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年伴夏 - 看多彩故事,品百味人生!

忍下来,就是向前一步

发布时间:2014年9月12日 / 分类:海纳百川 / 1,908 次围观 /

忍下来,就是向前一步

文/小川叔

人生难免不会遇到一些骂人的人。如果是不相干的,那或许你会说句没素质。可万一这个人是你的领导呢?那就惨了。

这种跟中彩票比概率的事,川叔荣幸地中标了。

事后总结下来就是:心态很重要,格局更重要!

先说说我被骂的事儿吧!

新官上任三把火,这是自古不变的规律。

作为一个职场半新不旧的人,要出头,一定要跟对老大。当然跟老大这件事肯定要跟最大的头儿,你才能学到最多,但是如果你跟了总经理,万一副总经理和总经理结了梁子,那 你难免会成为炮灰,这事儿你跑不了。

如果你怕得罪人就此退出也可以,毕竟人和人不一样,不是所有的人都希望学点东西,懂点道理的。

我做人的原则很简单,学习。

谁有本事就跟谁学,做人端正最基本的原则其实就一点,不背后讲究别人,不盘算着怎么去算计谁,心无杂念,开诚布公。

刚进入这家企业的时候关系很复杂,我们当时的总经理是个“空降兵”,外聘来的。副总经理是本企业的老员工。

作为同为女性的两位经理,本身就“同性相斥”,老总上任的第一个亮相就被副总给了一个下马威。后来更是演变到了势如水火的态势,居然到了开会的时候副总直接说有事告退的程度!

我当时人小力单,属于另外一个“与世无争”的挂名领导手下,因为那位领导每周看到的几率非常小,一周五天,就上班两天。

作为他的下属,我大部分时间属于三不管地带,所以你能知道作为一个大好有为青年,在这种环境下还能要求自我进步,我是多么难得的人才吗?

我大部分时间都只做自己会的那么点破事儿,当然,功劳都归上级。这是做下属的必要素质。活儿很轻松,日子有点无聊,在总经理没到任的时候,偶尔还会被副总当做小弟使唤。但是因为对业务了解有限,所以我的专业水准也基本处于打杂的位置。

可万万没想到,这造成了后来逼迫我成了总经理的小弟的开始……

简短来说就是,因为总经理和副总闹不和,副总严格把控着手下的兵马,总经理手底下根本没有兵,因为她就管俩副总,现在一个副总常年不在,另外一个又势如水火,怎么办?

于是我就被她“借调”到了手下,成了她的跟班。

我那时候其实说白了就是一个贴身小助理,帮忙买个咖啡,定个会议室,负责订车,联络,陪开会,陪听汇报……

真的没什么实权,但是岂不知这些早就被副总怀恨在心。

跟随这位总经理一年左右的时间里,我基本学会了适应她的不守时、忘事儿、随性、没有逻辑等等一系列的缺点。

所以如果有会议,我会提前做好每周会议通知,前一天晚上会短信通知,第二天早晨会提前半小时提醒她出门准备,之后买好早餐,打车绕路去接她,车上她边吃早饭边听我说今天的会议主要议题和内容,包括这次提案的乙方的背景资料等等……

也许是因为陪开会的次数太多了,我逐渐掌握了一些业务名词,懂得了一些业务上的事情。

但是这么一位不那么靠谱的老总,管理能力又有限,而且传言副总在集团里有熟人,于是公司里各种举荐将她扳倒。

总之就是,董事长杯酒释兵权,一顿饭就把她从总经理的位置撤了出去,去集团业务部门做副总了,虽然抬头变了,但是工资没少。她也就欢天喜地地告别烂摊子走了。

对于她调走没能把我带上,我还有点小怨愤,后来想想自己的能力还没到那个份上,而且她自己都自身难保,又怎么可能顾及到我呢?

所以我也只能自求多福。

接管总经理一职的是位男性,来了三天,基本上都是打个照面之后看不见人,躲进会议室和副总经理开了很多对谈会。之后就是找总裁,争取福利,改制度,忙的热火朝天。

几乎每个下属都找了谈话,唯独我和另外一个销售总监算是前总经理留下来的人没谈过。

看来这是要杀鸡给猴看的节奏啊!

虽然惶惶不可终日,但是该做的事儿还是得做。

总经理已经和副总在密谋商讨“杀谁”的时候,我已经紧张万分,这时候又迎来了晴天霹雳,我原本的挂名上级忽然决定要去国外留学了,于是孤苦无依的我瞬间被记恨我的副总彻底收编。

虽然没有容嬷嬷对紫薇那种扎针滴蜡,但是你懂的……

哪能那么轻易放过你呢?

副总组织“部门会议”,呵呵,我们现在都是一个部门的喽!

看到副总脸上洋溢的灿烂的微笑,完全是一副女皇登基,媳妇熬成婆的快意恩仇的表情,我和另外一位销售总监只是被点播了一句:继续保持工作。

那时候的我还没想到,这只是暴风雨前的黎明假象。

就在总经理搞定了上级,帮我们争取了福利,每个人每个月多发了八百元的补助,获得了民心,不知道用什么方法俘虏了副总,攘外安内均做好之后,霍霍磨刀的声音响起了……

第一次部门全体会议召开。

当时我和销售总监都在项目上忙的鸡飞狗跳,自认为夹着尾巴做人不敢有半点差池,心想着好歹没功劳也有苦劳,而且没错误,也不求领功。

但是万万没想到的是……这也抵不住发难的洪水!

以前我们部门开大会一般都会很长时间,最少都会一个小时以上,除了汇报工作,还有领导总结,下一步骤的实施等等。所以大家大多数都会带着本子、水杯和笔。几乎人人如此。

那天的会议很出奇,基本上以副总为首的下属都只是带了本子和笔去。就好像接到了临时通知一样。

我当然是不知道的,带了一个水杯去,万万没想到这会成为发难的第一个炮灰。

总经理第一次正式闪亮登场。

简单回顾了一下他上任以来做的事情,包括争取福利等等。

之后突然就说了一句:我个人的原则呢,是不开长会,不开大会,所以我的会议是绝对不允许有人带着水杯参会的,让人觉得这就好像是一个国企一样。

这忽然的发难,让我有点蒙,我环顾四周发现,哎,怎么就我一个人带了杯子呢?

我只好连忙站起来说,抱歉,我下次一定注意。

没有下次,现在就把你的杯子拿出去!老总基本是吼的。

坦白说,我吓了一跳。

内心的吐槽是,至于吗?你如果有这样的习惯,你早说啊!何必对我大呼小叫。

可“圣命”难违,我只能灰溜溜地拿着杯子出门,走到前台先寄存一下。

但是多少内心里还是有情绪在的。

之后总经理做完了“吓唬我”的工作,就开始说业务,苗头基本上都是直指销售总监。

我一看就明白了,全场那么多人,就说我们俩,这摆明了就是拿我们俩开刀啊!

而且其他人那种窃笑的表情,你就瞬间有了一种中计了的感觉。

销售总监是一位很要面子的人,他无法接受别人质疑他的专业能力以及不作为。

于是针对老总的指责,他进行了据理力争的辩解和解释。

于是,两位男性的争执进入到了白热化的程度。

当然,总经理也不是吃素的,毕竟他也是做销售出来的,有很强的专业能力,几句切中要害的诘问就让销售总监卡住,之后就是一连串的反问。

最后销售总监以冷脸、消极、嘲讽来抵抗。

我一看,这是要辞职的节奏啊!

果不其然,会议其实就是我和销售总监的批斗大会,宣布解散后我们俩被留下。

老总将大会上压抑的怒火又挑起来,反复质问总监,你的工作是什么?你做了什么?你发挥的作用为什么我没看到?

销售总监也陷入了火力全开的模式,比如你懂这个项目的复杂性吗?你知道我前期都做了多少工作?你以为从无到有那么容易?你知道协调所有的东西有多难?我把原本应该总经理来协调的事情都做了,你还希望怎么样?

最后随着老总一声拍桌子,场面陷入了空前沉寂与尴尬。

也就在那一瞬间,我忽然觉得头脑里的频道一下子转换了。

为什么转换,其实我也不知道。

就是内心里忽然出现了一种“也不过如此”的感觉。

因为,情绪化是一个人最大也是最致命的硬伤。

如果你遇到一个比较容易情绪化的老总,无非只能证明两点:第一,他没把你当外人;第二,他的专业水准其实没你想的那么厉害,因为让人服你靠的是管理才能、专业能力,而不是比谁的嗓门大。

现在别人怕你,或者不敢回嘴,很多时候不是真的服你,而只是忌惮你背后代表的权力而已。

如果一个人只能靠身份不平等来压制你的话,那这样的人,你又有什么好怕呢?

坦白说,那个一分钟左右的沉寂里,我有了一种瞬间开悟的感觉!

之后回工位的路上,销售总监负能量全开,唠叨的无非就是他凭什么对我大呼小叫,老子不干了之类。我边听边打哈哈,内心却想的是:你不干了,那不正是他期望的吗?

人生里最难也最容易的,莫过于一个“忍”字。

忍下来就是向前一步。

忍不下来,其实你和以前没什么两样。

忍不下来,只是因为你内心有气。

你能生气,是因为你把自己放在和对方相同的位置而已。

如果你回头想想,你会觉得,我干吗要和这样的一个人一般见识?

之后呢,就像你想得到的那样,销售总监负气辞职了。

我呢,忍了下来,后来还和总经理成了不错的朋友。

所以被领导骂不可怕。

如果是业务上的,被骂是成长。

如果是情绪上的,那其实是他没格局。

你被各种骂修理成业务更精进的人。

你面对各种情绪的挑战,进化成自我控制更好的人。

那么,取代领导的位置,其实只是一个时间长短的过程而已。

不是所有的领导都具有领导品质,而一个下属要成为领导,做业务只是一个最基本的事情,拥有领导品质,你做领导以后的日子,才不会那么难过。

情绪人人都会有,关键是你用多长的时间把它压缩和转化。

一天?一小时?还是一分钟?

和下属大喊大叫是逼走下属最直接的方法,但是这除了降低你的格局,滥用你的职权威严以外,你获得不了任何成功的快感。

那一刹那争吵带来的优越感,只是因为职位,而不是因为能力。

有本事心平气和地把事儿说清楚。

情绪的修行是一条很长的路。你以为在别人面前发火是树立威严,但是或许也暴露了你的软肋,告诉别人,你也不过如此……

流年伴夏微信:liunianbanxia,微信名称:流年伴夏

上一篇 : 大道理我们一个比一个懂,但决定我们大多数喜怒哀乐的,还是一些不讲道理的小情绪 下一篇 : 寡言者自重
~

推荐栏目
热门文章
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