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年伴夏 - 看多彩故事,品百味人生!

你不知道我爱你

发布时间:2013年8月15日 / 分类:青春风铃 / 49,183 次围观 /

你不知道我爱你

钱飒飒喜欢黄自然,从初一到大四,整整十年,这事谁都知道,黄自然也知道。黄自然是院里有名的人物,整天带领着我们,他是那种天生就有领袖魅力的人。初中生黄自然常常在校门口追女生,手法重复老套-他挎着一辆崭新的山地车,一只脚点着地,搭讪每一个姿色尚可的女生:“同学,一起滑旱冰啊?”

大多数女生都不理他,偶尔有女生接茬,和黄自然处几回后,就被甩了。他这样在校门口晃荡了小半年,在一个温暖的春日傍晚,黄自然向一位扎马尾的女生发出邀请时,被对方成功地终结了自己“沾花惹草”的行为。

那女生就是钱飒飒,当时她穿着一身火红的运动服,抬起下巴轻描淡写的看了黄自然一眼:“就凭你?”黄自然愣了一下。“敢和我比赛吗?”钱飒飒挑衅地看着黄自然,“输了可得娶我。”

“啊?”黄自然挑了挑眉毛,转头看看我们,我们只管在一旁起哄。“行,我答应你!”黄自然被逼到梁山。“那走吧。”钱飒飒麻利的从书包里掏出一双大红色的旱冰鞋,一屁股坐到黄自然的车后座上。

我们像看戏一样簇拥着黄自然带着钱飒飒来到旱冰场。钱飒飒的旱冰滑得真好,她高昂着头,像只仪态万方的天鹅,从大圈到小圈,一旁的黄自然,只剩下摇头苦笑的份。

“怎么样?”钱飒飒换好鞋,又抬起下巴,挑衅地看着黄自然。

“同学,你滑的确实不错。”黄自然看一眼钱飒飒手里的旱冰鞋,“不过你天天都带着这个上学?”

“你输了,你得娶我。”钱飒飒不理黄自然的疑问,坚持说,“我观察了你几天,发现有点摸样的女生你就去搭讪。”她甩甩马尾巴,骄傲地的说,“我觉得我还挺漂亮的。”

黄自然脸上全是想笑却发不出声音的古怪表情。

“我喜欢你,而且你也一定会喜欢我的。”钱飒飒自信的说,“黄自然,十年内你一定得娶我。”

从此之后,黄自然接受钱飒飒加入我们中间,但对于那个约定,他却死活不承认。钱飒飒也不介意,就好像她一直知道,黄自然即使退缩,最终也一定会娶她。

在初中剩下的日子里,黄自然再没有追过女生。中考之后,我和钱飒飒,黄自然进了省一中,其他人去了别的高中。

中考后的暑假,黄自然和钱飒飒开始赌气冷战,刚上高中,黄自然就宣布要追求一中校花。

黄自然还没物色好该去追谁,钱飒飒反倒在高一夏天牵上了一个高个男生的手。有了男朋友的钱飒飒似乎不想和黄自然一般见识了,她主动敲开黄自然家的门,约他一起出去玩。黄自然不慌不忙,先请钱飒飒帮他写情书,目标是校花米兰。

钱飒飒帮黄自然写了一封特别有文采的情书,用了叶芝的诗。黄自然用它把米兰泡到手时,钱飒飒也把那个高个男生甩了,还特别告诉黄自然,说甩那男生是因为他连海子是谁都不知道。黄自然听了以后笑得特别得意,比追到米兰还得意。

黄自然和米兰只交往了几周,是米兰提出的分手。理由是“黄自然永远心不在焉的”。宣布永远单身的钱飒飒成了黄自然追女生的爱情参谋。溜冰场上的约定似乎被他们遗忘了。黄自然变得玩世不恭,只有和钱飒飒在一起时,他才会出现难得的认真和单纯。

一中离家远,我和黄自然都住校,没事的时候就叫上钱飒飒一起喝酒。酒后下跳棋,面红耳赤的黄自然在两分钟之内就能赢过钱飒飒。“哈哈哈!”黄自然嚣张的笑着,“跟我比,你还嫩着哪!”

输了棋的钱飒飒一点也不恼,她用指尖滚动着棋盘上圆溜溜的跳棋,若有所思地对黄自然说:“黄自然,你下棋这么聪明,可别的事,怎么一点也不懂呢?”

那时的钱飒飒翘着两颗小虎牙,很有风情,可黄自然却晃晃肩膀:“你说什么呢?”

和黄自然聊起学校的女生,他总以钱飒飒为标准,百般挑剔。

“那你和钱飒飒处啊,她喜欢你,你又不是不知道。”我对黄自然说。“老钱?不行不行。我们,还没到时候......”

黄自然在高中一共处了几十个女朋友,相处最长的保持了两个月,那名女生叫胡小娜,还和钱飒飒打过一架。

胡小娜不能接受黄自然和其他女生亲密,直接跑到钱飒飒面前给了她一巴掌。但只几秒,胡小娜就被钱飒飒制伏。

胡小娜没有善罢甘休,找来惯于打架的哥哥胡大勇,堵住了钱飒飒。我和黄自然赶到的时候,钱飒飒的书包已经被割坏了,她的书本与文具都被撒在地上,像一些无家可归的孤儿。

“黄自然,你快打她一巴掌!”胡小娜冲到黄自然身边。

钱飒飒稳稳地站在原地,谁也不看。

黄自然收起他一贯嬉皮笑脸的表情,严肃起来。“钱飒飒是我最好的朋友。胡大勇,你妹妹受了委屈,我向她道歉,但钱飒飒吃的亏,不能完。”黄自然紧紧拉住了钱飒飒的手腕。

钱飒飒的身体抖了一下,又恢复了一脸镇定的表情。

“小娜,对不起,我们分手吧。”黄自然诚恳的向胡小娜道歉,他刚刚握钱飒飒手的行为点燃了胡小娜的怒火。

“这样就算完了吗?我要你下跪!”胡小娜疯狂地大喊。

钱飒飒的脸上终于出现惊疑的表情,她一句话也没来得及说,就看到黄自然直挺挺地跪了下去;“这样可以了吧?”

胡小娜哭喊着跑了。只剩下我们三个人时,我以为钱飒飒会哭,可是她没有。她一直把下巴抬得高高的,大大的眼睛忽闪忽闪,她把那些眼泪都憋进了肚子里,还有那些心里话。 “黄自然,钱飒飒作为你最好的朋友,谢谢你了。”

到高中毕业,去兰州上大学之前,钱飒飒只留给黄自然这句话,她一个人踏上西去的火车,不让我送,黄自然也没有去火车站。这意味着,我们和钱飒飒长久的亲密无间的关系,要结束了。

在我和黄自然二十多年的交情中,他只对胡小娜一个人服过软,他为了钱飒飒,向那个嚣张的女生跪了下去。在第二天晚上,他为了钱飒飒,还被当地最有名的混混头子打断了一根肋骨。

我曾经想把这些事告诉钱飒飒,被黄自然阻止了。他和她一样倔强,任凭她带着绝望离开,离他足足一千公里远。

她走了,再次出现是第二年暑假。黄自然在火车站接下她的行李,自然地说一句:“老钱,你黑了,不过更好看了。”

上大学这几年,钱飒飒只在暑假回来,都是黄自然去接。我们三个像从前那样喝酒聊天,钱飒飒什么都和黄自然说,她的大学轰轰烈烈,却通通和黄自然无关。

黄自然大学没上几天就辍学做了生意,不到20岁就积累了一笔财富,公司业务也蒸蒸日上。钱飒飒要大学毕业的那个春天,他准备向她求婚。

“我什么都准备好了,老钱只给我十年时间,现在是到了我兑现诺言的时候了,我肯定能给她幸福。”黄自然给我打电话,声音如鲜花怒放。

他记得很清楚,那个春天,正好到了他们约定的第十个年头。

黄自然没有坐飞机,而是选择了火车。他要经历一遍钱飒飒走过的路,然后,突然出现在她面前。九百多火红的玫瑰里塞着一首世界上最美好的诗,他要对她说:“老钱,跟哥走吧。”

我为黄自然的计划欢欣鼓舞,可无常的命运偏偏在这时开玩笑,当黄自然坐上前往兰州的火车时,钱飒飒居然提前回到了S市

她没有找到黄自然,就给我打了一个电话。我说黄自然不在本地,让她立即回兰州,至于为什么,我没有说。

十年后我非常后悔当时没有对钱飒飒说真话,因为黄自然想给她一个惊喜。而我则为了实现这个永远也没有到来的惊喜,把钱飒飒提前逼上了绝路。

“黄自然,你猜我在哪儿呢?”钱飒飒主动给黄自然打了电话。

“呦,老钱啊,我在俄罗斯帮普京收拾车臣强盗呢!”黄自然习惯性地调侃钱飒飒,那时他马上就要到兰州了。

“我到家了,赶紧来接我,我有事和你说。”“你怎么这时候回去?哄我吧?”“我哄你干嘛,马上来接我!”

“哥没空,正忙呢。”“马上”二字,点燃了黄自然的骄傲与倔强。他又像以前那样,和钱飒飒针锋相对起来。

“你有什么好忙?我再问你一遍,你接不接我?”钱飒飒的声音已经到达极限了。 “我没法接你,就算能接,就你这态度,我也不去。”黄自然火了。“好吧,黄自然-”钱飒飒从牙齿缝吐出一句话,“你会后悔的。”

这段对话黄自然后来和我说了几十次,都是在他酩酊大醉的时候。她说那天的钱飒飒很反常,他却怎么也没听出来。他一直天真地认为,只要他到了兰州,一切就都解决了。

一切确实都解决了,却用了一种谁也无法接受的方式。钱飒飒在家待了一个晚上,第二天就走了。她没回学校,没人知道她去了哪儿。一个星期后,大院里传来钱飒飒结婚的消息。她搞定了一个老外,拿到学位证就会飞去美国。

钱飒飒临走前,我们三个坐在一中旁边的面馆里,钱飒飒的眼神忧愁,恨不得把黄自然吸进眼球里带走。黄自然还是那副无所谓的样子,随意地开着玩笑。

钱飒飒的表情终于变得绝望起来:“黄自然,你能不能说句好话?我马上就要离开这个国家了。”黄自然学着老外的样子耸耸肩。

钱飒飒不再说话,也不看我们,只是“咕嘟咕嘟”地喝啤酒。

气氛一时变得很尴尬,黄自然突然站起来,拿起一瓶啤酒:“老钱,哥们儿干完这瓶酒,就算给你践行了。”黄自然仰起脖子,想把整瓶啤酒灌下去,喝不到一半就呛出来,酒洒了一身。

“丢人了,没喝好。就这样吧,我走了。”黄自然径直拉开门离去。

钱飒飒背对着黄自然,直到他离开,都没转过身。听见关门的声音,她长叹一口气,抬头看看天花板,还是没有止住眼泪。

这么多年,我只看到钱飒飒哭过一回,就是在那家狭小拥挤的小面馆里。她不出声,只是流眼泪,“他为什么不说一句好话?他知道的......只要他说,我一定会留下来,我等了他十年,可我什么都没等到......”

我想开口说出事情的真相,却发现这个倔强的女生已经停止了哭泣。“既然他这样绝,就别逼我让他后悔。”悲伤和绝望在她脸上只能停留一只鸟飞过的时间。等眼泪流完,她还是那个明艳动人,勇往直前的钱飒飒。

刚刚过了第二个十年,钱飒飒从美国回来了。黄自然的资产已经过亿,在美国待了十年的钱飒飒,气质也更加出众。

我们又来到一中门口的小面馆。钱飒飒三年前离了婚,她说,这次回国,不打算回去了。 黄自然突然问钱飒飒:“你到底为什么离婚啊?”

钱飒飒的眼圈突然红了,这一次,她放声大哭。黄自然不依不挠地打趣,钱飒飒突然抬起头,“那你为什么一直不结婚?”黄自然说:“我不是一直在等你吗?”

听了这句话,钱飒飒心情大好,黄自然也活跃起来。我的两个好朋友在经过了十年的较量之后,一个终于因为另一个的一句话而放下所有-自尊、矜持和隐藏。可是他们已经三十多岁了,一个结婚,出国,离婚,又回国,真正的爱情始终没到达身边;一个游戏人生,阅尽一切,像仅存的王者,坐拥无限江山,只有无边孤单。我看着他们纵情举杯,或唱或笑,从心底里感到悲凉。

钱飒飒只逗留了一个月,就选择了再次出国,她说,这里已经不适合她,我对黄自然说,你去送送她吧,这么多年,她一直希望你看着她走,而不是她看着你离开。

其实我很想告诉你们,黄自然送钱飒飒去机场,就再也没回来。钱飒飒走的当天晚上,黄自然给我发了一条短信,只有三个字:已登机。

第二天,我在黄自然的博客里看到一首诗,完成于在他前往兰州去找钱飒飒的那趟火车上。

上帝把时光燃尽,我在太阳下招摇

在说谎的青春里。你如此美好

当时光老去,当湖水冰凉

你等十年,纯如过往

我取一饮,不再轻狂

你触手可及,却远隔千里

只有你不知道,我会永远爱你。(文/孙晓迪)

流年伴夏微信:liunianbanxia,微信名称:流年伴夏

上一篇 : 你的忧伤,湿了谁的眼眸 下一篇 : 一米阳光 感动微瞬间
~

推荐栏目
热门文章
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