,隔三差五就往社里跑,每次来都是秦鸥接待,偶尔他不在,就换宋海婷。 

每当儿子病情有点好转的迹象,他会很开心地说点心事,更多时候,是志得意满地夸奖自己的孩子多优秀,“以后必定有大作为。” 

透过他,宋海婷总能联想到自己的父亲,在烈日下翻晒谷子的情形,只为一点点筹出她在大城市学习生活的必需费用。 

父爱根本不止如山。她想。 

然而,好景不长。没多久,,光头强意外身亡的消息传到社里来。说是儿子没等到钱做手术,去世了。光头强心情抑郁到河边散步,也不小心掉了下去。

消息一出,众人沉默。 

秦鸥与宋海婷作为代表,打听到光头强的家,结伴去看望,却只有他的妻子接待。一间不足五十平米的出租房,此刻竟也非一般冷清,“以前我那口子做小买卖,生活可以,还有余钱借给那朋友。后来生意经营失败,就……” 

男女生宿舍在同个方位不同幢,回去路上,分别口到,宋海婷突然鬼使神差开口,说想换专业。 

“以前根本没意识到,这世上比我更需要帮助的人还有那么多。好可惜,现在的我,尚没有足够的力量。” 

秦鸥知道,她是受了光头强的刺激,却难得没反驳,反而与她探讨可能性。 

“无论选择什么专业,初衷是什么,要想独树一帜,重在兴趣。你想学法律倒是可以,不过这门学科枯燥,你性子急,太沉不住气,容易半途而废。” 

被看穿的宋海婷莫名有些窘迫,白皙的指甲扣进长发,挠挠脑袋,“只是想法而已,毕竟换专业挺难的,找两边导师沟通不说,专业科目的难度据说比高考还变态。” 

秦鸥不再置喙,看对面女孩忽然轻飘飘笑起来,冲他挥手说再见,“那我回寝室囖。” 

“欸。” 

他话未出口,腿已向前挪了小半步。 

“嗯?” 

“那个,你腿完全恢复了吗?” 

宋海婷长睫毛眨了两下,笑得更开心,“早好啦!要是现在让我回去领舞也游刃有余!” 

笔直立在夕阳里的男生点点头,斯文如玉的模样。 

“既然如此,那就把剩下的六圈跑完吧,我还没向教官复命。” 

宋海婷瞬间气急败坏。 

“秦!鸥!” 

当事人已扬长而去,留下淡淡的阴影铺陈。 

【五】 

让秦鸥不再提起罚跑事件的代价,是宋海婷忍痛请了他一顿麻辣烫里的LV。两人在装修精美的小店里,吃着正宗的四川味道,被辣得面红心跳。 

如果有曾经附中的同学恰好经过,大概又会拍下照片,在母校贴吧上引起骚动。 

期间秦鸥想起什么,将一小沓资料递给她,面色忽然更红了些,却叮嘱宋海婷,“先吃饭,回去再看。” 

小吃街离B大不远,两人一边溜达,一边闲聊往回走。绿灯刚亮,宋海婷抬脚便过,恰遇一小轿刹车失灵,横冲直撞杀来。秦鸥率先发现端倪,却已闪避不及。第一个念头,是将宋海婷推开。 

所幸他反应快,千钧一发间堪堪侧身,轿车的力道被分散,只撞击到秦鸥一半的身子,却还是因为惯性使然,在地上滚了好几圈,鲜红立见。 

医院,秦家人纷纷到齐。秦鸥被送进手术室,临到晚上才出,麻醉未散。 

宋海婷在医院长椅上睡了一夜,第二天听见他醒了,刚冲进病房,鼻子已开始发酸,痛诉自己的莽撞,“对不起,如果我不那么心急,晚几秒过马路,你也不会受伤。秦鸥,你说的对,我性子急……” 

他依旧宠辱不惊的模样,简单两个字斩断她的话头,“扯平。”看她白目怔怔抬眼。 

“我曾经一言之失害你又丢工作又跑操场,如今一报还一报。” 

秦鸥讲得轻松,宋海婷却听得眼眶出水,嘟囔的样子活像个没要到公主裙的小姑娘:“哪有那么容易扯平,我高中时还捉弄过你,剪了你的头发呜呜呜。” 

病榻上的男孩略一顿,“那等你把头发蓄长,以后找个机会让我剪?” 

明明是恩怨,从他嘴里一说出,跟什么一样,宋海婷忍半天,还是破涕为笑。她感觉自己沉重的心突地一轻,顿时发现那高高在上的男孩,并非想象中地难以接近。 

然而,在宋海婷提出秦鸥外冷内热这个命题后,他却没给她机会验证。 

秦鸥的身体没什么大碍,可他被撞击的右侧胳膊似乎伤得严重。秦家人不相信这边的医疗水平,将秦鸥转去了香港做复健,连学籍也转走,谁都不知道下落。 

在他消失的第一个月,宋海婷怕触景伤情,收拾东西准备离开法援社,却无意瞥见秦鸥在麻辣烫小店里,曾递给过她的资料。 

那是家律师事务所简介。中间夹了一张小纸条,用工整的小楷,写着工作人员的联系方式。秦鸥说要见的重要朋友,正是这家事务所BOSS。他记得她想学法律,却怕没把握这件事,所以私下帮她寻到一份实习助理的工作,让她练手。 

有些细节,像光明剑划开阴霾,拨云见日,令宋海婷离开的步子,彻底停下。 

没几月,宋海婷正式提出转专业,背法条啃案例求导师被考核,终于如愿成为法学院新生。那期间,她也曾私下打听秦鸥下落,结果都以失望告终。时日渐久,便放弃追究。 

她想,兴许秦鸥出现的意义,大概只为她指引人生方向,接着功成身退,与任何旖旎都无关。可为什么?当每次路过操场,她总能想起某日艳阳下,他曾坐在一片茂盛的树荫里,凝视她奔跑的身影。 

【六】 

15年底,宋海婷毕业一年多,已经是X博小有名气的法援律师,经常为穷人服务,打过两起有名的工人讨薪案,乃至许多富豪名流也跟风前来,私信这样的案子接吗?那样呢?她一一看过去,唯独选中这条回复。 

“我以前也是B大的,后来移民香港,想打一起民事纠纷的官司。如果可以的话,我愿意承担机票来回机票,我们面谈?” 

香港?难道是? 

看见地名,宋海婷眼皮一跳,连思虑也未曾,已迅速回出一个好。可两人事先通过电话后,才发现对方是女人。 

美好破碎的感觉,比失望更难受。但承诺已应,约自然要赴。 

国际机场。 

宋海婷的当事人刚摘下墨镜,就仿佛埋藏的往事突然诈尸,震懵她。 

来人黑发红唇,一股盛气凌人的气场,不是当初威胁她打电话的富家女,又是谁? 

“喂,虽然只同班半年,但好歹也老同学,别戒备十足的姿态好吗?放心,官司赢没赢,我都不会亏待你。” 

根据经验,有她在的地方就是事故现场,宋海婷下意识保持距离,“你先说说,究竟怎么个纠纷。”

富家女眼睛眉毛皱成团,“唉,真的烦死了!我楼上的住户卫生间漏水,通知好几次都没解决完善!这不,只好请律师啦。” 

因为一个漏水问题,千里迢迢召唤她飘洋过海,宋海婷想想也是服气,算彻底知道有钱任性什么意思。 

这等小事,宋海婷提议,先发个律师函吓吓对方什么就好,没必要走上司法程序浪费资源。未料,被告竟几度拒收公函,结果富家女没炸,倒挑起了宋海婷隐蔽多年的犟脾气,杀气腾腾找上门。 

听门卫说,那家主人经常不在,宋海婷蹲了好久的点儿,才在一个雾气蒙蒙的清晨,将对方堵在门口。 

那人的头发长了,轮廓丰满了些,眼神较之往日更加深邃。蹲点许久的宋海婷目不转睛仰望着,向多年前的大学操场,树荫下,她曾望他那样。 

“秦……鸥?” 

她出口问询,旋即失声。 

面对她的到来,秦鸥倒不意外,仿佛只是他乡遇旧友,礼貌地同她寒暄,说要请她吃饭。 

“你来得挺巧,我正好要出差去英国,明早飞机。” 

“哦……是吗,呆多久?要是不久的话,回来我请你吃顿饭吧,礼尚往来。”说完,脸垂低,火烧云直到耳后。 

这拙劣得小学生都听不下去的由头,偏还有人认真接,“那这顿饭吃不了了,这一走估计得大半年,去家里分公司帮忙。” 

所以,这场重逢,依旧是为了分别。宋海婷目光顷刻暗淡。 

回去路上,秦鸥绅士风度地为女士拎包,习惯性伸出右手,指尖刚碰到包带又收回,换了左手。 

她注意到这细节,若有所思,却没及时戳穿,临到酒店门口才问,“你的胳膊……” 

他微微往后一藏,“没事,做过复健后好多了。”紧接着竟略显慌乱地将包往她怀里一塞,“祝旅行愉快,晚安。” 

男子转身,银灰色大衣的衣角在空中小弧度翻飞。宋海婷看得眼色一亮,不知哪生出的勇气,猛然伸手抓住尾部。 

秦鸥回头,见女孩双眼里淌着月光,涟涟。 

“秦鸥,高中时,你说的那句话,还算数吗?” 

【尾】 

“秦鸥,高中时,你说的那句话,还算数吗?” 

“你说,我不能赶上你,是因为我从来没有开口叫你等等我。那现在,我想拜托你等等我,你会不会真的……停下脚步?” 

酒店四周,霓虹闪烁、夜色纷呈,全部的光影,为她布景。 

当晚的月亮,星空,都曾听见一个女孩小声诉说着,那些从未对人流露过的陈旧心事。 

例如,她会收买理发学徒剪掉他的头发,不是为了报仇,只是想让他变得难看一点,少点儿女生喜欢。例如,她会报B大,还和他选了同一个专业,也只不过想近水楼台先得月,却无从下手。再例如,她的确是花了大力气才打听到,他进了法学社,所以才兴师动众地要加入,却没想阴差阳错找到真正热爱且有意义的事业。 

“我会变成今天的我,都是因为你。所以秦鸥,等等我吧。我不想再跟在你后面小心翼翼,不想什么时候抬头你忽然又不见踪影。如果你的手今后真不能再拥抱我,没关系,我可以。” 

就算上帝不再偏爱你,时光要摧毁你,我也依然喜欢你。 

夜凉如水,迈出步子的人,缓缓迈回。 

他居高临下,眸黑若潭地盯着将要绷不住的女孩。良久,才伸出手,一个弹指在她光洁的额头。 

“宋海婷。你真以为自己会恰好地出现在香港,是别人帮忙?” 

起初,医生说秦鸥的右手粉碎性伤害,虽然及时抢救,以后也手不能提,几乎废掉。为不让宋海婷愧疚,他才接受秦家人转去香港治疗的提议,不说一句就走。 

然而,每个午夜,秦鸥总能梦见多年前的林荫小道。 

她帮富家女要自己的信息,却不巧被他撞见现场。他不动声色引诱她进入自己的语言圈套,未料她在听见那句“我喜欢宋海婷”的戏言时,面上竟闪过铺天盖地的羞赧,和天光扎破云霄的喜悦。像蒙了多年的灰,被一阵清风吹散。秦鸥想,他大概是从那时候真正注意到宋海婷。 

注意她的坚持与倔强,她的坚强与软弱,她的眼泪与微笑……即便时隔多年,也念念不忘,最终抽象出三个字:想见她。 

想见她,一面足矣。 

可此刻,真正知晓宋海婷密密匝匝的心事后,优秀如秦鸥,竟也不知该用怎样的词语,才能尽述自己的心情。 

直到某部偶像剧大行其道,秦鸥鄙视之余,却注意到海报宣传语。那刻,他终于明白自己那不可尽述的心情,究竟是什么。 

“如果早知自己会这么喜欢你,我一定对你一见钟情。” 

好在,这漫长余生,他还有很多机会,将她抱紧。 (完)

流年伴夏微信:liunianbanxia,微信名称:流年伴夏

上一篇 : 遇见你时,所有星星都落到我头上 下一篇 : 那一路我们沉默不语
~

-->
推荐栏目
热门文章
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