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年伴夏 - 看多彩故事,品百味人生!

等你长大

发布时间:2013年8月2日 / 分类:青春语录 / 3,955 次围观 /

题记:镜子里的梦是云的倒影,时光慢慢延伸,将他们交织在一起,不再分离

等你长大

我总觉得上天是个特不靠谱的家伙,他不负责任地弄错很多事情,比如崇尚策马扬鞭做侠士的我竟然被错点成了女孩,这让我愤懑和不甘,所以我就回报给他更不靠谱的叛逆,我从小就上房揭瓦、下河摸鱼地干尽坏事,我是远近闻名的孩子头儿,每天一放学就领着一群手下爬高上低地折腾。

我家总是很热闹,每天上门告状的络绎不绝,鼎盛时期甚至这拔没走那拔又来,可以想见涵养再好的父母也会崩溃,母亲骂我的话像顺口溜一般地熟练,但无济于事;父亲不骂,他崇尚动口不如动手的原则,我干的坏事越大,他打得越重,恶性循环的后果是,他打得越重,我越是要再去干更大的坏事报复他,就这样周而复始,我成了天不怕地不怕的魔王。

我们这边是城乡结合部,有很多的果园,一到夏秋两季,围墙里边探出头来的苹果、梨子、杏就像频频招手的诱惑,天生不安分的我岂能没有觊觎之心?于是我经常趁着大人们午睡时率领一帮小兄弟搭人梯跳过近两米高的围墙进攻香甜的果园,身上的背心往裤里一束逮住什么是什么一股脑儿地往里装,直到自己像个十月怀胎的孕妇般才艰难地撤退。

那一次,刚翻过围墙,就听有人大喝:“谁?干什么的?”我同甘苦不共患难的兄弟们闻声立马作鸟兽散,谁也不顾谁地撒丫子各自逃命,等我跑到围墙边时已经没一个人影了,没人接应我过不去呀,我在这边急得跳着脚骂的时候又摔了一跤,飞奔近身的黎哥一下子就把我提溜了起来……。

黎哥比我大十来岁,是我邻居张叔的孩子,张叔常年有病,所以黎哥早早地就辍学帮着打理果园了。

言归正传,话说我竟然被逮住,丢这样大的面子实在是奇耻大辱,那些手下的弟兄不定怎么笑话我呢,狼狈恼怒的我狠狠地瞪着黎哥发誓非要报复他不可。   

可谁知道,我报复的结果是又一次被俘。

那是过了一星期之后,我又纠集了五六个喽啰们再赴果园,一跳进果园我镇定地指挥大家散开,这样动静小目标分散,开始时倒是一切顺利,正打算带着胜利果实安全撤退时,我听到身边有脚步声,我头都没扭小声地问:“你摘多少了?”咦?咋没人回答? 我正在疑惑呢,胳膊就被黎哥拽住了,哎呀我的天,又被逮了……。

这两次事件黎哥都没去我家告状,这是我对黎哥心生好感的原因,但我骨子里的桀骜依然还在,后来我数次故意去他的果园捣乱,他从没和我动怒过,这倒让我有点意兴阑珊的无趣了。后来上了高中,父母管得严,学业也重了,我慢慢地不再那么嚣张跋扈了,我开始把那股不服输的劲头儿用在学习上了。

我是个很拧的主儿,一旦认准了的事情八头牛都拉不回来,学习也是,虽然我依然牛仔T恤短头发地不像个女孩子,但我绝对不是以前那个偷鸡摸狗的坏蛋了,我就像脱胎换骨般地变了一个人,毫不夸张地说我开始如饥似渴地学习了,高考时我如愿以偿地考上了省城的一所高校。

我长这么大还没出过小城,充其量也就算个窝里横的,一想到要自己一个人去人生地不熟的地方便特没出息地发怵了,那天在街上偶遇黎哥,他竟然说近期要去省城打工,问我什么时间启程,可以结伴同行,我高兴坏了,父亲身体不好,母亲晕车,我正发愁没人陪我去报到呢。

就这样,十天后我和黎哥结伴上路了,一路上他对我的照顾不用说了,只说到了学校他忙上忙下地带着我报到、换证、认宿舍的那番折腾就够让我泪奔的了,我的舍友悄悄地问我这是谁呀?你爸还是你叔呀?我还晕乎着呢,他倒是抢着认真地回答,嗯,她叔,我是她叔。我的眼睛一下子就瞪大了,呔,小子,平白地占我便宜?他向我眨眨眼,促狭地笑:“妞儿,叔走了,回头有空了再来看你”,在他的坏笑里,我气得咬牙瞪眼地发狠。

就这样,我们在这座城市安顿了下来,我继续我的学业,黎哥在附近的一家公司做保安,他隔三差五地过来学校看我,我课程不紧的时候偶尔也会去他那儿坐会儿,谈不上多亲近,但也比一般的熟人热络。

后来,我暗恋上了班上的文艺委员,那是个帅气阳光又特文艺范儿的男孩,这样的男孩子身边绝对围满莺莺燕燕,来自小城又没一点淑女气质的我人家自然连看也不屑看,但有些事儿就是这么折腾人,明知道不可能,却总是管不住那颗不安分的心,我又是个不善掩饰的,眼睛里举止上不由就让人猜测出来了,那一次在别人的起哄声里,这混蛋当着全班人的面直截了当地说他不会喜欢一个男人婆,让我死了这份心。天生好面子的我怎么能忍受这样的羞辱,我一气之下爬上了学校的教学楼……。

楼底下围满了人,老师都在楼顶上苦心地劝我,我的心理防线已经完全崩溃,我只看到无数张嘴在动弹,至于说的什么我一句也听不见,我那会儿真的有一跃而下的念头。

黎哥那天正好休息,买了一大堆零食来学校看我,等他气喘吁吁地爬上楼顶时我突然有种见了亲人的委屈感,我竭斯底里地哭着诉说从小到大都没人喜欢我,就连我的父母都嫌弃我,如今又被人这样羞辱,这冰冷的世界太势利,我不要活了!黎哥的脸煞白,他慢慢地靠近我,向我伸出手说:“妞儿,谁说的?谁说没人喜欢你?我都喜欢你十多年了呀,在我心里没有哪个女孩子比得上你!不是为你,我也不会背井离乡来打工,我这辈子就喜欢你这一个女子呀。”我根本不信,拼命地摇着头说:“骗子,你是骗子,十多年了,我咋一点也不知道?”他紧走几步一把抱住了我说:“傻妞儿,我不敢说呀,我怕吓着你,你太小,我一直在等你长大呀!”

我满腹的委屈突然爆发,瘫在了他的怀里再次痛哭失声,他紧紧地抱着我,就像抱着一件失而复得的宝贝。(文/ 薛小玲)

流年伴夏微信:liunianbanxia,微信名称:流年伴夏

上一篇 : 请喜欢你自己 下一篇 : 握一份清浅,遇一抹安暖
~

推荐栏目
热门文章
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