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年伴夏 - 看多彩故事,品百味人生!

男闺蜜

发布时间:2013年8月8日 / 分类:青春风铃 / 49,667 次围观 /

男闺蜜

(一)

我想不通为什么会梦到丁豆在吻我。那是个不深不浅的吻,伴着些许的潮湿.然后我就惊醒了,觉得有些恶心。我承认这些日子以来我想过他,不是偶尔想念也不是频繁的想念,总之是想了.虽然觉得有些可耻,但失恋是件感性的事,很难自控。

醒来之后就给林木然打了个电话,把还记得的梦一五一十道来.刚说到一个人跑去丁豆家,就被不留情面地打断了:我说你有没有出息啊。

显然这句话具有林木然强烈的主观色彩,而且他把梦跟现实混为一谈了,犹豫了几秒,我决定还是省去接吻那段,随便扯点别的。

就没了?

没了啊,后面的忘了。

挂了电话平躺着又冥想了几分钟,用自我暗示外加心理催眠的方法告诉自己这个梦不代表什么,终于心满意足地起床了。

对于是怎样屡屡忍住骂人的念头,心平气和的跟林木然这朵奇葩少年成功相处多年,我也说不清。同窗十数载,我见证了他从愣头青到伪文青的跨越,期间大约换了5个女朋友。他从来不主动提及他的新欢,每次都是直接被我撞见才承认。

林木然你可以啊,又换女朋友还不告诉我,不厚道。

你这不是知道了。

啧啧,花心。

就怕你说我花心,才不告诉你的。

切,借口。

大抵就是这样重复的对白.不过,他的那些女友真的很一般,长相是,人品更是.之前与高中好友聊到这段往事,她一脸怀疑,奸笑道:你这是酸的吧。

我不是没有猜测过林木然爱我的可能性.

最近在追<<我可能不会爱你>>,一起看的舍友没头脑地冒了句:我怎么觉得演的这么像你和林木然啊.我哈哈笑着否认,心里却有些得意.

晚上刚好接到他电话,问我六级考试准备得怎么样.

喂喂,你看没看<<我可能不会爱你>>?

什么东西?

哎呀偶像剧嘛,陈柏霖演的.

不感兴趣.

去看嘛.啊哈哈今天有人说男女主角像我跟你.

哪里像?

对哦,哪里像呢。我不具备程又青的那些**特质,不如她那般倔强强势,情感神经迟钝,搞不清状况;他明显也不是李大仁类型,不会一脸受相地等待被我呼来唤去,心甘情愿默默看我十余年背影.

(二)

在男闺密这个词出现以前,林木然只是我的好朋友.

他是个典型的金牛座,闷骚,闷,骚.很多人说他是帅哥,又高大又阳光,以前读高中的时候也会时不时有些女孩子凑在球场边对他指指点点.我总吐槽他,我怎么就没觉得你哪好看呢.

第一次脑海中清晰的出现"这个男人还不错的念头"是在大一的寒假.他早上到家,晚上就打电话叫我出去.我当时正窝在暖气房里看芒果台偶像剧,随便抓了一件外套就跑下楼.他在路灯下站着,穿了件黑色棉袄,领口有毛,貌似长高了,也好看了,不知是不是光线的缘故.

 街道上没什么人,有些冷清.我们不断的说话,从他宿舍上铺的极品男聊到体育产业在中国的发展.

过了会儿他电话响了.他盯了屏幕大概一两秒,才接起.

哦没呢,我跟朋友在外面.

肯定是个女的.我冲他挑眉,一脸坏笑.

没,没跟梁心颜在一起.都是男的.

我条件反射皱起眉,妹的,撒谎,肯定有鬼.

挂了电话,他撇嘴笑笑:女朋友,她特别交代放假不能跟你单独出去。

这次这姑娘她主动跟我提起,是个学妹,社团活动认识的。两人互相看对眼,认识没多久就在一起了。我见过照片,模样不错,比之前几位好看多去了。这姑娘心智不大成熟,爱耍孩子脾气,每次把林木然惹恼了我就得在几千公里外充当他的免费爱情顾问。

林木然也跟她提起过我,于是某天她加了我“人人”,一来一去的我俩也算认识了。没过多久之后就收到林木然的多次抱怨:你们女人的疑心病怎么就这么重呢。

这句话需要纠正。同样身为女人,我也不禁对她甘拜下风。

——呐,梁心颜有没有男朋友啊。

——呃,没有吧。

——那你怎么不追她?你是不是喜欢她。我觉得她没交男朋友肯定是因为在等你。    

我表示我不能理解她的思维,即便是我在她这个年龄,也没有如此思维混乱过。我开始同情林木然,每天要背着这么个甜蜜的负担。

转眼到了二月,情人节。晚上接到林木然电话。

哟不错啊,情人节还记得问候我。

我跟她掰了。

……

啊嗯?我短路了几秒。

怎么回事儿?

她劈腿,

这个情人节,林木然跟我一样,单身没人陪。

一直有人好奇我跟林木然的关系,仿佛这世上的俊男美女,挫男剩女就该天生凑一对。该怎么解释才好呢。我的确不信“男女之间友谊万岁”这种鬼话。它的可信度就好像一个血气方刚的男人跟你说“来吧,我只是搂着你睡一晚”一样荒诞。但是啊,但是概率还是存在的吧。更何况,我们知根知底这么多年,如果他爱我,我怎么会迟钝到没有寻见一丝一毫痕迹。

我爱他?

可能性是有的,我得承认。不是过去不是现在但我觉得这一天迟早会来。我一直没敢告诉他,怕他笑我孬。的确挺孬啊,换作是我,也一定会笑。我们常常互相开着没心没肺的玩笑。它们幽默而纯粹,光明磊落而不小心翼翼。我贪恋这样的感觉,也珍惜眼前这个人。

《我可能不会爱你》里李大仁有句话说得很对:拥有就是失去的开始。

与程又青最大的不同,我想可能是我比较守本分。有些念头,无论有何种正当的借口,都是不适合节外生枝的。所谓“身在庭院内,不贪园外景”,说的就是这个道理。程又青也许意识不到这点,她太理所当然了。理所当然地认为自己才是手持“李大仁无限使用券”的人,所有的依赖跟占有都是合理的;也不需要冒任何风险或是承担后果,因为“好朋友”三个字就是最好的挡箭牌。很多次我都想把她从屏幕里揪出来对着她耳朵吼:你懂不懂什么才叫好朋友。

有时我会发些神经兮兮的日志,没人看懂。他从来不问我写的是什么,也不评论,但我总是能收到他的短信。

你又间歇性神经病了吧。你出本书叫伪文青得了。你脑袋里都装的什么?诸如此类。

其实我也是只金牛。我骂他“你们金牛xxx”的时候,他总是冷冷地说:你不也是金牛。这是我的死穴,唯一狡辩不赢的地方。 

(三)

今年过生日,我正跟舍友在钱柜唱歌,快递的电话响了。

我不记得最近有在网上买过东西啊。

 说不定是这帮人的神秘礼物。

开门,老远就看见一个年轻小伙捧着束白色的花站在大厅门外张望。我走过去,犹豫地看了他一眼。

是梁心颜小姐吧。

啊,是。

这是您的花,请签收。

我抱着花一脸纠结。在电梯里数了两遍,十一朵,白玫瑰。 

喂喂,赶紧交代,谁出的主意?我野蛮地撞开包厢的门。

哇,快快看。

谁送的谁送的。

哎呀呀又犯桃花了。

女人们蜂拥而上,我的周遭仿佛瞬间被数架机关枪扫射围观。

互相盘问过后,在场的似乎都不是知情者,包括我。

这下难倒我了。我把近两年的追求者名字在脑海里迅速过滤了个遍,没有匹配的。那,会不会是丁豆?不,怎么可能。这位前男友恐怕此刻正沉浸在现女友精心炮制的蜜罐里,

喂你们快来看,这里有张卡片。

卡片上没有署名,只有一行很工整的手写字体:一想到你,我这张丑脸就泛起微笑。

什么啊,没写名字。

呐呐,心颜你知不知道是谁了。

这是王小波当年写给李银河的情话。呐林木然,我最近在看《爱你就像爱生命》。

什么。

呐,林木然,我最近在看《爱你就像爱生命》。

什么。

王小波写给他情人的,可浪漫了,你去百度下。

谁,不认识。

哎呀,王小波你都不认识,没文化。

不感兴趣。

你看啊,这句:一想到你,我这张丑脸就泛起微笑。怎么样,好吧。我特别喜欢。

花是他送的吧,林木然。

心中有好多好多问号,也有猜测,却不敢顺着思路接下去。

吃过晚饭回到宿舍,已经接近九点。我看了看手机,没有未接来电,也没有新短信。直接打电话过去问吧,但是怎么说呢。花是不是你送的?为什么送我花?为什么白玫瑰?十一朵什么意思?我还在排脚本,林木然来电话了。

花收到没。

嗯收到了。

喜不喜欢。

嗯好看。

呐,林木然,你为……

我……你别多想。因为我实在想不到送你什么。

……

喂梁心颜……

嗯?

要不要跟我在一起?

……

突然的一句,简单而直白,让我措手不及。

电话那头开始吵闹起来,我模糊听见“哟喂,你小子终于告白了”等等的嬉笑调侃,有些尴尬,不自觉摸了摸脸颊。宿舍的灯不知什么时候灭了,回过神来,舍友们已经唱着生日歌捧着蛋糕,笑着朝我走来。烛光下,她们每一个人的脸都很好看。恍惚中我还看到一个人,他很高,不壮,穿着黑色棉袄,站在她们身后,脸上挂着笑。

喂喂,梁心颜。你还在没在听。

怎么现在才讲。

嗯?

什么时候爱上我的。

一直。

混蛋,那还交那么多女朋友。

都是试验田。

狡辩。

喂,梁心颜。

嗯?

生日快乐。

我终于不争气地哭了。皱起的脸很丑,但是泛着微笑

流年伴夏微信:liunianbanxia,微信名称:流年伴夏

上一篇 : 无力实现的梦想,活该被鄙视吗? 下一篇 : 没人稀罕群发的爱 — 你最珍贵
~

推荐栏目
热门文章
分类