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年伴夏 - 看多彩故事,品百味人生!

花若有情

发布时间:2013年9月30日 / 分类:青春风铃 / 3,899 次围观 /

题记:谁悄悄地吻了一下星星,然后害羞的一闪而过,躲在远方默默的观望

花若有情

文/尹宗国

1)长干行,有情似无情

高中是什么?陈风认为高中就是马路边上建个猪圈,猪圈里养上一群羚羊,羚羊们天天想啊想,快考大学吧。大学是天堂。

陈风和江菲呆在一个猪圈里,都是高二,都是二班,都是二组。不同的是,陈风是班长,江菲是团支书。

陈风坐在江菲的后面,最常做的事就是边上课边小声地哼歌。哼得入神之际,常常用脚在江菲的凳子腿上打拍子。渐渐打拍子有变本加厉的趋势,江菲再也忍不下去,终于回过头来,说道:“陈风你什么时候变成驴的,可不可以老实点儿?”

陈风收回腿连连道歉:“对不起,对不起,我以前是坐第一排的……”

后来,当陈风再踢她凳子的时候,她看着那双大脚,总想狠狠踩下去。

陈风的成绩一直很优秀,是年级前十名,出于某些不明原因,班里的女生们动不动捧着书跑来虚心地向他请教问题。明明是醉翁之意不在酒,但陈风来者不拒,大笔一挥“唰唰”写下公式,让女生们自己去悟。

江菲有些嘲讽地笑道:“啊哈,万人迷呀!”

陈风摆出一副“舍我其谁”的神态,臭屁得很!

北方的冬天是飘在雪花上的。十二月下了一场大雪,气温骤降,陈风感冒了。他像个大老猫一样,懒懒地趴在课桌上。也许是药力的作用,他总是昏昏欲睡。一天,江菲回过头来,正好看到陈风吃药,浓浓的酸味扑鼻而来,她皱着眉头问道:“陈风,这是什么药啊?味道很怪,好像泔水的味道……”

他抬起头,若有所思问江菲:“你喝过泔水啊?”

江菲一下子被噎住了,忿忿然回过头去。陈风“嘿嘿”笑了两声,心满意足地继续趴下睡觉。

江菲看着他熟睡的脸:长得有些不像话的睫毛,鼻子微皱,嘴巴还是张开的,好像随时都会有口水流下,她忿忿地自言自语:“你这只猪……”

话虽是这么说,可陈风的猪脑子却让江菲望尘莫及。日子一天天过去。各种大大小小的考试接连不断,卷子满天飞,江菲的成绩每次只和陈风差一点点,她不停地鼓励自己,但令她沮丧的是,这一点点差距却是那么遥远。

陈风问她,“你一定要追我吗?”

她扬起头,“对,追不上绝不罢休!”

陈风长长地“哦——”了一声,江菲索性画了个猪头扔给他。

一天课间,陈风踢踢江菲凳子:“出个题。一个绿豆从十楼掉下来变成什么啦?”

江菲想了一会,不确定地问:“绿豆糕?”

陈风忍着笑摇摇头。

江菲又使劲地想,又道:“绿豆花?”

陈风再也忍不住,一阵仰天大笑,“变成红豆了。你真笨,因为绿豆它流血了呀!”

江菲一下笑了出来:“那我也给你出一个。一个红豆从十楼掉下来变成什么啦?”

陈风愣了愣,摇摇头。

江菲说:“你才笨咧!红豆摔青了,变成绿豆了啊!”

陈风当即笑得惊天动地。

有天打篮球时,陈风负责防守好哥们儿林星。两个人技术相当,林星很难出手投篮。他眨了眨眼睛,突然指着陈风的身后叫道:“哎,江菲!”

陈风一时间愣住,迅速回头看,林星早已运球冲到篮下,一个漂亮的三步上篮,球进了。

陈风有些恼火:“你也太不君子了!”

林星很得意,不停地哈哈笑,一脸的意味深长,笑得陈风的心有些虚。

2)彩虹碎,点点谁人泪

冬去春来,江菲头发渐渐长至齐肩。每次她一转头,空气中就有淡淡的茉莉花香弥漫开来。陈风出神地看着江菲的背影,暗暗叹:春暖花开,春暖花开啊……

运动会到了,陈风和江菲作为“服务员”,忙着给运动员拿衣送水。眼看着女子800米决赛就要结束,两人站在终点线准备接运动员。本班同学汪雯雯冲过终点后,在陈风和江菲两人中间迅速地选择了一下,一头扑进了陈风的怀里。

陈风的脸“唰”地红了一大片,结结巴巴说:“江菲,你,你来扶她吧。”

两天后这个事件却完全变成了“陈风英雄救美”版。汪雯雯暗恋陈风的事是高二(3)班众所周知的秘密,运动会之后,汪雯雯更是时不时地与陈风有话没话地聊两句。陈风倒是一副不在乎的样子,可江菲每次看到汪雯雯一脸巧笑,嗓音里甜得可以拧出蜜来时,心里就莫名地刮过一场龙卷风。

有一天她走在街上,不经意瞥见街角甜品屋里,陈风和汪雯雯面对面坐着,汪雯雯笑容依旧,她的心忽然就沉下去了,炫目的阳光穿过透明的玻璃橱窗,刺得她睁不开眼。她终于哀伤地发现,自己对陈风的喜欢竞再也躲不开。

江菲渐渐和陈风疏远了,陈风有所察觉,但想不明白为什么。恰好五月份,江菲过生日,陈风买了礼物送她。

江菲没有意料中的惊喜,淡淡的一声谢谢,让陈风的心有些灰。

拆开包装,打开盒子,静静躺在里面的是一个漂亮的发卡。氤氲的七色彩虹,好像打翻了七色颜料瓶,一层层的渲染,在阳光下显得流光溢彩。

周围人群发出一阵赞叹:“好漂亮啊!”

“那么晶莹透亮,是玻璃的呢!”

江菲也有些惊讶,这时汪雯雯挤过来,微微地笑着:“江菲,借我们看一下嘛!”

江菲只好递给汪雯雯,也许是她没有拿稳,也许是汪雯雯不小心,就在那么一瞬间,崭新的发卡掉落在地,漂亮的彩虹碎了.

大家都“啊”地愣住了,陈风“唰”地站起来,汪雯雯急忙蹲下去,手忙脚乱地把碎片捡起来,不停地道歉:“对不起,江菲,对不起哦……”

只有江菲看到,她的眼里有一丝掩饰不住的得意。

3)风吹过,怎奈星星落

彩虹转瞬即逝,雨过天晴后的天空,被浓浓的乌云重新覆盖.放学了,江菲在黑板上抄好明天早读要背的诗.同学们陆续回家了,只有陈风一动不动坐在座位上,一言不发地看着讲台上背对着他的江菲。

粉笔划过黑板,细小的粉末伴着微微的“吱吱”声飘落。

陈风站起身,走上讲台,站到江菲的旁边,、

粉笔停住了。

江菲转过脸,微微仰起头看着这个男生。他张了张嘴,似乎要说些什么,眼睛里有金红色的明明灭灭。江菲的泪水又要涌上来。

忽然一阵突如其来的风“砰”吹开了教室的门,男生眼睛里的光芒闪动了一下,迅速伸出一只手,拉过江菲,拥入怀里。

第一秒,女生跌进来,脸颊贴上男生的棉布格子衬衫,温暖从毛孔间扩大开去。

第二秒,清新的皂香扑面而来,男生起伏的胸口,心跳沉稳有力。

第三秒,江菲回过神,却听到背后传来玻璃从高处落下摔碎的巨大声响。那声音很清亮,碎得很彻底、

她惊讶地望过去,就在她刚才站的地方,亮晶晶的玻璃碎成一地的眼泪。

那股强劲的风把黑板上方原本摇摇欲坠的钟表吹落了……

4)乱红飞过秋千去

江菲和陈风竞真的有些疏远了。陈风忘不了那天.她恨恨地推开他,冲出门去。

他讷讷地唤:“江菲,江菲……”回答他的只有窗外“呜呜”的风声。

他不再与她开玩笑,汪雯雯的事也不再被人提起,而江菲拼了命冲进了年级前十名。后来座位远远地调开,两人竞连话也说不上了。

高三的生活是分秒必争的。墙上的倒计时一天天减少,三次模拟考都已结束,要高考了,陈风负责指挥值日生打扫考场。考场的每个角落都已打扫干净,陈风正准备离开,忽然听到清查抽屉的同学叫道:“班长,你看,江菲的抽屉里有个盒子。”

盒子?陈风接过来,是个很漂亮的彩色纸盒。打开,令他吃惊的是,里面是一整盒的大大小小折叠的字条,还有那个被摔坏了的彩虹发卡。

“班长,这盒子怎么办?”

陈风问道:“江菲去哪里了?”

“各班的团支书都去办公楼开会,江菲也去了。”

陈风说道:“那我先替她收着。”他抬起头又道,“如果没事了,大家都回去吧。”

江菲开完会,猛然想起自己落了个盒子在教室,急急地一路奔上六楼

教室里干干净净,一个人都没有、她跑到座位上一看,抽屉是空的!

完了!一定是被人当作垃圾扔掉了!霎时间心里有种被掏空的感觉。有些事,也许永远不会有人记得,而她记得的,却也难逃被丢弃的命运。

5)花的心,藏在蕊中

高考结束,陈风考到南方。江菲留在北方,并作为交换生被选派留学加拿大一年。

一日,陈风收拾旧物,蓦地又看见了那个漂亮的盒子,打开,他看着那些折叠的字条,终于忍不住,拈起一张,展开——

“2月7日,月考成绩发下来,我终于进了年级前20名。C排在我前面,为什么他的成绩总那么好!上天真是不公平啊!人常说,聪明的脑袋不长毛,C那么聪明,为什么他的头发还是那么茂盛!”

“3月8日,C祝我节日快乐,这个讨厌的人啊……”

陈风抿了抿嘴,有些想笑。他甚至可以想象得到在这些秀气的字迹下面,江菲是怎样一副被气红了脸的模样。

只是,C是谁?

“3月12日,植树节,团委让各班植树,我让C去运些树苗,可是他居然只拎来一盆小盆栽!我心急火燎跑下楼,却看到一大捆树苗好好放在花坛边。C笑得很开心,他把盆栽放到我桌上,说,送给你了……”

“C今天穿了一双雪白雪白的鞋,我一低头就可以看到他那双大脚在我的凳子下面晃呀晃,真想踩一脚啊……”

“这几天C感冒了,他吃的药片味道酸酸的,我说很像泔水味,他居然故作惊讶问你喝过泔水啊……”

陈风默默地看着一张又一张的字条,默默地想:我就是那个C呀……

“班里盛传着W和C的故事,我本不信,可是今天当我站在甜品屋前,我信了”

“C送我的彩虹发卡碎了,我看着那些碎片有点愣,上一秒还是完整的,下一秒怎么可以变得面目全非!”

“假如C再和我说话,哪怕只是一句‘早上好’,那么我所有的坚持就会土崩瓦解。真是可惜,再也听不到他好听的嗓音叫我的名字,江菲,江菲……”

那潮湿的季节和那柔润的心,就是常常被人在太迟了的时候才知晓的……

陈风拿起电话,慢慢按出那早已在心中默念了千百次的号码,心的讯号飞越了太平洋,打破了加拿大清晨的寂静、

“江菲,早上好!”………

电话那一端,江菲正坐在床畔的梳妆台前,齐肩的长发用一个漂亮的彩虹发卡束住,氤氲的七色,在穿窗而入的阳光下显得流光溢彩。她近乎喃喃地说:“你知道吗,这是在加拿大的一家小店里买的。很巧,和原先那个一模一样……”

流年伴夏微信:liunianbanxia,微信名称:流年伴夏

上一篇 : 秋风,寂无声 下一篇 : 当爱情缺席的时候
~

-->
推荐栏目
热门文章
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