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年伴夏 - 看多彩故事,品百味人生!

终究失败的书信集

发布时间:2014年8月10日 / 分类:格言故事 / 1,869 次围观 /

终究失败的书信集

文/柏茗

2011年3月

你好!

唐突地写这封信给你,如果打扰了真是非常抱歉。因为有些话我无论如何也想告诉你——朋友们都劝我当面讲可能更容易成功,但设想一下,如果哆嗦得连自我介绍也说不好,岂不是尴尬极了吗?所以再三犹豫后,我还是决定把这个艰巨任务交给纸和笔。

可即便是三更半夜的自己闷在桌前给你写信,我也仍然紧张得要命。

甚至到了连抬头都不敢写的地步。在信纸最顶端写下你的名字,会让我觉得这与面对面和你交谈没什么不同。说来让人害羞,我远没有那样的勇气。所以接到这张抬头一片空白的信纸请不要奇怪,的确是给你的没错哦。

我是二班的甄果。

你不认识我,但我想,你对我的长相或许会有印象。大学这半年多来,晨跑这件我曾经恨之入骨的事情已经成了我最喜欢的事。只有跑操时可以近距离地接触到你——一班和二班画卡签到的地方在一块儿。

“真早啊。”偶尔,你会笑着跟我打招呼。

第一次,我实在吃惊得舌头都打了结。随着你问早安的次数增多,我渐渐能完整地回一句“早上好”给你了,可我还是改不了头脑充血的毛病。如果幸运,你真的对我有印象的话,或许也只是“起床很早的、脸部血液循环不通畅的奇怪女生”而已吧。

清晨见到你,就可以元气饱满一整天。因此,我养成了早睡早起的健康得要命的习惯……

2011年10月

你好!

升上了二年级,不再需要起个大早跑操了。课业越发繁重,我已经好些日子没见到你了。

不如来说说我见到你的第一面吧——尽管你一定打破脑袋也想不起那件无所谓的小事。

那时入学还没多久。我们是隔壁班。有一回,辅导员在课前临时发来通知,说要把两个班聚到一块儿开个说明会。早听说隔壁班有个家里制巧克力的甜蜜王子(对不起,我猜你一定很讨厌这个称呼),但没想到初次见面就刚好碰上你带着还未上市的试制新品给大家吃。

“口感好棒!”女生们缠着你问正式上市的时间,你苦笑着说还不能确定,她们立刻露出失望到极点的表情,于是你又立刻承诺道,改天会再带些分给大家。

你知道吗,当时我的想法是:这人的心软也应该适可而止吧。

男生们意犹未尽地咂吧着嘴,问你:“还有没有其他口味的啊?”你还是好脾气地微笑着,问那帮贪心的野兽想要什么样的。有人迅速举手:“榛果!”你还没来得及说话,我们班的人先笑得东倒西歪。

“果果快跑呀,一班的人要吃掉你啦!”

你先是有些茫然,继而似乎明白了过来。你略仰起头,隔着大半个阶梯教室朝我望过来。我没敢面对你的视线,红透了脸,无比用力地低下了头……

2012年12月

你好!

今天真是非常感谢你。

第一次离开校园、独自到报社面试,没想到刚出地铁站就被偷了手机和钱包。

说真的,若不是你当时从天而降般地出现在我身后,叫出我的名字,我几乎要喝着西北风,流出绝望的泪水了。

尽管你叫错了。

“哎,你不是……”我转过头去,见你苦恼地咧咧嘴角,“是叫摩卡吗?”

“……甄果啦。”

能在北京的另一个角落与你偶遇,令我惊喜万分。

了解我的窘况后,你先拨了110,然后说你刚好要到同一幢大楼的公关公司面试,和对方约的见面时间跟我一样。“先陪你去派出所做笔录吧……”我着急了:“先面试呀!”

这是因为我无论如何也想抓住和你在同一幢写字楼里实习的机会啊!你勉强妥协,说面试后再去派出所。

  我们的面试都出乎意料地顺利。赶到派出所,你坐在长椅上等我,年轻的女警官一边打印笔录模板,一边悄声问:“外头那个是你男朋友吗?好帅呀。”哎,我怎么把这种事也写出来了……但被她八卦兮兮地问着的时候,我多么希望能理直气壮地点头说个“是”。

我们乘公交车回学校。到国贸时,你突然拉我下车,说附近有家很不错的甜品店。“这家的招牌产品是榛果巧克力蛋糕。”你买了双份,递了一份给我,“大家不是开你玩笑吗,当时我就在想,这女生的名字叫甄果,是不是也很喜欢榛果巧克力呀,这家的蛋糕说不定很合她口味……况且,看甄果吃榛果,想象一下那画面也蛮有趣的。”

原来你竟然是记得那个时候的,而且也记得我的名字。

到了校门口,你问我,丢了手机,那最近怎么和主编联系。我根本就没想到这点。你很无奈地叹了口气,让我跟你去一趟男生宿舍。你上楼拿了个手机下来给我:“虽然是旧的,但补张卡先将就用一下吧。”你的室友从阳台探出头来:“哎哟这不是小榛果嘛!”他的大惊小怪又招出了更多颗脑袋来,你仰头故意凶他们:“乱说话!”然后有点不好意思地看向我:“别在意啊,他们没走心的。”

我想说,我一点也不……

2013年8月

你好!

我都快分不清楚,这究竟是一封我穷尽心思想要送给你的信,还是只是我寻求自我满足的日记而已。

这半年多来,我们变得很熟悉,熟悉到朋友都敲着我肩膀正色告诫我的地步:“果果啊,再这样下去,你们反而会离恋爱关系越来越远喽……”我当然知道,相约去看电影却永远只看搞笑片,狂笑得把爆米花互相泼了一身的两个人,三更半夜一个电话就能约出来吃夜宵,却毫无情调地蹲在马路牙子上吃麻辣烫的两个人,怎么可能是恋人?

可即便远远背离了初衷,我也舍不得为了将我们的关系扳回恋爱轨道上而疏远你一分一毫。

因为,只要和你在一起我就很开心啊。

半年来,由于要全职在公关公司工作,你索性在北三环租了间一居室。而我则每周三次往返于学校和报社之间。你偶尔需要回宿舍拿些换洗衣物,在我的强烈建议下,你很不好意思地开了张清单给我,于是我兴高采烈地拿着单子闯入男生宿舍,大为满足地参观了一番你的寝室。

哈哈,像变态一样对不对?

然后,某天午休时,你突然跑下楼来,拿了一袋礼盒装的洗发水送给我,支支吾吾了半天说,就算是之前我帮你回宿舍拿东西的谢礼。后来我搞清楚缘由了哦,原来是公司的前辈们捉弄你,硬是把厂商送来的女士洗发水塞给你让你送给女朋友。

你的这个行为是否代表着,我可以稍许放纵一下自己的妄想,假设你心中有那么一点点的喜欢我呢?

暑假我开始全职工作,员工宿舍离你租的房子只有两条街。我知道你晚饭后常去不远处的篮球公园打球,于是买了罐冰镇可乐去骚扰你。你擦着汗跑到场边来,拿可乐瓶敲我脑袋:“想什么呢,给剧烈运动的人喝汽水?”“那我重新去给你买红牛……”你笑嘻嘻地把可乐塞回我手里:“你自己喝就好啦。等等我,然后一起回去?”

不会有比“一起回去”四个字更让我心花怒放的邀约。八月的夜晚,篮球公园外头的林荫道蝉鸣响彻,空气中有蒸发了的树汁和干热的尘土的味道。

树汁的气味微甜,感觉好像发酵了似的……

2013年9月

以我们如今的熟悉程度,再说“你好”二字总感觉怪怪的。

实习结束了。

我们正式成为了大四学生,但大四一整年都没有课了。你说你要回老家去休整一阵,等到招聘季再回北京找工作。没有了晨跑,没有了实习,毕业近在眼前,能多贪心就可以多贪心地与你共处、尽情地玩笑打闹、熟稔到无以复加的时光,只怕再也不会有了吧?朋友怂恿我告白,我却犹豫不已。

同一天搬离北三环,回到学校大门前,男生宿舍向南,女生宿舍向西。你抬起手向我招了招:“那就拜拜啦?”我咬牙再三,终于挤出一个生硬的笑容来:“要不要来个告别的拥抱?”

你知道我几乎是用尽了全部的气力才说出这句话的吗?

而你听完,愣了愣,笑着摇摇头:“干吗呀,又不是从此就见不到面了。”

你的心软,在这里适可而止了……

2014年6月

你好!

近一年没见,我们之间的关系又倒退到生疏得必须在信件抬头下面写上“你好”的地步了。朋友说:“之前看你一头热,大家都没好意思讲。其实吧,那种人最难追了——瞧着对每个人都笑眯眯的,很好亲近的样子,可事实上呢?稍稍松懈一点就发现连打招呼都很难了,对不对?就算真的告白成功了,交这种男朋友也会累得要命啊。”

你是这样的人吗?

可这都已经是毕业派对了呀。今天再不好好地把话告诉你……就来不及了呀。

两位班长订了同一家KTV的相邻包房。朋友问我“要不要去隔壁”,我拼命摇头。一想到告白这件事,我就连从沙发上起身的勇气也没有。我突然有了个主意。我跟自己打赌,如果下一秒你来到这个房间,我就把想说的话全都告诉你。然后,你真的出现在了我面前。

——尽管似乎是被你的室友们推进来的。他们叫我喝酒,你制止他们。他们不依不饶的,你不知打哪里变出来的巧克力塞到我手里,“酒心巧克力代替总可以了吧?”果然招来了嘘声:“想趁机送巧克力就直说嘛!”

你还是同样地应对:“乱说话。”巧克力浓郁的香甜中渗入了令人迷醉的酒精。我下定决心,扯了扯你的袖子,想叫你去天台,但有人抢先一步喊了你的名字。她喊得很大声,因而你未曾察觉到我轻微而胆怯的拉扯。

你的室友们兴奋地告诉我,那个女生从大一起就不停地给你写情书,但你从未回复过,看这架势,她是要表白了。所以,对不起,我偷偷跟在了你们后头,再清晰不过地听到了她说:“我喜欢你,我们在一起吧!”

仿佛过了很久很久,但或许那漫长的沉默只是我的错觉。

然后,你轻声说:“好。”

我突然有些搞不清楚,我究竟是只晚了一步,还是晚了整整四年。而原来你的心软,竟是只对我才适可而止的吗?

2014年7月

许翊钧:

这是我第一次在信件的抬头写上你的名字。

我喜欢你。

甄果

但事到如今……算了。这封信,不寄也罢。(完)

流年伴夏微信:liunianbanxia,微信名称:流年伴夏

上一篇 : 浮华影,江南梦 下一篇 : 我走遍你在的城市的每一个角落,不为遇见,只为感受你的曾经
~

推荐栏目
热门文章
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