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年伴夏 - 看多彩故事,品百味人生!

黄昏海的故事

发布时间:2014年8月25日 / 分类:格言故事 / 2,180 次围观 /

黄昏海的故事

文/安房直子 译/彭懿

海边的小村子里,有一个针线活儿非常好的姑娘。

她叫小枝,但是谁也不知道她姓什么。她在哪里出生的、几岁了,更是没有一个人知道了。

许多年前一个夏天的黄昏,海面上撒满了夕阳的金粉,海水像金色的鱼鳞一样,密密麻麻地涌了过来。就是在那个时候,这姑娘来到了村里的裁缝奶奶家。

“那时的情景,我忘不了啊!没有一丝风,后院的栅栏门却啪嗒啪嗒地响了起来。我停下针线活儿,感觉好像是谁来了。是隔壁的阿婆送鱼来了吧?我这样想着,就站起来走了过去。可没想到,栅栏门那里站着一个我从没见过的小姑娘,正瞅着我哪!她背后是大海,夕阳映在后背上,我看不清她的脸。她穿着黄色的夏天穿的和服,系着黄色的带子。‘你是谁啊?’听我这么一问,姑娘用沙哑的声音回答说‘小枝’,然后,就一句话也不说了。唉,到底是什么地方的姑娘呢?我也半天不做声了。姑娘小声地央求我说:‘我正被追赶呢,把我藏起来吧!’见我呆住了,姑娘又央求我说:‘我帮您做针线活儿,让我留一阵子吧!’”

就这样,名叫小枝的姑娘在裁缝奶奶家里住下了。

小枝很能干,不过一年的工夫,就帮裁缝奶奶挣了很多钱。

于是,奶奶为小枝买了大衣橱、漂亮的梳妆台。“你呀,早晚也是要出嫁的啊!”可小枝听了这话,脸都白了,吓得说不出话来。

那有着七个抽屉的漂亮衣橱,小枝的手连摸都不摸一下。那镶嵌着贝壳的美丽镜子,小枝连自己的脸都不照一下。裁缝奶奶想,这姑娘恐怕有一个怕人的秘密吧。

小枝说出了这样一个故事:

“那时候,我喜欢的人生病了,不管吃什么药、看什么医生、怎么念咒语,都治不好,只剩下等死了。我听说只有一个方法,就是把一片活海龟的龟壳磨成粉,化在水里喝了……于是,我就每天去海边,等着海龟的到来。一个夏天的黄昏,海上风平浪静,当连一个浪也不再涌起的时候,一只大海龟慢吞吞地爬了上来。我朝海龟跑去,说:‘请把你的龟壳给我一片吧!’听我这样求它,海龟直瞪瞪地瞅着我的脸,然后用低沉的声音说:‘那你就拿一片去吧!’我向趴着的海龟背上伸出手去,简直叫人不敢相信,一片六角形的龟壳轻轻地脱了下来。

“我攥住它,就急着要逃走,可是却被海龟叫住了:‘等一下!我给了你一片那么珍贵的龟壳,你也不能不听我说一句话呀!你来当我的新娘子吧!’我一边哆嗦,一边点了点头。那时候,我只是想快点从海龟身边离开,至于答应了海龟的,我想日后总是有办法的。等我喜欢的人喝了它,恢复了健康,我们一起逃得远远的不就行了吗?我这样想。于是,就敷衍着答应了海龟,朝我喜欢的人的家里跑去了。他的名字叫正太郎,是海边的一个渔夫……”

小枝接下来的故事是这样的:

那天,夕阳明晃晃地照在正太郎家那破破烂烂的栅栏门上。小枝当当地敲了敲门,亲手把龟壳交给了老半天才伸出头来的正太郎的母亲……然而,小枝第十天看到的,却是病愈的正太郎和村里旅店家的女儿一起走在海边的身影。旅店家的女儿,比小枝大一两岁,是个海边村子里少见的、白白的漂亮女孩。

“说是很久以前,两个人就定下了终身。”小枝对裁缝奶奶说了一句。

打那以后,一到黄昏,大海龟必定会来到小枝家的窗子底下。“不要忘记你答应我了啊!”海龟低声嘟哝道。

每当这个时候,小枝就蹲在家里,一动不动地连大气也不敢出。不过很快,她就找到了一个借口。当海龟再来的时候,小枝唱起了这样的歌:

“嫁妆还不够,和服和被褥还不够,锅和碗还不够。”可是从第二天开始,海龟就用嘴叼来珍珠、珊瑚等饰品,扔到小枝家的窗子底下。这些东西,对于贫穷的小枝家人来说,都是渴望到手的宝物。

小枝是一个孝顺父母的姑娘,她把从海龟那里得到的东西全都交给了父母,自己逃走了。小枝轮换着睡在同一个村子的亲戚、熟人、好朋友家里,可毕竟都是在沿着大海一座房子挨着一座房子的村子里,再怎么逃,海龟也会追上来……

正太郎婚礼的前一天晚上,小枝终于决定偷偷溜出村去。她不停地跑,一直跑到黄昏,好不容易摸到了裁缝奶奶家。

……

这一年的秋天,也是大海闪耀着金光的时刻,裁缝奶奶家屋后的栅栏门啪嗒啪嗒地响了起来。是来做衣服的吧?裁缝奶奶无意中朝屋外望了一眼,不由得大吃一惊。

大开着的栅栏门那里,一只足有半张榻榻米大的海龟匍匐在地上,背上驮着一个大包袱。海龟把背上驮着的包袱扑通一声灵巧地卸到了地上,低声说:“赶快给我缝和服,给我做婚礼用的长袖和服、长罩袍和带子。做好了,我就来接小枝。”“那……那怎么行!”奶奶好不容易才挤出来这么一句,可海龟的身影已经消失了。

奶奶用颤抖的手解开包袱,里面装的是她这辈子也没有见过的漂亮的和服料子和带子料:点缀着像花一样的淡桃色樱蛤的和服料子,蓝色的波涛上飞翔着成群白鸟的和服料子,画着红珊瑚、摇晃的绿色海草的和服料子,还有晃眼的金银带子料……

究竟是谁来穿这么美丽又这么珍贵的衣裳呢?奶奶马上就明白了:这么美丽的料子,一旦做成了和服,一般的女孩就会想要这和服,说不定就会变得不管对方是海龟还是鱼,都想去当新娘子了。是的,不知为什么,她就是觉得这料子里头确实潜藏着这样的一股魔力。“有了,把这些料子剪成碎片就行了!”奶奶的脑海里,蓦地浮现出了过去听说的驱魔之法。

奶奶学裁缝时听到过这样的说法:一旦人被魔物、鬼、恶灵缠住了,把他们最宝贵的和服料子剪成碎片,尽可能多地做成针插,每个针插上插上一根新的针,让海水冲走就行了。

奶奶用双手抱着和服料子,冲进了小枝的房间,突然叫道:“小枝,针插的订货来了哟!说是把这些和服料子全部都用了,能做多少针插,就做多少针插。”

只不过两三天工夫,一二百个五颜六色的美丽针插就做好了。

裁缝奶奶在每一个针插上都插上了一根针,用一个大包袱皮包起来,拿到了海边,从高高的悬崖上,用力抛进了大海。

无数的针插就像花的暴风雪一样,在海上散开了,不久,就被白色的浪涛吞没了。

不知是不是这魔法起了作用,反正海龟再也没到小枝住的地方来过。

可是从那以后,小枝就开始听到海龟的叹气声了。半夜里,当海浪哗哗地涌上来的时候,小枝总听见这样的声音:“不要忘记你答应我了啊!”那声音传到耳朵里,小枝就睡不着了。

“我背叛了海龟……”这种想法,永远地留在了小枝的心底。

从那以后,小枝再不穿美丽的和服了。而且小枝谁也不嫁,成了一个在裁缝奶奶家里总是低着头,为别人缝盛装、缝新娘子礼服的姑娘。

流年伴夏微信:liunianbanxia,微信名称:流年伴夏

上一篇 : 不是所有人都可以互诉衷肠,路过的都是缘,擦肩而过的都是客 下一篇 : 哆基朴的灵魂
~

推荐栏目
热门文章
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