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年伴夏 - 看多彩故事,品百味人生!

浮华影,江南梦

发布时间:2014年8月10日 / 分类:青春语录 / 1,728 次围观 /

浮华影,江南梦

八月的风,吹皱了一池静水,那排开的皱褶里虚晃着一个故事。一把陈旧的油纸伞,一条幽而深的弄巷,一衰缥缈的烟雨,一段缠绵悱恻的爱情,还有那乌蓬船的桨橹声,一一都在叙说着一桩陈年的过往,泛黄的旧事。

-----题记

(一)秦淮遗落的风

踩着历史的遗风,沿着岁月磨过的青石板路,走进江南的烟雨楼阁。那乌衣巷的紫燕尚在梁上哝语,那雕栏玉柱的画舫亦在河畔憩息,只是再不见旧日的繁华烟云,亦听不到商女婉转的嗓音。

当尘埃落定,一切恢复到如水的宁静,只有那澄碧的河水在诉说着昔日的繁华,六朝的盛况。

或许繁华后的落寞,大抵如此吧!站在时光的风中,冥思遥想。那些烟云的过往,已在史册的丰碑上刻下了厚重的一笔;曾经流传的艳奇故事,亦在岁月的长河中磨去了风光。只有两岸的黛瓦白墙在无声的伫立,并将那些斑驳的记忆,在时光的侵蚀中慢慢的剥落。不计较谁来谁去,不寻问因果原因,用静默的方式细数着光阴的逝去,岁月的风霜和历史的残痕。

斑驳的老墙上承载的流年故事,静默的河水中淌过的风尘愁怨,如一首古老的诗歌在十里珠帘的河畔吟诵着。立于文德桥上,凝望两岸风光。一首“烟笼寒水月笼沙,夜泊秦淮近酒家。商女不知亡国恨,隔江犹唱后庭花。” 的诗句绕过耳畔,那鼎盛的繁华便涌入了眼帘。金粉楼台,鳞次栉比;画舫凌波,浆声灯影构成了一幕如梦如幻的景色。而沿河两岸云集的商贾,荟萃的文人,聚居的名门望族,将十里秦淮的风光写入了史册的辉煌。如今,雕栏依旧,彩灯如昼,只是久不闻琵琶的铮铮,琴声的袅袅,更不见那纱衣的女子隔船抛过来的燕语,夜幕中绕河的婉转歌声。

繁华泡影,京华烟云,都是一个破灭的梦,那刹那的芳华也不过就是一瞬。我们与之擦肩,与之相守,与之轻诺盟誓,都是红尘中的缘定。而与谁分离,与谁诀别,与谁结怨,亦是红尘中的命数。正如金陵八艳中的那些风华绝代的女子,哪一个没有一段辛酸的经历,哪一个没有一怀缠绵的情愫,哪一个没有一个悲惨的结局。碧水汤汤,丝竹抑扬,那泣血的绢帕上写下的诗行,都化作一缕飘渺的尘烟,在如风的岁月中被渐渐的遗忘了。

回望斑驳的史册,那被时光的风沙剥蚀的记忆,被逝去的河水冲刷的风霜,那六朝的金粉,纸醉金迷的生活和陈旧的时代印迹,亦在历史的长卷中成为一道岁月的残痕,一笔泛黄的篇章。只是,当乌蓬船吱吱呀呀的桨橹声响起,那如梦的幻影就在一道遗落的晚风中浮现,继而萦满了思绪.....

(二)江南梦

寒山寺的钟声依旧在枫桥回响,只是那夜泊枫桥的张继早已驾鹤西去,只留下“月落乌啼霜满天,江枫渔火对愁眠。姑苏城外寒山寺,夜半钟声到客船。”的精典名篇。经年之后,运河上或许已不见了那点点的渔火,袅袅的炊烟,和那身披蓑衣的船家的影踪,代之而来的是现代化的渡轮的穿行。那拍岸的涛声依旧,寺内的钟声依旧,红尘的愁绪依旧,只是亦不是当初的夜色,亦没有霜落的孤舟,空执着一张崭新的船票,却登不上了旧日的船舟,回想不免有些黯然,徒增了一些感慨与伤感罢了。或许喜欢文字的女子,大抵如此易感伤怀吧!

向来心是看客心,奈何人是红尘人。这红尘中的人来人往,纷争侵扰,是我们不可逃避的。你来,它在这里;你去,它亦在这里。正如这江南的景致,你喜欢也好,不喜也罢,它都会静守在那里,数一段光阴,开一场花事,煮一盏岁月的尘茶,与时光默然的前行。

游离的思绪走过江南的青石板,萦怀的心事在薄纱的烟雨中氤氲。那窄巷深处结着一怀丁香心事的姑娘,正款款而来,一把油纸伞下撑起的故事,诉说着一段似水年华的过往。湿滑的青石,幽深的弄巷,斑驳的青墙和烟雨朦胧中清纯的面庞,在我的心中渐渐的温润了起来。一怀青春的回想,一帘如梦的情丝,在雨声的呜呜中挥散开去。仿佛那悠缓的等待,缠绵的情长,淡淡的灯光,是我走过的云水过往,温柔的梦乡。

在岁月的风尘中,霏霏的细雨泼染了江南的风景,黛青的瓦檐述说着一段古老的故事,吱吱呀呀的桨橹声摇醒了沉睡中的古镇,那经历的沧桑亦在这缓缓的流水中淌过了千年。此时,与廊下找一僻静之处,煮一壶雨前的龙井,邀一知心的旧友,话一曲桑麻的佳话,想来是一件十分惬意的事情。这些,都是隐含在心中的痴梦,终难以成行。想至此,心中不免生出些怅惘,远方的旧友,又可曾安好?

江南的烟雨痴迷了多少眼睛,又醉了多少尘心。河水不语,小桥却记录了古今。那些澄澈的相逢,那些美丽的擦肩,那些幽怨的错过,都记载在它的石柱之上。它静静的搁置在流水之上,看碧水潺潺,乌篷摇曳,洗衣少女蓝布碎花的衣裳;它默默的等待着有缘人乘风到来,抖落一地的故事,将匆忙的脚印踩在石板上。停留虽只是短短的一瞬,可回首却不知要到何日,也许至此再无机会了。是啊,算来至最后一次匆匆别过,已有十五年的光景了。可每每想起,总能勾起许多的回忆。或许,在那一年的那一日,我的情已刻入在小桥的记忆中了吧!

杨柳堆烟,雾纱笼月,亭台幻影,水榭清音,小楼听雨,还有那从青石板路走来的雅韵的江南女子,是一幅婉约的水墨画,无论是淡妆或是浓抹,都是那么的相宜。添一笔不多,去一笔不少,都不影响她的美。她就像一首古老的诗歌,散发着雅致的韵味,细细品读便入了其中,生成许多的幽梦;她又像一幅泼墨的山水,留白处总能映出无尽的遐想,让人醉在此处,忘了思乡。

我知道啊!水乡的景色已入了心梦,轻轻一拨就扯出了丝丝缕缕。而我手拿一根时光的长针,却绣不出江南的秀色。感叹也好,流连也罢,都只能在心中怀想,在梦中驻足。江南是一块浸染了春花秋月的老玉,供来来往往的过客用心灵去感触,去解读,并用行走红尘的心去珍惜。无论时光如何变迁,她都像一个平淡的老人,收藏一切可以收藏的故事,淡忘一切想要淡忘的世人。就这样静默的看待着平常的日子,从花开至花谢,从日暮到日升。

此刻,一盏淡茶,一卷诗书,一份闲淡的心情,悄悄的走过红尘的烟云。浮华若梦,尘缘未尽,那些未了的梦境,或许在某一个风和日丽的日子,某一段烟雨缥缈的时刻,去重游一回故地,重温一剪如水的时光。只是,久别的你啊,可否与我在岁月静好时,相约同行。(文:青莲 QQ:1547638513)

流年伴夏微信:liunianbanxia,微信名称:流年伴夏

上一篇 : 长梦 下一篇 : 终究失败的书信集
~

推荐栏目
热门文章
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