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年伴夏 - 看多彩故事,品百味人生!

当苏北遇到苏南

发布时间:2013年8月1日 / 分类:青春风铃 / 4,180 次围观 /

当苏北遇到苏南

1)友谊从爆米花开始

苏北第一次碰见苏南,是在学校东门的小吃街。苏南穿着干净的天蓝色校服,背着带子长长的帆布背包,在拥来挤去的人群里,欣喜地将视线攒成坚定的一束,投向一小袋一小袋还冒着热气的爆米花。

那是苏北小时候吃过的爆米花,在“轰”的一声炸响里,常有流着鼻涕的小孩呼啦一下子围上去,抢拾爆米花。这样的场面,苏北在七岁与乡村彻底告别后,便再也没有经历过。可是这一次,他却被这个女孩吸引住了,她睁大着眼睛,睫毛闪啊闪的,焦急地等着她“订做”的爆米花出炉。随着“轰”的一声响,女孩欢呼着挤上去,把散落在外的爆米花一粒粒捡回去。苏北不由自主地,也过去帮忙,全然不顾弄脏了新买的价值不菲的手套。

捡完了,女孩郑重地把两枚硬币放在做爆米花的老头手里,又多拿了一个袋子,倒出一半,朝苏北一扬:“送你的。”苏北灭眼拒绝,微笑着接过来。他觉得在这样开朗的女孩子面前,任何客套都是多余的。

“我叫苏南,高一(6)班的,你呢?”女孩子边嚼着爆米花边说。

苏北一下子有点晕眩,许久才回答:“高一(16)班的,我叫苏北。”

如苏北想象的,苏南果然很女侠气地伸出右手来,握了握他戴着手套的左手,说:“早知道你是我的‘顶头上室’,我早就跟你南北合作了。“

2)苏北和苏南的“差距”

苏北就读的中学,是省里最好的学校。有许多高干子弟或富翁之后,跨过父母用金钱筑成的后门走进来。也有家庭贫寒的学生,靠着傲人的成绩,考进了这所学校。苏北属于前者,而苏南,则是后者。

苏北班里的学生,大多都是同他一样的高价生。苏北讨厌他们渗进骨子里的高傲,所以当他们课间站在走廊里,对过往学生的衣饰穿着,用金钱般刻薄的眼光一一度量时,他都是远远地走到阳台上去,戴上耳机,用音乐阻挡他们高声的喧哗,填充自己迷茫困惑的心。

那天他刚在阳台上站定,便听见苏南在楼下的阳台上叫他,她的手里,还晃着一本书,那是他前几日借给苏南看的安妮宝贝的《清醒纪》。只一会儿工夫,苏南已来到教室门口,直到门口那群空虚的男生,附和着苏南一声接一声地喊起来时,他才意识到,自己闯祸了。

苏南在那些男生的叫喊声里,脸早已羞红。有尖酸的男生竟指着苏南的天蓝色校服评论:“瞧,人家这才叫时尚,都加入悭衫族行列了。”

在一片暖味的起哄声中,苏北把苏南带到楼下,长吁一口气说:“苏南,以后有事你在阳台上挥挥手,我下去好吗?”

苏南歪着头,在阳光下眯起双眼,嘴角依然是笑容:“为什么?”

苏北本想说“这样会伤了你的自尊”之类的话,可是看苏南明亮的眸子和一尘不染的微笑,终于什么话也没有说,拿别的话题岔开了。

3)不卑不亢的苏南

苏北每天放了学,都会在校门口等苏南,尽管他们只有不到200米的路一起走,可苏北觉得一天里只有这个时候才是快乐知足的。他可以尽情地和苏南谈谈自己老爱带口头语的语文老师;谈谈上体育课的时候自己抢球抢了个嘴啃泥;或者,只要就一个数学题与苏南争得不可开交……苏北觉得自己像是又回到了七岁以前的快乐时光。

每每路走到了尽头,苏北往北,苏南往南。直到有一次,苏南半开玩笑地冲他说:“苏北,你真小气,竟然从不邀我登门拜访。”苏北愣了片刻,随即不由分说地将苏南拉上单车,载她回了家

家里照例只是妈妈和保姆两个人。苏北习惯地叫了一声“妈”,苏南却站在门口大大方方地喊了声“阿姨”。

苏北见妈妈拿一种打量乡下人的不屑眼神瞟了瞟苏南,最后将视线定格在苏南的白色球鞋上,便知道妈妈是暗示苏南换上干净的拖鞋再进房间。他却故意将解了一半的鞋带重新系上,拉起苏南就进了书房。没想到妈妈没敲门就进来了,隔着两三米远的距离遥遥地问苏南话。

苏南的表现却出乎苏北的意料。他本以为她会尴尬窘迫,没想到她一脸愉悦地回答了自己的姓名、住址、家庭成员、学习成绩,最后在说起父母的职业时,亦是不卑不亢的一句:“在批发市场卖菜。”

苏北听见妈妈淡漠地“哦”了一声,便不再言语。苏南走后,她告戒苏北:“这样的女孩子,倒是聪明,可惜出身太过卑微,朋友做不地,倒是让她帮你补补英语,或许有利于你去英国留学。”

苏北的心一硬,冷冰冰地甩给她一句:“除了钱,你还有什么?你觉得钱可以买来一切,那怎么连爸爸的心都买不回?”他突然觉得,相比于苏南,自己和妈妈才是真正的贫苦,穷得除了钱,再也没有什么东西可以拿来御寒。

苏南的家,苏北始终没有去过。尽管苏南很热情地邀他去玩,可他像怕什么似的,一次次地找理由逃脱了。

4)怕看见那份平淡幸福的苏北

说不清是什么时候,苏南开始每周固定给苏北补三次课的。妈妈也似乎不再那么冷淡苏南,有时还会在补课的时送水果过来,或是和她说一会儿话,尽管聊的都是苏北的英语进展情况。可妈妈态度的转变,苏北除了点点的疑惑,更多的是欣慰与开心。

那天放学,苏北碰见了苏南的爸爸,是个脸上始终挂着笑意的叔叔,让苏北觉得像是那些传达室的、修车的师傅们一样,很亲切。他刚卖完菜回来,一脸风尘仆仆,苏南细心地把爸爸脸上的汗水与尘土用手绢擦掉,又执意让爸爸坐在三轮车上自己载他回家。

苏北看见这样一对融洽无隔阂的父女,突然有点恍惚,想去真实地触摸一下叫“幸福”的东西。

苏南家住的是平房,收拾得洁净整齐。小小的茶几上,还养了一瓶郁郁葱葱的蒜苗。不是为吃,只是单纯地为了欣赏它的一汪新绿。

苏北不想给他们添麻烦,执意不吃饭便走。他们一家把他簇拥着送到路口才留步的,苏南的妈妈絮絮叨叨地让苏南多帮帮苏北的英语。

5)金钱买不到的友谊和幸福

回到家有些晚了,妈妈说:“快考试了,怎么苏南给你补课的次数反而减少了?”苏北听了有些气愤:“她帮我补课,已经让我很感动了。怎么多与少,你也要苛求?又不是你花钱雇来的!”

“当然是花了钱的!我给她爸爸送了几千块呢?”苏北的脑子轰地一声,像是一面坚固的墙倒塌了,看得见城墙背后花花绿绿的钞票。苏北冲进卧室,“砰”地关了门,将书包拼命摔到墙上去。书包里的东西,稀里哗啦地掉落出来。一张张百元大钞,也随之纷纷撒得遍地都是。许久,他才猛然间想起,从苏南家出来是,她爸爸急切地去帮他拿书包,又背着苏北,用力按了按书包,才转身交给他……

这位可敬的父亲,用沉默方式,维护了女儿与苏北的友情和自尊,在他心底,希望女儿过一种像吃爆米花一样简单而又美好的生活。(文/安宁)

流年伴夏微信:liunianbanxia,微信名称:流年伴夏

上一篇 : 男同事教会我的那些事 下一篇 : 每个萝莉都有一个掌柜梦
~

-->
推荐栏目
热门文章
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