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年伴夏 - 看多彩故事,品百味人生!

原来你的梦想里有过我

发布时间:2014年8月25日 / 分类:青春风铃 / 3,373 次围观 /

原来你的梦想里有过我

文/笛子酱

遇见你时低入尘埃,再见你时光芒万丈。 

2013年夏日空气里满是浮躁的味道。大大小小的选秀遍地开花,无数年轻人在荧幕前挥汗洒泪,讲述着千篇一律的爱与梦想。 

邱梓歌,我就是在这样一个选秀节目上再次见到了你。当时,我正低着头给一位年轻客人修指甲,她另一只手划着iPhone5的屏幕,娇呼着这个魔术师真漂亮。 

我瞟了眼狭长的屏幕,那是一档平民选秀节目,什么类型的才华都有资格展示。你的魔术已修炼得炉火纯青,评委纷纷亮出了高分。“他多好看啊,一定能红。”荧屏内外都对你不吝赞美。 

观众掌声如潮,我转移了视线,怕再看下去会被刺出泪水来。 

你终于站在千万人看到的地方,终于赢得数不胜数的掌声。我还是哭了,客人吓得四处翻纸巾。邱梓歌,你那么美,我如何能吝惜我的泪水? 

我关了店,去了我们当年常去的桂林米粉店。老板把我的米粉端过来,瞟一眼报纸上的你。 

“这小子还真出息了。” 

老板人不坏,大家只是习惯看低你。他人根深蒂固的观念真是可怕。 

曾几何时,你鼓起勇气当众表演,被人撕掉了道具掷在地上用力踩,你血红着眼抱着头蹲在路边,像一只被偷猎者命中的小野兽。那时的我正帮师傅守着美甲摊走不开身,只能远远看着你,投以同情的目光。 

那时候我们多近,都穷且卑微,在这个被周边邻居厌弃的夜市里艰难谋生活,对于明天没有奢侈想象,只希望夜市不会被取缔。 

夜市不缺穷人,但我们都是孤儿,才格外惺惺相惜。我管我监护人叫师傅,她是个单身女人,靠给人美甲养活我。你比 

我更惨,你的监护人是个过了气的艺人,夜幕降临就沿着大排档卖唱,理想只是赚够晚上的酒钱。 

而你呢,邱梓歌,你作为夜市上最好看的少年,你一定有更远大一点的理想。 

自从你发现自己在魔术上的天赋之后,就无时无刻不在为成为一名正式的魔术师而努力着。 

你那么认真,好像这观众寥寥无几的小演出上的一丝一毫错误都会毁了你的一生。除了上课,其他的时间你都在练习魔术,带着点自虐的意味,我好多次都看到你手指上贴着创可贴。你想证明你不是个漂亮的废物,好几次,我看到你“爸爸”拿着满是经年油垢的吉他,你亦步亦趋地跟在后面,在他被客人不客气地拒绝后,你赔着笑脸上去问是否有兴趣看魔术。 

好不容易有个中年女人答应了你,你表演的是你最拿手的撕报纸:几张普通的报纸在你手中,却奇迹般地越撕越多。偏偏那天,你最拿手的魔术却失了手。我看着你脸突然发白,藏在袖子里的报纸落了一地,众人爆笑不止,你杵在人群里不知所措。 

那时候的我不知道哪里来的勇气,噌地冲过去,当着众人的面拉起你的手,带你挣脱人潮无情的耻笑。 

前有长江,后有豺狼。那是我们第一次感到生活的绝望,我们没有办法走出这个夜市。 

对于一贫如洗的年轻人来说,没有比尊严更值钱的了。 

那天你痛定思痛,对我说:“混这种夜场有什么出息,一辈子还不就像我爸那样。” 

你连课都不去上了,为了理想孤掷一注。 

那个夏天,我冒着武汉40度的高温,陪你走遍汉口每一家魔术店,你一家家敲门,问他们需不需要助理魔术师,但是没有人接受你。 

我拉了拉你的衣角,说:“不要跟他们一般见识了,你会有更广阔的舞台的。” 

你突然抬起头,红着眼看着我,说:“郑荷,你真的这样想吗?” 

这时传来了夜市要被取缔的消息。 

桂林米粉店的老板用若有所思的眼神打量了我一番,说:“你是叫郑荷吧?” 

“你怎么知道我叫什么?”我以为他只是知道有我这个人,但不至于记得我的名字。 

“邱梓歌来过,托我转交你一个东西。”说着,老板转身进了里屋,出来时手上多了本黑色PU皮笔记本。 

我的眼睛像是被什么蛰了一样,好疼。那个黑色PU皮笔记本上,你一笔一笔记下来我每次给你的钱。你在数字旁重重地注释:郑荷的钱,我一定会还。 

原来你一直都记得,为了不断地给你买魔术道具,我一次次把手伸向了师傅的收银箱。 

我没别的意思,并不想让你有任何心理负担,可你还是有压力了。怪不得你会离开我。 

“他怎么不自己来呢?”我忙问老板。“不方便吧,”老板一副过来人的口气,“送他来的那个小姑娘,看上去可不简单呢。”原来,看到那辆红色保时捷的人,不止我一个。而一切,却还是因我而起。 

取缔夜市那天,我看到人群中有扛着长枪短炮的记者,就主动上前攀谈,问他们是否有兴趣拍一个“夜市里的魔术少年”的励志题材。 

当时你还站在街边专心致志地做着最后的演出,压根没在意观众寥寥无几,以及四周尘土飞扬的混乱。 

记者被感动了,他用心为你拍出一组大气的照片,发到了报纸的官博。我特意将那些照片一一另存为了,因为那尘土中的你,分外漂亮。 

那些照片给你带来了不小的人气,有不少富家子弟专门开着车光临夜市的遗址只为看你一眼。其中就有那个开红色保时捷的小姑娘。 

再后来,你上了她的车。那一年,省电视台推出了一场“达人秀”的节目,不设任何门槛,只要有才艺都可以报名参赛。 

你凭着出神入化的精湛表演和绝对优势的外表,得到了周冠军、月冠军。 

那以后,我只能在电视上看到你了。你当上月冠军的时候,感谢了很多人,从你那个酒鬼爸爸到保时捷小妞,独独没有感谢我。 

我如今还在给人做美甲,只是从学徒变成了店长。夜市被拆了后,师傅带着我去步行街角落租了个小门面。 

就这么混口饭吃呗,梦想,那是多么奢侈的东西啊,黑夜里都能发出光来吧。我的所思所想,从来从来,都只有你,而已。 

本子翻到最后,我看到一行熟悉的字迹。 

“我不是马丁·路德·金,我的梦想不止一个。我想要魔术,也想要郑荷。” 

看到你青涩的字,我的眼泪顺着脸颊,一路摸爬滚打。原来你的梦想里有过我。我已满足,谢谢。

流年伴夏微信:liunianbanxia,微信名称:流年伴夏

上一篇 : 秋微凉,念几许 下一篇 : 不要去羡慕别人的人生,你看见的,并不是他们经历的所有
~

推荐栏目
热门文章
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